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248章 很久没约会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时间一天天过去。


        

在宋御臣的悉心照顾之下,林枝的感冒终于清退,她总算不用每天都吸鼻子,整个人恢复神清气爽的模样。


        

气候一天天变得炎热。


        

她考驾照很顺利,还剩下两科就大功告成。


        

林枝也回到了公司,这几天她的工作进展很平缓,给古董店的老板出了草稿初图,对方提了几点小建议,林枝觉得实施难度不大,于是让对方给她一点时间,她尝试把这些提议揉进设计里面。


        

此时林枝正用铅笔在图纸上作画。


        

虽然大家都习惯用高科技的方式,绘画板,但她还是偏爱原始的方式。拿着铅笔在纸上勾勾图图,这种原始的方式,会让她的灵感更加充沛。一般她都会在纸上定好稿以后,再用绘画板画进电脑里面。


        

搁在手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林枝把手机翻过来。


        

见是宋御臣来信,她点进去看。


        

宋御臣给她推了一个名片,还有一句话,说这是私家侦探,加这个微信慢慢聊。


        

林枝心头一喜。


        

第一念头就是张佳宜有救了!


        

没想到宋御臣速度这么快,一下子就给她找到靠谱的私家侦探。


        

他能推送给她的人,不用问也知道是百分百稳妥的。


        

让她自己找的话,她估计连不靠谱的都不知道要去哪里找。


        

正想添加这个人的时候,林枝突然中断动作。


        

她想了想,最后选择直接把这个人推给张佳宜,同时提了一句这是别人介绍给她的,她没有聊过,让张佳宜先聊聊再确定要不要让这个人帮忙。


        

这么说的话呢,可以增加张佳宜对她的放心感,证明虽然私家侦探是她介绍的,但她根本不会通过私家侦探去八卦什么。


        

因为言谈中她总觉得张佳宜不想让她知道关于其母还有那个威胁她们的女人的信息。


        

不过这也正常,职业上确实有很多机密,她身处设计行业,有很多话其实也不能说的。


        

张佳宜收到林枝推来的私家侦探名片,激动得惊呼。


        

这段时间她都不敢打扰林枝,因为林枝为了救她患上重感冒,连班也不能上,她心里很是愧疚。


        

试问这种情况下,她怎么还好意思追着别人问关于私家侦探的事呢。


        

时间一天天推移,虽然打心底觉得林枝是个很靠谱的人,但是吧,有时候也遭不住胡思乱想,总在想万一林枝忘记怎么办,她要不要提醒一下,可是要怎么提醒才不会突兀惹人反感呢,总之,想了很多很多。


        

但最后张佳宜都是决定等林枝康复再说。她不能这么对待救命恩人。没想到,当她准备过两天问候林枝好起来没,结果就收到林枝发来的信息,人家已经帮她把私家侦探找着了。


        

张佳宜立刻回复:你好了吗?


        

林枝发了个点头的表情,并说之前一直推脱她母亲的邀请,反正现在康复了,可以跟她们一块吃饭,但这顿饭让她来请。


        

张佳宜真是没见过林枝这么好的人,她顿时无言。


        

什么人呐,自己舍身救人,竟然还要请对方吃饭?


        

张佳宜在微信上万般推脱,说一定要让自己母亲请,不然她们两母女怎么过意得去。


        

最后她定了周六的时间,询问林枝可不可以,张佳宜既期待又害怕那一天的来临,她很想跟林枝坦诚公布自己的一切,却又担心母亲和林枝的关系因为同在theone的关系而不好。


        

不过这种概率应该很小。


        

林枝救了她,母亲肯定对林枝好的。张佳宜想到这里,心里头的大石微微放下。


        

林枝想了想自己周末的安排,theone那边有个采访要做,所以把碰面时间定在晚上。


        

敲定时间,林枝继续专心工作,现在没什么事比赚钱更重要,她想尽快把钱还给宋御臣,省得宋奶奶总说宋御臣是在花钱养宠物。


        

虽然宋奶奶并不知道她把钱还给宋御臣,下一次还是会这么说她,但是林枝只求问心无愧。


        

她以前穷,收了他很多的爱意,但现在她有能力了,她就无需再用。


        

问心无愧四个字对她来说很重要,只有她自己有自信且笃定她和宋御臣在一起没有攀附他,他们之间是并肩的关系,没有拖累他,她才会有更好的状态去面对一切流言蜚语。


        

不然每次听了宋奶奶的教训,她都会很难过。


        

翌日。


        

第二轮线上比赛正式开启。


        

林枝出门前看了一眼试题,然后出门上班。


        

宋御臣见她像无事人一样:“你不请假留在家里画图?”这次的比赛时间收得很紧,以往线上都有几天时间,能让参赛者好好准备,但这次好像晚上就截止了。


        

林枝一副我为什么要请假的样子:“不是还有一整天吗,今天我要见客户,不能缺席。而且我这个月在冲全勤奖呢。”所以,她是不会请假的。


        

“全勤奖多少钱?”宋御臣下意识询问。


        

得是多大的金额,才会让她连theone比赛都不上心,须知道这是倒数第二场,下一场就定式定排名。而这两场的分数是可以放到最后一场加分的。


        

假如有人这两场很高分,但最后一场失手了,那么就会酌情考虑给一个名次。


        

因为theone觉得设计是一辈子的事,他不需要选手有很好的心态,只有要真正的本事就行。


        

不像某些考试,一考定终身,要是平时成绩很好而当天失手,就会被人说是心态不好,顿时充满批判性的话接踵而来。


        

“三百块。”林枝狡黠的眨眨眼睛。


        

一般勤工奖都是面向前台还有保安工资稳定的人,设计师也可以争取,可一般设计师一个案子的提成就不知道是多少个三百块,也不会有人真的对这三百块上心,但是她想要。


        

“……”宋御臣给她竖起大拇指。


        

“对了,我周六晚上要出去跟人吃饭,你可千万不要悄悄安排节目。”林枝腿向后抬起,正在勾凉鞋。以前不上班,所有的衣物款式都是偏悠闲运动,但上班以后,她的衣着风格慢慢改过来了,随便一套都能去相亲的水平。


        

宋御臣失笑:“我怎么觉得,你这话倒像是暗示我应该悄悄安排节目?”


        

不过转念一想,他确实好久没有和林枝在外面好好的过二人世界了,他们之间在外面吃饭的次数屈指可数,更别提看电影逛街。


        

换作别的女人,早就要嫌他闷了吧。


        

不过他的女朋友日常也没比他闲多少,肯定不像别的小女生一样非要扒拉男朋友做什么。


        

平常周末他们在家的话,他抱着电脑坐在茶几旁处理公事,林枝则用笔在稿纸上涂涂画画,宋御臣觉得铅笔摩擦纸的声音还挺好听的,会让他感受到宁静。


        

林枝歪头一想:“是咩?”


        

她是真没那方面的意思,但宋御臣突然一提,她想了想,他们之间确实好久没有出去约会了。


        

“可能是你心虚了吧,毕竟我们真的很久没有约会了哦。”林枝朝他眨眨眼。


        

明明话里没有半分控诉的意思,但是宋御臣莫名腿软:“那我们周五晚上去看个电影?”


        

对于约会,除了吃吃喝喝逛逛,他也没有更好的提议。


        

宋御臣看有些小年轻充满活力,每周末就背着背包和女朋友到处玩,然后周日晚上很晚到家,有时干脆直接周一回公司上班,一副精力满满的样子。


        

试想让他过这样的生活,他还是宁愿老实在公司里通宵加班算了。


        

“枝枝,你有几天年假,想不想去旅游。”宋御臣问道。


        

他们已经走到地下停车场了,这日复一日的生活虽然他觉得很有趣,但林枝不一定觉得:“你想去哪。”


        

“旅游啊,没想法耶。”林枝想了想,还真没什么欲望,她觉得她就算放年假也是看资料画图。


        

自theone第一轮线上结果出来以后,来工作的频率出现了一次高峰,她又接下了几桩活,但都排在很后面。


        

她的忠旨绝不要赚快钱,一定要慢工出细活,不能为了赚后面的钱就马虎对待前面的客户。


        

她要把自己的名字当成公司一样去营业,过程中肯定有人等不及转投他人,但是短暂的损失将会稳定她的口碑。


        

林枝已经把好些客户介绍给公司里的其他人,好比刘红涛充满异域风情的设计风格令人眼前一亮,自第一套珠宝做好以后,很多同类型的客户开始陆续上门找她设计,刘红涛才知道自己擅长的风格是有人喜欢的。


        

每天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林枝觉得刘红涛身上的气场开始变化,以前只有谄媚讨好奉迎,但现在开始展现自己的气场。


        

有时候刘红涛会戴着自己喜欢的但设计很奇怪的饰品过来上班,这种饰品一般人难以驾驭,但挂在刘红涛身上,却莫名契合。


        

林枝在想,如果年假真的可以抛下一切工作随心所欲的过,她又何必去旅游呢,她给自己泡一杯热菜,坐在公寓高台阳台的沙发上静静的看本书,不是更加的舒适吗。


        

宋御臣见林枝是真的没有兴趣,而不是说说而已,他笑了笑。看来他们身上都有相同的宅属性,不喜欢出门。


        

林枝回到公司,刘红涛站在大门那儿,一副就是在等她的样子。


        

“有事?”林枝一边问一边朝着办公室走去。


        

刘红涛双手一直背在身后,她跟着林枝进入办公室,最后扭扭捏捏的把礼物盒递出去:“这是……”


        

林枝眉头拧起。


        

送礼?


        

她今天才感叹刘红涛了变化,不会立刻给她打脸吧。


        

刘红涛注意到林枝的表情,寻思林枝这女人真是太固执,哪有让送礼人卑微的,可现在,她真的很卑微,见林枝神色不对劲,连忙道:“不是你想的那样,这是我在厂里监工的时候让他们用边角料给我做的,不值钱,我只是加了点设计进去。”


        

说的同时把盒子打开,迫不及待证明这份礼物不值钱。


        

盒子里面是一条项链。


        

每一块都很碎,果然是用边角料做的,大大小小加起来不超过十块,能勉强看得出这是一只孔雀。


        

“是孔雀吗?”林枝问。


        

“嗯,本来想做凤凰的,但是料子不够。”刘红涛觉得林枝更像凤凰,因为林枝让她改变了,一般只有凤凰才有这种强大的能力。但是边角料不够,只好退而求其次的做孔雀,其实孔雀也挺好的,看着软弱无力的一个女人,谁知道她展开双翅,是这么强大。


        

“我觉得这份礼物挺贵重的。”林枝把项链拿起来,收进手里:“因为加了你的设计。”


        

刘红涛现在可不是以前籍籍无名的设计师,要是接下来每一个作品都能稳定发挥,很快就能打响自己的招牌。


        

刘红涛心中一暖。


        

林枝竟然鼓励她了。


        

她看了眼林枝桌上满当当的资料,真没有人的成功是随随便便的,看着林枝很有灵气,一路安然无恙而且以名次极高的走到theone大赛的尾声,但其实每一次的灵感都是源于以前的积累。


        

刘红涛没有见林枝在公司闲过。


        

不像戴可心,每次闲的时候就会玩游戏,明目张胆的,勾起很多人的不满,毕竟他们要是胡乱打开个不相关的网页没准就要挨说。


        

但林枝不是看资料就是看各种线上画展,大量的吸收知识,时间长了,两者的差距也就很明显了。


        

“那我不打扰你了。”刘红涛把盒子放在办公桌上,退出去。


        

林枝待刘红涛走了,仍站在原地。


        

她捏着孔雀项链,寻思一个人变化起来还挺吓人的,不久前的她肯定不知道刘红涛也有这么礼貌的一面。


        

如果她以后有机会开工作室,不知道能不能请到刘红涛这种设计师,拥有这种风格的设计师屈指可数,但可惜的是戴可心没有发现特别的可贵,反而让刘红涛隐藏自己变得大众化,要是刘红涛早几年开始坚持自己的风格,指不定现在都成首屈一指的设计师了。


        

算了,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她自己都自顾不暇,没有资格在这里逼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