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242章 跟她在一起每天都有期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枝睡了一觉,精神状态好多了。


        

就是高烧刚退,身体显得有些疲惫。


        

她没有听宋御臣的话请假,她不久前才休息一个礼拜,现在手头又有那么多的设计案积压,每一桩案子对她来说都是一种挑战,光是给古董买卖商设计的镇店之宝她就有看不完的资料。


        

想到这些挑战,林枝浑身充满干劲。


        

宋御臣见女朋友这么积极向上,心中倍感压力:“枝枝,你是以后打算走干练女强人的路线么。”


        

林枝正欲回他这句调侃,手机响了起来。她过去把手机捞起来,来电是张佳宜,大清早的给她打电话,不会有什么事吧,不敢耽搁,林枝迅速接听:“佳宜?”


        

“枝姐,早……”张佳宜本爽朗的给林枝打招呼,但当听到林枝带有浓浓鼻音的声音,心里顿时愧疚无比:“你生病啦?”


        

林枝走到沙发那边坐下,她今天起晚了,来不及煮早餐,打算和宋御臣一块出去吃,穿好袜子就得出发:“有点感冒罢了,你这么早,没什么事吧。”


        

张佳宜一听,良心十分过意不去:“那你吃药了吗,要不要我陪你一块去看医生?”


        

林枝听着小姑娘担心的话语,唇角勾了勾,看来她这一场病没有浪费,张佳宜变得这么懂事,最高兴的不是她,而是张佳宜的母亲:“不用啦,我已经看过医生,只要吃药就行,不用担心。”


        

张佳宜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其实她说什么都不能答谢林枝的救命之恩,她只能好好活着,报答林枝的大恩大德:“是这样的,枝姐,我跟我妈说起那晚的事,我妈想请你好好吃顿饭,然后我们详谈关于请私家侦探的事。”


        

林枝才想起她答应给张佳宜找私家侦探,可惜第二天她就烧得迷迷糊糊,自个在家躺了一天,直到现在才清醒过来,她还没来得及给宋御臣说这件事呢,顿了顿:“佳宜,你看过几天再吃饭行不,我现在感冒,和你们一块吃饭,怕传染你们,而且还得跟我男朋友说找私家侦探的事,到时候找到了,我再约你们碰面。”


        

“不急不急。”张佳宜知道是自己冒昧了:“枝姐,你好好休息,等你好了咱们再约。”反正她和母亲已经受了林香凝那么多年的欺负,也不在乎多等几天,让救命恩人好好休息才是王道。


        

“嗯,我等会就和男朋友说,他一定会帮到我们的。你放心,有消息我第一时间通知你。”林枝知道被人要挟的感觉很不好受,简直连一秒也不愿意承受,为了不让张佳宜觉得她懈怠,林枝故意说得很上心。


        

她也的确上心,就是昨天发烧才耽搁了而已。


        

宋御臣穿戴整齐从卧室走出去,见林枝用肩头夹着手机,正艰难穿着袜子,谁让她也手长脚长的,相比同龄人,她算是高了,因此使她看起来更加亭亭玉立。


        

宋御臣悄无声息的走到她身旁,蹲下,捧过她的脚,替她把袜子拉扯整齐。动作温柔细腻,仿佛是什么珍宝。


        

林枝愣住。


        

脚是比较敏感的部份,所以古代女人都不允许把脚给陌生人看,如今宋御臣亲自给她穿袜子,大掌摩挲着皮肤薄弱的地方,电流仿佛从骨头那儿流入,丝丝作响,弄得她小心脏跟着一颤一颤。


        

还没回过神,他已经替她把袜子穿好了。


        

“枝姐?”


        

电话那端传出张佳宜不解的声音,她已经说了好几句叮嘱的话,都是让林枝保重身体,注意休养等等之类,可迟迟等不来林枝的回答。


        

“噢,”林枝回过神,眼瞅宋御臣已经收拾完毕,她站起:“佳宜,我先去上班,放心,有消息我第一时间告诉你啊。”


        

张佳宜见林枝张口闭口都是给她找私家侦探的事,略有些无奈,看来林枝刚才压根没有听她说话。不过现在不是重复叮嘱的好时机,人家赶着去上班呢,病成这样还要去上班,都是她害的:“好的枝姐,保重身体。”


        

林枝跟宋御臣一块出门。


        

宋御臣在她挂机之后,主动开口:“刚才我好像听到你是有事要找你的男朋友——我,帮忙?”


        

他故意把你的男朋友这几个字咬得特别重。希望以后她再生病不要忘记向他求救,想到她昨天一个人躺在房间里,烧得天昏地暗,他就上火。


        

“嗯。”林枝吸吸鼻子:“我想你帮张佳宜找个私家侦探,我们打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相信人都是有弱点的,不能让她们母女一直受那个女人要挟。”


        

宋御臣心里滋味百出,林枝根本不知道,她帮的人是罗月姣,而要对付的女人,又是林香凝。


        

如果这其中有一点做得不好,让林香凝知道对付她的人是林枝,那么,他与林香凝的关系就会被公开,不知道林枝知道真相,会有什么反应。


        

而且,即使中途万幸没有揭穿,但当林香凝发现自己被人摆了一道,自己的把柄捏在对方手上,不用问,到时她一定会来向他求助,要求他动用手段把对方手中的把柄清除。


        

这一环一环的,最终都是殊途同归,重点矛头落在他和林枝身上。


        

“怎么啦?”林枝很少见宋御臣沉默,很多事情往往不需要她开口他就能给她办妥,可现在,她都开口了,他竟然还沉默着。


        

林枝想了想:“是不是这件事很难办?”


        

就算宋御臣确实无比厉害,有自己的手腕和办事方式,但也不代表他是全能的,指不定私家侦探这件事就是他的盲区?


        

毕竟这种职业就不太正道,而且还要找到靠谱的,简直难上加难。


        

“不是。”宋御臣不想让林枝失望,虽然他很想说让她别管那两母女了,反正这届theone林香凝已经稳坐冠军,没有了罗月姣,还有宋慧敏保驾护航,只要林香凝如愿得到theone冠军,跻身进入娱乐圈,到时候一定无暇管顾那两母女。


        

只是,他不能这么提议。


        

林枝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弯弯绕绕,他也不能表现得太过明白,不能让林枝知道,其实他早就是局中人。


        

“找到告诉你。”宋御臣替她拉开车门:“早餐想吃什么?”


        

林枝根本无暇去想早餐要吃什么,她视线一直放在宋御臣身上,他给她关车门以后,绕着车头走到驾驶座,上车。男人手长脚长,虽然每天都穿着看起来一模一样的西装,但每次看,都会发现不一样的韵味。


        

“靠谱的吧?”林枝有些担心。要是没有接触过那一行的人,踩雷也说不定。


        

宋御臣听着这担心,莫名觉得好笑:“枝枝是怕我被人骗?”如果是的话,她还真是世上第一个担心他受骗的女人。怎么说呢,这种感觉,很奇妙。


        

林枝窘迫:“咳,我是不是多此一举了。”他可是宋御臣,他不去骗别人都好了,怎么轮得到别人来骗他。


        

宋御臣没有就这问题作答,怎么会多此一举呢,他觉得十分的窝心:“放心,一定靠谱。”


        

林枝得到他的保证,松了气,终于有杂念去思考自己想吃什么:“我想吃汤米粉,你呢。”


        

“随你。”宋御臣说。


        

最后林枝找了一间稍微出名的早餐店,隐匿在街道中,很受左邻右李的欢迎。恰好这又是去公司的路上,不用额外兜很远的地方,非常便利。


        

两人坐在餐厅最里侧的双人桌,把自己的存在感降至最低。除了点米粉,还点了些面点。旁边凉着一杯开水,这是宋御臣特意向店员讨的,为的是让林枝吃药。


        

“挺好吃的哎。”林枝鼻音浓重,但也抵挡不了她对美食的热爱:“可以长期来吃。”


        

“嗯。”宋御臣赞同。


        

他也是认识林枝以后,才经常在外面的小餐馆吃东西。


        

他现在对这项活动很上瘾,就是上班途中跟她找不同的店铺吃早餐,如果她知道有好的就一起去,要是不知道哪里有好的,他们就会随机的下车去吃。


        

跟她在一起的每分每秒,他都充满期待感和新鲜感,甚至暗戳戳的担心,他们还要在一起一辈子,要是把这条街都吃完了怎么办。


        

林枝吃完早餐后,在宋御臣的监督之下,吃下感冒药。见外面排除的人那么多,他们不好意思霸占着座位,于是结账离开。


        

宋御臣还是一如既往先送林枝到珠宝街:“你车学得怎么样了。”会不会觉得难,教练教得好不好,不过宋慧敏推荐的,肯定不会差。


        

林枝解开安全带,揶揄:“怎么,天天送我,嫌烦啦,希望我赶紧学会自力更生?”


        

宋御臣汗颜,赶紧把话兜回来:“我在倒数送女朋友上班的次数,舍不得。”


        

林枝被他逗笑,反应倒是可以,她伸手捏了捏他的耳朵:“还行吧,其实我还有点天赋,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笨。”


        

“记得按时吃药。”宋御臣道:“晚上我来接你。”


        

“可是我想去学车哎,如果下午没有复发的话。”林枝真的想迫不及待的考试,一想到他送她的那辆车一直停在车库里面,她就心痛。


        

车子一落地每天都在折旧,就算完全不碰也是在贬值,感觉每天都流失一大笔钱。那当然是尽快开起来才能回本。


        

只要没发烧,她就去练车。


        

况且教练已经帮她报名考试了,她想一次性通过。


        

“我送你去。”宋御臣说什么也不想放她一个人活动,这件事真是被他吓坏,谁能想到好端端回家的路上她也能给自己惹这么大一件事。


        

林枝突然说不出话。


        

他一定被她吓坏了,是不是。


        

“可是我练车几个小时。”林枝登时说不出话来,她觉得很对不起他,可是事情已经发生,她的保证他一定不会相信,所以当下她根本不能做什么。


        

“没事,我陪你。”宋御臣把电脑带去那里就行,林枝学车,他就坐在一旁忙碌公事,反正只有看着她,他才会心安。她感冒还没清,他不想她再出点什么事,再一次把自己折腾得伤痕累累。


        

林枝崩不住了:“对不起。”


        

她对外人是有救命之恩了,可是却伤了最疼爱她的人。


        

宋御臣不想大清早给她说教,而且她是成年人,还当了母亲,其实心智是很成熟了,只能说乐于助人是她的本性,但他也有自己的担心,所以,他们之间只能互相接受与尊重,不能奢望改变对方。


        

“不要说这句话。”宋御臣抬手整了整她的头发:“不早了,去上班吧,晚上等我来接你。”


        

林枝欲言又止,她实在不想他送她去学车,那地方远,她还得学几个小时,他在那里多浪费时间,他不如呆在公司里面加班呢,争取晚上早点一点,不过见他一脸坚定,现在又是她差点出事的节骨眼上,知道自己劝不动他,她推门下车:“慢点开车,晚上见。”


        

林枝进入公司。


        

“林枝,”谢玲看见她,惊讶:“你不是请假了吗,怎么来了!”


        

“我好多啦。”林枝笑笑,进入办公室,她案头放了一堆的资料,都是她找的关于历史的资料,只是她那堆资料旁边多了一沓厚厚的A4纸,这明明不是她的东西,林枝狐疑看向谢玲:“谁放的?”


        

谢玲摇头,表示不知道。


        

林枝不在公司的时候,她也不会进她的房间。


        

谢玲正欲提议去调查监控,两人身后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刘红涛堆起一脸笑容,双手互搓:“林枝啊,这资料是我放的,我知道你在查关于历史的资料,所以想着帮帮你,你看看吧,这都是我费了老大劲从网上找来的,整理了好久呢,不用谢,你用得上就行。”


        

“……”林枝一时无言以对。


        

谢玲直接开呛:“你知不知道设计师的办公室是不能随便乱进的,特别是在设计师本人不在办公室的情况下,要是发生了创意剽窃之类的事情,你说得清嘛你。”


        

原创是很脆弱的,构思也是,仅一眼就能被人模仿,公司在这方面规定还是蛮严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