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180章 只想和爱人在一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枝立刻拿出手机记录这难得的片刻。


        

由于身为设计师,因此她手机里早就下载了许多相关的软件,好比小说家习惯用备忘录记下每个突然闪现出来的灵感,她也有些软件,能够快速作画。


        

林枝低着头,选好了适当的画笔之后,指尖在屏幕上灵动作画。画得很粗糙,但是凸出了一个亮点。


        

宋御臣见林枝低着头,很是忙碌,再看她的手机屏幕,已经有了设计的轮廓,便知道,她今晚没有白来。


        

林枝把想法画出来之后,大气一松,她现在迫不及待想要回到公寓里,打开她的电脑认真作画。


        

主人们在舞台上进行简短的仪式后,接着抱着孩子下台,一桌桌的敬酒。到第二张桌的时候,除了朝着整桌人敬酒以外,还单独给宋御臣敬了,感谢他忙里抽空出席孩子们的满月宴。


        

宋御臣惦记要开车的事,所以以茶代酒。


        

林枝则趁空逗着范太太怀里的男宝。


        

男宝睡醒了,正在打哈欠,模样小小的,很是可爱。


        

林枝捏着男宝的小手手挥啊挥,不能亲宝宝的脸颊,那么她就在男宝的小手背上印下一个吻。


        

范太太见林枝这么喜欢男宝,笑言:“林枝小姐这么喜欢小孩,赶紧和宋先生努力。”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林枝听到这话,脸上掠过一抹红晕。


        

也不是不可能,对不对。


        

她都能亲吻他了,相信很快就能陆续解锁其他亲密姿势。


        

宋御臣也听到了,把注意力从男主人身上转到林枝身上,他伸手往林枝腰肢上一搂,自然而然在她额头印下一个吻:“到时候一定要来喝两杯。”


        

男主人答应:“那是一定的,就算宋先生不请,我们两夫妻也会厚着脸皮去。”


        

宋家办喜事,那一定是全城热话。


        

同时不由得深深打量林枝两眼,真想知道这女人是什么来头,出生什么世家,竟然会让宋御臣爱不释手。


        

这商界谁不知道宋御臣从来没有绯闻,就连一些讨人厌的狗仔穷追不舍,也没有偷拍到什么消息,证明宋御臣真的洁身自好。


        

但此刻,宋御臣竟然会想着和一个女人结婚生子,嘴上还说着来喝两杯这样的话。


        

怎么说呢,感觉就像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下凡了,过上凡夫俗子的生活,从此有了七情六欲。


        

林枝待范家夫妇走了以后,低声:“你刚刚胡说什么!”


        

他这么回应,不就等于要跟她生猴子的事了吗,可她这毛病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好呢。


        

万一还要等个三五七载,说真的,她才不好意思让他斋戒这么久。


        

“哪里胡说了,我明明很认真。”宋御臣桌底下的手不老实,握着林枝的手,跟她十指紧扣,他挨着她,两人说着悄悄话,外人看起来就是耳鬓厮磨:“难道枝枝不想跟我生猴子?”


        

“想,但是……”林枝抬眸望着他,如果不是现场有外人,她都想伸手摸摸他的脸蛋。


        

他的轮廓还有眉目早就深深的刻在她的脑海里,浓眉大眼,一头短发利落又干爽。


        

都说短发讲五官,他不需要费尽心思去整发型,冲着这俊俏的五官,就算光头,那也是秒杀众人。


        

“可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准备好。”林枝把刚才心里的担忧如实说出来:“万一还要等上三五七年,那时候我已经老了,不如你……”


        

宋御臣脸色蓦然耷拉下去,语调里带着深深的警告之意:“不如什么。”


        

林枝轻轻咬着下唇。


        

把他推开,她也很舍不得的,好吗。


        

但她不能这么自私,哪怕她在这段恋情里,其实已经很自私了。


        

“我们约定个期限,如果一两年内我的情况仍没有好转,你就去相亲,和别人结婚生孩子。”林枝认真脸。


        

她已经二十多岁了,还有几年可以任性,要是这段时间内都好不起来,只能放弃啦。


        

别人怎么想她不知道,但结婚生子一定是他美好的愿望,就冲他明明以前不下厨,但厨房里餐具一样不落就能看出他的内心世界。


        

宋御臣脸色黑成炭,他一言不发倏地站起,大步离开。


        

林枝起身追他。


        

在会场内怕吸引别人的目光,她一直都是沉默的追,直到出了宴会厅,她才大叫:“宋御臣,等等我,宋御臣,站住!”


        

但他却像贼似的,越叫越走!


        

林枝急:“宋御——啊!”


        

裙摆太长了,她的高跟鞋踩到布料,重心不稳,整个人朝着地上狠狠摔去!


        

宋御臣浑身一僵,接着立刻刹停自已,转身,第一时间冲到她身边,将她拉起来:“枝枝!”


        

林枝浑身都起了火辣辣的痛楚,真是年纪大了,不经摔啊。见他总算肯停下了,她没好气:“都怪你,不是你,我都就不用摔跤!”


        

她也知道自已在无理取闹,但是摔跤除了痛,更重要的是很丢脸。


        

林枝都不敢看周围人的目光,幸好旁边除了巡逻的保安也没什么人。


        

“是是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越叫越走。”宋御臣哪里顾得上自已,林枝说什么便是什么,他通通应着就是:“能走不,有没有哪儿特别痛?”


        

“不能,哪都痛。”林枝语气不好。


        

她讨厌他刚才的样子,两个人在一起,有什么问题,就应该坦诚相见,不是沉默逃避就行的。


        

她都能勇敢说出她的想法,他以为她说这样的话不心痛吗,可她还不是不想连累他罢了。


        

他倒好,一言不发,摆着臭脸,只顾埋头往前走。


        

宋御臣二话不说将林枝打横抱起。


        

“哎——”林枝始料未及,双手下意识搂着他的脖子,他好高哦,被他抱起来那一刻,就好像坐飞机一样。


        

望着他完美的侧颜,明明他可以走高冷帅哥的路线,但在她面前总是奶到不行。


        

林枝腾出一只手,刮了刮他的鼻尖:“小奶狗。”


        

“哎。”宋御臣有求必应。


        

“不对,”林枝更正:“你三十多岁了,应该是老奶狗。”


        

“……”宋御臣眉心突突跳,胆子好大啊,竟然敢拿他的年龄说事,明明他也在意这一点。


        

宋御臣抱着林枝回到车边,打开驾驶座的门,将她放进去,再一次询问:“有没有哪里特别痛,要不要带你去医院看看?”


        

“不要啦。”林枝无语极了,他要不要这么大惊小怪,随即低头整理自已的裙摆:“只要你不气我就不痛了。”


        

宋御臣觉得好笑,安顿好林枝后,他没有立刻离开,保持弯腰的姿势,一手撑在前方平台,一手撑在她身后的倚背,两人之间只有数厘米的距离:


        

“我怎么气你了,明明是你气我,你刚才的话,是人听的吗。”


        

“怎么不是人听了。”林枝不乐意,她喜欢有什么都敞开说,很多事藏着掖着,最后就会变成大问题:“反正我的想法就是这样的,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我也是……呲!”


        

她痛得倒吸一口冷气。


        

因为宋御臣突然凑上来咬她的唇角。


        

“你是狗吗!”林枝恼怒瞪他!


        

宋御臣不否认,她一直说他像奶狗,那就是狗,怎么了。


        

他就算是狗,也只是一条只忠诚她一个人的狗。


        

“收起你乱七八糟的想法,还一两年后要是没好转就让我相亲结婚生子,你觉得自已很伟大么,你这是在膈应我。”宋御臣嫌弃。


        

“你……”林枝被呛,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还击。


        

“虽然我年纪大,但我思想不古板,谁说结婚一定要生孩子的,况且我们已经有孩子了,那就优生优育,好好把他们养大就行。”宋御臣没好气。


        

林枝把他整得跟古板男人似的,好像结婚就为了生娃,传宗接代。


        

那他成什么了,没有思想的生育机器?


        

宋御臣越想越气不过:“林枝我告诉你,我对婚姻抱有很自私的想法,我只是想找一个我爱的女人厮守一生,管它狗屁的开枝散叶传宗接代!”


        

林枝第一次听他说脏话,想来他也是被她逼急了。


        

见他如此气急败坏,林枝真的相信,她刚才那一番话不是伟大,而是膈应。


        

“对不起。”林枝双手捧上他的脸,他在她面前一直都是好声好气,好像没有脾气,她却仗着他的好,踩了他的雷:“我,我以后不说了。”


        

“想都不能想!”宋御臣凶巴巴。


        

“嗯。”林枝低眉顺眼:“那,就算不传宗接代,可让你过一辈子的无性婚姻,你也OK吗。”


        

虽说今晚有了很大的进步,但林枝还是不敢高兴得太早。她可是深深体会过上旁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功力。


        

好比她小时候会以为自已幸福一辈子,可后来……


        

哎。


        

“可以。”宋御臣万分认真。


        

他知道林枝就是敏感,总觉得在那方面亏欠他,可他真的不想她有压力。亲密事是锦上添花,没有也不影响,他只想和她在一起,仅此而已。


        

“好。”林枝心里豁然开朗不少。


        

虽然把他惹生气了,但还是庆幸自已说出心底话,起码清楚他内心所想。


        

他真的,比她想像中,还要很爱很爱她呢。


        

宋御臣盯着她小巧精致的脸蛋,想起刚刚在露台的那个吻,女孩子真是又甜又软,她嫣红的唇,就像当季新鲜的樱桃,想让人狠狠品尝。


        

心里这么想,他也这么做了。


        

车内的气温渐渐升高。


        

不知道过了多久……


        

林枝见他扶着老腰走到驾驶座,拉门上车,笑得前仰后翻:“宋先生,真的老了哦。”


        

他刚才一直保持弯腰的姿势,同她对话,接吻。这下活该了吧,腰肯定很酸软吧。


        

宋御臣瞪她,就像受了委屈的小媳妇:“枝枝好坏。”


        

但不能不否认年纪大就是会带来一系列的问题,不管他通过健身把这副皮囊保养得多好,但弯腰久了,腰还是会酸会痛,没法跟小年轻作比较。


        

宋御臣有危机感了。


        

向东俊应该比他年轻吧,这腰力应该还很好。


        

“回家吧,我刚才有了灵感,想赶紧画下来。”林枝不跟他闹了,有些事不能过度玩笑,万一没把握好分寸,伤害了宋御臣身为男人的骄傲,怎么办。


        

宋御臣收起吊儿郎当的表情,专心开车。


        

到家以后,林枝衣服都来不及换下,立刻把电脑打开,调出绘画软件,用数位版,把刚才记录在手机上面的草图,一点点完善。她十分认真,仿佛这套珠宝是设计给自已孩子用的。


        

宋御臣洗漱完出来,见林枝坐姿随意,一条腿盘在凳上,一条腿撑在地上,昂贵的礼服,被她穿出几分随性洒脱。


        

他举起手机,给她拍了几张。


        

晚点问她要不要发微博。


        

林枝一画就是一个半小时,最后大功告成,看着成品,她甚是满意。


        

把电脑合上,她也去洗漱。可是头发别了好多夹子,她自已扯得好痛,林枝决定向宋御臣求救。


        

“宋宝宝,你在哪。”林枝走向卧室,没有他,那应该是在书房了。


        

“这里。”


        

宋御臣的声音从书房传出。


        

林枝走进去:“帮用你十分钟吗,帮我取掉头发里的夹子,我自已弄得好痛。”


        

说着,在他身边往地板上一坐,她也没闲着,握着手机刷微博。


        

宋御臣低头帮她,同时把自已手机塞她手里:“刚给你拍了几张照片,挺好看的,你看要不要发微博。”


        

“你偷拍我啊。”林枝不相信偷拍出来的照片有什么好看的,但回想她上次微博还是圣诞节那晚的雪景,确实应该营业一下。


        

她最近在展览会上放了所有心思,就连冯薇薇说的广告,她也要往后推。


        

林枝深知自已想做的是设计师,万大事都以设计的事为重,拍广告只是赚些小钱,不能喧宾夺主。


        

林枝点开,竟是她坐在餐桌边画画的样子,虽然很随意,但也带着一分不羁和洒脱:“咦,还挺好的耶。”


        

宋御臣见自已的拍摄成果得到认定,勾唇:“那你发。”


        

“我P一下,把这充满金钱味道的客厅擦掉,只露出我跟餐桌。”林枝美滋滋修图。然后发博,配的字也简单:论设计师的自我修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