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无敌双宝:总裁爹地宠爆了 > 第286章 明明想红却假装不想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枝吃早餐时刷着手机,现在她有两件事要做,theone最后一轮线下比赛即将开始,而她的驾照也考到最后一科,考完就可以开车上路了,而两者时间都确定了,她在想要怎么安排工作。


        

宋御臣把米粉吃得吸溜响:“在外面吃了那么多早餐,还是觉得枝枝做的最好吃。”


        

林枝睨他:“吃就吃,少叽叽歪歪。”每次她要是下厨他都会故意说一番好话,那模样真是欠揍。


        

……


        

最后一轮线下比赛开启。


        

林枝和剩余不多的参赛者前往theone公司,这次的比赛就在公司内进行,进行严密监控,说是怕有人作弊。


        

林枝知道宋慧敏是被林香凝用枪手的事吓怕了,这事要是传出去,对公司的名誉可是毁灭性的。


        

林枝一路上收到很多人给她的打气还有红包,刘红涛说了一长段预祝成功的话,林枝全部说谢谢,然后照单全收。


        

宋御臣出手阔绰,直接给她转账五万二,还土土的说一句祝她下笔如有神。


        

林枝不像以前总是跟他计较,反正他们是要结婚的,他的就是她的,就当帮他管账了。


        

她领取转账,发了个谢谢老板的表情包。


        

李妃好久没有见到林枝,一见面就是一个大拥抱:“林枝好久不见啊啊啊!”


        

林枝见到旧朋友,很开心:“怎么感觉你身上多了几分艺术家的气息?”


        

“真的吗?!”李妃高兴得都要跳起来啦:“那不愧我最近花了重金还断掉一切娱乐活动闭关跟着大师修炼!”


        

“天道酬勤,放心。”林枝鼓励。


        

李妃挽着林枝胳膊:“你看,刘倩倩也来了,但我闻到她身上一股酒味,而且打扮风尘不少,不知道是不是我多想,我怎么感觉她不走正道啦。”


        

林枝朝着刘倩倩看去。


        

现在又不是盛夏,秋天了,气温早就降下来,但是刘倩倩却穿着清凉,里面竟然穿着一件被修改得略带艳俗的旗袍,胸口前开了个水滴状的大口子,线条暴露无疑。


        

宿醉头痛的缘故吧,刘倩倩一个人站在角落那里,抬手捏着额角。


        

“可惜。”林枝觉得刘倩倩放弃正道改走旁门歪道是有可能的,因为正道见效慢,来钱慢,还不一定会来钱。好比每个十年寒窗苦读的人最后都不一定会功成名就。有些人耐不住这个寂寞,就选择别的捷径。


        

“对啊,好可惜。”李妃跟着喃喃:“能走到最后一轮证明在这行是有天赋的,反正都花了那么多时间在比赛上面,最后再努力努力不行吗,挺直腰背赚钱更香啊。”临门一脚才决定放弃,真是惋惜。


        

“好啦,别看别人了。”林枝带着李妃转了个身,要是让刘倩倩知道她们在打量她,指不定要向前说她们了。


        

此时所有人都站在一楼大堂,因为theone公司就一层,上面还在布置考场,只能让大家在这站着。


        

这时,接近门口的地方爆发出一阵欢呼声。


        

林枝下意识转头看去,只见是一群导师。


        

为首是徐明琨,罗月姣也在其中,还有另外七八个。


        

“哇噻,”李妃惊叹:“林枝,你师父来了!”


        

“嘘嘘嘘!”林枝让李妃小点声,让徐明琨听见多不好意思啊,而且身边有那么多参赛者,指不定要说她攀高枝。


        

“嘘什么嘛,大家都知道徐明琨一开始就很欣赏你啊,上次大会还帮你说话,这么明显谁看不到。”李妃觉得林枝这人就是太低调,换作她,要是有这么厉害的本事,她得尾巴翘上天。别人说她不谦虚她就顶回去,说有本事你就跟我一样牛再来说我。


        

林枝没有吭声,盯着大门的方向,浑身渐渐弥漫起一股紧张。


        

李妃察觉到,再一次看过去,只见徐明琨竟径直的朝着林枝走来,看,她都说嘛,徐明琨就是想收林枝为徒!


        

“林枝。”徐明琨喊道:“好久不见,那个公益广告拍得真好。”


        

“谢谢徐老师夸奖。”林枝道谢:“那个广告我只是走运才接到的,那时候也不知道会铺天盖地的投放,早知道就别笑得那么傻了。”


        

徐明琨笑了笑:“不是走运,都说性格决定命运,你的性格注定你会一直走运。”


        

林枝愣住。


        

怎么感觉徐明琨话里有话。


        

罗月姣开口:“圈里就这么大,你以为会有秘密?林香凝甩手走人的事被公益机构负责人传得人尽皆知。”


        

众人听到罗月姣这么说话,纷纷诧异,奇了怪了,林香凝不是罗月姣的徒弟吗,以前罗月姣很挺林香凝来着,为了林香凝能把黑的说成白的,可现在怎么却赶着向前说坏话。


        

“原来这样。”林枝笑笑看着罗月姣,这段时间张佳宜会偶尔跟她通信息,这女孩很体贴,知道她忙,要考驾照,还要准备最后一轮比赛,还得上班,所以没怎么打扰。


        

至于林香凝的事,都退赛了,罗月姣不再需要帮她,林香凝觉得罗月姣没有用武之地,自然不会再想着要挟。指不定这事就这么翻篇。


        

罗月姣突然问道:“林枝,想好比赛结束后选谁做师父不,要是还在考虑中,可以考虑我。”


        

徐明琨急了:“你怎么突然抢人!你明知道林枝这根好苗子一直是我看中的!”


        

“咋了,你看中就是你的啊。”罗月姣淡淡反呛。


        

众人闻言,再次惊呆。


        

两位导师争一名学生,真是奇观啊!


        

能做theone导师的,都是在设计行业数一数二的领军人物,大人物做事情,不仅仅只看排名,更看重选手本身有没有可塑性,设计的方向,性格等等,因为只要跟了他们,以后绝对也会是这个行业的领军人物。


        

都说名师出高徒。


        

因此他们并不会因为对方是热门候选第一名就抢破头。


        

如今两人都想要林枝,是因为他们看到林枝无可限量的前途。但众人也看过林枝的设计稿,确实很有灵气,范家展现出来的珠宝也再一次说明林枝的天赋。


        

林枝夹在中间很是为难:“徐老师,罗老师……我暂时没有想这些,一直都是打算过了比赛再说……”


        

她这么说,显得很不知好歹吧,但她总不能直接说其实她的意向老师一直是徐明琨,罗月姣听了会不会觉得她心里仍有隔阂呢,毕竟以前罗月姣为了林香凝没少找她麻烦。


        

徐明琨开腔:“就是,比赛在即,说这些烦孩子的心干嘛,走。”


        

罗月姣翻白眼。


        

导师们浩浩荡荡离开。


        

李妃等人走后,激动看着林枝:“天啦,两个争你一个,太刺激了!”她觉得肯定也有导师意向林枝,只不过徐明琨还有罗月姣都发话了,这两人是导师团里最有份量的,所以其他人才没有站出来抢,自知抢不过。


        

“你这戏看得倒是爽。”林枝吐槽。


        

“嘿嘿。”李妃挠头。


        

“其实你心里高兴死了吧。”刘倩倩身体东倒西歪的朝着两人走去,冷冷嗤笑:“呵,但是面上总是一副不想火的样子,无欲无求,其实心里比谁都想火!”


        

林枝和李妃脸上的笑容顿时散去,看来她们不找麻烦,麻烦也会上门找她们。


        

李妃受不得这个冤屈,瞬间转身:“怎么回事啊,人家想不想火关你什么事,而且想火不是正常吗,你不想火啊!”


        

“是啊,我想火,”刘倩倩咆哮:“但我知道我火不了!不像她,一直在这假惺惺,故作姿诚,什么淡如菊,网友都被她骗了!要真淡如菊那就专心搞创作,拍什么广告,还得电视,网络,公交站全都有她,看着烦死人了!”


        

李妃觉得这话真是无理取闹:“敢情搞创作的都不用吃饭是吧,你这么牛你咋不专心搞创作,穿成这样晚上是陪吃陪喝去了吧!”


        

林枝觉得这话太过了,一把扯过李妃,捂住她的嘴。刘倩倩现在状态很不稳定,她怕会伤害到李妃。


        

确实,刘倩倩顿时炸毛,她眼睛本来还残留着酒精的红,如今一生气,看起来更恐怖了,她抬手指着李妃,咆哮:“你说什么!有种你再说一次,你才是陪吃陪喝的贱精!”


        

“唔唔~”李妃何曾被人这么骂过,想反驳,但是嘴巴被林枝紧紧捂着,她又不敢真的用力去扯林枝的手,比赛在即,要是把林枝的手弄伤怎么办。


        

“你,天天像条狗一样围着林枝转,不就是想抱大腿吗,我没有这么做,你们就排挤我,孤立我……”刘倩倩控诉:“我才不像你一样当狗,我有骨气!”


        

林枝忍无可忍,刘倩倩怎么说她她一定会忍,因为她不想生事,对于无理取闹者来说,你越跟她闹,她反而越上劲,到最后,大家都分不清谁才是无理取闹者。


        

可对方拼了命说李妃,污名化她们之间的友谊,林枝不得不开口:“刘倩倩,你……”


        

“保安,把她给我扔出去!”宋慧敏从大门走进来,充满威严的喝声!身后跟着六个保安,这些都是等会负责监考的,一旦发现有人想作弊,立刻给扔出去!承蒙林香凝的关照,她现在对作弊者深痛欲绝!


        

林枝松开李妃的嘴,她以为宋慧敏早就到了,结果现在才来。说来她好久没见宋慧敏了,成人的主旋律就是忙,就算生活在同一座城市,也没时间时时相见。


        

李妃大快人心,低声:“活该!”


        

刘倩倩慌了:“你凭什么扔我出去,我是theone的参赛者,你没有资格!”


        

“我没有资格?”宋慧敏觉得女人真是疯了:“我以theone最高负责人的身份告诉你,你被取消参赛资格!”


        

刘倩倩登时酒醒大半。


        

对哦,站在她眼前的是宋慧敏,不是刚才的导师天团,theone是宋慧敏一手创立,她自然有话事权。


        

“别,别……”刘倩倩改变姿态,开始求饶:“给我一次机会,求求你,我好难得才走到这里的啊!”


        

虽然每场都是倒数的排名险胜,但那也是胜了,对吧。总比那群被淘汰的输狗要强。她还指望等着这场比赛翻身呢,听闻只要参加了决赛,哪怕排最后一名,一幅设计最少也能赚个十几万,比她在夜场上班好赚多了。


        

宋慧敏不理,径直朝着电梯走去。


        

她不能对林枝表露出与众不同的关怀,不然大家就会质疑林枝得冠军这一件事,人心都是黑暗的,不会承认技不如人,只会想到对方是靠不正当手段取胜。


        

虽然以后林枝和宋御臣结婚这事也会公诸天下,但能瞒一时就一时吧。只要给林枝时间大绽光芒,到时候就没有人敢说她是花瓶,或者靠谁上位。


        

两个保安把刘倩倩押送出去。


        

刘倩倩被丢出去后站在门口大声辱骂林枝,李妃。众人纷纷摇头,还有人吐槽这是一个泼妇。


        

李妃虽然被骂,但却不觉得生气了,毕竟剥夺刘倩倩的参赛资格足以让她消气,而且大家都说刘倩倩是泼妇,证明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林枝更不生气。


        

性格决定命运,还真是啊。


        

站了一会,考场开放,大家纷纷上楼。


        

铃声响起,所有人开始动笔,在纸上作画。


        

一时间,教室内只听到沙沙的笔声,十分令人宁静。


        

林枝画画改改,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因为她这次一点也不想要冠军,她就保持她的第二名就好,希望有人可以发挥出色把第一名的宝座给占了。没有心理负担,自然轻松。


        

房间外,徐明琨和宋慧敏肩并肩站在一起,看着考场内的情况。


        

“林枝很轻松。”徐明琨道,有些人紧张到手心频频冒汗,还有人手都是抖的,得竭力遏制,有上进心是好事,可要是过了,只会适得其反。


        

“这傻孩子,她不想要冠军。”宋慧敏一副看透的模样,就因为枪手袁志朗是被林枝叫走的,林枝怕别人觉得她包藏私心,真是又傻又纯粹。


        

“我看她要失望咯。”徐明琨幽幽道。林枝好像根本不知道她在这方面多有天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