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十四章:最后一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溪缓缓道来,"我想离开我喜欢的那个人,于是我写了一份计划书,一份让自己彻底死心的计划书。其实经过昨天的事情,我已经死心了,只是这份计划书还有一些内容没有执行完,你觉得我有必要再继续下去吗?"


        

"计划是为了执行而制定的,如果担心自己会后悔,执行完是最好的。"


        

他给了一个比喻,"就像在祭奠一段逝去的爱情,要有始有终。"


        

……


        

从叶枫的单身公寓出来,季溪给简秘书回了一个电话。


        

"简秘书昨天找过我?"


        

"顾总让我去接你。"


        

"他,还有这份心。"


        

"顾总并不是一个坏人。"


        

"我没说他是坏人。"


        

……


        

简秘书安慰季溪,"小溪,昨天晚上的事我也听说了,你不应该在哪个时候说要回去,顾总不喜欢矫情的女人。"


        

细想,她确实矫情了。


        

可能还是在乎吧。


        

她还不够淡然,所以还需要历练。


        

"顾总在生我气吗?"她问简秘书。


        

"顾总从不会为这种事生气。"


        

说的也是,生气也是一种情绪,他怎么可能给她这种情绪。


        

"他人在什么地方?"


        

"可能在酒店,顾总昨天也喝多了。"


        

不仅是因为喝多了,应该还有其它事,他精力可真充沛。


        

半个小时后,季溪去了帝都某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


        

去之前她买了一套避孕药。


        

敲门,等待,最后门开了。


        

顾夜恒敞着凌乱的睡衣站在门里,可能是宿醉还有纵欲让他看上去有些精神萎靡。


        

季溪把避孕药递了过去。


        

"我想,你应该需要这个。"


        

顾夜恒眯起了眼睛,那里有危险的信号。


        

季溪温柔地一笑,"我说服自己过来并不是为了惹你生气,我只是想为你做些事,例如送药,例如在外人面前恭敬地喊你顾先生,我希望你明白我这么做只因为我真的很喜欢你,这种喜欢源于我对爱情的向往,跟你无关,不要有负担。"


        

"所以你如此的理直气壮?"


        

"有人跟我说爱不是乞讨,爱是付出,爱是义无反顾,我听从了他的建议。"


        

"少听些建议。"


        

"是。"


        

季溪再次低下了头。


        

把自己放进尘埃里是她为她跟他的爱情做过的最大牺牲。


        

如此不堪,她都接受,只因为她喜欢他。


        

不过很快她就不会了,因为她的计划只剩下最后一项。


        

她抬起头朝他嫣然一笑,"我马上要进行毕业答辩了,所以会忙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我会住在学校,我想跟你说一声。"季溪说完把避孕药再次递给他。


        

顾夜恒没有接,他当着她的面关上了房门。


        

"呯"的一声,他跟她的世界就此断绝。


        

季溪把药放到地上,转身离开。


        

房间里,顾夜恒回到床上,昏暗的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


        

他头疼地按了按太阳穴,目光望向房门。


        

他觉得季溪变了,已经不是那个浑身是血拿着一把刀来敲他门的小姑娘了。


        

她总是在笑,但他知道她的笑很假。


        

这让他有些烦躁,但很快被他驱赶出去。


        

他不想被她扰乱,他们本来就不属于一个世界。


        

他走到窗边拉开窗帘,为自己点了一根烟。


        

这时,手机屏幕上弹出一个消息:Anlisa一周后回国。


        

他嘴角扬起一丝笑意,将烟按进烟缸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