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249章 小气的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周六。


        

一大早的,林枝去到拍摄棚。


        

theone要帮他们这些剩余不多的晋级的人拍一条宣传短片,用在最后一轮线下比赛进行铺天盖地的宣传。


        

大有那种开大奖之前特意营造让人激动心理的假象。


        

她去到现场的时候,很多人已经在了。


        

走到这一轮,只剩下不到二十个人,想起一开始动不动一百多个人,洋洋洒洒的,每次要拍什么都无比的热闹,令人不得不感慨比赛就是很残酷一件事,优胜劣汰,这个劣不是说他们不好,只是设计出来的东西没有符合大多数人的审美而已。


        

还是一样,大家三三俩俩自成一个小圈子,热烈讨论着上几次的比赛,因为他们好久没有全部人集合在一起做些什么了。


        

“林枝!”李妃看见林枝过来,张开双臂很是热情的迎上去,现在林枝可忙了,整日不知道在干什么,不过她侧面听到林枝现在工作进展很可观,有很多人都点名要林枝设计:“大设计师啦,约你都约不出来!”


        

李妃佯装生气。


        

看见林枝这么功成名就,其实心底还是很高兴的。


        

林枝笑了笑,握住李妃的手:“哪里,我前段时间重感冒,呆在家里哪也不敢去,怕传染别人,这才好没多久。”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你没事吧。”李妃关怀的问。林枝还真是低调啊,根本不要奢望能从她朋友圈里猜到她的近况,不像很多年轻的小姑娘,一生病了,总喜欢拍打着点滴的手发圈,告诉大家她生病了。


        

“没事啦,偶尔病病更健康。”林枝揶揄。


        

李妃没好气:“你总是这样,永远都是乐天派,重病也不跟我说声,还把不把我当朋友。”


        

像林枝这种朋友,只要你不主动找她,你们仿佛就像绝交了一样。


        

不过这绝不是热脸贴冷屁股,因为每次找林枝,林枝都会第一时间迅速回复,并且在一起时会很认真聆听你说话,丝毫让人感受不到冷漠。


        

正因为这一点,李妃觉得主动就主动一点吧,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性格,不能老被营销号带着跑,说什么不主动找你的人就是不喜欢你之类的,把人弄得斤斤计较。


        

“这跟朋友有什么关系。”林枝佯装严肃瞪向她:“就是朋友才不想连累你感冒,难道我重感冒还把你叫出来吃饭啊。”


        

李妇挽着林枝手臂,先一步软下来:“好啦,我乱说的。”


        

“不过我最近事儿确实多,接了几桩活,还去练车考驾照,挺充实的。”林枝以前不习惯跟别人叨叨自己的日常,因为她觉得每个人只会在乎自己的事,而没有闲暇去管别人,大概是抱着这种偏激想法吧,所以她才没有朋友。


        

可自从认识宋御臣之后,她的想法慢慢的改变过来,她头一次感受到有人可以在乎她多过在乎自己,这一点认知,让她慢慢把偏激的想法消除。


        

她会开始在想,一个人愿意和她做朋友,那自然也希望知道一点她的事情吧。正是想通这一点,林枝才开始叨叨自己的事。


        

“哇~”李妃佩服:“你好充实啊,相比起来我就是一条咸鱼,我爸给我请了一个国外的设计大师,每天一对一给我上课,剩下的时间我就泡在图书馆里面,大量看各种设计绘本,没有工作,也不知道这样做有没有用,还是纯粹浪费时间。”


        

“有用啊。”林枝给予鼓励:“你排名上升了好多,你不觉得吗。”


        

“这倒也是。”李妃笑了起来:“我爸觉得既然我报名了这个比赛,就好好走下去,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以前他可佛系了,说走到哪算哪,现在比我还功利。”


        

“挺好的,确实要做一件爱一件。”林枝觉得宋御臣也是这样的人,他一开始鼓励她来参加比赛,也是想让她凭最大的努力走下去,而不是有勇气报名随后敷衍对待就算了。


        

“希望今晚我们都能正常发挥吧。”李妃双手合十,作祈祷状。创意是设计师很隐秘的秘密,所以她很识相没有问林枝对于这道试题有什么想法,就算是朋友也要注意分寸感。


        

工作人员过来了,吆喝大家到一旁上妆换衣。


        

刘倩倩来得比较晚,进门的时候明明看见李妃和林枝正在某梳妆台前坐着,但假装没有看见,朝着一旁走去。那模样,好像俩人欠了她似的。


        

林枝和李妃都透过镜子的反射注意到刘倩倩的举动,林枝没什么好说的,圣诞节那晚刘倩倩阴阳怪气的嘲讽就让她觉得膈应。


        

什么人呐,把所有人都想得这么肮脏,讲得宋御臣对她好,只是为了图她身子。


        

呵。


        

要是让刘倩倩知道他们在一起这么久,但做过最亲密的事只是亲吻,会不会大跌眼镜。


        

不过,这种事也没必要让外人知道,尤其是心思肮脏的外人,因为这种人总会千方百计的去用最肮脏的心理去揣测别人。


        

比如在她看来宋御臣的做法是克制,是爱,但落在别人眼里,指不定是觉得他不行……


        

不然是个男人怎么控制得住。


        

他们总是擅长用冠冕堂皇的理由来掩饰自己肮脏的想法。


        

李妃也好无语:“明明是她做错事,我们又没欠她的,干嘛整得我们负了她似的。”


        

一开始认识刘倩倩她并不这样啊,是后来她们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林枝拍了几个广告以后,粉丝数大大上涨,看得出来林枝是个很有观众缘的女人,但就凭林枝这张白白净净的小脸,谁不喜欢呢。


        

如果不看旧的粉丝数,光看新增的上升率,林枝指不定还要超过林香。


        

林香凝最近的粉丝数涨不动了。


        

而且林香凝还在综艺刷过脸,按理说只要给人一点好感,粉丝数那是蹭蹭蹭往上涨。可是林香凝只涨了一点点,可想而知观众缘分有多差。


        

那是一档很悠闲的综艺节目,大家在一起劈柴煮饭,体验乡村生活,正片还没出来,但李妃看了一眼预告,林香凝营造的是一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形象,里面有一个镜头是林香凝站在老式需要烧柴的旧灶前面,一脸天真和无辜,后期给配字这该怎么用呢。


        

好吧,没准林香凝是真的千金大小姐,十指不沾阳春水,但是,给人的感觉就是她很作,是假装出来的不会。


        

应该是长相的问题吧。


        

反正就给人一种刻薄的感觉。


        

林枝略带意外的看了一眼李妃,她没想过李圮会这么说刘倩倩,她以为刘倩倩所做的一切李妃都是不知情的,甚至说不觉得这是问题,林枝也反省过是不是自己小题大做,但她真的过不了内心的关卡。


        

被人阴阳怪气的嘲讽真的很恶,林枝宁愿对方光明正大指着她的脑门骂她,总比脸上笑嘻嘻但心里放毒箭要强,这种人你要是反驳她,她还说你小气,还说大家都是朋友,开个玩笑怎么啦。


        

林枝真是头疼。


        

李妃接收到林枝的眼神,失笑:“怎么,你该不会以为我笨得听不出她对你的嘲讽吧。”


        

“……”林枝默默点了点头。


        

李妃白眼一翻,要晕过去:“我那时候只是觉得大家都朋友嘛,没准她说话就是不过脑子,可后来她的表现让我看清,她就是故意的,这么小气的人,我才不想跟她玩。”


        

不盼着别人好就算了,竟然还盼着别人差,这想法有些阴暗啊。


        

林枝收起视线,面朝镜子,继续让化妆师化妆。听李妃这么说她就放心了,以后她再也不用暗戳戳怀疑是不是自己小气,其实并不是,而是对方做错了。


        

好久不见的冯薇薇在背后出现,手中拿着一小沓A4纸,她把资料递给林枝:“林枝,看看,我已经帮你挑过一轮了,要是觉得不好,你可以再挑。”


        

李妃率先惊讶:“好多广告啊。”


        

虽然theone会给设计师全面的包装与发展,会帮个人接洽一些商务活动,但那仅仅只是限于前期。


        

毕竟人家公司总不能一辈子对你负责,一般拍了第一个要是起效果的话,人家老板也不傻,排队也会上门请你拍。


        

李妃的选择就没有林枝那么多了,她只是很偶尔才有一两个广告,她一般来者不拒,反正就当玩儿了。


        

没想到林枝竟然是一沓沓等着选。


        

果然红与不红是有很多差别的。


        

林枝已经迅速看完了,其实冯薇薇是真的很好的合作搭档,有些商家看中她面容好,想让她穿一些性感清凉的衣服进行拍摄,但冯薇薇都阻止了,绝不赚那种快钱,在这方面,她们不谋而合,都是把个人价值放在第一位,而不是牺牲自己品牌去换短期利益。


        

“我都行,只要你觉得行就行。”林枝把资料递还:“不过以后广告还是少接吧,我在公司里面也有很多设计活,我还是想专注本职,我最近还在考驾照呢。”


        

但林枝知道冯薇薇帮她接这么多广告,并不是因为自己会有提成,而是知道她是单亲母亲,怕她养孩子有压力,才不断的给她介绍这么多的活。


        

“你早说。”冯薇薇接过资料轻轻往林枝肩头打了一下,早知道林枝这么忙她就不给她额外添麻烦了,她只是担心林枝一个人养孩子成本太高,很有压力:“你最近接了很多设计啊。”


        

“嗯。”林枝闭着眼睛,让化妆师给她夹睫毛:“自从接了范太太那桩活以后,她应该很努力推销我,后来来了很多客户,有些我都处理不来,要么介绍给别人,要么推掉。”


        

“也不一定是介绍,”李妃觉得林枝太谦虚了:“一般theone比赛能坚持到现在知名度都会大大打响,好比我这种不上不下的都好多人找,何况是你。”


        

林枝可是一直以高排名,从没掉过前三的好成绩走到现在,自然吸引更多人关注。


        

冯薇薇闻言,放心:“那行吧,接下来我都不接了,这些要是能推我都给你推掉,你安心备战最后一轮比赛。”


        

“谢谢。”林枝感激。


        

“客气啥。”冯薇薇拍了拍林枝的肩膀,既然林枝不差钱就行,能在本职工作发光发热自然是最好的,她看了一眼坐在林枝身边的年轻女生:“你叫李,李妃是吧。”


        

“你好。”李妃朝着冯薇薇点头。


        

她真羡慕林枝有自己独立的负责人,这种待遇只有林香凝才有。


        

而其他人,好比如她,只能和大家一块共用一个负责人,一般这种情况,对方肯定没那么上心,甚至有人会特意讨好负责人,希望有工作机会的时候负责人第一时间想起自己。


        

李妃懒得搞这一套,没有广告就没有广告,她安心学习,沉淀自己,这次排名的显著提升,就是对她最好的报答。


        

“你有空不,”冯薇薇扬了扬手中的资料:“我到时候给广告商推荐一下,但用不用是他们的事。你最近进步很大,要是二轮能继续再上几个名次就更好。”


        

“好呀,我没有上班,不像林枝这么忙。”李妃欣然接受。她觉得不用扭扭捏捏,想要就说嘛,反正这是林枝不要的,她顺手捡个便宜。


        

“成咧,那有结果我告诉你。”冯薇薇和李妃互加微信之后,离开现场。


        

冯薇薇前脚一走,林香凝后脚出现。


        

还是一如既往的样子,戴着墨镜,双手抄在胸前,目中无人。


        

但这样还是阻挡不了大家对她的喜爱。


        

从林香凝进来那一瞬间,很多其他参赛者发出惊呼声,仿佛对方是什么巨星,自己是小粉丝。


        

李妃偷偷翻了个白眼,背对大门。


        

她真不明白林香凝到底哪里好,好吧,可以说她确实有点真材实料,不管怎么说也是蝉联两届的theone冠军,而今届如无意外也是林香凝,毕竟每回都是第一名,连林枝这种黑马选手一次也没越过。


        

但是,林香凝给人的感觉真的很不讨喜啊。


        

林枝仅在林香凝进来的时候看了一眼,之后收起就如同李妃一样,收起视线,眼不见心不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