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226章 害怕骂她多管闲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枝开始说得很保守,就是拿不定这个小姑娘因为什么事想要轻生,所以没有贸然说你想想你的父母,万一人家的伤痛就是父母给的呢,未知全貌就盲目劝说是很要命的。


        

只会加速别人的消亡。


        

但听到小姑娘这么说,证明她的伤痛不是父母给的,相反,她还很爱她的父母,因为不想看见父母为了自己受欺压,所以宁愿结束自己的生命。


        

“可你有没有想过,你母亲宁愿被人欺负,也不想你死?!”林枝吼道:“你这么年轻,没有做过母亲,所以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做的这件事,是给她造成一辈子都无法磨灭的伤害!你要是真互了,真正伤害她的不是别人,是你!”


        

年轻女孩愣住。


        

林枝抓紧时间靠近她,动情道:“我是一位母亲,真的,不管出什么事,对我来说,只要孩子好好活着,比任何事都强。我不需要我的孩子怕我受伤去伤害自己,这样我会痛苦愧疚一辈子,会自责为什么没有保护好她,你想你妈妈也这样吗。”


        

年轻女孩继续一动不动。


        

是吗。


        

妈妈真的会这么想吗。


        

她还以为妈妈也嫌她没出息,留下把柄,导致一直活在被别人要挟的冤屈之中。


        

可是,如果妈妈真的嫌她,又怎么会一次又一次听人摆布,只为了对方不要仗着把柄伤害她。


        

女孩突然回过神来。


        

她看事情太表面了,她应该往深层想想的。


        

林枝已经靠近女孩了,慢慢去触碰她的手,见小姑娘并不抗拒,证明想死的心也没有多强烈,只是一时想不开而已,否则她不会接受来自陌生人的关爱。


        

林枝大胆把她的手紧紧握在掌心里,让她感受到温暖:“你可以跟我说说你们之间的事,我们一起想办法解决,我们应该让那些坏人罪有应得,而不是让好人失去生命,对不对?”


        

年轻女孩眼泪倏地滑落。


        

这句话,好有道理。


        

明明过份的是别人,为什么要她和妈妈一直承担伤痛。


        

“可是,那个女人好厉害,好恐怖……”年轻女孩抽泣着:“我妈妈不听她的话,她不会放过我的。”


        

“咱们先回岸上再说好吗,这个世界不是她家开的,凭什么都听她的,我们只要好好想办法,一定会想出两全之策,我们要相信。”林枝想要往回走,结果一个汹涌的浪潮袭来,她脚下一轻,站不稳,整个人栽入海水之中。


        

电光火石之间,林枝松开女孩的手,不想对方因为自己受到牵连。没入水中那一刻,她难受至极。


        

女教练瞳孔紧缩,大叫:“林枝!!”


        

年轻女孩注意到林枝松开她手的细微举动,彻底愣住。


        

她怔忡看着自己空荡荡的左手,刚才被牵的余温还在。


        

她们只不过素未谋面,女人为什么可以用命相救?


        

念及此,一股不知道从哪里腾升而起的求生欲,年轻女孩顿时忘记自己的初衷是轻生,她一个标准的姿势潜入海中,把女人捞起,使她的脸浮出水面,可以呼吸,然后单手游到岸上。


        

林枝喝了几口海水,神智有些混沌,躺在地上,直到年轻女孩按压她的胸腔,使她吐出几口海水,终于缓过来了。


        

林枝意识逐渐清醒,她看到女教练还有年轻女孩。


        

很庆幸,年轻女孩跟着她一块上岸。


        

女教练都要急疯了,然而没想到女孩游泳这么好,要不是女孩会游泳,林枝就悬了。不过,要不是女孩,林枝又怎么可能下水呢。


        

“林枝,你还好吧,我给你叫救护车。”女教练的心脏起起落落的,能来她这学车的人都是非富则贵,而且她知道林枝和宋慧敏关系很要好,这事关宋家的人,她更得失不起。


        

年轻女孩心脏紧了一下,她警惕看向皮肤黝黑的女人。


        

要是医院来了,发现有人溺水,指不定要报警,她不想自杀的事被人知道。


        

林枝看出年轻女孩的忐忑,摇头:“我没事,不用。”


        

她只是呛了几口水,现在已经缓过来,不需要去医院。要是这事让宋御臣知道,怕是他要给她下禁足令,或者该生气她多管闲事。


        

男人生起气来也挺难哄的。


        

林枝手撑着身体坐了起来,看向女孩:“你不回家有影响不,要不今晚你去我家,你好好把事情跟我说说。”


        

一天不解决年轻女孩心里的负担,一天都不敢掉以轻心,林枝真的很怕一条生命在她眼皮子底下流逝,那种感觉太恐怖了。


        

而且女孩这模样也不适宜回家,再怎么着也得把衣服给换了,要是人家母亲看见,那得多心痛啊。


        

女教练看了眼林枝,还真是服了她,自己差点就出意外,这才缓过来,就立刻关心别人的事。这年头这么热心肠的人,还真是少见。


        

年轻女孩眼泪越流越凶:“谢谢你,姐姐。”


        

让她感受到这个世界的温暖。


        

“我给我妈妈打个电话说就行。”年轻女孩道。


        

她晚上不回家没事的,这些年她活得太压抑太沉闷,要是她说她在朋友家一块玩,母亲应该会欣慰的。


        

林枝抬手搂了搂女孩子的肩膀,哎,人生在世谁还没有困难的时候,能帮就帮吧,况且女孩并不是真的想轻生,对于那种万念俱灰的,她大概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轻生:“要是你妈妈不放心的话,我可以接电话和她说两句。”


        

最后,林枝和女孩上了女教练的车,由于两人都湿漉漉,所以坐在后排。


        

年轻女孩一直捣鼓自己的手机,她下水之前把私人物品都留在岸上,想着明天等尸体捞起来,这些物品都会转交给母亲,所以东西没坏,拨通电话之后:“妈,今晚我在朋友家过一夜,明天再回。”


        

罗月皎听出女儿的哭腔,着急:“佳宜,你哭啦?怎么啦?你在哪?妈去找你!”


        

张佳宜听到这话好不容易遏制的眼泪再一次汹涌流出,她一定是傻了才自寻短见:“没有,我刚和朋友游泳,呛了几口水,所以嗓音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