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176章 看到男宝想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枝被感动得说不出话。


        

这么出色一个男人,站在她面前,亲吻着她手背,郑重说着认识她,才是他有史以来最光荣的事。


        

明明他的人生有很多高光时刻。


        

比如进入名校,参加考试,夺得名次;


        

比如名校毕业,接受宋氏,连创辉煌;


        

比如……


        

很多很多。


        

多到林枝不知道要怎么细数。


        

“你……”林枝眼眶一下子红了。


        

她总是在想自已何德何能得到他的厚爱。


        

“别哭,妆花就丑了。”宋御臣无法给她抹泪,因为她妆容精致得就像洋娃娃一样,一碰,就碎了。


        

林枝破涕为笑:“你刚才还说我很美来着。”


        

怎么流个泪就变丑啦。


        

宋御臣低头,唇角勾起,无声在笑。


        

学姐在一旁看着两人恩爱的样子,啧啧的感叹两声:“你们,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宋御臣搂着林枝的腰肢,她正在用大拇指按压着眼角的泪痕:“学姐,你跟大卫相恋十二年的事,可是佳话。”又不是单身人士,怎么会被他们伤害到呢。


        

后来,两人离开。


        

林枝坐在车子上低头看着自已的长裙,有些不安:“你们有钱人的满月宴都这么隆重吗,我打扮成这样会不会太浮夸了。”


        

林枝真的好怕去到现场大家都便服,只有她穿着礼服,然后成为全场最亮的人,又被人说她是作精。


        

“枝枝,这有钱人不管任何形式的宴会,其实本质都逃不了交际联谊。”


        

宋御臣给她解释,她只要去过一次就能明白了:


        

“说是满月宴,其实也正是趁着这股风,把合作过的人都聚集起来,大家熟络一下,看有没有合作的机会。”


        

林枝感叹。


        

有钱人真是每时每刻都想着怎么搞钱。


        

她这种普通老百姓,参加宴会,真的就是为了吃吃喝喝而去,也不会想着多结识几个人,看有什么发财的路子。


        

难怪有钱人越来越有钱,因为他们善于利用每一个机会。


        

同时林枝也知道为什么宋御臣不喜欢参加各种宴会了,因为他若到场,定是被众人巴结的那一个,他肯定嫌烦。


        

“对了,我没有准备任何礼物哎,怎么办?要不我们现在去买一份?”林枝最近被展览会的事弄得焦头烂额,都忘记这一桩小事了,哪有在赴宴路上才记起买礼物的。


        

“我准备了。”宋御臣让她不要激动,说着,从西装内侧口袋抽出一个利是封。


        

林枝接过。


        

很薄。


        

里面好像就一张纸。


        

不会是一百块吧,这不是宋御臣的作风。


        

她偷偷拆开往里面看,里面确实是一张纸,但是是一张白色的纸,抽出来,是一张支票,上面的金额,五位数。


        

啧啧,挺有份量了。


        

宋御臣勾唇:“你刚才那表情,不会以为我就封一百块吧。”


        

林枝窘迫,把红色给封好:“对不住嘛,小看我们宋先生了。”


        

宋御臣让林枝把红包拿着:“等会你负责给主人翁。”


        

“噢。”林枝把利是放回包包里,此刻给她一种夫妻的感觉呢,向来宴会都是女主人掌管钱财的。


        

满月宴在百年饭店进行,范家人包下一整层,大堂内金碧辉煌,男西装,女礼服,果然就像一场上流社会的交际联谊宴会。


        

一进门,就看见男女主人手中分别抱着一个孩子,正在笑着迎客。


        

女主人身材有些臃肿,不过生过孩子都知道,怀孕之后除非真是进行魔鬼式训练,否则不像明星,立刻就能恢复。


        

尤其是选择喂养母乳的女人,更是难以恢复。


        

林枝也是生过孩子,知道一路走来有多辛苦,她看向女主人,多了分惺惺相惜。


        

“宋先生。”男主人看见宋御臣,向前一大步,热情:“难得宋先生肯纡尊降贵过来参加小儿小女的满月宴,我深感荣幸。”


        

宋御臣微微颔首,清冷的气质萦绕周身:“客气了。”


        

林枝连忙从小包里拿出支票,递给一旁专门负责收礼的人,然后朝着男女主人夸奖:“你们的孩子好可爱啊。”


        

尤其是男孩。


        

林枝的目光落在男宝身上。


        

小小的,皮肤红红的,眼睛正在闭着,头发很浓密,一看就是遗传了妈妈的好基因。


        

林枝看着看着,伸手情不自禁想要去抚摸。


        

她想,若是她的孩子没有夭折,一定也是这般模样吧。


        

原来刚出生的男宝女宝没什么差别的,以前林枝看着小宝,总是在设想她的男孩长什么样。


        

如今看了范家的双胞胎,她脑内总算有了清晰的印象。


        

当林枝的指尖快要触碰小男孩的脸蛋,她意识到自已的举动不妥,立刻把手收回来:“不好意思。”


        

小朋友是很脆弱的,一般父母都不想让除了自已之外的外人去碰,因为现在都是讲究科学喂养,有细菌的概念。


        

宋御臣察觉到林枝低落,不解这一分低落从何而起。


        

小宝除了有1型糖尿以外,起码是健健康康的成长,所以,她在失落什么呢,而且,为什么是盯着男宝低落。


        

宋御臣目光里带着几分探究,手搂上林枝的腰肢,让她靠着他。


        

不管以前她遇到什么事,为什么低落,但此时,她身边有他,他不希望她难受。


        

女人不知道林枝为什么出神,但可能同为女人,也同为母亲,林枝那稍逊即逝的难过,让她有强烈的共鸣,于是把男宝抱起,道:“林枝小姐,你抱抱看?”


        

林枝意外:“你认出我?”


        

她怎么不知道自已这么出名了,方长东能认出她,就连鼎鼎大名的范太太,也认出她。


        

女人保持礼貌的笑容。


        

林枝好像一点也不知道自已有多出名。


        

“可以吗?”林枝看着襁褓中的男宝,心里激动。不等对方回应,她把男宝抱在手上,惊呼:“好沉,怀的时候肯定好难受吧。”


        

“对呀,痛死了。”女主人笑里带着些许的苍白,就算一个月过去,但身体还未恢复好:“都怪我孕期贪吃,控制不住。”


        

林枝浅笑,低头看着男宝,她轻轻摇晃,男宝沉睡,一动不动。


        

其实很想用脸颊贴着男宝,感受一下温度,但是她化了妆,就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