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285章 答应他们结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枝回到公寓,她把高跟鞋给踹掉,都懒得收进鞋柜里了,飘着似的走到沙发处,把自己摔进宽大的沙发里。


        

好累啊。


        

虽然只是出去吃顿饭,但要一直笑,还要说话,还生怕自己说错话,精神上的折磨也挺累人的。


        

林枝刚坐没几分钟,宋御臣就从外头回来。看见林枝鞋子乱飞,她瘫倒在沙发上,就知道她累坏了,于是弯腰把她的鞋子捡起来,收进衣柜里:“今晚怎么样。”


        

“挺好的,就是好累。”林枝喃喃:“哎,不想洗澡。”


        

她还化了淡妆,还得卸妆,真累。


        

“二姨和奶奶对你好不。”宋御臣最关心这个,他怕林枝又偷偷受委屈不告诉他,他在她身边坐下,把她两条腿搭在自个腿上,替她揉捏小腿:“舒不舒服。”


        

林枝美滋滋,抱着抱枕坐起来:“舒服。二姨和奶奶很好哇,超热情,而且回来的时候我让奶奶放我在地铁站下车,奶奶竟然直接把我送到楼下。”


        

宋御臣见林枝用上竟然二字,哭笑不得:“枝枝,其实奶奶人挺好的,以前她对你有误会,但以后都不会有了。”


        

林枝望着他,一副试探的模样:“你是不是私下跟奶奶说了什么,我总感觉奶奶变化也太快了,总不能因为我下小池塘救人就性情大变吧。”


        

宋御臣没吭声。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他把所有事都跟奶奶说了,不然奶奶此时对林枝肯定还是半信半疑的阶段。


        

林枝从他的沉默中读出答案,她下巴搁在抱枕之上:“感觉像做梦一样。”明明不久前还在烦恼这件事,结果无形之中这个麻烦解决了,林枝都觉得那天过份的女人和可怜的小孩是不是老天爷化身帮她。


        

“那这个梦让你开心吗。”宋御臣问。


        

“当然开心。”林枝看着他,笑眯眯:“我发现你总是问我开不开心。”比如她有什么重大决定,他不是问有什么前途,对未来有什么好的影响,能赚多少钱,而是她觉得开心就去做。这句话只有妈妈问过她。


        

宋御臣低头,专心替她按摩小腿:“枝枝的开心当然是最重要的。”


        

林枝见他又说骚话:“你吃晚餐没。”


        

宋御臣可怜兮兮摇头。


        

在公司忙到不知道时间,下班一心想扑回家,就懒得在外面吃。


        

林枝摇头晃脑:“你就会教育别人。点外卖吧,我也想吃点。”


        

“没吃饱?”宋御臣意外,据他所知二姨在百年饭店订了包间,那间饭店的菜式很合林枝口味才是,她竟然饿着肚子回来。


        

林枝犹豫,在想要不要把生日宴发生的事告诉他。


        

吃饭的时候她还不知道张兰五那么做是为了帮她,她多尴尬啊,哪有心思多吃。


        

不过听张兰五的意思,如果她的男朋友不是宋御臣的话,指不定会怂恿孙子抢一抢。


        

“有事?”宋御臣看出她的沉默。


        

林枝决定坦白说出,就算她不说,宋奶奶也有可能会说,到时候他一定更吃醋更生气,她叨叨说出一长串:“……就是这样,我没想到奶奶竟然会跟我道歉,更没想到张奶奶会故意帮我。”


        

宋御臣听得心里郁闷,张迅也去了啊,早知道他也抽空去了:“见过张迅,感觉人怎么样。”


        

林枝以为他是单纯的问,毕竟张迅能在金融街混下去算是一个英雄人物,宋御臣也是英雄,指不定是惺惺相惜,于是诚实回答:“挺好的,穿着西装戴着眼镜,给人一种很睿智的感觉,不是那种廉价的精明感,是很高级的,要是搁古代一看就是军师。”


        

宋御臣听得眉头突突跳起:“看来你对他印象挺好的啊。”


        

林枝后知后觉他生气了,有些郁闷:“不是你问我的吗。”怎么她说了他却生气了,好像是她故意挑起端头一样。


        

宋御臣气,他家枝枝在这方面真是慢半拍,他把手机抽出来递给他:“你看想吃什么,快点。”


        

林枝接过手机,眼睛偷偷瞄他:“还生气呀,别生气啦,就算外面的人再好又怎么样,我只喜欢你。”


        

“……”宋御臣给她按摩的手停下动作,我只喜欢你,真动听。不对,他都三十多岁的男人了,怎么还对这种甜甜的小白话动心,这样显得一点也不成熟,他指手指了指自己的唇:“亲一个,我就原谅你在我面前夸别的男人。”


        

“幼稚。”林枝不理他,打开外卖软件,看吃什么,突然小腿肉被他捏了一把,她吃痛:“啊!”瞪向他,发现他神情高傲,就像一只孤高的孔雀,林枝没辙,身子向前倾,吧唧在他唇上亲了一口:“行了吧。”


        

宋御臣登时被抚毛,喃喃:“不行也得行。”他很委屈,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每天都纯情得跟什么似的,不过他知道这是林枝的心理障碍,怪只怪那些伤害过她的恶魔。


        

林枝假装听不到控诉,她把外卖点好后,放下手机,然后把腿收回来,呈跪姿。宋御臣不解看着她,就见林枝凑了过来,将他吻住。


        

这个吻一直持续到外卖送来,两人皆气息不稳,宋御臣去拿外卖时由于高兴过头,脚步都是飘的。


        

林枝没好气:“你别把人吓着。”


        

宋御臣也想控制住自己,但他控制不住啊,刚才他和林枝的关系又突破一点点了呢,现在掌心里还残留着余温。


        

吃外卖时,林枝真是受不得宋御臣一脸荡漾的笑意,她脑袋越埋越低,都要埋进饭盒里了。


        

宋御臣伸手贴着她的额头,把她的脑袋抬起来:“好好吃饭。”


        

“那你别笑啊。”林枝郁闷,笑成这样,谁顶得住啊。


        

“我有笑吗。”宋御臣抬手摸摸唇角,还真是上扬的,他努力调整表情:“好了不笑,认真。”但没三秒又破功,唇角再一次上扬。


        

林枝翻白眼,真想打他一顿。


        

手机进来消息,是宋奶奶发来的,她点开语音,宋奶奶说自己到家了,还让她早点休息。


        

林枝很乖巧的回话,说让宋奶奶也早点休息,注意身体。


        

宋御臣暗戳戳道:“奶奶有了你,都不找我了。”以前哪个亲戚生日奶奶都会叫他去的,但他每次都没空,可即便这样奶奶还是会喊一声,可现在呢,有了林枝,都不叫他了。


        

“嘿嘿。”林枝嘚瑟。


        

宋御臣见他们之间的关系这么融洽,趁热打铁:“枝枝,要不我们去领证吧。”


        

“……”林枝差点被米饭噎着,她恼羞成怒:“宋御臣,你能不能别在这么随意的场合下说着这么严肃的事情!”


        

“……”宋御臣看了眼跟前的外卖,随意吗,他只是一个极度轻松的氛围下商量一件家庭大事,就像讨论房子该怎么装修,以后要不要换七人车等等等。


        

林枝吃了两口饭,喃喃:“奶奶现在是对我改观,但不代表想让我做孙媳妇吧。”她对这事还是不自信。


        

宋御臣却像发现新大陆:“你意思是只要奶奶答应,就肯嫁了?”


        

林枝被他炙热的目光盯得不好意思:“反正你先问了再说。”她一直的心结就是宋奶奶,如果宋奶奶可以接受她,那结婚也没什么不好:“在这方面我比较保守,我绝不会众叛亲离跟一个人在一起。”


        

她虽然没有亲人,但她也不愿男方与他家人众叛亲离只为了跟她在一起。这样她压力好大。而且以后要是他们之间感情出问题,到时候男方的亲戚一定会跳出来说三道四,她可担不起这个责。


        

“嗯。”宋御臣知道林枝的想法,她真是很成熟的一个人,也很伟大。不然她只顾自己开心就行,完全不用思考别人,到时候跟他绑在一个户口本人,还不是为所欲为。可是她并没有这么做。


        

“那我现在就问奶奶。”宋御臣这举动也只是想给林枝心安,其实他真没想过把婚姻大事交给谁决定,要是这样的话,他只能去联姻了。


        

林枝瞪他:“宋御臣,多晚了,你能不能让奶奶好好休息啊!现在不许说!”


        

宋御臣弱弱收回拿手机的手:“那就明天说吧。”


        

林枝以为宋御臣说的明天是午饭时间或者晚饭时间,结果他早餐时间就打电话了!


        

她刚起床从房间走出去,就看见宋御臣一身汗从健身房出来,举着手机,正在叨叨结婚的事工。


        

“奶奶,婚礼的事我先问问枝枝的意见,要是没意见就交给你一手操办。”宋御臣看见林枝起床,道:“你想在哪里办婚礼,中式还是西式。”


        

“……”林枝风中凌乱。


        

所以她的人生被安排得明明白白了,是不是。


        

不过,林枝很意外,她用嘴形小声问:“奶奶答应了?”


        

竟然答应她跟宋御臣结婚?


        

天啦,她是没睡醒吧!


        

林枝伸手捏了一下自己的脸蛋,会疼。


        

“傻瓜。”宋御臣眼睛里含着笑,道:“呐,奶奶有没有答应,你自己问。”


        

说着,把手机塞到她手里,自个进洗手间洗漱。


        

林枝感觉接了个烫手山芋,但不敢让老人久等,连忙接听:“喂,奶奶早。”


        

“林枝啊,奶奶答应让你们结婚。御臣都认定你了,我也没法说什么,对吧。”宋奶奶觉得宋御臣比她想像中更爱林枝:“竟然大清早五点半就给我打电话,聊了很多。”


        

林枝汗颜:“五点半啊……奶奶,我等会就好好教训他。”


        

“不用,我平常就是五点半起来的,这小子拿捏得紧紧呢。”宋奶奶道:“领证这事你们先别急,等我找大师择个吉日,毕竟是一辈子的大事,要慎重对待。”


        

林枝听得心里暖洋洋:“嗯,谢谢奶奶。”


        

“到时候婚礼你有什么想法就跟我说,我找婚庆策划公司去办,这样也不耽搁你工作时间。”宋奶奶说。


        

林枝已经走进厨房,开始做早餐,今天煮米粉,她得洗点青菜再切点肉沫,煎个鸡蛋:“奶奶,上次的云吞已经吃完了吧,等我周末再给你包,到时候让司机送去给你。”


        

“周末有空就来老宅玩吧,你还没来过,孩子们要是有空也带过来玩玩。”宋奶奶觉得林枝要成为女主人,肯定要对自家产业有一定的了解,有空应该多看看。


        

“好呀奶奶。”林枝欣然答应。


        

“我听到打火声,你在做早餐是吧,那你们先忙,空了再聊。”宋奶奶觉得接下来她也不会闲了,大家族办喜事是很复杂很隆重很繁琐的,每个细节都要尽善尽美,尤其还是她最爱的孙子结婚,她一定要做到百分之两百完美。


        

“好咧,奶奶也去吃早餐吧。”林枝挂断电话。


        

宋御臣洗完澡出来,就闻到香喷喷的早餐,他擦着头发走去厨房,故意在她身后甩头,把水珠甩到她身上。


        

“啊!”林枝大叫!回头看见他作恶,气得想用勺子打他!男人至死是少年这句话还真有一定根据,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幼稚!


        

“枝枝,”宋御臣向前一步从后头抱住她:“我好开心。”


        

林枝真受不得他突然煽情,但她何曾不是呢:“我也一样。”


        

“那我们今晚下班就去买戒指吧。”宋御臣提议。他老早就想买了,让林枝戴着戒指示意自己名花有主,这样其他人才不会觊觎她,省得他无意中多出好多情敌。


        

“你买戒指是想真心结婚用,还是用来挡情敌的。”林枝故意调侃。


        

宋御臣佯装娇羞:“两者都有。不过婚礼上我肯定会给你送鸽子蛋那么大的钻石戒指,我要其他富太太都羡慕你。”这钻石还得去买,然后请设计师雕刻,没那么快到手,所以只能婚礼上再送。


        

林枝听出他护短的语气,真像个大小孩,对小宝也是这样,恨不得把一切最好的都买给她,好让其他小朋友羡慕小宝,要不是林枝把宋御臣这想法扼杀在摇篮里,估计他都实施了,然后小宝也狐假虎威的。


        

“好啦,赶紧去吹头发,喝水。”林枝知道无法阻止他做这件事,婚姻一辈子只有一次,他肯定不会妥协,以他直男的想法,肯定觉得钻石必须有,而且越大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