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三十六章:看谁还在叫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谨森是顾夜恒的弟弟,亲的。


        

这是顾安心说的。


        

她说顾谨森最近才回帝都,之前在哪里她没说。


        

她不说季溪大概也能猜到,因为她听出了顾谨森的口音,但是她没有问。


        

她对顾谨森没多大兴趣。


        

袁国莉也表现出兴趣缺缺,主要是她不喜欢顾安心说话的调调。


        

袁国莉怕的是她一问,顾安心说一个高大上的地方,她接不住,然后还要忍受顾安心无处不在的优越感。


        

而顾安心呢根本就不在意季溪与袁国莉的态度,她今天向季溪示好是另有目的的。


        

跟顾谨森分别后,顾安心就单刀直入地跟季溪"摊牌"。


        

"我是为了叶枫哥才来星耀上班的,所以上次才会说那些话希望你不要介意。"


        

"你指的是那个一次?"让人介意的话她可说了不少次。


        

"就是我跟你说我喜欢叶枫哥的事,让你不要打叶枫哥的主意的那一次。"顾安心露出了一丝自责的神情,"我这人心急嘴笨。话语有些不当。"


        

季溪笑了笑。


        

袁国莉却站了出来,她对顾安心说道,"你心急嘴笨也不能逮住谁就警告,季溪自己又没说喜欢叶枫学长,你说这些话有什么根据?"


        

季溪也想知道,顾安心视她为情敌的根据。


        

顾安心给出了回答,"因为叶枫哥为了工位的事训了我,还有,叶枫哥人那么好长得又那么帅,谁会不喜欢,更何况他还护过你。"


        

"这就是你的理由?"袁国莉直摇头,这世上还有把臆想当成针对的理由。


        

季溪看着顾安心,还真问了一个问题,"你追求叶枫仅仅是因为喜欢吗?"


        

"当然是因为喜欢,不过也有其它方面的原因,"顾安心说道,"我哥很欣赏叶枫哥的能力,而现在正是恒兴用人的时候,所以我就想我何不帮我哥留住像叶枫哥这样的人才,这样在我哥面前也能留个好印象。而留住他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变成我哥的妹夫,所以我才到星耀来追求他。"


        

季溪并不相信顾安心说的这一套。顾夜恒都把顾安心的父亲从恒兴集团清除出去,他为什么又让她来拉拢他想要的人,这前后很矛盾。


        

因为顾安心根本就没有这个份量。


        

所以,顾安心在说谎。


        

或者是她只是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顾安心自己也可能知道自己找的理由漏洞百出,但她却有持无恐,因为这些表面信息都不是她想要传递的。


        

她真正想要传递的是叶枫跟她在一起更有前途。


        

这也是一种变相的炫耀。


        

因为她是顾家人。


        

袁国莉也觉得顾安心的说词漏洞百出,于是她回过头问季溪,"季溪,你怎么看?"


        

"豪门的事我一个普通人不懂,为什么要拉拢为什么要排挤我更是不懂,而且我对顾先生也不了解,他的需求我也不知道。"


        

季溪意思很明确,她对顾安心还有顾夜恒的事都没兴趣。


        

"不过,"她说到。"追求叶枫学长这件事情,顾安心你如果是真心喜欢,我希望你能用些正当手段。像叶枫学长这么优秀的人,有人喜欢他很正常,你能追别人也能追,所以别搞圈地画押这种小儿科把戏,现在叶枫学长还不是你的男朋友,等到那一天是了,你再趾高气扬也不迟。"


        

"对,就是这个道理,"袁国莉也跟着附和。"所以你之前跑来警告季溪的行为很可笑,你有什么立场跟资格警告,就因为你喜欢叶枫学长,我还喜欢大明星呢,那我是不是该怼天怼地怼空气?"


        

顾安心态度良好地赔着笑脸说道,"我今天不是来跟你们解释吗,我之前态度不好还不是因为我着急。"


        

"既然解释清楚了,那我们就分开吧。"季溪不想跟顾安心说太多废话,她拉着袁国莉要走。


        

顾安心拦住了她,"等一下,我还有其它话要说。"


        

季溪站定,看着她。


        

"季溪,既然你说你对叶枫哥没有兴趣,那从今天起你帮我追他!"


        

什么?假想情敌变成助攻人!


        

顾安心绕了一大圈原来在这里等着她。


        

"不好意思。"季溪直接拒绝,"我并不知道叶枫学长对你有没有兴趣,所以这个忙我帮不了,而且我也不想帮,你自我努力吧。"


        

说完。她再次拉着袁国莉要走。


        

"季溪,我不是在求你。"顾安心的声音突然高傲起来,"我这是在命令你,你可别忘了我哥顾夜恒资助过你,没有他,你现在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捡垃圾。"


        

那口气就像季溪是一只忘恩负义的狼。


        

季溪站定,回过头看向顾安心,反问道,"那又怎样?"


        

"他可是给了你十万块钱。"


        

"十万块而已,还不至于多到给你效力,我又不欠你的。"


        

"你还真是翻脸无情。"


        

"比你狐假虎威强。"


        

"你!"顾安心指着季溪的脸,气得直跳脚。


        

"季溪,你不要给脸不要脸!"


        

季溪背对着顾安心痛苦地闭了一下眼,给脸不要脸,这句话多像顾夜恒每次跟她在一起的潜台词。


        

十万块,就能侮辱人吗?


        

季溪回过头朝顾安心微微一笑,"安心小姐,我觉得你一直都没有搞清状况。我再说一遍,资助我的人是顾先生不是你顾安心,你没有资格命令我做任何事。"


        

"而且我还觉得,如果我是顾先生,用你来拉拢叶枫学长还不如用我这个曾经受过他资助的女大学长来拉拢更为合适。"


        

"你什么意思?"顾安心被季溪强大的气场震慑的朝后退了一步。


        

"我什么意思你还不明白,你们家已经不受顾夜恒重用了,你帮他拉拢叶枫学长?是真心拉拢还是替你们家发展势力,这谁都说不好,反到是我,我没有任何利益立场,更能全心全意地帮顾先生。"


        

"所以我决定从今天起,我也要追求叶枫学长,替顾先生效力。"


        

说完,她上前拍了拍顾安心的肩,"我们一起努力!"


        

用软刀子扎人,谁不会?


        

季溪跟顾安心放下狠话的第二天,整个公司都知道季溪想要追求叶枫。


        

放出消息的自然是袁国莉。


        

她寻了一个机会跟公司最为八卦的一个女同事聊了一下。


        

"你们知道吗,昨天顾安心找季溪约战了。"


        

"约什么战?"


        

"因为顾安心想追求我们叶经理。她见季溪长得漂亮怕季溪也喜欢叶经理,就跟季溪说她到星耀来是为了叶经理来的,让季溪识趣点别掺和。"


        

"哇,这是在警告呀。"


        

"是呀,明显就是警告,你说季溪招谁惹谁了,就因为长得漂亮就被资本家给警告了。我们到星耀来是为了好好工作。怎么搞得像宫斗剧似的。"


        

"那季溪怎么回应的。"


        

"季溪说好呀,为了协助顾安心追求叶经理,她也参与竞争。"袁国莉说到这里还拍了拍这位八卦女同事,"喂,你去你们部门问一问,看还有谁喜欢我们叶经理,大家一起竞争。"


        

"叶经理长那么帅。又是上司,谁敢追呀,季溪还真是初生之犊不怕虎。"


        

成功传播消息后,袁国莉给季溪发了语音,告诉她,她已经在民间帮她造成了舆论。


        

"接下来就看你的表现了。"


        

季溪按住了额角,难道袁国莉是看不出她跟顾安心呛声只是为了还击。


        

她跟叶枫之间……怎么可能。


        

季溪决定去找一下叶枫。


        

下班的时候,她故意磨蹭着不走。


        

办公区其它人自然是听到了袁国莉散播的消息,见季溪在工位上磨磨蹭蹭大家都心知肚明。


        

相视一笑后大家把目光投向也一样在工位上磨蹭的顾安心。


        

叶枫走出办公室时,办公区只剩下季溪跟顾安心。


        

"怎么还没下班?"他的目光从季溪身上移到顾安心身上。


        

顾安心先站起来,笑着回答道,"叶枫哥不走,我们这些小职员那敢走。"


        

"这么说走的其它人胆子都挺大?"


        

顾安心:"……"


        

叶枫笑了笑,"下班了就赶快回去吧,明天你们还要出发到海川,好好休息。"


        

"好。"顾安心应了一声。


        

叶枫再次看看季溪,迈步准备离开。


        

季溪连忙站起来,"学长,我能搭你的车回去吗?"


        

"可以。"


        

"我也要。"顾安心奔到叶枫面前。


        

叶枫看向她,"你不是有车吗?"


        

"我的车坏了。"


        

"辛秘书。"叶枫喊了一声走廊闪过的人影。


        

叶枫的秘书辛敏超停住了脚步,他从玻璃门外探出了头。


        

"什么事。叶总?"


        

"送一下顾安心,她的车坏了。"


        

辛敏超一听滑溜地过来了,笑容满脸地说道,"可以呀,能送顾小姐是我的荣幸。"


        

顾安心连忙挽住叶枫的胳膊拒绝,"我不想坐辛秘书的车,季溪你去坐吧。"


        

季溪看看目前的状况。觉得这种情况下跟叶枫谈也不合适,她拿过自己的包跟着辛秘书走出办公室。


        

走廊外,辛秘书八卦的问,"你们这就开始竞争了?"


        

"不是竞争,我正准备跟叶经理解释这件事。"


        

"我知道我知道。"辛敏超嘿嘿一笑,"我当了叶总三年秘书,像你们这种手段追他的女人不说有一千也有八百,故意晚下班在电梯口装偶遇,然后制造点误会再去解释。"


        

说完,他突然凑到季溪面前,"今天公司关于你要追求叶总的消息传得是沸沸扬扬,我去打听了是你的好朋友袁国莉传的,季溪,你的这些手段不行。过时了。"


        

季溪:"……"


        

辛敏超从包里拿出一本书神秘地递给季溪,"我在网上淘的《追求大法》,非常实用。"


        

季溪:"……"辛秘书这是……


        

"我不需要。"她把书推了回去。


        

"你需要的。"辛秘书又把书给推了回来,"在追求叶总这件事上我支持你。"


        

"呃?"


        

"今天下午我们秘书处做了一个统计,有百分之六十的人认为最后叶总会选择你。"


        

"呃?"


        

"刚才你没看出来吗,叶总让我去送顾安心,这就说明叶总更偏向于你。"


        

星耀的人上班这么闲吗?


        

辛秘书继续说道。"不过呢有百分之四十的人认为叶总如果为了未来的发展,他应该选择顾安心,顾安心可是顾总的堂妹。"


        

辛秘书带着季溪步入电梯,一边按电梯一边继续说道,"但依我对叶总的了解,他不会选择顾安心,原因也是因为顾安心是顾总的堂妹,我们叶总是一个相当骄傲的人,他不可能当凤凰男。"


        

"相当骄傲的一个人?"


        

"是呀,曾经有一个富商的女儿也想追叶总,那个富商提出只要叶总跟他的女儿交往,可以把公司全部给他,但我们叶总拒绝了。"


        

季溪不说话了,她觉得昨天自己的行为有些过于草率。


        

她甚至都不应该接受叶枫送给她的口红。


        

"季溪。你怎么不说话?"


        

"哦,"季溪挤出一丝笑,"叶经理确实很优秀。"


        

"所以你要努力。"


        

季溪又是一笑,这笑有些无奈。


        

到了宿舍楼下,季溪别过辛秘书后并没有上楼,她一个坐在小区花园里想了很久。


        

她真的很欣赏叶枫,而他也是她见过的为数不多的能给予她温暖的人。


        

他那么好。那么优秀,而她……


        

最主要是叶枫并不了解她,他不知道她的过去,他也不知道生她的母亲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更加不知道她还当过顾夜恒两年地下情人。


        

在什么都不跟他说清楚的情况下,如此草率地说要追他。


        

季溪捂住自己的头,她真的是……


        

都怪好胜心太强。


        

"干嘛一个人坐在这里叹气?"一个温柔又清咧的声音在季溪头顶传来。


        

季溪抬头就看到一脸笑意的叶枫。


        

"学长!"她连忙站起来,"你不是送顾安心回去了吗?"


        

"我帮她把车发动了。"叶枫拉着她又坐回到木椅上。


        

然后又递给她一杯咖啡。


        

季溪这才注意他买了蛋糕跟咖啡。


        

他自己也拿了一杯,掀开盖子喝了一口,然后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


        

他的脸上挂着笑。


        

"我听到消息了,"他说,"你终于想通了?"


        

"不是,是话赶话说到哪里,我一时气急……胡言乱语罢了。"


        

"季溪,你这样可不对,是不是我过早亮了底牌你才这样对我?"叶枫坐直身体,"先喜欢的人就一定要受折磨吗?"


        

"不是。"季溪摇头,"我没有要折磨学长你的意思,我……"


        

叶枫突然吻住她的唇。


        

季溪漂亮的长睫忽闪了两下,最后还是狠心推开了他。


        

"学长,你先等一下。"


        

"等多久?"


        

"等我把话说完。"


        

"好。"叶枫又坐直了身体。


        

季溪低下头想了想,最后叹了口气,"我原本打算这件事情烂进肚子里谁也不告诉的,可是我觉得现在很多事情都不能受我的控制,而且我连自己也控制不了。"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跟顾安心呛声说要追求你。"


        

"因为你受到我的蛊惑。"


        

"不,不是这样的,是我骨子里的不服输,我讨厌别人嘲笑我。这让我想到一个人。"


        

"谁?"


        

"顾夜恒。"


        

"你跟顾先生还有故事?"


        

季溪点点头,她再次低下了头。


        

"我跟他之间除了我曾经喜欢过他外,我跟他睡过。"


        

叶枫:"……"


        

季溪仰起头喝了一口咖啡,突然就笑了,"人们关于有钱男人跟没钱女人之间猜想并不是空穴来风,我明明也知道自己的卑微,可是顾安心说我给脸不要脸的时候我还是生气了。"


        

叶枫看着她。几秒过后他问道,"你跟我说这些的目的是什么?"


        

"我想告诉学长你,真正的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在选择顾安心和我之前你要考虑清楚。"


        

"你怕我上当受骗?"


        

"我怕你人生有污点。"


        

"污点?"叶枫微微皱了一下眉,"顾先生是你主动勾=引的?"


        

季溪摇摇头。


        

"顾先生女朋友回来后,你还想跟他在一起?"


        

季溪再次摇摇头。


        

"你跟顾先生在一起的时候你伸手向他要过钱?"


        

"没有。"季溪又喝了一口咖啡,"除了他资助的十万块。我从没有向他要过任何一分钱。"


        

"你喜欢的那个人是顾先生对不对?"


        

季溪的长睫闪动了两下,最后转向叶枫,她点了点头。


        

叶枫笑了,"这算什么污点,你只是跟一个不想给你未来的男人谈了一场你独自喜欢的恋爱,后来他喜欢的人回来了,你结束了你的单恋,仅此而已。"


        

"可是我……"


        

"你只是没整理好,"叶枫叹了口气,"看来你确实不太适合进入下一段感情,对不起,是我太着急。"


        

他放下咖啡站了起来。


        

季溪以为他要走。


        

她的心瞬间掉入冰谷,原来学长也无法原谅这种事情。


        

但没想到叶枫来回走了两步,又坐了下来,他对季溪说,"好了,现在谈谈我们的事。"


        

季溪抬起双眸看向他,他们的事?


        

他问,"你说的这些跟你追我有关系吗?"


        

"呃?"季溪有些发愣。


        

叶枫有些生气地说道,"你很奇怪你知不知道,没有那个女生会在追求男生时,跟对方说自己曾经谈过几次恋爱交过几个男朋友,被渣过被劈过腿。前男友这种生物是不可以告诉现男友的你知不知道。"


        

"他不是我的前男友。"


        

"他连前男友都算不上你就更加不要说,说出来没有任何意义。"


        

"可是顾先生这个人真的存在,而且他还是你的上司,如果有一天你知道了,我觉得自己今天的隐瞒就是欺骗,我不想……"


        

"你不想盲目地投入一段感情然后再次受伤害?"


        

"不,我不想学长你被隔应到。"


        

"只有在乎的人才会被隔应,我从来都不在乎我是不是你的第一个男人,我只在乎我是不是你最后一个男人,我喜欢你,比你想像的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