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192章 在她面前很轻松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二天。


        

林枝特意起了个大早,因为她隆重其春事的洗澡洗头。


        

刚洗过的头发特别蓬松,光是垂下来都很好看,可还是扎起来吧,显得有些精神气。


        

林枝把头发吹干以后,就在梳妆台前上妆,前往她都是随便弄弄就出发,但今天精致得连睫毛都特意卷了一下。


        

这样显得眼睛更加有神。


        

宋御臣运动完进来拿西装准备去冲个冷水澡,林枝从起床那一刻起就在捣鼓自已,为了今天的展览会,投入所有的精力,他有些吃味:“枝枝,早餐吃什么。”


        

一个展览会比他这个男朋友还重要了。


        

“自已解决吧,我打算到公司再点外卖。”林枝头也不回。她得抓紧时间回到公司做最后的确认,其实一切都很完美,摊位早就布置好,等会只要把珠宝作品拿去摆上就行。


        

但林枝不安心,毕竟是入职公司后第一个活,她想尽善尽美。等忙完今天,她就要跟范家那边对接,正儿八经的专心搞设计。


        

宋御臣很是低落。


        

虽然明知道她忙完今天,明天就会恢复正常,但他就是小气得连她一天的出神都不能容忍。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林枝不仅不做早餐,就连每天早上他运动过后专属的温开水也没有准备,宋御臣把衣服搭在手上,再次挣扎:“枝枝,我渴。”


        

“渴就去喝水呀,”林枝单闭起一只眼睛给自已画眼影:“真是的,这么大的人,还以为自已是小孩子呀。”


        

“……”宋御臣很受伤。孤寂拿着衣服去洗漱。


        

林枝把眼影画好了,她把东西搁下,想起刚才宋御臣的故意撒娇,心里头无奈至极。


        

她怎么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宋御臣可真是个粘人精,她就只是忙这么一天而已,即使过去一个礼拜也很忙,但她也有尽到照顾他的责任,给他做早餐,给他倒水。


        

仅仅只是今天。


        

但他也要吃醋。


        

林枝想起他那奶狗般的模样,总是忍不住,起身,走出房间,按照往常一样,给他倒了满满一杯温开水。


        

然后,端着水走到洗手间门前,等他。


        

等了三十秒左右,他出来了。


        

宋御臣穿戴随意,衬衫只是套在身上,没有系扣子,西裤也松松垮垮,因为皮带还没整理。一拉门出去,便看见他的精致女朋友挨着门框而站,手里拿着一杯温开水。


        

“宋先生,”林枝眼神将他上下打量:“要是我把你这形象拍照发出去,你觉得微博会不会崩溃。”


        

一般来说,网友们只会追星,对老板不会很关注。


        

譬如我们知道很多大企业,但老板长什么样,不知道。


        

可宋御臣不一样。


        

他虽然低调,但也广为人知。


        

宋御臣也有正式微博,介绍写着宋氏集团总裁,但几乎不营业,一年只转发两三条消息,每次都是些公司的利好消息。


        

但林枝觉得,以宋御臣的性子,是不会做这些小事的,极大可能是唐助理给他管理的微博。


        

但正正只是这些小事,每次转发,底下都会有不少的评论。


        

大家清一色喊他帅哥哥,还求他发照片营业,说只要他发照片,以后所用的东西,都买宋氏集团旗下的。


        

宋氏集团所涵盖的范围很大,衣食住行,样样齐全。所以网友这么说,也情有可原。


        

林枝也不知道他知不知网友们的呐喊。


        

“哼。”宋御臣才不管别人崩溃不崩溃,他颇是傲娇拿过林枝手上的水杯,仰头,一饮而尽。


        

林枝看着他滚动的喉结,以及下方敞开的春色,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啧啧,真结实,看来运动好处多,以后她也要多多运动才行。


        

“!”宋御臣受不得这刺激,身体微微弓起,远开她那只小手。由于动作极速,差点呛倒。


        

“反应这么大呀。”林枝明知故说。


        

宋御臣登时黑脸。


        

她是故意的。


        

明知道他是个炮仗,一点就燃,偏偏她还故意拿着火苗,在他附近转悠。


        

他把水杯塞她手里,作势要进房间整理衣物,只是,走了两步,冷不丁又折了回来,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挑起她的小下巴,低头吻了上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


        

林枝满脸红晕推开他:“别闹了,我今天还打算早点回公司呢!”


        

烦死了,早知道不先抹红口,现在一定狼藉得惨不忍睹。


        

宋御臣眼睛都出红血丝了,给急的:“看你以后还闹不闹。”


        

林枝不敢顶嘴。


        

她很想说谁知道他这么不经逗呀。


        

但是不能说,说了,他又要通过亲吻跟她算账。


        

林枝进洗手间先把晕开得不能看的口红洗掉,然后继续进房间上妆。


        

宋御臣已经把西装穿好了,他也得洗,因为林枝的口红全抹他脸上,他要是这么走出去,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纵情声色一整晚:“枝枝,洗你这个要不要卸妆液。”


        

他对女人的化妆品一窍不知。


        

“噗。”林枝觉得他在这方面真是一个傻白甜,口红印都问要不要卸妆液:“不用啦,用清水抹掉就好。”


        

宋御臣去了。


        

他搞定之后,林枝也化妆完毕,两人双双出门。她坐在他的副驾,看着开始繁忙的街道。虽然日子每天都差不多,但因为和他在一起,所以内心很平实,也很充足。


        

“宋御臣,你上次提的山庄,要不要叫上宝贝和姑姑一块吧,人多好玩。”林枝尝试征询。


        

宋御臣顿时脸黑,然后模仿小朋友口吻,一字一字,天真又无邪:“我觉得人多一点也不好玩。”


        

“噗嗤。”林枝失笑,伸手锤了一下他的手臂:“你真的好幼稚。”


        

宋御臣自已也绷不住,笑了。


        

他也没想过自已会变成这样,竟可以在林枝面前可以很放松,尽情做自已,不用故作沉稳,成熟,也不用想着她会算计,然后戴着面具做人。


        

林枝趁热打铁:“好嘛,我们多的是机会过二人世界,但大家一起可遇不可求,或者你问伯母想不想去玩,可以叫上。”


        

林枝觉得顾淑青也是个可怜女人,失败的婚姻对女儿而言是一场灾难。但幸好宋御臣懂事有出息,这从母亲角度来说,是很大的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