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250章 碰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香凝最近的心情差到爆炸,自那天给袁志郎摆了一道之后,她整天都觉得恶心想吐。那天以后她回家漱口上百遍,弄得都口腔溃疡了,但心里的恶心感没有消散半分。


        

然而上天跟她作对似的,每次打开微博,都会各种弹出林枝代言的广告,看着林枝在视频里笑得清纯无暇的样子,她就来气。


        

她的肮脏在林枝面前无所遁形,林枝仿佛是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她自己却像生活在下水道里的老鼠,浑身充斥着令人恶心的细菌。


        

袁志郎目的达到了,她现在真觉得自己跟他一样恶心。


        

上天实在太不公平,凭什么好的一切都让林枝霸占,而她却要时不时面对人性恶心的一面!


        

先是被宋御臣伤害,然后是袁志郎,没一个人想真心为她好,所有人都只会害她!


        

哐当!


        

啪!


        

林香凝想事情太过入迷,走路的时候没注意脚下,被一根电线绊倒,整个人很没有仪态往地上一趴。


        

顿时身体起了火辣辣的疼痛。


        

林香凝却感觉不到痛一般,唇角勾起,露出一丝苦笑。


        

成,见她身处低谷都来踩她一脚是吧,等她等着,等她走出这个困境,她就算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李妃给林枝递了个眼色。


        

怎么回事,感觉林香凝心不在焉的,这么大个人竟然走路都能摔倒,可不符合林香凝那一向早早在上的姿态。


        

林枝轻轻摇了摇头,示意不要讨论,林香凝这人很病态,要是被捕捉到,她们吃不了兜着走。


        

李妃顿时把视线收回去,一动不敢动。


        

旁边的工作人员立刻向前把林香凝搀扶起来,嘘寒问暖,一众参赛人员也朝着林香凝身边跑去,你一句我一句,纷纷表达关怀之情。


        

林香凝糗到爆了,她抬起头,透过人与人之间的缝隙,看见林枝背对着她而坐,朝着旁边的女人摇头,一副不要多管闲事的样子。


        

那模样,一点也不想跟她沾边,好像她是什么垃圾。


        

林香凝心底起了熊熊的无名火。


        

她恨。


        

为什么上天如此不公平,一直以来,给林枝都是最她的,她最差的。


        

从小时候开始,她就被林枝碾压,不管是容貌还是成绩,只要她和林枝同时出现在大人面前,大人眼里永远只有林枝。


        

长大以后依旧如此,哪怕林枝穿的是她穿剩下的衣服,用的都是她用剩下、看不起的东西,但身上仍有一股贵气,处处将她碾压。


        

仿佛她才是那个用剩下东西的乞丐。


        

尤其是设计这一方面,林枝的天赋可真让人羡慕,小时候她见林枝总是在纸上涂涂画画,随心所欲就能画出很美的图案,于是自己也尝试画,结果画出来的东西被佣人无情耻笑,说她没有天赋,让她死了这条心,她就是永远也比不过大小姐。


        

那天她将稿纸狠狠的揉在掌心里面。


        

大概这就是第一粒仇恨的种子。


        

林香凝被人搀扶起来了。


        

就算心里装满了心事,但她表面仍一副坚强大气的样子,眼里泛着泪光,朝着所有关心她的人微微一笑。


        

不知情的人都以为她是摔疼了,只有知情者才知道,她是被仇恨弄红了眼睛。


        

明明大家都很关心她,她是世界的中心,可为什么,林香凝的目光就是情不自禁的落在林枝身上,仍觉得自己身边关怀的人不够多,她很希望能把林枝身边唯一的人抢过来,这样才能暂时让她心理好受点。


        

她好像一辈子都挣脱不了林枝这个魔咒,明明她只要安份守己,就能和林枝活得一样好,毕竟她身后可没有宋御臣,可是,她不满足啊!


        

林香凝无时无刻都想要把林枝狠狠的踩在脚底碾压,只有看到林枝过得不好,她才能感到一丁点的高兴与满足。


        

“香凝,有没有哪里受伤。”林香凝的助理蹲下,关心切切:“要不要叫救护车?”


        

林香凝摇头。


        

不至于。


        

她现在烦死了,只希望今天的拍摄赶紧结束,她一点也不想见人。明明她心里难受着,却要端出一副好姿态面对这些人,真是厌恶,她又没欠他们。


        

林香凝没好气:“抓紧时间开始吧,我等会还有事。”


        

助理察觉林香凝脾气臭臭的,不敢多嘴,站起:“大家散了吧,香凝没事,化妆师赶紧过来。”末了,伏腰对林香凝毕恭毕敬的:“香凝姐,麻烦你移步到化妆镜前。”


        

林香凝站了起来。


        

现场只有公用化妆室,就是几张桌子并在一起那种,很简陋。仅一眼,林香凝眉头皱起:“你让我在这里化妆?”


        

助理赔笑,解释:“香凝姐,刚才在车上我询问过你的意见了啊,VIP化妆间天花板漏水,短时间内修不好,对方问我们能不能在公用化妆间,你说可以来着。


        

林香凝想不起这件事了,她最近满脑子都是关于袁志郎那件恶心事,她越不去想,这种场景就越是弹出来,搞得她难受死了:“算了算了,仅此一次。”


        

反正她自带了化妆师,坐哪都行。


        

想到这里,林香凝朝着林枝所坐的地方看了一眼,此时所有人都站在她身边,只有一个女的跟着林枝坐在化妆台前,其他化妆台都空荡荡,显得她们特别显眼。


        

“我想坐那里。”林香凝抬头一指,以防别人觉得她在抢别人的东西,补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怕冷,那里离风口远。”


        

林枝正在捣鼓眉笔的手停下。


        

她刚刚还觉得化妆师画得不够好,想自己再补两笔,但林香凝这举动,顿时让她失了心情。


        

算了,她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林香凝,没什么好计较的。


        

李妃下意识抬头看向天花,她想知道林香凝是不是瞎的,她们明明坐在风口下面,她和林枝来得比较晚,好的位置都被人占了,只有这个对着风口的空着,她们才坐下。


        

结果林香凝点名就是要这个位置?


        

李妃正想呛一句说这里好冷,让林香凝换个位置,结果身边的林枝直接站了起来,二话不说就让了。


        

李妃急:“林枝!”


        

干嘛要让啊!


        

就算第一名也不是无法无天的啊,她们是凭实力赢得的比赛,又不是靠谁施舍,根本没必要怕谁!


        

“走吧。”林枝不想争辩,她草草把桌上的东西收进包包里,二话不说走到隔壁去。反正妆已经化好了。


        

李妃气得想要跺脚,搞什么嘛,总感觉林枝在林香凝面前少一份刚气,多一份懦弱。转念一想,两个人都姓林,该不会有什么关系吧。


        

但李妃不好八卦,她只好站起来跟着林枝挪位,就算所有人都站在林香凝那一边,但她坚定和林枝同一阵营。


        

走动的时候李妃注意到人群里刘倩倩略到嘚瑟的神情,似乎很热衷于看到林枝被人欺负,顿时觉得自己之前真是瞎了狗眼,怎么会跟刘倩倩这种小气鬼玩在一起。


        

林香凝见林枝这么听话,叫她让开就让开,仿佛乖巧得如同一条狗,唇角勾了勾。


        

在林枝刚才的位置坐下,刚好一道空调冷风打在她身上,林香凝浑身一个哆嗦,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但怕别人觉得她有故意抢位的嫌疑,还是硬生生坐着没有动。


        

林枝从包里拿出保温杯。


        

李妃本来很不爽的,但发现林香凝被冻得身体哆嗦,她心里暗暗叫爽,只有坐在那个位置才能知道,当看见林枝作风老派,她诧异:“你出门还带保温杯啊。”


        

一点也不符合她心中美女的人设。


        

林枝笑:“老了。”


        

她喝下一口水,这是医生开给她的,并不是药,就是可以排余毒,她这场感冒来势汹汹,说是给她清一清。


        

她出门的时候并不知道包里有这么一瓶东西,是后来背着包觉得不对劲,她包里明明没有什么,咋还这么沉,才发现这么一瓶东西。


        

不用问,一定是宋御臣悄悄给她泡好,然后放到她的包里。


        

他这人吧,虽然不像小年轻这么懂浪漫,三天一小惊喜,五天一大惊喜的,但是每做一件事都落在实处,让人倍有安心感。一想到这样的男人未来有可能不属于自己,真是叫人莫名失落啊。


        

李妃白眼一翻:“我不知道你的年纪在全场排名多少,但就全场的人来看,我觉得最年轻的就是你。”


        

“谢谢啊。”林枝道。被人赞美还是很开心的。


        

“上次你送我的那瓶精华我用空瓶了,我第一次用光,平常都是三分钟热度,真的好用,有提拉的效果,我打算回购了,以后就用这种。”李妃美滋滋道。


        

林枝急着拒绝:“别别别买!”呼,差点被水呛到了,她忙道:“我家还有很多,我给你就行。”


        

她一个人真不知道用到猴年马月,虽然很贵就这么送出去有点心疼,但总比放在家里放到过期要好。她总是教小宝要分享,她也要这么做才行。


        

“哇~”李妃惊呆,林枝真是财大气粗啊:“就是上次那一堆是吧。”


        

“是啊,太多了。”林枝把保温杯盖起来:“你可以发地址给我,我寄给你。”


        

“谢谢啦。”李妃爽朗:“但不用送,太贵了,我给你转钱吧,当我向你买的。”


        

林枝推脱了两下,但李妃执意要转账,还把她手机都摸出来,非要她解锁收钱,最后林枝给她打了个七折,说是友情价。


        

后来拍摄尚算顺利,林香凝就算作妖,也不明显。林枝真是苦笑不得,有些人真是又作又想立贞节牌坊,明明心里阴暗得要命,却还企图给人一种小白莲的感觉。


        

真的,她看着这样的林香凝都觉得累。


        

拍摄完毕,林枝打车前往商场。


        

她要把上次看中的手表拿下来,送给宋御臣。


        

范太太的钱她已经收到了,而且范太太特别相信她,对她也好,没有说按阶段分期付款,而是直接一次性给完报酬。


        

得到范太太的赏识,林枝越发要求自己一定要把这份设计图做好,不要让范太太失望。


        

虽然她已经给过几个草图让范太太过目,范太太看完之后选中了两个,她只要加以修改,然后下令工厂制作起来,就算完工。


        

但林枝觉得自己可以做得更好,所以先压着没有做,等以后有更好的灵感,画出来,再让范太太挑选。


        

毕竟范太太是第一个让她可以吐露秘密的人,她自然是要特殊对待。


        

买完手表,林枝估摸时间,出发到张佳宜所约定的饭店。因为今晚得和她还有她的母亲吃饭,她按照约定前往,大老远的,就看见张佳宜站在饭店门口等她,这小姑娘,还真是热情啊。


        

“枝姐!”张佳宜看见林枝下车,大老远就挥着手朝她跑去。


        

“你母亲呢。”林枝问。几天不见,张佳宜气色好了不少,看来与其母亲的心结解开了,人没有烦恼,精神气自然回来。


        

张佳宜突然有些紧张:“我妈在包间里面。”不知道两人碰面是什么反应,希望林枝和罗月姣在公司里没有太多的矛盾吧。


        

“好。”林枝觉得张佳宜的反应有些奇怪,都要见面了,怎么还一副要隐瞒她的样子。算了,反正都要见面了,不要探究。说着,她递出纸袋子:“呐,这个送你的。”


        

这是潘多拉家的手链,刚才给宋御臣买完手表以后她路过这家店,橱窗里的手链都好好看,但她已经过了想要穿戴的年纪,既然今晚对方请她吃饭,她怎么也得准备一些礼物,也算是鼓励这个小姑娘,以后要勇敢的活下去。


        

所以吊坠她选了一个太阳的。


        

张佳宜没想到还会有礼物收,顿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枝姐,你怎么还给我花钱啊!”


        

“不值钱,拿着吧。”林枝把礼物袋塞到张佳宜手里,搂着她的肩膀一块进入饭店,仿佛她才是今晚的主人公:“你跟你母亲说了请私家侦探的事了,是吧。”


        

她得问清楚。


        

“嗯。”张佳宜点头:“母亲和我,都不想再受那个女人控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