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265章 求你放我一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枝顿时哭笑不得,随便结识的老人竟然给她相亲,也太信任她了吧。


        

“你什么想法。”宋御臣酸溜溜的问。


        

林枝一手都是油,没法抽空回信,她继续炸薯饼,并把问题抛回他身上:“你说呢。”


        

“我觉得对方不错,”宋御臣昧着良心:“能在金融街混下来的都是人才,长得也可以,职业嘛也高大上。”


        

林枝故意附和:“好咧,既然你也觉得好,那我就去碰个面。”


        

宋御臣的酷坛子彻底打翻了,捏她的脸蛋,虽说想惩罚她乱说话,但其实并不舍得用力,只是轻轻摆个姿势而已:“你说什么?”


        

林枝无奈:“这不是你夸的吗。”


        

宋御臣把手收回来:“别的事倒是不见你听话。”那话他是昧着良心说的,她都听不出来嘛。


        

林枝下巴朝着手机扬了扬:“你给我回吧,说谢谢你的好意,但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宋御臣捧起林枝的手机,给意见:“男朋友不怎么亲密,应该改成老公,彻底打消她的念头。”


        

林枝脸上飞快抹过一片红晕,老公,谁要嫁他了,不过并没有拒绝:“随便你。”


        

宋御臣美滋滋回复去了。


        

林枝把薯饼摆放整齐,打算摊凉了再放进冰箱里面冻着,明天给谢玲带去。


        

她把手洗干净,出去,看见宋御臣坐在餐桌边,双手托着脸,手机平放在桌面上,正盯着手机一脸愁苦。


        

“怎么啦?”林枝走到他身边,低头看手机。


        

原来宋御臣用她的口吻说自己有老公以后,被张奶奶火眼金睛拆穿了,说她根本没戴戒指,而且手指连戒指的痕迹也没有,一段连戒指也不戴的婚姻注定是不幸福的,甚至大度劝她要懂得放下过去,给自己一个机会。


        

“噗。”林枝失笑:“张奶奶好前卫啊。”


        

一般人都会嫌对方是二婚,尤其对女人的恶意更是大,好比宋奶奶就嫌弃她了,可是张奶奶却一点也不嫌,甚至叫她拥抱未来。


        

宋御臣想到自家奶奶和自身情况,再看张奶奶的态度,压力越来越大。


        

一个是只有他喜欢,但要与他全家为敌,日后指不定要承受很多冷言冷语。


        

一个是她没那么爱的男人,但是全家都对她很好。


        

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后者吧。


        

宋御臣让林枝坐到他的腿上,搂着她的细腰,下巴搭在她的肩上,闷闷不乐:“你是不是心动了。”


        

张自仪那种条件的男人,在婚恋市场可是香饽饽,他都比不过,毕竟他有个儿子。


        

林枝捧起手机,打字:“你就对自己这么没自信啊。”


        

宋御臣看她的回复。


        

林枝很坦诚,说是男朋友看见她的消息吃酷了,胡乱回的,后面又很郑重说虽然他们没有结婚,但是感情很稳定,她很爱他,算是有力的婉拒了张奶奶的请求。


        

宋御臣看着这一番话,心底涌起一股感动之情。他的枝枝太好了,眼里只有他的好,把他的坏通通忽略掉。


        

张奶奶回复了,明显是不死心,说没结婚更好,还说婚姻是人生大事,要郑重选择,多比较比较。


        

林枝发了个表情包。


        

算了,别人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只要她坚定自己不会移情别恋就行,况且她在自作多情什么鬼,对方才不可能看上她。


        

指不定人家已经有爱人,只是张奶奶不知道罢了。


        

林枝没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洗漱去了,后来给谢玲拍了她做的薯饼,惹得小妮子一阵激动。


        

宋御臣才想起他还没吃她做的薯饼:“你干嘛不给我先吃。”


        

“你要吃啊。”林枝觉得是煎炸物,不想给他造成负担,所以没有问:“明天拿来做早餐吧,你去忙,别打扰我,我要和宝贝们视频。”再不赶紧视频说话,宝贝们都要睡觉了。


        

“……”宋御臣风中凌乱,觉得自个失宠了。


        

另一侧。


        

林香凝忙完一整天的行程才前往theone大楼。


        

她从老人院出来以后越想越气,该死的宋慧敏,明明认识很多奢侈品的负责人,譬如大中华地区,亚太地区负责人等等等,手指缝随便漏出几个人介绍给她,也够她发财的。


        

可是,宋慧敏从来没有便宜过她,反倒是每次都给她一些吃力不好讨好的公益广告。


        

说真的,这些广告拍得再多又有什么用,人们看公益广告只在乎传递的核心内容,根本不会在乎这是谁拍的,能给她带来什么价值。


        

本来她打算忙完老人院的广告就去theone,但被气一气,她决定给宋慧敏一个下马威,现在才过去。


        

theone大赛进行到最后一轮,最近公司上下的人都很忙,据她所知宋慧敏更是每天忙到十二点才离开公司。


        

因为比赛结束不是终点,而是另一个起点,到时候他们还得为她这个冠军出谋划策,将她推上新的台阶。


        

林香凝这么一想,内心的气消了不少。就算宋慧敏再不待见她又如何,凭她是冠军,还不是得尽力吹捧她。


        

助理眼见现在都快十点了,踌躇:“香凝姐,要不要给宋慧敏打个电话,万一她在忙呢。”


        

宋慧敏又不是闲得在办公室里光喝茶不办事的人,况且宋慧敏是一大早就给林香凝打电话,让她去一趟办公室,人家白天有空,不代表晚上有空。白天林香凝故意不出现已经够失礼了,如今还贸然前往,更不要脸。


        

“没空啊,最好咯,明天让她亲自上公司找我。”林香凝看着自个的美甲,她妥协一次,绝没有第二次:“我忙里抽空上去已经很给她面子,她应该抽时间接待我,而不是让我迁就她,懂?”


        

助理不敢说话。


        

“不过你们这种废物是不会懂的,一直做狗都没有享受过被人捧着的滋味,真是可怜。”林香凝说着,摸出手机玩。


        

助理心里气到爆炸,但是面上只能忍了又忍,她忍不是为了钱,而是她想留下来,亲眼看着林香凝被收拾!


        

车子到达theone大楼。


        

林香凝踩着高跟鞋直奔宋慧敏办公室,秘书见她硬闯,边阻拦边道:“林小姐,先让我跟宋总通传一声。”


        

“有什么好通传,是你家宋总要见我的。”林香凝伸手推开厚重的大门,宋慧敏在办公室,而且只有一个人,人几乎埋在文件堆里,一副忙碌的样子。


        

林香凝不在乎,只要宋慧敏在,她没有白跑一趟就行。


        

秘书朝着宋慧敏道:“宋总,我说了要通传的,但她非要闯进来。”


        

那副趾高气昂的模样真是想让人揍她,要不是怕违反保密原则,她一定开小号把林香凝最真实的一面说出来。


        

宋慧敏从文件堆中抬起头。


        

换作平常她肯定来气,本来忙碌就足够让人烦躁,而且还摊上林香凝这么一个不懂尊重人的奇葩。


        

但由于此时她手里握着林香凝的黑料,宋慧敏看见林香凝这副模样,竟然一点也不生气,因为此时林香凝有多高傲,等会就有多惨。


        

此刻的她,如同一个审判官,在等着林香凝人生的倒计时。


        

“没事,出去吧。”宋慧敏道。


        

秘书退出,把大门关上。


        

林香凝在沙发坐下,背对着宋慧敏,设计师都有自己的审美,每款家具漂亮又实用:“找我来什么事,我今天可太忙了,现在才抽出时间,你不会介意吧。”


        

啪啪。


        

身后响起鼓掌声。


        

林香凝狐疑转头,只见宋慧敏一边鼓掌一边朝她走来,那模样让她知道有坏事要发生,严肃无比:“什么事。”


        

“我挺佩服你的,明明一点本事也没有,也敢目中无人。”宋慧敏说着,掌声加重。


        

真的,光站在一个欣赏的角度,林香凝这种人才是成功的典范,为达到目的不惜一切,这种优良的心理素质,怕是世上找不出第二个。


        

林香凝心脏顿时被高高提起!


        

因为宋慧敏说的是一点本事也没有,难道她不会设计的事被宋慧敏知道了?


        

有人出卖她,她用枪的事被查出来了?


        

“你、你在胡说什么。”林香凝咽了咽口水,视线从宋慧敏脸上移开,不敢再看她。


        

不会设计是她人生最大的污点,她敢说只要这件事没被翻出来她都有机会翻身,因为她再差也是theone蝉联两届的冠军,可此事一旦被人翻出来……


        

不仅过往的荣誉没有,她还得被起诉!


        

theone赛程上面写得清清楚楚,不能造假。


        

宋慧敏走到林香凝身边,心想她被这个女人欺负欺骗得够憋屈了,theone是她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天下,却被林香凝这一粒老鼠屎给玷污,还拿着宋御臣恋爱的事要挟她。


        

心中愤怒交杂,宋慧敏猛地伸手死死捏着林香凝下巴,让她不得不抬起头看自己:“你不是很拽的吗,怎么,这就不敢看我了?”


        

林香凝痛得表情扭曲,可她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不确定宋慧敏到底握有什么把柄:“宋慧敏!”


        

宋慧敏难得报复,自然不会松手,她力道反而越收越紧,一副恨不得把林香凝捏碎的模样!


        

该死的女人,三番四次要挟她,原想着有一身的才华也就算了,但其实肚子里无半点墨水,纯粹唬人!


        

林香凝慌了。


        

她从不知道宋慧敏也有如此恶狠狠的一面,那模样仿佛恨不得立刻把她就地处决,她下意识吞了吞口水。


        

宋慧敏蓦然收手。


        

教训人也是要花力气的,她活动着由于出力过猛而发痛的右手腕,走到一旁:“你算是把我骗得团团转,竟然敢用枪手参加theone大赛,我好好一个比赛算是被你一粒老鼠屎给破坏了!”


        

林香凝瞳孔紧缩!


        

宋慧敏竟然真拿住这一块的把柄了!


        

“你、你胡说什么!”林香凝侧开身,完全不敢看宋慧敏,明明心里虚得一批,但面上仍倔强:“不要含血喷人!”


        

宋慧敏被气坏:“你这女人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你说你每次都在比赛前后给袁志郎转账两千万是为何,而且我只要把他揪出来跟你的设计风格对比,立刻就知道!”


        

林香凝冷汗都出来了。


        

宋慧敏连袁志郎这个人都知道,而且还知道她给袁志郎的筹码是两千万,想必手头已经有足够的证据。


        

她恨呐!


        

一路机关算尽,眼看就到最后一轮,为什么会出现岔子!


        

“是不是袁志郎跟你说的,他出卖我?!”林香凝咆哮!


        

该死的狗男人,让她做了屈辱事之后,竟然出尔反尔,不帮她完成最后一轮比赛!


        

哪怕践踏她的尊严也可以啊,为什么谈判的机会都不留给她,直接向宋慧敏捅出一切!


        

林香凝恨得眼睛都红了,她垂在身侧的双手握成拳头,真希望这只是一场梦,让她快点醒过来。


        

现实中的她仍是运筹帷幄,掌控着每个人的一切,让所有人都听令于她,帮她达到事业巅峰。


        

林香凝双手抱头,低声默念:“快醒来快醒来……”


        

宋慧敏见状,冷冷呵笑一声:“不是袁志郎跟我说的,我从头到尾都没跟他见过面,林香凝,你得罪的人那么多,底下无数双眼睛都盼着你身败名裂,根本不需要当事人出手。”


        

林香凝被这话激得不得不接受现实。她慢慢垂下双手,红了的一双眼睛愤愤瞪着宋慧敏,嗓音里布满哭腔:“你想怎样。”


        

“你问我?”宋慧敏这一刻真是大快人心,从没想过她突然就反败为胜,可以在林香凝面前趾高气昂起来:“我想你当众认错,承认自己做的那些龌蹉事,行不?”


        

“!”林香凝知道这事的后果。


        

她能进娱乐圈,也是凭着大设计师的头衔,不然她唱歌不行演戏不行,容貌也不是国色天香,毫无记忆点,根本红不起来。


        

要是这事捅出来,她不仅在设计行业呆不下,就连娱乐圈也呆不下。


        

自尊与前途比起来,傻子才选前者,林香凝二话不说扑通一声跪下,拉扯着宋慧敏的衣服,声泪俱下:“姑姑,我知道错了,求你看在宋衍的份上,放我一马吧……”


        

宋慧敏嫌弃至极:“你还好意思提这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