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268章 走桃花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枝被两人吓了一跳,见她们又在说冠军的事,她真是一点也不乐意说这个话题,很尴尬,总感觉胜之不武:“好啦,话不要说太早,等比赛过后再说。”


        

要是她嘚瑟,万一最后一轮出现变故冠军不是她怎么办,林香凝这事让她见识到什么叫人生无常,有些人眼看就要跑到终点,结果差临门一脚被人拽下来,但那前提也是林香凝作恶多端。


        

要是她谦虚,可宋慧敏明明已经说了冠军是她,这样就有点虚伪了,就像学霸明明考了98分,当别人问他成绩,他却遮遮掩掩说考差了。


        

真是左右为难。


        

“哎呀,”谢玲又气又想笑:“你总是这么谦虚,照我说啊,我可以跟向总申请一笔资金,等确定你成为冠军那天,我们全公司出去庆祝!”


        

陆红忆想了想:“可那天林枝一定会很忙的,到时候她肯定要跟theone的人庆祝,咱们还是晚点吧。”


        

谢玲不可思议看着陆红忆,没想到她竟然会为林枝着想?


        

看来林枝在无形之中改变了很多人,这正是谢玲喜欢和林枝玩的缘故,因为林枝是很正向的,会想办法让大家变好,而不是像戴可心,只想自己变好,最好大家都是自己的衬托。


        

陆红忆在林枝的帮助下,完全可以接自己擅长的工作,得到赞赏,人也变得有自信起来,打扮也越来越偏异域风格,尽情敞开做自己,不像以前一身阴暗,每天都想着拉帮结派搞小团体,或者说别人的坏话。


        

陆红忆被盯得不好意思:“怎么,我说的是实话啊。”


        

林枝笑了笑:“对,反正一切到时候再说吧,要真成了冠军,估计一时三刻都没有时间,这事就先别打扰大家了。”


        

谢玲只好听从,意犹未尽离开办公室,只是走到门口的时候,她想起一起,扒着门框:“林枝,我突然想起天府寺要举起祈福大赛,这个活动三年一次,听说流程什么的都很古代,还有猜灯谜之类的,很热闹的,咱们去玩吧,顺便帮你祈福。”


        

“什么时候。”林枝问。她虽然喜欢安静不习惯到处乱窜,放假只想窝在家里的沙发,什么也不用做只是懒洋洋发呆就觉得很舒服,但设计这工作不允许她坐井观天,她得强迫自己多出去走走接收新鲜事物。


        

“心动了吧,”谢玲坏笑:“本周六。刚好在theone最后一轮比赛前面,拜一拜,没准就梦想成真哦。”


        

“好吧。”林枝答应。


        

但她才不是为了得到冠军而祈福,她人生中比得到冠军还要重要的事情非常多,她希望大宝小宝能健康快乐成长,希望宋御臣一生平安顺遂,希望宋慧敏一直心态不老,希望……


        

去参加也挺好的。


        

“那就说定了哦。”谢玲不打扰林枝了。她瞥到林枝桌面开的微信不断进来新的消息,是大红人了呢,每天都有各方给她发消息。


        

林枝重新投入工作之中。


        

与此同时。


        

另一侧。


        

宋奶奶今天出门去探望老友。


        

车子经过一大段行驶时间,去到老人院。


        

随行的人有四姐,平日宋奶奶的起居饮食都是由她负责,她小心翼翼搀扶宋奶奶下车:“老太太,当心点。”


        

“没事。”宋奶奶一手驻着拐杖,一手被李嫂扶着,她看着老人院大门,心里滋味百出:“你说张家的小辈真不是人,竟然把兰五一个人丢在这种地方。”


        

四姐附和:“张家一年不如一年,所有人的精力都在事业上,哪有人会抽时间来看张老太太,不过我看也折腾不出什么水花,张家也就张迅出息,可惜人远在金融街,也管不了那么多。”


        

“哎。”宋奶奶叹气,晃脑:“幸好我家御臣在我身边,不然,恐怕我的下场也跟兰五差不多。”大家族都是表面看着光鲜亮丽,但里面各种见不得光的事项,就不为外人知了。


        

“那怎么一样,”四姐一路搀扶宋奶奶进老人院:“御臣可是宋家的掌舵人,他最孝顺的又是您,就算他身处国外,也没有人敢对您不敬。”


        

“呵呵。”宋奶奶冷笑两声:“那是以前,现在可不是咯。自从那个女人出现,甭说回家,他连电话也少给我打。以前都是两天一通电话,现在呢,四天,五天。”


        

四姐轻声:“哪有,御臣昨天不是才打回来吗。”


        

宋奶奶闭嘴,不想提。


        

林枝这女人是会迷魂计吧,竟把她引以为傲的孙子迷得团团转,她何时见过宋御臣这么不理智的时候。


        

宋奶奶想到被抢走的孙子,心里愤愤:“去天府寺我要大师给我把那妖女给驱散,省得她老勾引我的孙子。”


        

宋奶奶在大草坪看见张兰五一个人坐在长椅上,别人的老奶奶要么一起聊天,下棋,做运动,或者有家人来看望,有老有小,其乐融融。


        

张兰五老一个人呆着,显得有些孤僻。


        

“兰五。”宋奶奶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吃过早饭没。”


        

张兰五知道今天宋奶奶会过来,也不意外:“都几点了,肯定吃了。”


        

“天府寺又要举行一年一度的祈福大会,咱们一块去吧。”宋奶奶邀请:“我孙子最近倒霉,被狐狸精缠上还浑然不知,连带跟我的关系都变差,我要去找大师帮我驱邪。”


        

张奶奶一听,顿时想起林枝,想到那个善良的女孩,她真是打心底喜欢,可惜人家有男朋友,那天她男朋友竟然还冒充林枝跟她说话,说自己是她的老公,真是臭不要脸:“那我孙子好点,我孙子走桃花运了,可惜那个女孩有男朋友。”


        

宋奶奶无法理解:“哪家千金。”


        

那么多千金大小姐放着不选,偏偏要抢一个有对象的,这……


        

宋奶奶还是觉得,女人嘛,最好是没有谈过恋爱的,纯粹点最好。


        

张兰五毫不留情翻一个大白眼:“动不动就千金小姐,她们是多只眼还是多只手,这么稀罕。”


        

张兰五知道宋奶奶有很深的阶层观念,总觉得锅配锅盖配盖。


        

她不敢说自己思想有多开放,只是觉得时代不同了,况且现在的小辈也不像以前的人好拿捏,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时代已经过去。


        

张兰五只想找到一个好女人,跟她孙子好好过一生。现在的年轻人都忙着工作赚钱,她要是不努力催一把,只怕抱小曾孙的事会遥遥无期。


        

“……”宋奶奶被噎得闭嘴。


        

张兰五的性格还是一如既往的尖锐,不过几十年好友,她早就习惯,要计较的话她们也不可能成为朋友,断然不会等到现在才来觉得不舒服。


        

看在张兰五住老人院的份上,宋奶奶便觉得没什么可计较的。


        

四姐见张兰五的性格还是没变,说话一点也不讨喜,开口正想为老太太夺些主动权,结果手被宋奶奶拉了拉,示意她不要声张。


        

四姐只好闭嘴。


        

寻思宋老太太还真是善良。


        

宋奶奶继续:“说得这么好,是谁啊,你家张迅是不是快回来看你,正好可以把这事安排上。”


        

“不告诉你。”张兰五嘚瑟,怕这么好的姑娘被旁人惦记:“据我所知你家御臣还单着吧,说真的,我真看那个林香凝不顺眼,我看她眼睛就知道她心里不干净,不知怎的,你老把她当宝贝似的宠,上回又给你拿了两千万的礼物了吧。”


        

张兰五平常没事会和宋奶奶打电话唠嗑,老人能说什么,无非就是说说小辈。


        

宋奶奶跟她说了三套珠宝价值两千万的事,虽然两千万对于宋家来说不算什么,但那可是宋奶奶自个掏的钱,突然掏出两千万,绝不是无关痛痒。


        

说白了那是她们的棺材本,虽说她们有出色的孙子根本不用存这些,但是习性使然,总觉得存点钱才会安心,结果存着存着,一下子被人掏空。


        

宋奶奶听到这茬,眉眼里露出几分低落:“不然我能怎么办,她生了宋衍,大家都是女人,难道我帮衬着御臣一起对她不好啊。她拿珠宝的时候也没有半分推脱,也不关心我拿了两千万结账是否还有钱花。”


        

一副贪婪和只为自己的模样,真让宋奶奶不悦,人老了,就特别在意小辈的一举一动,希望能借此判断自己在他们心底的份量。


        

虽然她不断的提醒自己不要在意这些小事,指不定林香凝是觉得宋御臣很孝顺她,她不可能差钱,才丝毫没有那方面去想。


        

“你啊,就是被这事绑得死死的。”张兰五道:“要真是好女人,御臣能不喜欢她?御臣看人的目光比你狠辣多了。”


        

“不管怎样,人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而且我家宋衍肯定不能活在一个不圆满的家庭里,我再努力拉扯两人吧,一切到时候再说。”宋奶奶说这话时,脑海里想到林枝,要是宋御臣和林香凝真合不来,她真要成全外头的狐狸精么。


        

两人在一起那么久也没听说感情不和,偶尔在宋慧敏的电话里她旁敲侧击,得知两人恩爱如初。


        

宋奶奶知道这两个已经在公寓里同居,这都快一年,激情早已退却,还能相安无事处着,证明两人的兴趣爱好以及三观是一样的。


        

“随便你,”张兰五摆摆手:“反正我觉得御臣是好娃,不是忘恩负义的男人,他和林香凝处不来肯定是有原因的,我劝你也少管点,这么好的孙子,反目就不好。”


        

宋奶奶也不提这茬了,她寻思宋御臣和林香凝合不来,她也得另觅大家闺秀,不能让林枝这么轻易上位:“那祈福大会的事说定了,那天我来接你,一块出发。”


        

“嗯,我正好给我家娃求张姻缘符。”张兰五说着,摸出手机打算给孙子发消息问候一下,鉴于她有看新闻的习惯,点亮屏幕便看到推送,说是林香凝退出theone大赛的消息:“哎,你看,林香凝又在搞什么。”


        

宋奶奶凑过脑袋去看,当看见这则消息,脸顿时凝重起来。


        

林香凝有多看重她的事业宋奶奶很明白,尤其是theone大赛的冠军,先前林香凝不是被凌辱了么,换作别人估计就一蹶不振了,但是林香凝很快打起精神去参赛。


        

连那样的事都无法阻挡林香凝退赛的脚步,如今林香凝却亲自说退赛,虽然先前也来过这么一招,但这次严肃多了,正儿八经发了通告,然后右下角还有工作室的盖印,这话是有价值的,不像之前只是发一段文字出来。


        

宋奶奶第一时间就想知道林香凝和宋慧敏又闹什么矛盾了,她绝不能放任这些小辈们关系不和,站起:“兰五,我先去处理家事,周六再来看你。”


        

“去吧去吧。”张兰五道别。


        

宋御臣宋慧敏林香凝三人一前一后收到宋奶奶的短信,让他们今晚务必回老宅吃饭。


        

宋御臣和宋慧敏知道宋奶奶一定是因为林香凝退赛的事,反正错不在他们,回去就回去。


        

林香凝发出通知以后立刻就有合作商打电话过来说要终止合作,她已经丢掉两个奢侈品代言,情况不容乐观。


        

她在娱乐圈里连十八线都算不上,没名没气,要不是顶着这个头衔,也咬不下两个奢侈代言,别人给她的头衔是三连胜天才设计师,如今突然没了一胜,二连胜说出去也不好听,而且还是历史成绩,才导致别人放弃她。


        

办公室里能砸的东西都被她砸了稀巴烂,正烦躁之际,看见老太婆的短信,气得手机都想砸了。


        

不过,冷静下来一想,她也只剩宋奶奶这么一个靠山。


        

只要宋奶奶继续保她,肯给她砸钱买资源保持曝光,或者让宋御臣给她宋氏旗下的代言,再甚者让宋慧敏出面和那些奢侈品的负责人谈,继续让她做代言人,那么她也算半只脚踏进娱乐圈。


        

虽说没那么风光,但不至于一败涂地。


        

想到这里,林香凝调整一下自己的怒火,朝着助理道:“送我回公寓。”她要梳妆打扮一下,今晚好好演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