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269章 这个女人真是可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晚上八点。


        

很巧,宋御臣和宋慧敏同时到达老宅,两人把车子停在空旷处,一起下车。


        

宋慧敏很是无奈的笑了笑:“看来奶奶默认我们同一阵线。”不管什么事,都必定叫她和宋御臣。


        

宋御臣已经料到等会会发生什么,一想到吵闹的场景他就脑仁疼:“姑姑,等会打算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林香凝要是敢作妖,我就把真相抖出来,说她不会设计用替身,她哭我也哭,我说她毁了我这么多年的努力。”宋慧敏想通了,她不跟贱人讲道理,她要以毒攻毒,贱人哭她也哭,贱人装可怜她也可怜。


        

“嗯,放心去做,不要顾虑我。”宋御臣以前还顾忌,当然他现在也顾忌,但想到不破不立,把口子扯开,或许会有一阵子的难过,但伤口始终会痊愈的。


        

要是林枝很生气,他就发挥癞皮狗的本质,天天缠着她,他相信总有一天她会心软。


        

宋慧敏抬手拍了拍宋御臣的肩膀,咋谈个恋爱这么难呢,不过越是难也越说明这是命中注定,这一连串的巧合就是最好的解释:“给林枝说你今晚不回家吃饭么,她知道你回来不。”


        

“嗯,说了。”宋御臣点头,想到林枝,脸上的神请柔和许多:“她现在比我还忙,听到我不回家吃饭不知道多高兴,说可以多在驾校练车,这是嫌我烦了。”


        

“哈哈。”宋慧敏故意落井下石,林枝太有性格了。


        

进入客厅,林香凝已经在了,她乖巧文静的坐在宋奶奶身边,两只手握着宋奶奶的右手搭在自己腿上,那模样仿佛三好小学生,完全不是会在殿堂级的比赛前造假的精明女人。


        

宋御臣看见林香凝就烦,从来没有什么人可以挑起他的负面情绪,在商场见多了各种奇葩,也就不气了,唯独林香凝是例外,让他可以体验到久违的讨厌一个人的情绪。视线仅在林香凝身上一秒钟便移开:“奶奶。”


        

宋慧敏真烦林香凝做作的样子,这时候才来扮乖扮巧是吧,说到演技谁没有呢,她也跟着宋御臣一块喊:“奶奶好。”


        

宋奶奶冷冷看着两人,这两人是铁了心要跟她作对是不是,明明说了无数遍让他们好好待林香凝,毕竟是宋衍亲妈,怎么说就不听呢:“慧敏,为什么香凝要退赛,是不是你逼她的。”


        

她不过是想一家人和和气气,怎么就这么难。


        

宋慧敏眼泪说流就流,抬手捂着嘴巴,像极了八点档狗血剧里的悲情人物:“奶奶,你是在怪我?难道她没有跟你说她什么要退赛吗?”


        

宋奶奶狐疑看了眼林香凝。


        

林香凝也只是早他们几分钟到而已,根本没来得及说什么,林香凝一来就哭哭啼啼说她被退赛,没有说别的话,被退赛三个字让她先入为主林香凝是被宋慧敏针对的。


        

宋奶奶实在烦家庭不和睦的感觉:“趁着人齐,你们把话给我当面说清楚,慧敏,要是让我发现这事是你故意让香凝不好过,别怪我公正办理。”


        

宋慧敏噘嘴。


        

林香凝是不是又背着她讲她什么坏话了,不然宋奶奶怎么总是先入为主老主定她欺负林香凝。


        

宋慧敏像只蝴蝶一样飘到宋奶奶的另一侧坐下,林香凝会装楚楚可怜,她也会,双手抓着宋奶奶另一只手搭在自己腿上,与林香凝同款姿势,就就要气死她:“奶奶,这你可冤枉我,明明是她的错,明明她……算了,你问她吧,看是她自个坦白,还是我来说,省得她又觉得我在说她坏话。”


        

林香凝气得咬牙切齿!


        

宋慧敏这绿茶的样子还真想让人揍她一拳!话说成这样就直接说出来有什么区别,真是好一招欲拒还迎,让她不得不坦诚自己所做的错事!


        

宋御臣在一旁的沙发坐着,静静看着这一幕,宋慧敏的演技让他想笑,不过现在不是轻松的时候,林香凝随时都有可能拿林枝的事出来小题大做,他不能让奶奶再对林枝有更深的偏见。


        

宋奶奶再次转头看向林香凝:“你说。”


        

她就不懂大家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事不能好好坐下来谈,每次都要撕得那么难看。


        

林香凝骑虎难下,话到嘴边,想说,又觉得难堪。


        

一直以来她都在宋奶奶面前塑造自个是女强人的人设,她不在家照顾宋衍,是因为她觉得男人不可靠,关键时刻只能靠自己,多亏宋御臣一直对她冷冷淡淡不理不睬,她这个理由能站稳脚的同时还能博取宋奶奶的怜爱。


        

现在要她坦诚她其实一点本事也没有,所有的一切荣耀都是靠偷蒙拐骗来的,宋奶奶知道后会怎么看她啊。她就只剩宋奶奶一个靠山了。再看宋御臣,一进来就在另一张单人沙发坐下,完全把自己当成局外人,一点也不看在她生了宋衍的份上给她一点帮助。


        

宋奶奶没耐心:“说。”


        

林香凝咬着下唇,又要哭了:“奶奶,我……”说话的同时,黄豆般大滴的泪珠向下滑落,泫然欲泣。


        

宋奶奶虽然心里极度不耐烦了,可念在林香凝对宋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终究不忍心用过于恶劣的态度对她:“慧敏,你来说。”


        

宋慧敏翻白眼,还真是一山更比一山高,本来想林香凝自个说出来,增加她的羞耻感,结果人家一套高级绿茶的哭法,又把锅甩到她身上来。


        

说就说,反正米已成炊,谁说出来都改变不了事实。


        

宋慧敏指责:“奶奶,林香凝她明明不会设计……”


        

“啊!”林香凝突然尖叫一声,站起来,发了疯似的跑向墙壁!


        

这一声尖叫,吓坏了宋奶奶,老人心脏高高提起,差点一口气没缓过来,宋慧敏也愣了愣。


        

宋御臣一直冷冷看着林香凝,这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他可见多了,以前林香凝每次想要什么好处就会打电话给他,有时候他在忙,遇到机密会议,一开就是十几个小时比比皆是,林香凝找不到他,以为他是故意不接电话,就会各种发疯。


        

有一次甚至直接跑上宋氏打算撞墙逼他妥协,当知道他在开会并非有意不听电话时,那尴尬的神情,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奶奶!”林香凝双手撑在墙壁上面,声泪俱下:“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姑姑,是我破坏了姑姑的公司,我不知道怎么样才可以弥补,只能以死谢罪了!”


        

说着,头用力撞向墙壁,砰的一声巨响,看来是用了真劲。


        

宋慧敏下巴掉地。


        

好她个林香凝真舍得对自己下狠手啊,这一招苦肉计用得真好,看准宋奶奶心软是吧,把自己弄伤,让老人不好意思再追究。连带把她这个追究的人衬托得小气巴拉。


        

宋奶奶的心脏好不容易回落,听到这一声巨响,再次受刺激,险些晕倒过去。她踉踉跄跄站起:“香凝啊!”四姐扶站宋奶奶朝着林香凝走去,宋奶奶一边走一边责怪:“你为什么这么傻,有什么事不能好好商量。”


        

林香凝靠着墙壁坐下,她撞太狠了,眼睛里有星星,但是她不这样做,一定会面临宋奶奶的问责,只有先下手为强用苦肉计博取老人的怜悯,才有可能使宋奶奶不讨厌她:“奶奶,这次是我对不起你们,我伤了姑姑的心……”


        

说完,适时的两眼一闭,晕倒过去。


        

宋奶奶回头大叫:“御臣,快,抱香凝回房间!”


        

宋御臣岿然不动。


        

宋奶奶真是气死,万万没想到她最看重的孙子竟然是个渣男,老婆伤成这样还能无动于衷,只能唤佣人:“管家,过来,把人抱到房间,叫医生过来看!”


        

管家听令,艰难把林香凝抱起,送到二楼卧室。


        

林香凝消失在众人视线里,客厅恢复几分清静,宋奶奶长吁一口气,所谓家无宁日就是指这样吧,她在四姐的搀扶之下回到沙发,厉声:“慧敏,你好好说说到底发生什么事,就用正常的态度,别给我整阴阳怪气的!”


        

宋慧敏刚才坐下来握着她的手她就觉得别扭。


        

宋慧敏笑了笑:“奶奶,你的意思是你也看出来林香凝在阴阳怪气?”


        

宋奶奶瞪她一眼,有些事自己知道就好,为什么要直白说出来。


        

宋御臣见奶奶默认,勾唇笑了笑。


        

看来奶奶还是有一双慧眼的,能看出林香凝的真心或者假意,只是林香凝给宋家生了孩子这事功劳实在是大,老一辈的人最看重就是子嗣,所以才处处容忍林香凝罢了。


        

宋慧敏恢复认真严肃的神情,她的theone受损本来就是很严重的一件事:“奶奶,你能相信林香凝根本不会设计,这些年她都是找枪手用替身参加theone比赛,以前theone全是线上比赛让她偷龙转凤就算了,但今年明明增设了线下她也能狸猫换太子,我真是服死这个女人。”


        

宋奶奶像听到笑话一样:“什么?”


        

林香凝不会设计?


        

她不是蝉联两届冠军了吗,而且这次参赛势头很猛,每次都是第一名,噢,除了最近两次,甚至有一次林枝成了第一名。


        

“很不可思议吧,”宋慧敏冷冷一笑:“当初御臣跟我说的时候,我也吓了一跳呢,你说林香凝毫无本事,脸皮得多厚,胆量得多大才好意思仗着自己设计师的身份总跟我叫嚣,还要挟我要把冠军给她,不然就……”


        

宋慧敏话头戛然而止,接下来的话就牵涉到林枝,她还是不要在宋奶奶面前贸然提起吧,万一宋奶奶觉得这事林枝也有份,就糟了。


        

宋奶奶其实压根没有想到林枝身上去,她满脑子都是林香凝根本不会设计的事,不会设计就算了,林香凝为什么每次得奖以后总一副求表扬的样子,从她这儿买各种天价珠宝。


        

前不久才选了三套,价值两千多万。


        

一次就这么多钱,宋奶奶实在不敢想她这几年被林香凝搜刮多少。


        

一想到林香凝所有讨巧卖乖的模样其实都是假的,宋奶奶心里突然觉得这个女人真是可怕,看来张兰五说林香凝心不干净是真的,林香凝这么贪婪,要是让她坐上宋太太的宝座,怎么得了。


        

一个没有奉献精神的女人,是绝对坐不好当家主母的宝座。


        

宋御臣站起,走到奶奶身边,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支票,这是他来之前就写好的。


        

他听管家说不久前奶奶给林香凝买了两千多万的珠宝,老人的钱都是各位小辈给的,虽然给得多,攒着攒着就上千万,但也敌不过林香凝的贪婪,每次都是一下子把老人掏空。


        

“奶奶,明儿让四姐去把钱存着。”宋御臣把支票塞到奶奶的掌心里。


        

宋奶奶看着手里的支票,她明明没有跟宋御臣说她因为给林香凝买珠宝现在户头已经没钱的事,没想到宋御臣这么懂她。


        

看着支票上面五千万的金额,她意识到自己好笨,孙子赚钱也不容易,天天要和一群老奸巨猾的人打交道,一不小心就会被啃得骨头都不剩。


        

可她呢,轻易就把钱挥霍掉。


        

这一刻宋奶奶怀疑林香凝对宋御臣其实根本没有爱,只不过仗着自个生了宋衍所以为所欲为,想从她还有宋御臣身上拿尽好处而已。


        

要是林香凝对宋御臣有一丝丝的爱,哪怕只是喜欢,也该心疼他赚钱不易,不会如此挥霍。


        

“我……”宋奶奶很想说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


        

宋御臣懂老人的心,抬手拍了拍老人的背,道:“没事,花就花了,本来赚钱也是给你花的。”


        

宋奶奶被这句话哄得甜滋滋,但另一方面,心里更愧疚了。


        

张兰五也许说得没错,宋御臣比她更会看人。


        

虽说钱不能说明什么,但一个人对钱的态度,或多或少可以看出这个人的为人处事,一个眼里只有钱没有老公也没有孩子的女人,注定只会不断的牺牲家庭。


        

不知道林枝平常会不会这么大手大脚花宋御臣的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