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198章 自扇巴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方太太脸色大变,再一次:“对不起!”


        

林枝望向宋御臣,他气势如风起的模样,还挺吓人的。方太太和方长东两个加起来都一百多岁了,要他们长时间跪着,她自问也受不起。


        

“宋御臣……”林枝低声,同时伸手扯了扯他的衣服:“算了吧。”


        

反正现在网上的消息也差不多删光了,反正网友忘性大,很快就记不得这件事。至于theone的那些学员,就算会对她指指点点,林枝也不在乎。


        

反正就算没有这件事,她们对她的印象也没有好过。


        

宋御臣知道林枝心软,他速战速决:“这样,我这人做事也很公道,你对林枝做了什么,就十倍奉还。”


        

方太太倏地抬起头!


        

眼里写满错愕与害怕!


        

她对林枝干什么来着,当看见林枝脸上的纱布,对,刚才她一气之下,打了林枝一巴掌!而且钻石还不小心划破了林枝的脸!


        

所以现在宋御臣是要她自刮十巴掌?


        

宋御臣见她沉默,冷笑:“枝枝肯定是不忍心下手的,要是方太太自个不动手,我就要请保镖进来帮这个忙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方太太把视线从林枝脸上,转移到宋御臣脸上。


        

这个男人,太恐怖。


        

长着一副好皮囊,但是办起事来,心狠手辣,一点恩情也不念。


        

方太太想到要自刮十巴掌,忍痛:“宋先生,我知道你在商界的地方无人能敌,可我和长东加起来都一百多岁,跟你奶奶也是认识的,你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


        

“就是因为你们俩一百多岁,还犯这种弱智的错误,所以我才给你机会,让你自省。”宋御臣懒得看方太太,声音就像从地狱传来,阴森至极:“不然你以为你还有机会在这啰嗦?”


        

方太太浑身打了一个冷颤!


        

这个男人,好狠!


        

但凡有些恻隐心,也不会逼迫长辈做这种事!


        

方长东自知这件事是自家老婆不对在先,用手肘撞了撞她,催促:“甭废话了!”


        

因为这个蠢婆娘,他已经失去进军地产办的机会。


        

要是跟宋先生的关系彻底恶化,怕是他这辈子都没有机会。


        

现在麻溜的认错,等过几个月宋先生彻底消气,没准进军的事还有商量的余地。


        

方太太心有不甘和怨恨,但实在没有没有办法,便抬起手,手掌对着自已的脸蛋,一下又一下,用力掌刮!


        

既然都是要受罚,那就一次性到位。


        

省得打完之后,宋御臣找借口说她没有尽力,又要罚她一次!


        

林枝不敢吭声。


        

因为她深知,以此刻宋御臣的脾气,这十巴掌不到位,他绝不消气。


        

这个男人,一定是把身上仅有的温柔都给了她,所以对外人才能下如此狠手。


        

方太太这番自打很有诚意,每一次都很响亮,很快,脸蛋便肉眼可见肿了起来。


        

方太太打完,感觉像被人剥了一层皮那般虚脱,她垂下手,身体踉跄,像要倒地:“宋先生,我打完了。”


        

宋御臣慢悠悠转过身来,低头看着两人:“方太太以后做事之前,一定记得再三思考。”


        

“知、知道了。”方太太耷拉着脑袋。


        

她这辈子没受过如此奇耻大辱,哪怕和方长东刚创业那会,顶多只是受尽冷眼,不像现在,要下跪,还要自扇巴掌。


        

好恨,真的好恨!


        

都怪林枝,凭空要她承受这一切!


        

“走吧。”宋御臣不想再见到两人,不然他怕自已意难平,会私下找人再教训教训他们。一想到他捧在掌心里的女人被人唾骂侮辱,他就气。


        

方长东站起,同时拉起自个老婆:“宋先生,林枝小姐,那我们先走了。”


        

方太太出了病房,进了电梯,确定宋御臣不可能神通广大到这样还能听到,才敢开声:“我被打成这样你咋不说话,你没用啊你!”


        

“你闭嘴吧!”


        

方长东错失城郊的地心里也烦闷着,那可是明晃晃几个亿啊,没了这一块成本,利润高得惊人,同时这也是双星集团一举杀入地产界的好时机,却因为一个愚蠢的举动,通通化成灰:


        

“你让双星损失多少钱你说,你说得过来吗你!真是蠢死了!”


        

方太太不敢吭声。


        

来的路上方长东把她里里外外骂遍了,同时她也知道事情的始末,一开始是宋御臣找上方长东,以城郊的地作为礼物,让方长东好好帮林枝。


        

城郊的地,这四个字轻飘飘,却价值好几个亿。


        

而且不是有一定资质的企业,都拍不下来呢。


        

是她毁了一条康庄大道。


        

病房内。


        

宋御臣在林枝跟前蹲下,想要帮她穿鞋子,因为刚才林枝脱了鞋,盘腿坐在床上玩手机:“枝枝,晚上想吃什么。不过你脸上有伤,还是回家吧,我煮些清淡的。”


        

林枝哪敢要他穿鞋,把脚放下去,闷闷道:“我自已来。”


        

宋御臣仰头看她:“你不高兴了?”


        

“没有。”林枝嘴上说着没有,但实质语气已经出卖她。


        

宋御臣站起,在她身边坐下,心知肚明:“你在怪我,对付周昱,对付方太太。”


        

林枝本来想默认。


        

对,她就是觉得他手段太过狠辣。


        

但是转念一想,他这么做也是为了她。


        

他是世上唯一一个会如此保护她,将她放在心上的男人,他何错之有。


        

“枝枝,这个世界需要下马威,杀鸡儆猴。有些人感化不来,只有受过教训,他们才会懂得。就算今日不是你,他日,也定有被欺压的人。”宋御臣不想说得太过直白。


        

他的世界一直都是这样,如果第一次就不能让人惧怕的话,那往后,那些人一定会想方设法的,继续挑战他的底线。


        

“嗯。”林枝闷声。


        

理是这么个理,他有他的理由和处事方式,但没遇见他之前,她真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平凡人,是遇见他之后,生活才发生这么多事,她需要时间去适应。


        

“不要再生我气了,嗯?”宋御臣真的好怕被她生气。


        

林枝见他变回她所熟悉的奶狗样,与刚才冷漠狠辣,判若两人,她失笑:“好啦,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