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二十九章:坦白到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溪跟袁国莉换好衣服下楼时,果然看到叶枫的车停在楼下。


        

贱索索的袁国莉又开始分析,"当初分宿舍的时候我就觉得奇怪,为什么其它人都住在A区。就我跟你住在C区,现在看来这里面有学长的小心机。"


        

"天都被说塌了。"


        

"你可以不相信,继续保持你自欺欺人的人设,但是事实胜于雄辩。"袁国莉指了指开门下车的叶枫。


        

"嗨!"叶枫跟两人打招呼。


        

袁国莉秒变奉承脸,"学长,你怎么想到要请我们吃饭?"


        

"不是请你们吃饭是想让你们陪我吃饭。中街区新开了一家烤肉店,我一直想去吃,听说套餐比单点便宜,所以就想着找两个人陪我一起。"


        

"啊。原来是这样。"袁国莉偷偷地瞟了一眼季溪,用眼神告诉她,你看学长都找好了理由。


        

依叶枫的身份,他想找个人陪他吃饭还不简单,为什么是她们,所以这中间肯定是有猫腻的。


        

看破不说破。


        

袁国莉还扬了一下眉毛。


        

季溪:这尴尬的局面呀!


        

两人上了车,叶枫从副驾驶上拿过几本书递给季溪。


        

"这是我托朋友从国外带回来的时尚杂志,你做时尚资讯分析用得上。先拿去看吧。"


        

"谢谢学长。"季溪接了过来。


        

袁国莉又在哪里扬眉毛,借书,古早追女手段,看来叶枫学长做了不少功课。


        

季溪没有看袁国莉扬起的眉毛,她翻了翻手中的书略有所思。


        

三个人到了中街区最为繁华的商业街,叶枫所说的烤肉店果然是新开业,不仅如此套餐的价格也确实比单点便宜。


        

三个人坐到临街的位置,刚一坐下袁国莉就开始问了,"学长,我们总部就在中街区吧。等一下吃完饭能不能一起到总部楼下转一转?"


        

季溪看向袁国莉,她是疯了吗?


        

"季溪你呢?"叶枫看向季溪。似乎在询问她的意见。


        

"上班还不够累吗,周末休息还要参观总部。又不打加班。"言下之意她不想去。


        

袁国莉在桌底下踢了一下她,叶枫虽是学长但也是领导,领导面前怎么能说如此消极的话。


        

叶枫笑了笑,"我记得面试的当天你问过我,你问你进了星耀有几层机率见到大老板,当时我还以为你进星耀是为了认识顾总。"


        

"季溪你还说过这种话?"袁国莉看向季溪。因为这不像季溪说话的风格。


        

"我后来做了解释。"季溪没有理会袁国莉,直接回答了叶枫的问题。


        

"是呀。所以我现在相信了。"叶枫为季溪倒了一杯茶,"但是我很好奇,你当时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对,你为什么要问?"袁国莉简直就是一个复读机。


        

"因为……"季溪抬起头坦白地回答道。"因为顾先生是我的资助人。"


        

说完,她连自己都很震惊。原来她可以用另外一个身份去谈论顾夜恒。


        

袁国莉听到这个信息后却瞪大了眼睛,她盯着季溪问道,"开豪车送你到学校去的是顾……顾老板?"


        

"是的。"


        

"我去,你怎么没有告诉我!"袁国莉像是受到了莫大的打击。她捂着头一脸夸张。


        

"我知道季溪为什么没有告诉你,因为她不想给顾总添麻烦。"叶机笑着给季溪解围。然后又说了一声对不起,"刚才我好像问了一个蠢问题,希望你不要往心里去。"


        

"没关系,这是事实。"季溪也很坦诚,"所以一开始我并没有投简历给星耀,因为我不想再跟顾先生有任何关系。"


        

"说的也是,别人资助你上完四年学,你又跑到别人公司上班。搞得好像你要赖着别人似的。"袁国莉安慰似地拍了拍季溪的肩,"好啦。以后我们都不提这件事。"


        

"谢谢理解,所以现在还想去总部转吗?"季溪歪着头问袁国莉。趁机逗她。


        

袁国莉连忙摇头,"不去了,不去了,免得真碰到顾总,他还以为你带人组团向他要资助。"


        

季溪笑了,不过她用余光看了一眼叶枫。


        

她觉得叶枫肯定知道一些事情,当初其它招聘公司是知道学校网上流言的,她相信他也知道。


        

袁国莉现在还有信心说叶枫学长是想追她吗?


        

他只不过是想知道真相罢了。


        

所以这顿饭的意义仅仅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