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273章 这女人太过份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谢玲不知道前因后果,以为林枝这是害羞:“哎呀,害羞什么,现在不是,很快也是啦。”


        

她觉得林枝的恋爱是她见过最稳定的,她有很多朋友恋爱以后心情总是阴晴不定,三天喜两天怒一天悲,全跟看男朋友的表现,看得她都心累。


        

谈场恋爱把自己弄得患得患失情绪敏感她觉得很不划算。


        

不过宋先生这么成熟,林枝也是,两人肯定互相懂得迁就和体谅对方。


        

这么一想,谈场成熟的爱情也挺好的。


        

林枝心里苦,有口说不出。


        

进入寺庙以后由于是单向的,只能跟着人群慢慢的往里面挪,再一个一个寺烧香,拜佛。得拜拜完所有的寺庙,进到最里边,才能看到原始的祈福大会。


        

“人这么多,不知道会不会封,不让我们进就糟了。”谢玲很是担心。


        

不过上一次五万人听说也没有封,由于得到善心人士的捐助,这面积可谓是越来越大,殿堂越来越多。


        

她很久以前来过一次,好像到这里就完了,但现在这里顶多是三分之一,里面还有很多很多殿堂,可想而知发展之迅速。


        

林枝进来被渲染大半天,听着佛歇,闻着香火,感觉人都要往六根清净那方面去了,她施施然:“命里有时终须有。”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急什么呐,该有的,就算再慢也会有。


        

比如她也不曾想她会在二十多岁这一年成为设计师,纯粹半路入行,大部份有计划的人早就往这方面进发了。


        

要是没有,就算现在她们放弃烧香直接冲过去,指不定还是会被挡在门外。


        

谢玲笑着用胳膊肘碰了碰林枝的身体:“你留下来做尼姑得了。”


        

两人好不容易烧完香,为什么说好不容易,真的太难了,现场几乎是人贴人,每人都高举着一束香火,那个烟不断的往后飘,有时候还有灰烬滴落,简直把人呛得眼泪都出来了。


        

烧完最后一束,谢玲拉着林枝逃离似的殿堂,下一部份起还在修葺中,所以殿堂不开放让信徒点香,加上后面这所有的地方都拿来举办猜字谜踢鞠躬等传统活动,为了安全起见,也不让带明火进来。


        

空气无比清新,谢玲一把鼻涕一把泪,林枝见她这么辛苦,连忙拿出一张湿纸巾让她擦擦:“老天看见你这么诚心,一定会保佑你发大财的。”


        

谢玲接过擦拭脸蛋:“你怎么知道我想发财。”


        

林枝但笑不语。


        

谢玲缓了几分钟终于好了,她牵着林枝的手往里头走去,好多传统的东西,有泥人,糖人,面人等等之类。不光小孩子特有兴趣,就连大人们也津津乐道。


        

两人买了个糖人补充体力,然后爬越高高的台阶。


        

上去之后,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座崭新的金碧辉煌的殿堂,名叫讼福殿。


        

室内入眼就是一片金黄色,十分的富丽堂皇雍容华贵,应该是刚造好没多久,奢华程度就差室外也贴金片,而且有个巨大巨高的佛像,十几米高吧,重点是这个佛像也是金色的。


        

林张惊讶得张大嘴巴,她可是头一次切身体验到金碧辉煌四个字的魅力,就算是镀金,但这里头也洒了不少金粉吧,这一定是造价最贵的殿堂,不过也真显得大气。


        

“啊!”谢玲发出不合时宜的尖叫,察觉自个影响佛门清净,她压低声音拼命晃手:“林枝,过来!”


        

林枝朝谢玲走去,每道门面前都有关于这座殿堂的解说,比如天王殿,大雄宝殿,药师殿,藏经阁等等,她从来不看,但谢玲都会惯性看一眼。


        

林枝一走近,谢玲拉着她,指着上面几个小字,兴奋嚷嚷:“这座寺原来是你老公家建的!宋家,一定是你奶奶斥巨资建的!”


        

“……”林枝汗颜,咋就成了她老公,她奶奶:“嘘。”


        

周围人这么多,要是让人听见指不定把谢玲当成神经病,但同时内心感叹,原来是宋奶奶建的啊,真是厉害呢,来来往往的人走进来都忍不住感叹一声。


        

这座殿堂还没正式开放,今天是第一次,里面有抽签等小活动。


        

谢玲心动:“好想抽签,但又怕抽到下签我不高兴。”


        

“我也是。”林枝道:“所以我从来不抽。”抽到好的还说,要是抽到不好的,心里也不舒坦,不如把生活当成巧克力,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更好。


        

由于得知这是宋奶奶建的寺庙,林枝参观得无比仔细,想到宋御臣可能没有来过,她拍了几张金碧辉煌的照片过去,说这是你奶奶建的讼福寺。


        

一边走一边玩,两人不知不觉走到寺庙深处,还有最后一个殿堂就结束,然后可以去素菜馆领素面吃。


        

刚经过她们看见人太多,餐馆早已坐不下,大家就坐在外面的台阶上吃,垃圾桶每分钟爆满一次,环卫工人只能不断的勤奋换垃圾袋。


        

最拥挤是刚入门的时候,到了最后一个殿堂反而变得宽敞,一走出去便看见一件事。


        

只见许多人正围绕一个养乌的池塘,一个红衣女人大喊救命,定睛一看池塘里面有一个小孩子在扑腾,这池水全是海藻,一看就很滑,小孩子虽然比水位高,但要是一直上不来或者摔倒的话,也会有危险。


        

然而周遭大家都没有动静。


        

其实池塘真不危险,就是脏,散发一股恶臭味,根本没有人愿意下去,大家为了今天的祈福大会都特意打扮,再看小孩子又没有生命危险,更希望他能自己扑腾上来。


        

林枝却觉得,这一面指不定会给小孩子留下很深的心理阴影。


        

想试他每每回忆自己在一个小池塘里挣扎,但所有人都围着池塘而站,没有一个人伸出援手,全都是冷漠看着他,心里得多难受多扭曲啊。


        

有时候危险不单纯指身体,灵魂也有危险的时候,有人扶一把情况会好很多。


        

想到这里,林枝二话不说直接从池塘一边慢慢下去,双脚沾地以后,天,的确很滑,她都直接滑跪了。


        

谢玲懵了,她以为林枝跑过去只是想看热闹,没想到毫不犹豫就下去池塘!她知道林枝热心,但这也太热了吧,她在岸上担心道:“林枝,你上来!”


        

林枝没有回头,不过由于水位很低,她跪着慢慢挪过去也可以,就是一股臭腥味扑面而来,近距离闻着,她很想吐就是了。


        

“小朋友,别怕。”林枝爬到小朋友身边,抓着他瘦小的胳膊:“你跟我一样慢慢的挪到岸边,太滑了,不要想着站起来,到旁边之后我推你一把。”


        

小男孩眼眶红红的,他以为自己上不去了,点点头,听大姐姐的话,挪到岸边。


        

两人的动作都有些滑稽,但没有人想笑。


        

林枝把小男孩托举上去,小男孩紧紧扒拉着水泥地的边沿,双脚踩着林枝的手臂,用力的把自己的小身板引上去。


        

上岸之后小男孩坐着没有站起来,估计是吓着够呛,正在缓气。


        

林枝注意到小男孩的妈妈自始始终只在岸边喊加油,根本没有出手拉一把儿子。


        

这个妈妈打扮得光鲜亮丽,红色的裙子,精致的皮包还有鞋子,该不会是不想弄脏衣服所以不出手吧。


        

谢玲也已经从池塘一侧跑到另一侧,她朝着林枝伸出手:“林枝,我拉你。”


        

林枝没空多想这个女人,她借助谢玲的力气,蹬一下给踩上岸。


        

林枝坐在地上,她也需要缓缓才能站起来。


        

“林枝,你没事吧。”谢玲在林枝跟前蹲下,林枝双腿是重灾区,全是海藻,双手也是,但上身只沾染了一点点,逃过一劫:“等会去洗手间洗洗。”


        

林枝点点头。


        

她闻到一股尿腥味从小男孩那儿传来,她下意识朝着地板看去,只见小孩子裤裆底下湿了,一滩水蔓延开来。


        

吓尿了。


        

她是做了母亲的人,以前给小宝不知道换了多少尿片,并不觉得有什么异常,这只是正常的心理反应罢了。


        

小男孩抬起头,可怜兮兮的伸出手,希望妈妈可以抱抱他:“妈妈,我想去洗澡。”


        

红衣女人向后退了一步,防止小男孩的手碰到他的衣服:“宝贝乖,妈妈今天穿着新裙子,不能弄脏的,这样,你跟这个大姐姐一块去厕所洗洗,反正她也要去。”


        

林枝听到这话,倏地抬起头看向女人,这是亲妈吗?!


        

谢玲先炸一步,她立刻站起,不可思议盯着女人:“这孩子是你拐卖来的吧,你竟然为了自己的新衣服不下水救他?!”


        

这什么人呐!


        

红裙女人没想到对方这么凶,结巴一下:“我……这池塘不是不深吗,我一直鼓励他来着,是他上不来!”


        

谢玲真是被对方的理直气壮给气笑了:“你可以不管你儿子死活,真是白瞎我朋友给你下水救儿子,你赶紧跟我朋友说谢谢!”


        

红裙女人不满意对方的语气,就是不说:“关我什么事,是她自己要下水的。”


        

谢玲还在和红裙女人争执,她是真咽不下这口气。


        

林枝察觉小男孩眼眶里蓄满的泪意,终于在这一刻崩不住,掉落下来。


        

真是男子汉啊,掉进池塘没有人救都没有哭,但这一刻听到妈妈的话哭起来了。


        

虽然林枝也很气红裙女人的做法,可是她更在乎孩子的心态,更吵下去只是让小男孩明白他在他妈妈心里连一件新衣服都比不上,那对小朋友来说是多深的伤害啊,毕竟他还要跟着妈妈过日子。


        

林枝开口:“谢玲,算了。”


        

谢玲正骂得带劲呢:“怎么可以算了,这女人真是的,自个儿子都……”


        

“我说算了。”林枝声音不大,但却掷地有声。


        

谢玲登时不敢说话。


        

林枝从地上站起,同时牵着小男孩的手,让他也站起来,全程没有看红裙女人:“我带你去洗……”


        

“算什么算。”


        

一道第三者的声音横插而入。


        

林枝听到这声音,背脊僵了僵,这话不是谢玲说的,而是……


        

宋奶奶!


        

宋奶奶竟然也在这里!


        

林枝一瞬间不敢回头,她怕宋奶奶会当着众人的面奚落她,骂她这个狐狸精为什么还死乞白赖着宋御臣没有离开,这样谢玲就知道她的处境没有想像中幸福。


        

宋奶奶一身亚麻素衣,脖子上披了好多条寓意祝福的哈达,走在前头,虽然穿着朴素,但是一身贵气无法遮藏,身边有四姐和方丈陪着,后面还有几个小沙弥,所到之处,众人们主动让开一条路。


        

宋奶奶看了眼林枝,腰以下脏得不堪入目,阵阵腥味散发而来,双手也是。


        

林枝斜垮在身上的小包宋奶奶认得是小马家的,十几万一个,肯定是御臣给她买的,她也不爱惜,嗖一下往池里钻,不像别人穿着件廉价的新衣服就当宝。


        

此时林枝双手搭在小男孩肩上,一护护犊子的模样,背对她,是怕她吧。


        

宋奶奶现在没空多管林枝,她刚才在阁楼上面就看见这一幕了,便找来方丈打算让小沙弥下池子救人,没想到林枝先一步下去。


        

宋奶奶可是看到林枝一发现这事二话不说就下水,一点犹豫也没有,这让她想起林枝和宋御臣相遇时,也是因为救下落水的宋衍。


        

这么说来,林枝和水倒是挺有缘的。


        

只是万万没想到对方态度竟然如此恶劣,宋奶奶径直走到红裙女人跟前,一把抢过女人的手包,拿在跟前打量。


        

到底是什么宝贝竟然连自个儿子的生命都能视若无睹。


        

这世间太多人被财迷住了眼睛,都分不清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就跟林香凝一样。


        

红裙女人急了,伸手想要夺回,四姐害怕老太太受到伤害,伸手挡住。


        

红裙女人破口大骂:“老太婆,我这包五千多,要是弄坏了,你赔得起吗!”


        

方丈听到这话,喃喃一声阿弥陀佛。


        

宋奶奶最讨厌就是别人喊她老太婆,这词太侮辱了,她手一扬,把女人的包往池塘里扔去!


        

“啊!”红裙女人尖叫,她包里还有银行卡和现金,二话不说立刻下水去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