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255章 给妈咪买衣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红忆视线在房间内转悠。


        

人在思考的时候,会情不自禁看向别处,当她看到林香凝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时,突然灵光一闪!


        

对了,她可以用手机偷偷录下林香凝所说的话,将来就算事情有败露的苗头,她就立刻拿着这段录音去向宋御臣求饶,希望他能放她一马,留她一条命。


        

只要她没有亲自参与到杀害林枝的事件当中,想必宋御臣定不会牵连无辜。


        

而到时候她自有办法伪造无数的借口为自己开脱。


        

就说林香凝心里扭曲,总怕身边的人出卖自己,对自己一直加以管探,她根本找不到机会告诉他们,直到那一刻才侥幸逃脱出来。


        

当然,要是事情万幸不会败露,陆红忆也不会傻乎乎把林香凝捅出去,不管怎么说,林香凝都是她的女儿,就算她们之间做不到和外面的母女一样和睦,但陆红忆也不在乎一个杀人犯给予的温情。


        

瞧林香凝这充满病态的模样,陆红忆巴不得林香凝忘记有她这么一个妈,只需要每个月准时往她账户打钱就行。


        

陆红忆手伸进衣兜里,不动声色将录音功能打开。


        

完事之后,她低头偷偷瞄了一眼,确定录音功能正在运转,陆红忆抬起头,直起腰背,开始套话:


        

“香凝,妈要怎么劝你才好,从小到大妈就跟你说不要只看到别人拥有的,也要看自己得到的,你非不听,如今你已经功成名就,结果还是容不下林枝,竟然还说要杀她!?你,你真的太恐怖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陆红忆故意这么说的,她得让以后听到这段录音的宋御臣知道,她这个当妈的曾经很努力想要林香凝放下对林枝的恨,但奈何失败。


        

这一点能为她刷不少的好感。


        

林香凝觉得陆红忆的话很问题,怎么颠倒是非黑白啦,陆红忆会说出如此看破脱俗的话?!


        

做梦吧!


        

正正因为陆红忆,她才将林枝视为眼中钉!


        

作为小三上位的女人,自然巴不得自己的子女能够方方面面都超越原配的子女。


        

林香凝自诩也有单纯的时候,也有曾发自内心觉得林枝漂亮能干的时候。


        

是陆红忆不断的给她灌输错误的观念,让她一定要赢过林枝,说这样当妈的才会有面子,自此以后,她的心态一点点扭曲。


        

林枝的漂亮她觉得是狐狸精。


        

林枝的才华她觉得嫉妨,为什么有才华的不是她。


        

林枝的……


        

总之一切的一切,她都恨!


        

不过当下林香凝真的很烦,她也没有去细究陆红忆这么说到底哪里不妥,反正陆红忆的嘴脸她早就摸透了,好吃懒做,嫌贫爱富,墙头草随风摆,总之各种尖酸刻薄令人反感的词语都可以往她身上套:“呵,我恐怖?”


        

冷笑一声,林香凝转过头,看着坐在床边的陆红忆:“是谁,为了荣华富贵,可以眼睁睁看着亲生女儿死在自己的面前?”


        

一字一字,从牙关里磨出来,透着无比的嘲讽与恨意!


        

陆红忆背脊一凉,心中一个咯噔,糟糕,不知道宋御臣听到这句话有什么想法。


        

不过宋御臣并不是婆婆妈妈的女人,只要她在林枝这件事情上做对了,那么就会得到救赎。


        

陆红忆继续:“那你想怎么对付林枝。”


        

“不知道。”林香凝冷冷打断。


        

怎么什么都问她,陆红忆明明也长了脑子,却从来不会为女儿分担一丝忧愁,只会依赖她,指着她在前面冲锋陷阵,自己躲在后面坐享其成。


        

林枝身边有一个宋御臣,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失败,否则她一定会死在宋御臣手下。或者说林香凝早就做好承受下场的准备,只是她必须要林枝死得比她早。


        

绝不能像上次一样,到头来林枝只是虚惊一场,而她本人却要实实在在的承受那场天大的屈辱!


        

陆红忆不甘心谈话就这么结束,她还没表现够呢:“可是林枝不是跟御臣在一起吗,香凝,要不算了,你忘记上次的教训了吗,妈真的好怕你……”


        

“闭嘴!”林香凝怒斥:“你也帮不了我,有什么好问的,赶紧回去吧,明天不是约了几位太太参加慈善晚宴么,又得买衣服做美容了吧,熬夜有黑眼圈可不好看。”


        

林香凝冷冷说完,裹着被子转身,背对陆红忆。


        

她得好好想对付林枝的事,总之这次不能失手。


        

陆红忆从不知道原来关怀的话换种方式说出来可以令人如此寒心,看来林香凝和她之间是连假装的母慈子孝也不愿意了。


        

这样也好。


        

林香凝对她越是残酷,到时候她才越能坚定的投靠宋御臣,而不用抱着始终母女一场的情感左右摇摆。


        

陆红忆看着林香凝的背,目光渐渐变得冰冷:


        

“香凝,你也别总是一副我是累赘的样子,没错,我现在是吃你的,喝你的,但你不想想,以前你吃我多少喝我多少,我还劳心给你供书教学,没有我你哪来的今天,这是你该回报我的。至于我总是买衣服,做美容,吃血燕,那是你对我的补偿!”


        

林香凝听到这话,心中一气,真是厚颜无耻!


        

她还没怪陆红忆不能给她美好的家庭,无法让她含着金钥匙出生,要是她出生在千亿家庭,她现在也不用受尽折磨!


        

结果陆红忆还好意思反过来说她?!


        

不过她不能再动怒了,她隐约感觉自己的心脏因为巨怒而生起疼痛,林香凝抬手捂着心脏处,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陆红忆继续喃喃:“你杀了妙雪,那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啊,我含辛茹苦把她带大,你却……你说,我向你给点补偿,你不该给吗?!”


        

天天把她当成吸血鬼,可林香凝也不想想这些本来就是她理所当然应该付出的!


        

林香凝没好气回头:“行了,你是想嚷得全医院都知道我干了坏事?!我又没有不让你用,说两句怎么了!”


        

“说两句,你知不知道妈每次听见你这么说妈的心有多痛……”陆红忆真不知道自己造了什么孽这辈子才要受这种折磨。


        

“行了行了,滚吧。”林香凝扯过被子把自己的脑袋盖住:“烦死了!”


        

陆红忆哭哭啼啼离开。


        

出了病房以后,她把手机拿出来,将录音停止。


        

看来以后这段录音要截掉一段才能给宋御臣听,毕竟家丑不可外扬,不能让林枝知道她内里过得这么辛苦,不然一定会狠狠的耻笑她。


        

……


        

周六。


        

林枝和孩子们一块逛街。


        

这是两天前她突发奇想的。


        

平常她一直生活在公寓里,宝贝们一直在别墅,久而久之,她都忘记自己有娃的事,以为自己还是单身,每天只要和宋御臣过好小日子就行。


        

这样可不好。


        

于是林枝提议周末把孩子们接出来一块逛街,然后晚上一块回别墅住,她好久没有回去了。


        

此时,甜品店。


        

逛街一个小时有点累了,夏天快来,她刚在童装店给两个孩子买了几件T恤,受不住,于是随便找间店坐下。


        

“妈咪,这个好吃!”小宝一手捧着碗,一手拿着勺子舀出一堆丸子,那是用糯米做的,每一粒只有小拇指指甲盖那么点大,说完以后,小宝把勺子放进嘴里,吃得摇头晃脑。


        

林枝看了眼小宝黄澄澄的芒果小丸子,再看一眼大宝的芝麻糊……


        

嗯,小家伙,小小年纪就懂养生了。


        

“大宝,你那个好吃不。”林枝双手托着脸蛋,她点了一杯水果茶,一口气喝了大半,天实在太热了。


        

宋衍抬起头看妈咪,点了点头。


        

林枝见大宝嘴角粘有芝麻糊,伸手用大拇指给他蹭掉,小家伙越来越有宋御臣的模样与气质呢,长大之后一定老少通吃,蹭掉之后,她收起手,笑了笑:


        

“等会我们去书店逛逛吧,妈咪想买一本设计书,然后看有什么新的故事绘本,买两本回去,今晚给你们讲故事。”


        

虽然她的孩子们长大已经不用故事哄睡,但林枝还是想保持这个习惯,这也算是一种亲子互动方式。


        

“耶!”小宝高兴得欢呼。


        

林枝看着两个孩子,一个欢脱一个跳跃,心里宁静极了。


        

吃完甜品,三人离开甜品店。


        

不跟宋御臣一块出去她轻松不少要,想起之前去古镇旅游,就他那身高气场还有容貌,到哪都会引人频频注目,要不是她和孩子们跟在他身边,指不定会有些热情大胆的小姑娘向前要电话号码。


        

而作为这种优秀男人的伴侣,自然也会被频频打量,幸好也没有拖后腿,歪则一定会被那些小年轻们评头论足。


        

虽然带着孩子们也会被注目,大宝帅,小宝可爱,但总的来说两个孩子的影响力并没有宋御臣这么大。


        

“附近有间书店,咱们走过去吧。”林枝查好地点以后,把手机收起来,一手牵着一个孩子朝着目的地进发。


        

她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候全心全意,能不碰手机就不碰,要是她总捧着手机在玩,以后孩子们大了,也会这么对她。


        

小宝对街道两侧的店铺很感兴趣,有时候林枝也会满足她,陪着小宝进去逛逛。


        

在经过一间服装店的时候,小宝被橱窗挂起来的连衣裙吸引,这一刻宋衍也心有灵犀般的产起一种念头,他觉得妈咪穿这条裙子一定很好看,两个小家伙充满默契对视一眼。


        

由于宋衍不方便说话,于是由小宝负责开口:“妈咪妈咪,我们进去那家店里看看吧。”


        

说完,小宝偷偷对着哥哥挑眉,一副求夸奖的样子。


        

宋衍轻轻点了点头,给妹妹肯定。


        

“好。”林枝不知道孩子们的想法,以为他们只是单纯对这家店铺产生好奇,于是令着他们推门而入。


        

一进入服装店,小宝牵着妈咪走到橱窗,伸手指着挂起的连衣裙,诚实道:“妈咪,我和哥哥都觉得这条裙子很适合你,我们买来送给你好不好。”


        

“?!”林枝惊讶看着孩子们,惊讶之余,心里又涌起满满的感动。


        

才多大的孩子,就说要送裙子给她。


        

惊讶的是他们刚才明明没有说话啊,什么时候竟达成一致意见,同时觉得这条裙子合适她的。


        

不过林枝早就发现两个孩子们有着天赋异禀一样的默契,这一点她应该早就习以为常才是。


        

“是吗?妈咪看一看。”林枝打量那条裙子,碎花裙,灯笼袖,白底印着浅青色的叶子,很田园风,喃喃:“这种要很有气质才穿得好看,穿好了就是田园小仙女,不然很难看。”


        

小宝认真脸:“可我觉得妈咪你很有气质呀。”


        

林枝失笑,伸手揉揉小宝的耳朵:“你知道什么叫气质吗,张口就夸妈咪有气质。”虽然宝是乱说的,但她还是觉得很开心。


        

“我当然知道。”小宝其实不是很懂,她给哥哥递眼色,可惜哥哥无法说话,无法立刻给她支招。


        

宋衍也在想气质二字要怎么解释。


        

林枝看向大宝,好吧,难得大宝都觉得这条裙子好看:“好啦,妈咪先去试一试,要是好看就买下来。但不用你们出钱哦,妈咪有钱。”


        

“不嘛,”小宝央求:“我和哥哥也有钱,特别是哥哥,钱超多,我们一起送你好不好。”


        

林枝脸上笑意更深,小宝哪知道大宝很有钱,不过大宝的小金库确实厚着,除了逢年过节,平常亲戚也没少给钱,毕竟大宝什么也不缺,亲戚们只好象征性给钱让他需要什么自己买。


        

店员闻讯而来,看见男娃女娃这么懂事:“小朋友们很孝顺呢,要给妈妈买裙子。试衣间在里面,这条裙子架子上面也有,是最新回来的新货,这边请。”


        

林枝跟着店员往里走。


        

她拿到裙子以后,进入更衣室。


        

裙子上身的效果超出她所想,没想到她竟然能撑起气质型衣服。


        

林枝走出去。


        

宋衍看呆眼。


        

小宝直接称赞出声:“哇哦,我妈咪好漂亮哦!”


        

林枝面对孩子们热烈的捧场,不好意思极了:“看来还不错,那我买吧。”说着,她进更衣室准备换下来,小宝则和哥哥手牵手朝着收银台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