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252章 跟他坦白一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呀。”林枝道:“你赶快拆开看看。”


        

宋御臣打开。


        

他对手表略有研究,手上这一款,至少得六位数。


        

开心归开心,因为是林枝送的,但太贵了,宋御臣略带严肃之意:“枝枝,以后不用给我买这么贵的东西。”


        

“这一块手表比你送我的车子一半都不到,哪里贵了。”林枝真是服气他,只允许他对她好,不允许她回报是吧。


        

“不能这么算。”宋御臣把手表拿出来,戴在手腕上,嗯,果然是设计师,审美很好,这块手表乍一看没什么出彩的地方,但当戴上手之后,相得益彰:“我们是恋人,又不是朋友。”


        

朋友才需要计算分明,因为两者很容易会因为矛盾而分开,通常这种时候就该计算谁付出得多了,但他们会一直在一起,早就缠缠绕绕,就像两根蔓藤,根本不分你我。


        

“不听你扯。”林枝嘀咕:“我去洗澡啦。”


        

今晚发生的事有些震撼,她也有些事情没想明白,林枝是真的想保罗月姣还有张佳宜,虽然她们嘴上都风轻云淡说要换一个地方生活,但如果不是特殊原因,谁想离开自己一直生活的故乡呢。


        

但是她没办法保证接下来的事情。


        

林枝洗完澡之后,餐桌一如既往放着一杯温牛奶,那是给她喝的。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宋御臣这个习惯倒是刻进骨子里面,有时候他应酬晚上醉酒回来,休息一会之后,哪怕迷迷糊糊,仍会记得去给她泡一杯牛奶,第二天林枝看见桌上变质的牛奶,真是哭笑不得。


        

她拿起杯子走到阳台处。


        

夜深了,但整座城市一点睡意也没有,依然灯火灿烂。


        

宋御臣在书房忙了一会,寻思今晚林枝的情绪有一点点的不对劲,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虽然她依旧在笑,但两个人在一起久了,看事情不仅局限于表面,更多时候是从细节,是从内心感受。


        

他不放心。


        

于是出去看看。


        

果不其然,一般林枝洗完澡都会呆在房间里面培养睡意,然而今晚她却站在阳台外面,吹着夜风,喝着牛奶。如果把她手中的牛奶换成红酒,更能凸显愁意。


        

宋御臣走出去:“怎么了?”


        

林枝听到声音,回头:“哦,没什么,在想些事情。”


        

“枝枝对我有秘密了。”宋御臣假装低落。


        

“不算秘密啦。”林枝无奈。


        

越发觉得他像个全方位想要依赖妈妈的小孩子,包括妈妈的所思所想都要了解到位,当然,她并不是说她是妈妈,就是这种感觉,让她有种甜蜜的负担。


        

“工作上的?”宋御臣问:“是不是古董店老板给你压力了。”


        

他知道林枝接了好多新活,尤其古董店这一桩,难,而且老板玩了几十年古董,早就形成了自己的审美方式,林枝看了好久的历史书,还没有眉目。


        

她在设计这块向来得心应手,第一次见她为了这个案子耗了这么长的时间。


        

林枝摇头。


        

她看着他的眼睛,在想,把一切告诉他,会不会更好呢。他这么厉害,一定可以替她保护好林妙雪,这样她就可以利用林妙雪暂时牵制住林香凝,先保住罗月姣和张佳宜。


        

虽然说观众善忘,世上总是三日一小事五日一大事,但这种事观众的记忆力是很强的,就算不会天天挂在嘴边提起,但每当看见张佳宜,就会想到这个姑娘那些不雅的照片。


        

不自爱,私生活混乱,就永远成了张佳宜的标签。


        

林枝想阻止这件事发生。


        

宋御臣继续猜:“比赛?”


        

林枝再度摇头。


        

宋御臣没辙了,因为生活有他料理,他坚信林枝没有任何烦恼。既然林枝不想提,那就算了吧,他不再追问。


        

两人之间有短暂的沉默。


        

就在此时,林枝开口:“我有个故事想跟你说,但这个故事很长,你愿意听吗。”她想跟他坦白一切,不管最后她会不会利用林妙雪,反正,是不想对他有所隐瞒。虽然林枝也怕这一地鸡毛告诉他以后,他会对她有别的想法,但她顾不上那么多了。


        

两个人在一起,贵在坦诚。


        

宋御臣这段时间自觉的不闻不问也打动了她。


        

试问有几个男朋友可以不过问一切,但仍会尽心尽力的介绍最好的医生和医院,以及天价的治疗费用,只因为女朋友有需要。


        

宋御臣有些紧张。


        

他好像料到林枝会说什么。


        

这一刻他是希望她不要坦诚的。


        

因为她要是坦诚了,他就没办法继续再对林香凝假装不认识,要是他装了,此时他的反应必定会成为他们日后之间的导火索。


        

但是眼下这个关头,他并不想承认。虽然还没听她讲故事,但故事里一定会有个很坏的角色,而这个角色就是林香凝。


        

林枝当然不知道宋御臣心底所想,她开始叨叨这个故事。她没有用真名,仿佛说的是别人家的故事。故事确实有点长,加上她语速很慢。


        

宋御臣越听越心惊。


        

原来她们之间的恩怨这么深。


        

林香凝从上学的时候开始就一直整林枝,照她们之间这么恶劣的关系,宋御臣是无法妄想当林枝知道真相,宋衍就是林香凝的孩子,还会继续一如既往的爱他们。


        

听到后面,他更是震惊。


        

林妙雪抢走了林枝身边的周昱,而林妙雪竟然是林香凝杀的!这个女人,真是个心狠手辣的疯子!


        

宋御臣当下有一个念头,就是永远都不要再让林香凝单独的接触宋衍,还有奶奶那边,也要想办法让她们减少接触才行。没有人知道疯子什么时候会发疯,要是被伤,简直得不偿失。


        

林枝把能说的都说了,至于不能的,比如她睡错人这一段,就省略了。但其实说出来宋御臣才能更加体会到她们的阴险还有恶毒,得多狠的人才能在她经历丧子之痛时跑出来说那一番话,还把她的手毁了。


        

这件事虽然她没有证据,但林枝越发肯定是林香凝干的,林香凝一直就嫉妒她会画画,会设计,不然后面怎么会盗用她的设计比赛。真是恶心的人。


        

一边光明正大嫌弃她,一边暗戳戳却用她的作品为自己谋取名与利。


        

可惜事情过去太久,当初的一切都遗留在房间里,她没办法自证。


        

不然原设计师想证明作品诞生在自己手里很容易,毕竟每件作品都不是凭空诞生,每一幅都要经过无数次的修改,一点一滴都是印记。


        

宋御臣察觉到林枝的愤怒,她这么平静的一个人,却被林香凝弄得身体因为愤怒而颤抖,他抬手轻轻上下抚摸她的胳膊,同时低头亲吻她的发顶,让她不要因为这种人而生气。


        

林枝知道自己情绪表现得太过了,她深呼吸。


        

可有些事不是这么容易磨灭的,她自诩自己也不是斤斤计较之人,她恨一个人到某种程度,只能说那个人做了很过份的事。


        

深呼吸三分钟,林枝稍微冷静下来:


        

“我没事。你这么聪明,其实肯定猜到这故事里面的主人公就是我,至于其他人,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妹还有继母,我早就没跟她们联系。对了,我当初救的人是林妙雪,现在在外头给她安置房子,还请护工照顾她,我就想着哪天她记起来,帮我锤死林香凝。”


        

“但现在我等不及了,我想让林妙雪牵制林香凝,你知道林香凝有多过份吧,她竟然拿着一个女孩的不雅照片要挟女孩的妈妈,在theone里面帮她说话。那个人是罗月姣,不知道你听说这个名字没有。但这件事你别跟姑姑讲,我们用自己的方法解决。”


        

林枝叮嘱。


        

宋御臣若有所思。


        

刚才林枝的话里有一个很关键的点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他正在努力抓住这个点。


        

隔了几秒,林枝等不到回复,她侧头看向身边的男人,见他一副沉思的样子:“怎么了?”


        

“你说是她杀了林妙雪……但是这事没那么简单,事后包括大量的处理工作……”宋御臣慢慢想着:“我觉得以她的脑子,做不到这么精细的活。”


        

林香凝就是看着凶,还高傲,一副世上只有她最聪明的模样。但其实接触下来就会发现,这个人可蠢了,而且目光狭隘,做不了大事,也做不到精细的事。


        

林枝诧异:“你跟她很熟?”


        

怎么一口断定林香凝的脑子干不了这事。


        

宋御臣自知说错话,想咬舌,他囫囵道:“没,以前经常听姑姑吐槽这个人,我猜的。”


        

只能把宋慧敏拖下水,幸好宋慧敏在theone,日常有和林香凝接触。


        

林枝点点头,任谁和林香凝这种奇葩呆在一起都受不了,转念一想,宋御臣说的话不无道理:“也对,我够细心吧,但我也不能保证能无死角清理现场。她虽然残忍,但不至于真的冷漠,事后她肯定很慌,更容易出现疏忽。”


        

都说百密一疏,林香凝是绝对做不到天衣无缝。


        

“可是,陆红忆肯定帮她。”林枝又觉得多一个人的话事情就大为不同,自己发现不了的,对方可以发现,共同消灭,这样留下的印记就会少很多。


        

但是吧,陆红忆向来爱女如命,虽然这两个一个赛一个不正常,但林妙雪比林香凝正常多了,顶多只是有些大小姐脾气,加上是小女儿,陆红忆一向疼爱得很,林妙雪突然出事,陆红忆肯定震惊且悲伤,做不到风轻云淡的处理。


        

这就很有问题了。


        

这种事林香凝总不会拖个几天才去处理,一定当晚就会匆匆搞定。


        

“你是在大山发现林妙雪的,是吧。”宋御臣还是认定林香凝干不了这事,她一定是通过别的方法。


        

首先这种事没办法叫认识的人处理,像林香凝这种人,也不可能有关系深切到可以隐瞒一切的朋友。


        

“嗯,但农妇说是在一处很偏僻的平地看见的。”林枝回忆起以前种种细节,她突然一拍脑袋:“早知道一开始就跟你坦白,过去这么久,很多线索都消失。”


        

她不应该为了自己该死的自尊心,觉得自己的家庭太过病态从而隐瞒他。


        

“天网恢恢。”宋御臣安慰她:“我倒是想到一种可能性,很多时候事情不一定要自己亲自动手,有的是办法。”


        

林枝认真等待答案。


        

“清道夫。”宋御臣说出这类特殊人群,他跟林枝解释这群人的作用:“有可能是请了他们。”


        

林枝听得一愣一愣:“还有这样的人。”这世上,真是只有她想不到的事,没有不会发生的事。


        

“如果真请那就好办了,我派人去打听打听。”宋御臣道,为了钱办事的人,一定也会因为更高价而出卖雇主,他看了一眼林枝:“你先别轻举妄动,她要是发现自己的秘密被人戳破,一定狗急跳墙,你不要以身试险。”


        

“知道。”林枝颇是感动,没想到宋御臣不仅没有嫌弃她有一个病态的家,还竭尽全力帮她:“谢谢你。”


        

如果换作别的时候,宋御臣一定会得寸进尺指着自己的唇耍无赖说要实质的奖励,但这件事事关林香凝,他真的没有开玩笑的心情。只希望日后林枝能看在今天他帮忙的份上,在真相揭开之时,不要恨他。


        

……


        

第二轮线上比赛成绩出来,所有人大吃一惊,林枝竟然翻身做主人,成为第一名。


        

结果一出,林枝手机收到超多微信,不管还在比赛的还是已经被淘汰的,都纷纷恭喜她。


        

群里更是热闹。


        

当宋慧敏打电话来报喜的时候,林枝都懵了,她好像在无形之中接受自己是万年老二的结果,所以只有她没有发挥失常,都认定自己是第二名。


        

当然,林枝并不认为自己输给林香凝,她还是觉得林香凝根本不会设计,至于用了什么手段,鬼知道。


        

“林枝,你这次发挥太出色了。”宋慧敏由衷欢喜。虽然她还在承受着要保林香凝成为theone冠军的烦恼,但另一方面却遏制不了她为林枝高兴的心,她真是太矛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