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271章 广告播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香凝眼眶里熟练的涌上眼泪,可怜道:“奶奶,你是不是恨我比赛用枪手,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宋奶奶唇角抽搐,这真是她听过最劣质的借口,从来只听过被要挟得不得不放弃比赛,从没听过还有被逼着比赛的,又不是十几岁的孩童,放下勺子,拿起餐巾拭了拭嘴巴:“那你说说怎么个不是故意,是有人逼着你接受一切的名利?”


        

林香凝登时不敢声张。


        

空气里充满压力和沉默,快要将她碾压。


        

宋奶奶并不想浪费时间在这种人身上,把餐巾扔下,站起:


        

“你好好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明明没点本事,还三番四次拿这事从我这里邀功。我昨晚算了算,这些年送你的礼物也有九位数了吧,你这么骗我一个老人,良心过意得去?还有,theone是慧敏所有的心血,你做的这件龌蹉事万一暴露牵连到她,她的公司就会被世人当成笑话耻笑,要是你真把我们当一家人,就不该有这样的举动。”


        

昨晚宋御臣走后宋奶奶盯着黑漆漆的天花想了很久,她不能再仗着林香凝生了宋衍这事继续一意孤行的偏袒下去,不然宋御臣和宋慧敏两个只会离她越来越远,而且也会让林香凝越发娇纵。


        

林香凝脑袋垂得深深的,丝毫不敢说话。


        

万万没想到老太婆竟然这么记恨,她还以为苦肉计一出,加上一整晚的冷静,老太婆想通以后只当她任性没有顾全大局,很快就会原谅她,但是并没有。


        

甚至连旧账都翻出来了。


        

她这些年的确从老太婆身上搜刮到价值九位数的珠宝首饰,还包括一部份是以支票的形式给她。


        

呵。


        

嘴上说着她生了宋衍是大功臣,结果给她一点芝麻绿豆的东西都记得清清楚楚,真是有够小心眼的。


        

宋奶奶不想再面对她,出去散步。


        

……


        

林香凝的退赛通告出来以后,很多东西都向有连锁效应似的,从林香凝身上流到林枝身上,比如很多通告资源。


        

林枝和冯薇薇对接的时候,咂舌,因为有些甚至是一线奢侈品牌,作为一个只拍过小文具小零食等网广的人来说,无疑是一块巨大的香饽饽。


        

“这确定是找我吗。”林枝看着合同上面的乙方名称,竟然是香香儿。


        

虽然这个头衔很小,只是某部份系列服饰的代言,而且限定春夏季,估计是看在theone正正在这两个季节中宣布冠军,只想蹭一波热度。


        

但林枝觉得无所谓啊,因为只要挨着这品牌,头衔再小也是奢侈品牌。


        

冯薇薇喝了口黑咖啡:“合同都到你跟前了,还怀疑啊,放心,我全面把关过,待遇不比大明星差多少。”


        

“我当然相信你,只是觉得像做梦一样。”林枝没想到她可以代言这么高规格的品牌。


        

没有参加比赛之前她只是一个名不经传的路人甲,但一个比赛后就能让她脱胎换骨,把她带进另一个世界。


        

林枝突然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崇尚比赛,尤其是theone这种没有内幕公平公正的,若真的有才华,是能借助这个平台起飞。


        

“你运气也好,以前的冠军都没有这种待遇,最近恰巧刮起一阵女人独立自主的风格,你看相关的电视剧都无比火爆,所以很多品牌为了讨好客户,也特意找了各领域的人才,你是大家眼中的theone冠军,肯定有你的份。”


        

冯薇薇解释,随即拿起另一份文件:“对了,有一家访谈节目想约你上节目,你看看,肯定会惊喜。”


        

林枝半信半疑接过。


        

最近冯薇薇一直和她保持联系,她已经预约了很多访谈节目,就等着最终的成绩尘埃落定,看台词应该祝贺她成为第一名还是第二名。


        

她自认为已经没有任何的通告能让她兴奋,毕竟她连香香儿都接到啦。


        

林枝打开文件,当看到上面大大的两个字时,惊呼出声:“啊!”


        

怕吵着别人,她立刻紧闭嘴巴,一双漂亮的眼睛按捺不住喜悦,紧紧盯着冯薇薇,无声在问冯薇薇为什么知道她崇拜这档节目!


        

这档访谈节目叫《丽人》。


        

林枝记得无比清楚,她刚回来不久后,就在街边看到林香凝上这档采访节目,也由此知道林香凝成了知名设计师,那时她心里多痛苦啊,几年不见,最恨的人成了万众瞩目的强人,自己还是个废物。


        

冯薇薇脸上一直透着得意的微笑,她没有回答,显得神秘莫测:“不告诉你。”


        

林枝肯定不记得,有一次她们一块出去拍广告,刚好广播里面在说丽人这档节目很快会有电台版,林枝嘀咕一声说她母亲很崇拜上这档节目的人,每期必看。


        

冯薇薇从林枝的语气里听出一种向往,既然是母亲崇拜的节目,林枝也一定很想上去吧,要是上了这档节目,就可以向母亲证明她很能干。


        

林枝激动得说不出话,只懂得双手紧紧握着这份文件,就好像她已经上去了似的。一想到她有机会圆梦,母亲在天之灵一定会为她感到满满的骄傲吧。


        

“对了,这档节目需要我一定拿到冠军才能上吗。”林枝想到这个条件,有些小失落。


        

世上任何事都不是百分百绝对的,在没有尘埃落定那一刻,她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说来她也是被姓林的整怕,想当初她生孩子,谁知道孩子都出生了,却被告知不是周昱的孩子,这世界真是处处藏着惊吓。


        

“没有条件,对方请的就是你。”冯薇薇说,反正采访可以变着花样来,要是成功了,就可以问问成名的感受,要是失败了,亦可以说说最后一次比赛失手的感想:“话说你能不能自信点,拿了那么多次第二名,现在第一名走了,冠军还不是你的啊。”


        

林枝还是不敢嘚瑟:“我会努力的。”


        

为了可以昂首挺胸上这档节目,她顾不上别人会怎么看她,她要光宗耀祖,为自己争气。


        

两人在咖啡厅谈了很久的事情,林枝也签了好多份合同,她都搞不清楚这些合同有什么用,不过她相信冯薇薇。


        

分别之际,冯薇薇道:“对了,你上次拍的那个公益广告今晚就会在各大电视台以及网络播出,一周内会覆盖线下,到时候出门低调点。”


        

林枝激动得点点头:“嗯!”


        

晚上八点。


        

林枝得知第一个广告会在九点播出,她八点半就蹲守在电视机跟前,几大电台不断的按来按去,生怕自己会错过。


        

冯薇薇能扒来九点这个时间已经很不容易,具体哪个电台第一个播出,只能靠她自己乱蒙。


        

宋御臣到家,进门就看见林枝坐在电视机前,他下意识看一眼厨房,关着灯,静悄悄,一丝饭菜的香味也没有,神奇了,林枝今晚竟然罢工:“枝枝,你在看什么。”据他所知,她根本没有追电视剧的爱好。


        

林枝看见他进门,突然一个激灵,糟糕,她忘记做饭了:“我没做饭,我们今晚点外卖吧。我在等我的广告,还记得我上次跟你说的公益广告不,就是我以为只是在网络播出结果电视台还有线下都会同步播出那个,今晚开始上电视,一周内线下也会铺设完成。”


        

她太高兴啦,冲着他嘀嘀咕咕一长串。


        

宋御臣自然记得,那晚林枝回来甭提有多高兴,他洗了手出来一边松开领带一边往她走去,在她身边坐下:“成,想吃什么庆祝。”


        

“想吃串串。”林枝盯着电视,目不斜视:“你给我点个单人份就行,你要是想吃饭你就点饭。”


        

宋御臣饮食向来很健康,看他的身材就知道他有多自律,他不喜重油重盐,不过现在她太高兴了,所以食欲大增。


        

“一块吃吧,陪枝枝。”宋御臣已经打开外卖软件,他找了一家评分较高的之后,全程化身小女人似的,问东问西,这个吃不吃,那个吃不吃,就差把列表有的都念一遍。


        

林枝忙着切台,她听到爱吃的就说要,特爱吃的就要多点几分,不喜欢的直接掠过,最后也不知道自己点了什么,但应该是够吃了:“下单吧。”


        

宋御臣乖乖结账。


        

外卖送来的时候,整整三袋,林枝瞠目结舌:“我寻思应该够吃,没想到竟然点了七八个人的量!”


        

宋御臣开门去拿的外卖,将其放在桌上:“没事,今晚放纵。”


        

林枝站起:“我要全部摊出来拍照发微博,好久没有营业了。”


        

宋御臣一脸宠爱,配合:“好。”


        

两人捣鼓好几分钟,终于把所有人食材从袋子里拿出来,这家店包装还真是细致,料归料,每种食材都有竹签串着,额外装起来,不像一般的全部都放在一个碗里面。


        

林枝站起来对着桌子拍照,十几样食材加上两大碗底料,看着特别满足。


        

拍好之后,林枝兴冲冲坐下:“快吃吧,你肯定饿了。”她点开微博,把照片发上去,加了个滤镜之后,文案实在不知道写什么,于是发了一个可爱的表情,敷衍营业。


        

“对了,你这周末没有安排吧。”林枝把串串都放进大桶里浸泡:“我有安排,你不用特意呆在家里。”


        

林枝很早以前就知道,宋御臣这份工作是没有休息时间的,说是007也不为过,只是认识她以后,他每天都很用心的挤时间回来陪她,周末也是。


        

“去哪。”宋御臣随口问道。


        

“天府寺,谢玲说有什么祈福大会,喊我一块去玩。”林枝说,她把一串无骨鸡爪子放进宋御臣的塑料碗里:“这个好吃,尝尝。”


        

宋御臣愣,这么巧,奶奶也说要去天府寺。


        

不过就算两人去了也不会有交集,奶奶作为贵宾,一定是和方丈他们呆在一起,林枝只是普通的信徒,混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碰上也难,于是叮嘱:“人一定很多,到时注意点。”


        

虽然奶奶对林枝有一点点的改观,不再偏激,但宋御臣不想着急,欲速则不达。以后有机会了,再安排两人好好见面。


        

广告播放了,开头的画面就是老人院,镜头从上到下,她出现了,是她站在门口请大家进去参观的片段。


        

“……”林枝觉得自己好傻,笑得傻,动作也傻,突然觉得很难为情,想要换台,明明没有来之前她是那么期待看到,现在看到了,从头到脚都写满尴尬:“要不还是别看了。”说着,她站起想要越过他去拿遥控器。


        

宋御臣紧紧盯着屏幕目不斜视,他把遥控器举高高,不让她碰到:“我觉得很好看啊。”


        

林枝很自然,定是开始不知道这个广告如此有份量,所以极度轻松,拍摄出来的效果非常好,亲和力十足。


        

广告还挺长的,足足一分钟,在这些富含含金量的电台而且黄金时段播出,其价值不可估量,对于普通商人来说一秒都千金难求,可以说这种广告的影响力比奢侈品牌还要深远。


        

林枝已经接受傻愣愣的自己,广告播完,她逃过一劫似的:“幸好上镜没有很胖。”不然配上她傻愣愣的表情,一定更好笑。


        

“我觉得很好。”宋御臣称赞,林枝就适合走这种亲和力路线,她先前拍的几个网广真是糟蹋她了。


        

“你什么都说好。”林枝嘀咕:“专心吃东西啦,点了这么多,不要浪费。真是的,你刚才也不阻止我,我都不知道点了这么多。”


        

宋御臣笑。


        

两人第一次大晚上放肆任吃,也只吃了三分之一,后面林枝陆续收到消息,说看到她的公益广告,还说没想到她能接到这种广告,林枝蜷缩在沙发里面逐一回家。


        

同时她的微博爆了,导致登录的时候手机都卡了。


        

林枝再一次发现网友们福尔摩斯般的推测能力,因为她拍吃的时候不小心把半截遥控器拍进去,对方推测出她家的电视价值十几万,人间富贵花五个字再一次出现在屏幕里。


        

林枝都不知道这事,她愣愣地问:“你这部电视十几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