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184章 在茶馆碰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御臣诧异看向林枝,不解她怎么会突然问如此富有哲学的问题:“嗯?”


        

这一刻的枝枝有点可怕,像是黑化后的女人。不过,也忒有魅力。宋御臣知道自已是中了枝毒,不管她什么模样,他都觉得很好,很完美。


        

林枝粲然一笑:“没什么,只是突然有感而发,就觉得一定要做好人,不然迟早会栽跟头。”


        

林妙雪这个情况可以下次复诊时跟严凡说一说,看看是不是脑内的病灶起了变化,如果真有好转,林枝便更有耐心守着花开,也更有耐力容忍林香凝的暂时嘚瑟。


        

到家后,林枝洗漱完毕,已经过了十二点,但她不困,便打开电脑,调出网课,学一下笔试的知识。


        

宋御臣在书房里忙完一轮,出来倒水喝,经过卧室门口,房门没有关紧,见里面还灯火通明,他推门。


        

林枝竟然还没睡觉,裹着被子盘腿坐在床上,正在看电脑,宋御臣顿时化身为老父亲:“枝枝,几点了。”


        

“快一点了。”林枝一动不动,坦诚。


        

“知道你还不睡。”宋御臣走到她身边,要把她的电脑拿出来。她倒是刻苦,这么晚还在看知识点。


        

“别,”林枝抓住他的手臂:“我明天可以晚点去公司。”能睡懒觉,所以晚上迟点睡也没关系。


        

“不能熬夜。”宋御臣在这方面没得商量,果断把她的电脑抽走,盖上。


        

林枝觉得他这句话一点说服力也没有,抬眸看着他,明晃晃嫌弃:“不知道宋先生是怎么厚着脸皮说出不能熬夜这四个字的。”


        

“……”宋御臣觉得她胆子变大了,竟然敢吐槽他,不过他脸皮厚,无所谓。把电脑搁下以后,他回到床边,把枕头弄好,拍了拍:“乖,躺下。”


        

林枝听话,裹着被子睡下,浑身裹得严实,只露出一颗脑袋:“你什么时候睡。”


        

“等会吧。”宋御臣没有直言,谁知道等会会不会遇到什么事呢。毕竟宋氏可不止他一个人在加班,唐助理也在,其他高层也在。


        

“早点睡哦。”林枝声音轻轻。虽然知道这是一句废话,但也要叮嘱。


        

宋御臣压下腰身,在她额上亲了一口。后来想起他的女朋友是可以亲吻了,于是改为在她唇上亲了一口,嗯,不太够,便像小鸡啄米一样,又亲了亲。


        

林枝一直躺平任他肆无忌惮,这一个又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牵出她的笑意:“干嘛啦。”


        

宋御臣盯着她如弯钩般的眼睛,摸摸她的额头:“好了,闭眼睛吧。”


        

林枝收起表情,阖上眼睛。


        

宋御臣切断室内光源,离开房间。


        

第二天。


        

早上九点。


        

戴可心一早就去到悠扬茶馆。


        

果然如她所想,方太太在收到那则短信后,经过辗转打听到了林枝的全部消息,更是查到林枝正在大福珠宝公司上班,便联系她来了。


        

虽说方太太猜忌心重,但也不会傻得仅凭一条短信就闹上门。


        

这捉奸也得讲证据。


        

找出林枝的同事,先探清这个女人的底细,再上门去闹,便不会闹出笑话。


        

戴可心一直都想和双星集团合作,每年都想方设法和双星的人交际应酬。


        

甚至听到哪个局子上有双星的人,就算大半夜也会立刻起床飞奔过去。


        

这酒啊,也不知道喝了多少瓶,险些好几次酒精中毒,但一直没能把合作谈成。


        

不过倒好,这个过程,倒是与方太太交换了电话号码。


        

没想到在通讯录沉寂已久,只有逢年过节才会发祝福的人,如今有派上大用场的时候。


        

戴可心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进入雅间。


        

藤椅上坐着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人老了,面部便会松懈,长满皱纹,就算打扮再高贵,也掩盖不了老去的事实。


        

何况方太太又不是出自名门世家,什么自信从容,在身上一点痕迹也没有。


        

反倒像个农村妇人,整天神经兮兮看有没有小妖精要抢自已的老公。


        

“方太太好,我是戴可心。”戴可心伸出手,脸上扬起笑容。就算心里再瞧不起方太太,但现在也是需要她帮忙的时候。


        

“不要整这些,”方太太坐着一动不动:“我只想知道,林枝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戴可心把手收起来,坐下:“我知道方太太今日为什么来,大家都是女人,这种事我也感同身受,不如开门见山。”


        

方太太眼睛眯了眯:“你知道?”


        

“当然,毕竟自从林枝跟双星集团签下合作协议后,没少拿这件事在我和向总面前炫耀,就凭这件事,林枝一下子跟我平起平坐。”


        

戴可心平静阐述,只是这平静的面容下,藏着她渐渐升级的情绪:


        

“方太太,你也知道我有多想跟双星合作,这几年,你说我巴结也好恭维也好,我真的无所不用其极和双星联系,可是呢……却比不上林枝,选择走捷径!”


        

方太太手捏起拳头,看来这事,十有八九了:“你刚才说的感同身受,什么意思。”


        

“我爱慕向总,整整七年了。向总也一样。但因为我们同一个公司,并不好公开,然而林枝来了以后,每天都对向总搔首弄姿,搞得他对我冷淡了许多……林枝还不满足,竟然到我办公室里面炫耀。”


        

戴可心低下头。


        

眼角偷瞄到方太太脸都黑了,寻思女人啊女人,说什么都逃不开情网。


        

“果然是个贱蹄!”


        

方太太想起那则耀武扬威的短信,她真的好想会会这个叫林枝的,到底是多恬不知耻,才会抢了别人老公,还发短信给正室炫耀:


        

“她也给我发短信了,还不怕死的透露自已是大福珠宝公司的,我气得恨不得想立刻上门质问,哪有这么贱的人,但想想还是先找个人问问。”


        

她这些年因为怀疑和误会方长东,闹了不少尴尬事。


        

方长东也没少就这些事骂她,说她纯粹是日子好了,在家闲得慌,才终日疑神疑鬼。


        

所以这次就算再生气,方太太也忍住了,为的就是求证过后再出手,这下方长东没有颜面再骂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