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236章 他真是太幼稚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御臣觉得林枝的眼神很奇怪,好沉重,好像里面隐藏着很多东西,是他读不懂的情绪,见林枝喝够了,他把水杯放下:“枝枝,你有点奇怪。”


        

刚刚林枝哭,是不是跟这种情绪有关连?


        

林枝没想到宋御臣情感还挺细腻的,这都能发现不妥,还以为他会把她所有的反常都归功于不舒服呢,她手撑着床坐起:“我想洗澡。”


        

脑袋昏昏沉沉的,难受,她想洗个热水澡清爽一下。就感觉浑身都很粘腻,她企图用热水把这种混沌感冲开。


        

“不行,摔跤怎么办。”宋御臣一口否认。


        

林枝失笑,笑里藏着很大的无力,他总是对她这么好,让她怎么狠得下心离开他,以及怎么让自己站在一个明辨事非者的角度,去判断他所说的话是属于正常还是属于不负责任:“我只是感冒而已。”


        

又不是低血糖什么的,怎么会晕啊。


        

宋御臣不吭声。


        

还是怕她摔着。


        

林枝见状,道:“那你去给我放水,我泡个澡,没准出身汗就好了。”


        

宋御臣拗不过,确实洗个澡没准会清醒一点,他道:“我去给你放水,你先坐着,还有,泡澡的时候不能把门反锁,你放心,我不会进去,就是怕你有危险。”


        

浴室里面的场景,他一想,喉咙都要干燥。不过这样对林枝有些不尊重,宋御臣努力把脑海的念头给压下去,他进浴室放水,调试好水温以后,设定恒温,回到房间:“枝枝,可以了。”


        

林枝已经从床上站起,她正站在衣柜前拿睡衣。头重脚轻,使她看起来像个无力的小老太一样,真是病来如山倒。年纪变大,体质大大下降,换作以前她冬天下水也不至于这样,可她现在确实为昨晚的事着凉了。


        

宋御臣目送林枝进浴室,直到看着林枝走到浴缸边,回头眼神提示他怎么还不走,宋御臣抬手摸摸鼻头,觉得尴尬,糟糕,刚才脑子又忍不住分叉,让他一时没回过神:“哦,那你泡着吧,我不时过来叫你的,你记得回答我。”


        

要是听不到回应,他就要破门而入了。


        

林枝唇角费力勾起一抹弧度,好心提醒:“宋先生,你的粥要糊了。”


        

这么大的焦味他都没有闻到么,果然是男人。


        

宋御臣一经提醒,鼻子突然像打开开关,他立刻脚底抹油的跑到厨房。


        

同时不忘记给林枝把浴室的门关上。


        

林枝见他粗心大意的,还真是难得。


        

毕竟他在公司一定是沉稳又成熟,零出错,并且办事有腕力,才会赢得人人尊称一声宋先生的美誉。


        

林枝坐在浴缸里,水的温度刚刚好。她抱着自己的双腿,下巴搁在膝盖上面,在想今天宋奶奶所说的那一番话。


        

想着想着,心里又认为宋御臣并不是那样的人。


        

一个人可以短时间伪装,但无办法长时间伪装。


        

若宋御臣真是单纯那种不负责任三心两意的好色之徒,就不会对她展现强大的耐性,需知道他们认识这么久了,但最亲密的事,仅仅只是接吻而已。


        

就冲这一点,林枝相信他。


        

或许他口中的意外真的只是意外吧,以己度人想想,如果有人说她都跟男人生孩子了,还出来另外寻觅真爱,属于水性扬花,她觉得挺不公平的。


        

毕竟她根本不知道那天晚上的男人是谁,就算知道,她也绝对不要跟这种乱夺别人清白的登徒浪子在一起。


        

那个男人,毁了她的人生。


        

林枝双手捧着水往自己脸上洒去。


        

果然人混沌的时候就容易犯错,如今把事情前因后果缕一缕,宋御臣根本就不是宋奶奶嘴里说的那种人。想想宋奶奶也是可怕,为了让她离开宋御臣,不惜把宋御臣说得十恶不赦。


        

叩叩。


        

浴室门响起。


        

“枝枝,overover,听到请回答。”


        

门外响起宋御臣搞怪的声音。


        

林枝失笑。


        

多大的人,幼稚不。


        

她扬声:“这才几分钟啊。”


        

他会不会把她想得太脆弱了些。


        

这一次泡澡,她不仅没有晕,反而把自己泡清醒了。


        

林枝还是决定坚持自己的想法,她不主动离开,除非宋御臣亲口跟她说分手,他想对玲玲负责,或者他遇到生命中真正的真爱,那一刻,她一定洒脱放手。


        

“我担心你。”宋御臣说:“那个粥有点糊了,你不要介意,我已经尽全力拯救。”


        

林枝真是嫌他烦人:“哎呀知道啦,你去忙吧,我想静静泡个澡。”连洗个澡都不让她安静,哪有话这么多的男人。


        

宋御臣知道自己被嫌弃了,可是他哪有事情忙啊,他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照顾林枝,让她赶紧康复。回想刚才到家看到她一个人蜷缩成虾米一样躺在床上,他就难受,后悔自己怎么没有早点发现她的不妥之处。


        

门铃响起。


        

应该是家庭医生到了,宋御臣去开门。


        

“宋先生好。”家庭医生背着药箱出现,一路上丝毫不敢耽搁,急急忙忙的,他抬手擦了把虚汗,希望宋先生不要嫌他来晚。


        

宋御臣在外人面前惯性敛起情绪,他淡淡颔首,然后把门关上:“人在洗澡,等等。”


        

“好的。”家庭医生把鞋子脱了以后,走到沙发坐下,乖巧得宛若一个小学生。


        

宋先生给人的压力感实在太深刻,哪怕眼前的宋先生不像对外一丝不苟,领带已经扯掉,衣袖挽到小臂处,露出一截精壮有力的肌肉,但还是那副高高在上让人无法亲近的模样。


        

宋御臣进厨房把瘦肉青菜粥舀出来,摊凉,边样方便林枝进食。


        

林枝从洗手间出来了。


        

她听到门铃就猜到是家庭医生来了,为了防止别人久等,她放弃泡浴,直接从浴缸站起,穿着睡衣走出去。


        

家庭医生是个挺年轻的男生,正大客厅里正襟危坐,想必是被宋御臣吓得不轻,她走过去,打招呼:“你好。”


        

家庭医生受宠若惊,立刻站起,礼貌回道:“你好。”


        

林枝走到单人沙发坐下,家庭医生开始为她诊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