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256章 偶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收银员被两个可爱的小家伙萌翻了:“你们真的要结账吗?”


        

小宝仰着脑袋看向年轻的大姐姐:“对呀,不过我没带那么多钱出来,所以先让哥哥付,我等回家再把钱给哥哥。”


        

爹地给了她好多零花钱,但她平常都不怎么花钱,都给攒起来了,所以她也有自己的小金库了呢,给妈咪买一条裙子,绰绰有余。


        

收银员被逗笑。


        

小女孩真可爱,是那种事无巨细都想要跟你分享的性格,一般拥有这种状态的女孩子都是很幸福的呢。


        

但看两个孩子,一男一女,虽然年龄都还很小,但男孩贵气逼人,虽然从头到尾一言不发,却无法让人忽视。


        

女孩嘛,小嘴一直叨叨,长相十分可爱,加上有一点点的婴儿肥,给人一种很有福气的感觉。


        

这样的两个小孩子,一定是有钱人家才能培养出来的。


        

宋衍已经把卡掏出来了,放在收银台上,朝着店员微微颔首,示意她刷这张卡就行。


        

不过他还小,并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卡片,这是宋御臣给他的。


        

收银员看见黑色的卡片,心里惊呆。


        

不知道这是不是传说中的黑卡,但是以该机构的体系,黑色代表最尊贵的,听闻至少得存一个亿才有资格得到这张卡片。看来她猜得还是过于保守,两个孩子的家境岂是有钱,简直是超有钱!


        

林枝换完便服出来,准备结账,结果发现孩子们已经给她结完了,小票都打出来了,她笑:“你们还真的送给妈咪呀!谢谢两个宝贝哦!”


        

小宝看着妈咪,走到妈咪身边,把刚才的话再次复述一遍:“……我没有带钱包,我等回家再把钱还给哥哥。”


        

所以虽然是刷哥哥的卡,但她回头会把钱还给哥哥,这条裙子她也有份送给妈咪哦。


        

“知道啦。”林枝伸手捏了捏小宝的鼻子,活蹦乱跳咋咋呼呼的,怎么不能学点大宝的沉稳呢,同时看向大宝,声调温柔:“大宝,谢谢哦。”


        

宋衍摇摇头,表示不用客气。


        

店员从仓库里拿出一条码数相同的新裙子,放在纸袋子里面,双手递给客人。


        

林枝接过,说了谢谢以后,和孩子们一块离开。


        

三人沿着街道走啊走,很快走到书店里面。


        

由于周末,书店里人挺多的。


        

尤其是带着小孩的家长居多。


        

林枝先带孩子们到儿童区:“妈咪过去挑设计书,你们先在这里看绘本,可以选两本带走今晚当睡前故事,我没过来找你们之前,你们不要随处乱走,知道不?”


        

宋衍点头。


        

小宝跟着点头:“知道啦。”


        

林枝对两个孩子很放心,准确来说她是对大宝很放心,大宝有超越同龄人的成熟,她一点也不担心。


        

如果只有小宝在的话,她倒不敢把小宝一个人放在儿童区里,小宝性子跳跃,要是看见好看的小哥哥,估计情不自禁就要跟人跑了。


        

而她选设计书的过程孩子们会很无聊,所以不如留他们在这里看绘本。


        

林枝见他们迅速找到自己爱看的绘本,小宝盘腿席地而坐,大宝身姿欣长站在书架前,正在看着读物。估计是嫌太小白,所以不好下手,毕竟大宝除了气质方面超越同龄人,就连学识也是,须知道平日的培训班可不是白不上的。


        

林枝盯着看了半分钟,满心欣慰转身朝着设计书区域走去。


        

这个区域的人流量大大减少。


        

林枝挨着架子走了几圈,终于发现自己想要的书。


        

古董店老板那桩活对她而言真是大大的挑战,她这次来就是想找相关的设计师,总有人画过类似的设计。


        

选了一会,她终于找到想要的设计书了。


        

林枝求才若渴,本来打算买两本的,但一下子就挑了四五本。


        

每本书外面都有塑封包裹着,她只能根据书名等信息判断内容然后下手。


        

她又发现一本了,在架子的上方,林枝踮脚去拿,结果右手捧着的那四五本书由于塑封太滑,一本接一本相继掉到地上去,发出好一阵声响。


        

林枝生怕影响到别人,于是立刻蹲下把书捡起来,捡着捡着,一双休闲鞋出现在她的眼前。


        

这是一双男人的脚,特别大。


        

林枝下意识抬起头,只见站在她跟前的,是一个个子不高,而且容貌被毁的男人。


        

乍一看,有些吓人,不过她怕自己的情绪会刺激到别人敏感的心理,所以很是克制。


        

袁志郎察觉林枝盯着他的脸看时有些紧张,虽然他戴了鸭舌帽,但也遭不住她从下往上看。


        

他明明读出林枝被他吓到的情绪,换作林香凝早就惊呼出声,大声嚷嚷哪来的丑八怪,把人陷于尴尬和局促的境地,令人无地自容,是林香凝的本事。反观林枝,虽然被吓到,但是却贴心保护了他的情绪,努力克制住尖叫的本能。


        

袁志郎再一次对林枝刮目相看。


        

自从得知林枝反超他成为第一名之后,他一直想和林枝碰碰面,不说碰面,哪怕让他远远暗中观察这个有才气的女人也好。


        

没想到这么快就愿望成真,他竟然在书店,此时,遇见林枝。


        

在林枝进来书店他就发现了,那时他拿着书准备去结账,当看见林枝,他果断继续耗在这书店里,多呆一会再走。


        

林枝已经把书捡起来,站起了。


        

在看见对方那一刻,先是吓了一跳,但是下一秒她就觉得对方有一种熟悉感。


        

对方能来这个区域代表也是业内人士,都说设计师给作品赋予生命,设计师给人的感觉就是作品给人的感觉,眼前这个男人竟然让她莫名联想到Yzl。


        

很神奇,她第一印象竟是这个。


        

而且在集市的论坛上她有幸见过Yzl的侧脸照片,那是没有受伤之前别人无意偷拍的,虽然现在脸部布满伤痕,但看轮廓,是很相似的。


        

林枝念及此,有些激动。


        

真的是Yzl吗。


        

“请问……”林枝冒昧的开口:“你是Yzl吗?就是在集市上面用这个名字发表作品的人。”


        

如果不是,那对方一定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袁志郎诧异到顾不上身份:“你认识我?!”


        

这么有才气的女人竟然知道籍籍无名的他?!


        

林枝激动到捂嘴!


        

她此时的心理跟当时遇见徐明琨没有两样!


        

因为这两位在她看来都是极具天赋的天才设计师!


        

“我、我当然知道,当初我也在上面卖画稿,后来环境变好才没有继续,我那时候有空就会逛论坛,知道很多你的消息,你的设计真的太牛了……”林枝抿了抿唇,因为觉得这样说有点不妥:“不好意思,没什么文化,只能想到牛这个字。”


        

袁志郎激动坏了!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那种死了也不会有人发现的人,但原来,他也是别人的偶像!


        

顿时,他许久不曾体会到的自信感,这一瞬间爆发似的从心底涌了起来!


        

但是……


        

袁志郎想到自己毁坏的脸,脸上的笑容顿时收了起来:“你一定很失望吧,人们讨论的设计师竟然是我这种丑八怪。”


        

林枝严肃脸:“你怎么能这么说自己呢,设计靠的是天赋还有才华,不是靠脸吃饭,所以容貌对我们来说并不重要。”


        

袁志郎心底浮起一抹温热。


        

自车祸以后他由于自卑没有跟任何人联系,后来再联系也是跟林香凝这种人,久而久之,他真以为自己如林香凝所说是下水道老鼠,百无一用。


        

“果然人如设计啊……”袁志郎喃喃道:“你的作品给人一种很空灵很有灵气的感觉,本人也是。”


        

“过奖了。”林枝觉得自己受不起这个谬赞,每次theone宣传她的文稿说什么灵气空灵,她都没好意思直视。


        

察觉一直让别人站着聊不礼貌,而她有太多话想和袁志郎谈了,一直下落不明的天才设计师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真叫她激动,林枝问:“不知道怎么称呼,那三个字母是你名字的缩写吧,你是姓袁?我叫你袁老师行不?”


        

“不不不,受不起,”袁志郎摆手,还是第一次有人说要叫他老师:“我叫袁志郎,你叫我志郎就行。”


        

“不,还是叫袁老师吧。”林枝真心觉得自己最近走了狗屎运,先是theone比赛得了第一名,然后还遇到袁志郎:“那边咖啡厅还有座位,你有时间吗,坐下来聊聊?”


        

现在的书城都和咖啡店融合在一起,这也是方便了他们。


        

袁志郎点头。


        

林枝去买了两杯咖啡过来。


        

袁志郎盯着她放在桌上的几本设计书:“你在画古董主题一类的设计?”


        

“嗯,我接了这桩活,对方是古董店的老板,我画了好多稿,都觉得没有画出灵魂所在。”林枝苦笑。


        

虽然古董店老板很友善很体贴,并没有限制她的时间,但林枝也不好意思,要是她功力再深厚一点,也不至于让对方等那么久,浪费对方的时间。


        

袁志郎若有所思,沉吟几秒以后:“如果你不介意,可以让我帮忙看看。”


        

他这些年画了好多风格的作品,当然绝大部份都没有重见天日的机会,因为被他销毁了。


        

给林香凝做枪手有严格的要求,他所画的每一张画都属于她,绝不能用林香凝以外的名义泄露出去。


        

以前林香凝也想过让他除了比赛以外帮她完成工作室室的设计,但他不想干,他很矛盾,明明比赛上面帮了林香凝,按理说多帮点也没有差,但他就是不想。


        

那时他一口咬定一幅画两千万,林香凝说一桩设计活都收不了两千万,于是这事不了了之。


        

他不帮林香凝,林香凝的工作室只能倒闭。


        

大家都觉得林香凝是想赚快钱才进娱乐圈,只有他知道,林香凝是吃不起设计这口饭,只能去赚一些凭漂亮的外壳赚钱的活。


        

“啊?”林枝惊呆。


        

他们才第一次见面吧,怎么感觉袁志郎对她很友善,按理说不应该啊。


        

袁志郎后知后觉自己太过热情,把人吓着,解释:“其实在集市的时候我就有关注你,你的风格还是一如既往,只是现在更加炉火纯青。”


        

“是吗?”林枝意外之极:“没想到我这种小透明也会得到你的关注,太荣幸了。”


        

“不要妄自菲薄,你现在是有名的设计师,不像我,籍籍无名,所以,很多事都说不定的。”袁志郎放下咖啡杯,满是惆怅。


        

以前他沉浸在天才设计师的头衔之中,以为自己下半生一路鲜花与掌声,可后来一场车祸,改变了一切。


        

林枝默了默:“能不能冒昧问一下你为什么不再设计。”看着也不像车祸把手伤了啊,拿咖啡杯还是挺稳的,而且还会来设计书区域,证明心中仍有一团火。


        

袁志郎想到做枪的事,一时间无比局促。


        

这是身为设计师的耻辱!


        

而且他并不是为生活所迫!


        

林枝察觉对方有难言之隐,立刻道:“你不想说无所谓的,我就是八卦问一问。”


        

“其实我有在设计……”袁志郎不想撒谎,难得棋逢敌手,如果可以他真想和林枝做朋友,平常交流一下心得,但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只不过我不是用自己的名义……”


        

林枝秒懂。


        

毕竟她也做过枪手,虽然她只是贩卖自己的画稿,不算帮别人画。但别人买走她的画稿挪作他用她不管,也算是半个枪手吧。


        

她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也许人家现在很困难,只能赚快钱,也许……


        

未知全貌,不予置评。


        

她总不能开口就说人家为什么不拿自己的名义去参赛,为什么要做枪手,有光头谁想做和尚呢,外人不应该多加评论。


        

虽然林枝觉得这样真是可惜。


        

袁志郎道:“古董那个设计我到时候画出来你看看,就当参考,看能不能给你灵感。”


        

“太感谢了。”林枝衷心的,想到孩子们还在儿童区域呆着:“对不起,突然想起我是带孩子们一块来的,他们等好久了,我得先过去。”


        

袁志郎点头:“好,你先忙吧。”


        

最后两人交换了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