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284章 老太太是吃醋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嘿呀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你这是诅咒我家御臣吗!”宋奶奶上火:“张兰五,你平常怎么说我都行,但不能说我孙子!”


        

林枝夹在中间,好为难,她尝试开口劝:“宋奶奶,张奶奶,你们俩……”


        

“你坐下!”


        

宋奶奶和张兰五异口同声!


        

两人正在争执不休时,一道浑厚淳雅的男声响起:“奶奶,你怎么吵起来了。”


        

张兰五听见声音,迅速回头,看见宝贝孙子走过来,一把拉住:“林枝你看看我孙子,没骗你,真的是人中龙凤!”


        

林枝下意识朝着男人看去,仅一眼,确实有被惊艳到。真人比照片好看太多,主要照片只有容貌,没有气场。但是真人的话,睿智,儒雅,果然是在金融街厮杀下来的男人,不一般呐。


        

穿着西装,戴着眼镜,就是常规的老板装束,但每个人由于自身气场的不同,简单的一套西装,也能穿出千变万化的感觉。


        

比如宋御臣穿起西装就是另一种感觉。


        

宋奶奶努嘴:“我家御臣也不差,就是太忙,早知道把他拉过来了。”孙子不在身边,说什么都输了一截。


        

张兰五嘚瑟的坐下,让张迅坐到林枝身边,宋奶奶见状,生生和林枝调换位置,非要把两人隔开。张兰五啧了一声:“怎么,对你家御臣没有信心啊,不敢让我孙子公平竞争啊?”


        

宋奶奶气结:“我说兰五你也太无耻了,明知道林枝和我家御臣在一起,还做这些事,不难堪吗。”


        

“嘿,这有什么,”张兰五完全不放在心上:“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就喜欢林枝当我孙媳妇,反正你也不喜欢她,何不成人之美。”


        

宋奶奶脸再一次憋得通红:“谁说我不喜欢她了!之前那是误会!现在误会解开,我歌迷喜欢她了!”


        

林枝听着这赤果果的表白,脸颊烫了烫,主动拿起水壶给宋奶奶倒茶,本还想给张奶奶也倒的,不过张迅接过她手上的茶壶,示意他来弄,林枝便只好把茶壶给对方,坐下。


        

张兰五故意激:“林枝,那她给她道歉了没有啊,私下说了你那么多的坏话,一句误会就想拂过去,太不厚道。”


        

林枝没想到张奶奶继续不依不挠,听到道歉二字,她哪受得起,立刻背脊挺直,坐如针毡:“既然是误会,那就算了,毕竟不知情嘛。”


        

张兰五挑眉:“真大度。”


        

宋奶奶知道这张兰五这一番话是说给她听的,这样一来,她就显得比张兰五小气多了,现在的女孩子择家庭,不仅仅看男人怎么样,还得看对方长辈,要是长辈难缠,那么再爱的男人也可会选择放手,毕竟谁也不想往自个肩头放一个重担。


        

宋奶奶嘴皮子动了动,为了不让自个拖宋御臣后腿,而且她也确实该给林枝一个道歉,以前未知全貌就胡乱置评,是她的错:“林枝,奶奶在这给你真诚说一声对不起。”有错就要认,她打小就是这么教宋御臣的,现在轮到自己,肯定不能装疯卖傻。


        

“不不不,”林枝连声道:“奶奶,不知者不罪,没有人一开始就会了解对方,你看现在处久了,咱们不就互相了解了。”


        

宋奶奶一时无言,林枝还真是善解人意,抬手拍拍她的手背。


        

张迅见状,看了眼自个奶奶,眼神无声在说:够了,不要让人难堪。


        

张兰五不以为然。


        

不过既然宋奶奶道歉,那就算了吧。她只是觉得林枝这么好的姑娘,被人如此诬陷诋毁,一定要得到对不起才行。


        

二姨进来,生日宴开始。


        

大家边吃边听二姨讲话,二姨不知道去哪搞了一个网红小喇叭,声音可大了,而且兴致极高,不断给大家唱歌,说段子。


        

林枝经常被逗笑。


        

晚饭到达尾声。


        

很多人都去洗手间,准备撤了。


        

林枝问:“奶奶,你去不去厕所?”


        

宋奶奶摇头:“我不去,你去吧。”


        

“好。”林枝起身离开。


        

她上完厕所以后,原路返回。在经过一扇墙时,她听到两道熟悉的谈话声从墙后面传出来,本来不想偷听,但对方说的正是她的事,她便下意识站住脚步。


        

张迅板起一张严肃的脸:“奶奶,你刚才太过份了,我知道你喜欢林枝,但人家已经和宋御臣在一起,你还这么做,这不存心找难堪吗。”


        

“找什么难堪,我就是故意的,让你宋奶奶背地里嚼人舌根,一句道歉也不说。反正最后我逼得她说对不起,林枝受到道歉,我满足了。”张兰五一脸傲娇。


        

张迅后知后觉:“你刚才说那么多只是为了给林枝讨公道?”


        

“当然。”张兰五肯定:“虽然林枝很好,但既然和御臣在一起,我是看着御臣从小长大,我也很喜欢他,就算抢,我也不跟他抢。我这么做,只是想让宋奶奶知道,她不喜欢的人,多的是人喜欢,让她有点危机感,以后便会对林枝好点。”


        

人就是这样,有竞争感了,才会好好珍惜。不然只会把身边人当成路边花,野外草。她难得对一个小辈这么投缘,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吧,毕竟她也想看到林枝幸福。


        

张迅竖起大拇指:“高。”


        

张兰五笑开:“不然你哪有这么聪明,还不是继承你奶奶我的。好了,回去包间吧,不早了,早点回家睡觉。”


        

两人一前一后从墙壁后走出去。


        

林枝反应慢半折回过神,张奶奶一番话实在让她感动,原以为是老人无理取闹,结果却是老谋深算,为她着想。想逃,可是来不及了,只好和他们六目相对。


        

当两人不约而同看到林枝时,张兰五和张迅皆是一怔。张迅率先回过神:“也打算回包间?”


        

“嗯,对。”林枝顺着问题回答,她与他们一块并肩走着,唇瓣蠕动几下,终究开口:“张奶奶,谢谢你。”


        

张兰五喜欢做好事,但不喜欢做的好事被人揭穿,会让她觉得不自在,挥挥手:“这算什么。”


        

“你的心意我会记在心上,以后你要是无聊或者需要人帮忙的地方,尽管找我。”林枝嘴笨,不晓得说什么甜言蜜语,只会给些实际的帮助。就算她和张奶奶的孙子无法在一起,但这不妨碍她们成为朋友。


        

“你还有时间?”张兰五可是有关注theone大赛,这一届如无意外就是林枝当选,做冠军可是很忙碌的,一夜之间可以从籍籍无名变成鼎鼎大名,肯定很多人争着给林枝采访。


        

林枝笑言:“时间就像海绵,挤挤总是有的。”


        

张兰五被哄得心情舒畅,现在很多年轻人压根不知道陪伴是什么,或者说以为有大片大片的空闲才可以陪伴,但其实一个小时也是陪,一天也是陪,只要人来了,她就高兴。


        

主要还是看年轻人舍不舍得为她这个老太婆付出精力和时间。


        

张迅开口:“那以后麻烦你了,我常年在国外,没办法给奶奶切身的陪伴。”


        

“不客气。”林枝说,末了她朝着张奶奶道:“奶奶,你平常喜欢做公益吗,我之前没事做加入一个捡垃圾的公益团体,就是会去各种大山里捡垃圾,既可以锻炼又可以做好事,如果你喜欢大自然,这是个很好的选择。”


        

就是那一次她发现林妙雪,可能因为这样,所以林枝对这个团体还挺有好感的,可惜后来她越来越忙,一直想去,但也没有机会。那个负责人还给她发了几次信息让她有时间一定要参加,林枝光是嘴上答应,但一直没有抽出空来。


        

但如果张奶奶想去的话,林枝一定会抽出时间的。


        

宋御臣说得没错,工作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她不能为了工作反而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要是真折磨出偏头痛来就得不偿失。


        

“爬山啊,会不会很累。”张兰五怕辛苦,而且她年纪大了,也受不得这个罪。


        

“一点点,爬上去的过程,但不会很久,十来分钟就结束,他们安排也很人性化,年轻健壮的就负责冲刺最高点去捡,上去同行有一对老爷爷老奶奶,他们就被安排在山脚下捡,结果老爷爷嫌对方看不起他们,二话不说给爬到半山腰,我都惊呆了。”林枝说。


        

这可谓深刻诠释了什么叫老当益壮。


        

张兰五听着笑了笑:“这么人性化啊,行吧,医生也让人有空就锻炼锻炼,你哪天有时间就告诉我,反正等我孙子出国以后,我又回老人院呆着,整天也没事干。”


        

三人回到包间。


        

宋奶奶看见他们是一块回来的,心中警铃大响,她护短似的一把扯过林枝,把人拉到自己身边:“你们怎么一块回来。”张兰五不会趁她不在时给林枝洗脑,狂说她不好吧。可她已经道歉了,还想怎么样。


        

林枝解释:“我们是在走廊遇见的。”


        

宋奶奶还是无法掉以轻心:“林枝,我们走吧。”只有远离张兰五才是最安全的。


        

林枝跟他们道别。


        

张兰五被宋奶奶的模样逗笑:“你看,她见我像见鬼一样,我都说吧,竞争力是很重要的。”


        

张迅无奈的摇摇头,奶奶真是古灵精怪。


        

林枝和宋奶奶回到车上。


        

宋奶奶道:“你回哪。”


        

“我回公寓。”林枝寻思他们并不顺利:“把我送到地铁站附近就行了,我坐地铁回去。”公寓所处的是黄金地段,地铁口离公寓不到十分钟,可方便。这么晚了,她就不耽误老人的时间。


        

宋奶奶见林枝和她这么见外,不悦,明明刚才和张兰五有说有笑,怎么在她面前就拘谨疏离,不过谁让她先给对方下马威呢,搞得对方有阴影,怪谁,吩咐:“司机,先送林枝回公寓,就是御臣住的那里。”


        

“好的老太太。”司机应道。


        

林枝怔,随即坦然,看来宋奶奶真的已经从骨子里对她改观,可她总觉得不真实,还需要时间消化这件事:“谢谢奶奶。”


        

宋奶奶听到这礼貌用语,更不爽了,她问:“刚才我见你和张兰五说说笑笑,在说什么,这么高兴。”


        

林枝把公益的事说一遍:“……我邀请张奶奶,她说有兴趣。”


        

宋奶奶眉心蹙起:“这件事你怎么不跟我说。”


        

“……”林枝在想宋奶奶这是吃醋吗,也太可爱了吧:“奶奶,难道你也有兴趣?”她一直觉得宋奶奶可以斥巨资修葺寺庙,祈福,向公益机构捐赠,但不会亲自去捡垃圾,去到贫困山区派发物资,怎么说呢,就是只会停留在出钱的层面,不会亲力亲为。


        

宋奶奶被气得说不出话:“怎么,大家都是一样的家庭出来,就允许张兰五有兴趣,我不能有兴趣啊,你都没有问我,怎么知道我没有。”


        

“……”林枝紧张:“我……”


        

四姐缓解气氛:“林枝,别紧张,老太太是吃醋了。”


        

宋奶奶被戳穿,脸色一黑:“四姐,你话太多了。”


        

林枝听到吃醋二字,心里的紧张感顿时烟消云散,是吗,奶奶真这么可爱吗:“奶奶,你想去的话我就约三个人,一起去。”参加这个公益活动是要预约的,省得人数爆表,太多人可不好管理。


        

宋奶奶故作高傲:“嗯。”


        

车子很快驶到公寓楼下。


        

林枝下车,挥手:“奶奶再见,谢谢你送我回来。”


        

“赶紧上去吧。”宋奶奶寻思林枝上一整天班也累了,晚上还要陪她去应酬。然而全程一句不高兴的话也没说,说没有摆脸色,一副宁静的模样。


        

林枝进入大楼。


        

车子再次启动,朝着老宅开去。


        

宋奶奶道:“四姐,最后有什么好的血燕上市,给我买些回来,然后派人送到公寓去。”女人得吃些滋补品,对身体好。以后和宋御臣结婚了,生出来的孩子也健康一点。而且她这么做,会让林枝感到关怀,就不会再肖想张兰五那家子了吧。


        

四姐闻言:“老太太,你对林枝可是越来越好了。”


        

“那必须的。”宋奶奶嘀咕:“省得就被张兰五使手段给抢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