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三十八章:不好的事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溪从房间出来时,嘴是又红又肿,她知道这种情况被叶枫看到,免不了会多想。


        

她想抄小路跑掉,但叶枫已经在台阶下跟她招手。


        

季溪叹了口气,只好硬着头皮过去。


        

"都解释清楚了吗?"叶枫笑着问她,目光落到她的唇上。


        

"看来是没有解释清楚。"他自嘲地笑了笑,"走吧,先回去。"


        

他拖起季溪的手,把她带离这个地方。


        

他没有让她回房间还是去了酒店楼下的咖啡店,他为她点了一杯咖啡,示意她先喝一口。


        

季溪听话地喝了一口。


        

"他说……你去找过他。"季溪放下咖啡看着叶枫。


        

叶枫点头,"在你去之前,我跟顾先生说我喜欢你,想要跟你在一起。"


        

叶枫继续说道,"原则上我追求你是不需要经过他同意的,但我担心你,所以还是去了。"


        

"担心我?"


        

"对。我担心你,我怕你想太多,例如顾先生是我的上司,例如你跟我在一起会不会影响到我的前途。所以我先走出这一步,我不需要你为我考虑,因为喜欢你是我自己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你不需要考虑我的立场,你只要接受我对你的喜欢就行了。"


        

"可是他说不同意。"季溪捂住头,"学长,我真的很怕他,真的很怕。"


        

这是季溪的心里话,之前她是很喜欢顾夜恒,可是很多时候她也害怕他。


        

他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威慑住她。


        

"你不是怕他。"叶枫让季溪正视他,"你是因为过去喜欢他养成了不敢反抗的习惯,还有你也没有找到可以反抗他的理由,因为你没有爱上我,如果你爱上了我,这些都不是问题。"


        

季溪叹口气,她又喝了一口咖啡,其实叶枫说的很对,她确实没有爱上他。


        

一直以来她只是拿叶枫当一个上司,一个学长,一个很温暖的人,她没有其它想法。


        

"学长,我们各自都退一步吧。"这是目前最好的结果。


        

"就当一切都没有发生,你没有跟我表白,我也没意气用事地跟顾安心叫板说要追你。"


        

叶枫的脸色很难看。"你在劝我放手吗,季溪,我说过我喜欢你比你想象的要多,我是不可能放手的。"


        

"学长……"


        

"好啦,今天就到此为止,我们不再讨论这个问题。"


        

怎么一个比一个固执,一个比一个难沟通。


        

"好,我可以不讨论这个问题但问题依然存在,实在没有办法我辞职总可以吧?"季溪是真的不想夹在两个男人中间。


        

倒不是左右为难,左右为难起码她还能自己选择,现在的情况是她没得选择,两个都固执地要让她听他们的。


        

某种意义上来讲叶枫跟顾夜恒都很自负。


        

"你的劳动合同签的是一年。"叶枫提醒。


        

"那又怎么样?"


        

"你在实习期的时候公司花了不少的钱对你进行了培训,你要离职必须赔偿公司的培训费用,这是劳动合同里明文规定的。"叶枫摇了摇头,"你该不会都没有仔细看吧?"


        

季溪确实没有仔细看,"要赔多少钱?"


        

"三四万左右。"


        

这么多,她存折里一共也就六千块钱,这中间还有实习期的工资。


        

"辞职还要赔钱?"


        

"校招时签意向合同都要赔违约金。公司招你进来浪费这么多人力资源当然要赔钱,你当这些大公司是菜园子门,你想进就进,想出就出。"


        

确实是。


        

她要辞职,顾夜恒说不准会让她赔个上十万。


        

"那我只能等公司开除了。"


        

叶枫再次提醒,"你如果想在工作上犯错被开除,最终牵扯到的是其它人,这是一个蠢办法,因为其它人还要为你买单。"


        

行,所有路都堵死,他们都是狠人。


        

季溪不想喝咖啡了,她站起来走人。


        

叶枫拉住她,"怎么了?"


        

"你说的对,今天就到此为止,我上楼去了。"


        

她挣脱他的手,径直朝电梯走去。


        

叶枫看着她的背影,轻声说道,"傻瓜,你怎么不问问我能不能带你走。"


        

季溪走后,顾夜恒一个人在房间里坐了很久,他知道这个时候跟季溪见面很危险。


        

这是这个女人太不听话了,跟她说让她等两三个月,她怎么就跑了。


        

还去招惹了一个叶枫。


        

想到叶枫刚才的话,顾夜恒就是一肚子的火。


        

"顾总,我很喜欢季溪,想跟她在一起,您资助过她也算是她的一个长辈,我想征求您的意见,您愿意把她给我吗?"


        

长辈?


        

他就大她八岁,怎么就成了长辈?


        

顾夜恒肺都快气炸,他以为是季溪想要追求他,没想到是对方是在打季溪的主意。


        

季溪他可以控制,这些窥视她的男人,他怎么控制?


        

他把简秘书叫了进来。


        

"什么事,顾总?"


        

"叶枫这个人家里是做什么的?"


        

简秘书回答道,"叶枫是南城人。他父亲是某个高校的校长,母亲是名编剧,我们星耀能发展成国内最为顶尖的娱乐公司也是因为他的业务能力和手上的资源。"


        

"也就是说他是一个人才。"


        

"可以这么说,星耀一年可是十几个亿的利润。"


        

"你觉得我在乎那十几个亿?"


        

"顾总您有千亿资产自然不会在乎星耀的十几个亿,可是星耀是您旗下所有产业中风险评估最低。"简秘书回答。


        

"意思是叶枫这个人暂时动不了。"顾夜恒把玩着面前的茶杯。


        

简秘书十分不解,"顾总为何要动叶枫,他每年的业绩考核跟能力考核都是最优的。"


        

"他想动我的女人。"


        

"Anlisa小姐?"


        

"是季溪。"


        

"小溪?"简秘书瞪大了眼睛,之前季溪给他发的信息说的那个人难道是叶枫?


        

简秘书决定劝劝顾夜恒,必定现在都分开了,"顾总,小溪已经不在您身边了,如果叶枫真的喜欢她,对于小溪来说也算是不错的归属。"


        

"不错的归属?"顾夜恒冷哼一声,"你觉得季溪跟我亏了?"


        

简秘书脸上的冷汗又下来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觉得她不可能做您一辈子的地下情人,她身世可怜,如果真有人喜欢她……"


        

"放她一马是不是?"


        

顾夜恒站了起来,"谁又能放我一马!"


        

他说完,端起那杯茶一饮而尽。


        

"简秘书,这个世上最没用就是同情心。想要守护自己的东西就必须不择手段,这是我的宿命,季溪遇到我,也是她的宿命,她必须认命!"


        

"你知道怎么做了吗?"


        

"我会去劝劝小溪的。"


        

"听说顾谨森到海川来了?"


        

"是的,刚才他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要过来见见您。"简秘书回答。


        

"嗯,让他过来吧。"


        

……


        

顾谨森走进顾夜恒的房间时,顾夜恒已经调整了情绪,他慵懒地坐在沙发上,示意顾谨森也坐过来。


        

顾谨森挨着他坐下,无意间看到茶几下方有一个珍珠发夹。


        

这个发夹他认的,跟他送给Anlisa的生日礼物一模一样。


        

"Anlisa也到海川来了?"他不着痕迹地问顾夜恒。


        

"你是来找她的?"


        

顾谨森笑了笑,"我只是问问,以为哥你出差会带着她。"


        

"为什么会这么想?"


        

"因为今天是Anlisa的生日。"


        

顾夜恒哦了一声,他已经忘记了这件事情,不过他也不担心,因为简秘书会帮他记得。


        

礼物送到就行了。


        

他起身从茶案上拿过一个茶杯放到顾谨森面前,提起茶壶为他倒了一杯茶。


        

"你怎么会在海川?"他问顾谨森。


        

"听说这边有个文化节,过来看看。"


        

"前几天Anlisa还专门为你的事来找过我。"顾夜恒看向顾谨森,"她觉得我应该给你安排点事情做。你呢,你怎么想?"


        

顾谨森摇头苦笑,"她还真是喜欢瞎操心,再说这事也不该她操心,难道是看不惯我一天到晚闲晃?"


        

顾夜恒看着面前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笑了笑,端起新泡的茶喝了一口。


        

"老爷子也在过问这件事,"他把手上的茶杯又放到茶案上,重新倒茶,动作不紧不慢,"我也在考虑把他安排在什么地方合适。"


        

"你呢,你自己有想去的地方吗?"


        

顾谨森摇摇头,"我从小在安城弄堂里长大,只会打架其它的事情弄不来。商界的事情更是一窍不通。不像哥你,你上过大学,又一直跟着老爷子身边,顾家上下你也了解,四年时间就把恒兴管理如此井井有条。"


        

"这只是表相,很多地方依然暗潮涌动,我只有一双眼睛那能窥齐全貌。"顾夜恒又喝了一口茶,"就像安城这件事,四年前你舅舅跟宇城集团合谋让我们损失了一半的运输业务。我虽然过去处理这件事情,但是四年后,魏家不一样私吞。"


        

顾夜恒继续说道,"这就是家族企业的弊端,天高皇帝远,时间一久他们就认为公司是他们的,手越伸越长。"


        

"哥的意思是……"


        

"帝都以外十三家子公司全部盘点,跟星耀一样,谁能为恒兴带来利益谁就上。"顾夜恒看着顾谨森,"到时候你领队,其它人员我帮你抽调。"


        

顾谨森明白顾夜恒的意思。


        

顾夜恒继续说道,"盘点整合虽然很累,但你走一趟也能了解下面十三家公司的运营情况,这对你有好处。"


        

"全听哥的安排。"


        

"嗯,生活方面有其它需要吗?"


        

"简秘书有定期往我帐户上打钱,我单身一个人花销不大。"


        

"明天我会让人把恒兴5%的股份转到你名下,这是父亲生前交待的,以后你自己处理财务,我就不再管你了。"


        

"谢谢哥。"


        

"出去吧。"


        

顾谨森站起来跟顾夜恒行了一个礼,走出房间时他又看了一眼茶几下面的那个发夹。


        

一双狭长的桃花眼微眯起来。


        

顾谨森走后,顾夜恒拨了一个电话,对方的声音低沉而沙哑。


        

"顾少!"


        

"聂叔,安城那边怎么样?"


        

"魏清海失踪了。"


        

顾夜恒眉头微皱,"失踪?"


        

"看来安城的水很深,我们还要继续查下去吗?"


        

"再深也要把里面的水鬼给捞出来,"顾夜恒走到窗前看着正午的阳光,他的眼睛微微眯缝起来。显得有些阴戾,"查一下温家。"


        

"温家?"对方很吃惊,"温家可是Anlisa小姐的家族,这……"


        

"我交往的是Anlisa不是温家。"顾夜恒挂了电话。


        

他再次抬眸看着外面的阳光。


        

四年的事情像过电影一般重新回到他的脑海。


        

Anlisa毁婚出国,恒兴遭遇信誉危机,父亲车祸身亡,顾氏家族其它人趁机要分家产,安城又跟着出事。


        

四年了,该收网了。


        

顾安心躲在树后看到了叶枫牵着季溪的手离开。恨得是牙痒痒。


        

她无法理解,季溪居然会让叶枫跟着来见顾夜恒。


        

她是什么魅力,怎么能指使像叶枫学长如此优秀的男人一点都不计较地跟在她身边。


        

就因为她长得漂亮?


        

她确实漂亮,这种漂亮让每一个见到她的女人都心生嫉妒。


        

顾安心想,Anlisa肯定也十分嫉妒季溪,虽然Anlisa长得也很漂亮,但她已经二十七,跟二十二岁的季溪相比,她太老了。


        

男人不仅喜欢漂亮的还喜欢年轻的,这是自然规矩。


        

所以不能只让她一个人在这里嫉妒季溪这个女人,她得让Anlisa也嫉妒嫉妒。


        

她倒要看看Anlisa那只高傲的天鹅是怎么对付像季溪这种不要脸的女人。


        

顾安心给Anlisa打了一个电话。


        

Anlisa的声音听上去并不愉快,"谁呀?"


        

"是我,Anlisa姐。"


        

"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就是想告诉你我们在海川搞团建,我哥也来了,你说意不意外,我哥那么忙居然会参加一家下属公司的新员工团建,真是好奇怪。"


        

"他奇不奇你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我就是问问。我听谨森哥说你今天生日,他还给你买了礼物,夜恒哥给你买礼物了吗?"


        

Anlisa看着房间里酒店工作人员送过来的花与蛋糕,不悦地问顾安心,"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别在这里阴阳怪气的。"


        

"季溪那个女人中午的时候到夜恒哥房间去了。"


        

"啪"Anlisa挂了电话。


        

顾安心朝自己的手机翻了一记白眼,转身回了酒店。


        

Anlisa坐在梳妆台前气了半天,再看那束花与蛋糕时她已经没有高兴的劲儿了。


        

这个顾安心真让人扫兴。


        

但是让她给顾夜恒打电话问他人在哪里,她又不敢。


        

这次回来。顾夜恒虽然高调示爱,但实际上他并没有拿她当回事。


        

把他惹急了,她可能连他女朋友的位置都坐不上,更别谈利用他来稳定她们温家在顾氏家族的地位。


        

胡思乱想间,顾谨森的电话打了过来。


        

"生日快乐,婉亭姐。"私下,顾谨森喜欢喊她的本名温婉亭。


        

"什么婉亭姐,我就大你两岁,你这样喊都把我喊老了。"Anlisa本来不高兴,这下子更不高兴了。


        

年龄可是女人的死穴,顾谨森真是那壶不开提那壶。


        

"你就不能像别人那样喊我Anlisa?"


        

"我哥喊你Anlisa吗?"


        

Anlisa怔了一下,她努力回想才发现顾夜恒似乎从来都没有喊过她的名字,不管是Anlisa还是温婉亭,这次回来他一次都没有喊过。


        

"谨森,你哥是不是有其它女人?"她问顾谨森。


        

顾谨森笑了,"你怎么突然问我这种事。"


        

"顾安心说他跟一个叫季溪的女人不清不楚。"


        

"顾安心的话你也信?"顾谨森再次大笑,"不过话说回来,你跑出国时我哥才二十六岁。他一个正常男人你还希望他为你守身如玉?"


        

"可是我现在都回来了。"


        

"那你就想办法抓住他,而不是问我他跟谁不清不楚。"顾谨森说道,"男人挺讨厌女人在背后搞小动作,你如果想维护自己女朋友的地位,直接宣布主权就行了。"


        

"你人在哪里?"


        

"我在海川。"


        

"我马上到海川。"Anlisa说完挂了电话。


        

……


        

下午的团建活动在室外,袁国莉让季溪擦防晒霜时发现她早上戴在头上的发夹不见了。


        

"你发夹呢?"


        

季溪摸了摸脑袋,又在房间里找了一圈。


        

"不见了。"她有些沮丧,怀疑是落在顾夜恒的房间里。


        

真是倒霉。


        

"怎么会不见,是不是掉车上了。"袁国莉觉得可惜。"一百来块钱就戴了一天,太不划算了。"


        

"以后再说吧。"


        

袁国莉嗯了一声,并没有发现季溪这句话有什么问题。


        

下午的拓展活动由专门的拓展公司负责,两个人到了集合地点,拓展公司的人已经到了。


        

排队,分团,然后就是喊口号玩各种挑战项目,什么信任游戏什么团队协作。


        

专业的拓展人员很会营造气氛,搞得季溪这帮人像打了鸡血似的,以至于季溪根本没时间想中午的事。


        

拓展训练结束后,季溪整个人好多了。


        

她觉得既然都这样了,她一个发愁也改变不了事实。


        

第一她辞不了职,第二她也改变不了顾夜恒的霸道,第三她也躲不了叶枫的猛烈攻势。


        

既然这样那就顺其自然。


        

反正星耀离恒兴总部直线距离有十几公里,顾夜恒又不会天天盯着她。


        

更何况顾夜恒说的那些话只不过是在威胁她,其目的是阻止她跟叶枫在一起。


        

自己的下属要跟自己曾经睡过的女人交往,像顾夜恒这么自负的人肯定会隔应。


        

如果换成阿猫阿狗喜欢她,他才懒得理会。


        

哼,男人。


        

想通这些后,季溪觉得现在她最要防的人是顾安心。


        

这一切的一切说不准都是她整出来的妖娥子。


        

为此,她开始后悔让顾夜恒带她去玉府,如果不去玉府,顾安心也就不知道她是谁。


        

但世上没有后悔药。


        

结束完拓展活动后,季溪随着大部队回到酒店,刚进大门就看到简秘书跟Anlisa站在前台的位置,好像是在跟她说些什么。


        

顾安心眼尖,一眼就看到了Anlisa,然后大声跟身边的同事介绍,"我哥女朋友来了。"


        

"谁呀?"


        

"还谁呀,Anlisa呗,你们都不看新闻,我哥等了她四年可痴情了。"她把痴情两个字说的很大声。


        

人群中发出赞叹声。


        

"顾总出差还带女朋友,一看就知道两个人感情很好!"有人拍起了马屁。


        

"Anlisa小姐真漂亮,像女明星似的。"又有人附和。


        

"真希望我们顾总能早点娶得美人归。"季溪在旁边也来了一句。


        

顾安心翻起眼皮看了她一眼。


        

季溪也看了她一眼。


        

其它人倒觉得季溪这句是真心,她受过顾夜恒的资助,祝福他是应该的。


        

"我也希望我们顾总早点结婚!"袁国莉也来了一句。"我听说港都那边有个富豪结婚给下面的员工一人发了一万块的大红包,我们顾总千亿身家,而且出手阔绰,肯定会包更大的红包。"


        

"哇!"大家开始兴奋。


        

因为金钱的力量。


        

大家陆续往电梯口走,酒店门口只剩下顾安心跟季溪两个人。


        

顾安心朝季溪走近一步,似笑非笑地说道,"少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你是什么人别人不清楚我还不清楚。"


        

"我觉得你不清楚。"季溪回答得很认真,"你哥资助过我。这是一项善举,倒是你别为了跟我竞争叶枫学长,把这项善举传变了味,你要搞清楚你传的谣言对我十分有利,想想,帝都有多少人想要攀上你哥这样的大富豪。"


        

"好好想想吧!"季溪得意地走开。


        

经过前台时,她看了一眼Anlisa。


        

Anlisa也看了她一眼。


        

季溪点头跟她示意,抬眸间看到了Anlisa头上戴的那个发夹。


        

Anlisa小姐怎么跟她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发夹?


        

季溪顿时紧张起来。


        

如果Anlisa头上的这个发夹是她在顾夜恒房间找到的,那她戴在头上无疑是在跟她示威。


        

因为她买这个发夹的时候顾安心在场。她知道这个发夹是她的。


        

如果不是,那这个发夹很有可能是那个叫顾谨森的男人送给她的。


        

而她的发夹还在顾夜恒房间里。


        

会是那种可能呢?


        

季溪快步朝电梯走去,一边走一边掏出手机给简秘书发信息。


        

几分钟后,简秘书给她回了过来。


        

"Anlisa小姐头上的这个发夹是顾谨森先生送的,今天是Anlisa小姐的生日。"


        

季溪松了口气,但马上她意识到目前最要紧的事就是到顾夜恒房间去找自己的发夹。


        

她又给简秘书发信息,让他帮这个忙。


        

简秘书马上回了信息,"下午开会的时候,我在顾总的西服口袋里看到过一个。"


        

呃?顾夜恒居然把发夹放进了自己的西服口袋,他想搞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