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四十四章:她有了男朋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吃饭的时候,叶枫把自己的身份证还有一份简历放到季溪面前。


        

"这是……什么?"


        

"让你全面的了解我呀,我的生日。"叶枫拿起身份证,"我的人生经历。"他又拿起自己的那份简历。


        

说完,他把身份证和简历一起推到季溪面前。


        

"这么正式?"


        

"当然,谈恋爱我可是认真的。"


        

"那我是不是要也把身份证给你看?"


        

"不用了,你十一月五号出生,老家在安城,我都记的。"


        

听叶枫这么说,季溪才发现她对他的情况知之甚少,只知道他不是帝都人。


        

她拿起他的身份证,"你是南城人!"南城。是季溪最向往的城市,据说那里四季如春,风景特别美。


        

"你居然出生在我最喜欢的城市里。"季溪嘟起嘴,"真是让人嫉妒。"


        

"你喜欢南城?"叶枫很高兴,"以后我带你到南城玩。"


        

"好。"季溪一口答应。


        

她把身份证放下,起身收拾碗筷。


        

叶枫想帮忙,却被她拉开,"你肩膀受了伤不宜乱动,去坐着吧,我很快的。"


        

说着她端起碗筷去了厨房。


        

叶枫跟着过去,想陪着她,人还没进厨房手机响了。


        

"我接个电话。"他朝她示意了一下,去了阳台。


        

电话是叶枫的母亲打来的。


        

"小枫,在哪儿呢?"


        

"在公寓里,刚吃完饭。"


        

"十一回来吗?"


        

叶枫看了一眼厨房的方向,回答道,"十一我可能回不去。"


        

"公司不放假?"


        

"不是,我有其它事情忙。"


        

"放假了你还有什么事忙?你外婆可是一直在念叨你。说你也别光顾着忙事业,也多考虑考虑你自己的事情。"


        

"我就是在考虑自己的事情所以才不能回去。"


        

"啊,你有喜欢的女孩了?"


        

叶枫笑了笑。


        

"哪里的姑娘,多大,干什么的,你十一把她带回来我们看看呀!"


        

"我这还没开始呢您就问了一堆问题,我要是把她带回去,万一您把她吓跑了怎么办?"


        

"你妈我又不是老虎。"


        

"是,您不是。但她是只小兔子,我怕她跑了。"


        

"你担心妈妈反对你们呀,怎么可能,只要是正经人家的姑娘我都不会反对。"


        

"您应该说只要我喜欢。你都不会反对。"


        

"是,只要你喜欢。"叶枫的母亲在另一端也笑了,"好啦,妈不催你,不过她的照片你总可以发过来给我看看吧。"


        

"我手上还没有她的照片,等有了照片再给您。"


        

"好吧,那妈等着。"


        

"嗯。"


        

叶枫挂了电话回到客厅,季溪已经洗完了碗筷。


        

"要喝咖啡吗?"他问她。


        

"你能喝咖啡吗?"季溪指了指他的肩膀。


        

"医生只是嘱咐不能喝酒。"叶枫说着朝茶柜走去。


        

季溪连忙过去帮忙。


        

泡好咖啡,两个人坐回到客厅的沙发上,叶枫迟疑着要不要告诉季溪刚才打电话过来的人。


        

作为男朋友,他不想瞒着她。


        

但是他又担心提到自己的父母会让季溪敏感,因为她只有一个在监狱里服刑的母亲。


        

思来想去,他觉得还是先不要跟季溪说这些,等感情稳定了他带她去南城。


        

而季溪呢,她却在想另外一件事情。


        

那就是怎么跟叶枫以男女朋友的身份相处。


        

谈恋爱,她是真的没经验。


        

要不然也不会在跟顾夜恒表白的时候还写企划书。


        

季溪喝了一口咖啡,又偷偷地看了叶枫一眼。


        

叶枫正好看向了她。


        

"怎么啦?"他问。


        

"没什么。"季溪连忙又喝了一口。


        

"你肯定有事。"


        

"真没有。"季溪舔了舔嘴唇又偷偷地看了叶枫一眼。


        

又被他抓了一个正着。


        

她连忙移开目光还假意咳嗽了一声。


        

叶枫,"……"他凑到她面前,"为什么老偷瞄我?"


        

"我哪有,"季溪心虚地揪着自己的衣领,最后只好承认,"我就是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有些不安。"


        

"接下来怎么做?"叶枫歪了一下头,马上他就笑了。


        

"傻瓜。你什么都不要做,坐在我旁边就行了。"


        

"那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无趣?"


        

"为什么会这么想?"


        

"我不太会谈恋爱。"


        

叶枫也想到之前季溪跟他说的那些话,为了跟喜欢的人表白她还写了一份企划书。


        

现在想想幸好她什么都不会,这样他才有机会拥有她。


        

"你不需要会,心里想着我就行了。"


        

"那……"季溪挠了挠头,"那我帮你做些事吧,你肩膀受了伤肯定有些事情做起来不方便,衣服,衣服要洗吗?"


        

说着她站了起来。


        

叶枫也站了起来,"衣服倒不用洗,不过有一样东西需要洗。"


        

"什么东西?"


        

"我。"


        

浴室里,季溪看着快要注满水的浴缸有些尴尬地摸了摸眉毛。


        

还没等她尴尬完,叶枫就走了进来,他坐下让她给他脱衣服。


        

叶枫穿着一套居家服,也是为了方便行动。


        

季溪踌躇了一下还是伸手帮他解开了扣子。


        

当她看到他的伤口时,她的尴尬瞬间就烟消云散。


        

他为她受了这么重的伤,她还在不好意思,她早就应该地来照顾他了。


        

"还很疼吧?"她的手指在包着纱布边缘游走,眼中满是爱怜。


        

"早就不疼了。"叶枫拉回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你跟我说交往的时候,我的世界里就没有疼痛二字。"


        

"我是止痛药呀?"


        

"何止,你是灵丹妙药。"叶枫把她拉到腿上坐下,然后看着她的眼睛。


        

季溪知道他这是想要吻她。


        

"不是要洗澡吗?"


        

"比起帮行动不便的男朋友洗澡,恋爱中的男女更喜欢做的一件事情其实是……。"


        

叶枫慢慢地靠近她,最后覆上了她娇艳欲滴的唇。


        

浴室里除了水声还有一种更加美妙的声音。


        

当浴缸的水溢出池面时,叶枫停止了这个缠绵的吻,他朝她笑了笑,打趣地说道,"不能再吻了,再吻得话我就要出糗了。"


        

季溪明白他的意思。他的适可而止让她很安心。


        

也许这就是恋爱跟床伴的区别。


        

叶枫会考虑她的感受,会知道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


        

而顾夜恒从来都不会管这些,他强势、不容拒绝、随性而为。


        

季溪心中的天平彻底倾向了叶枫。


        

她觉得自己终于有了人样。


        

帮叶枫洗了澡洗了头,然后又帮他穿好衣服吹干头发,时间已经过了晚上九点。


        

"我该回去,明天还要上班。"季溪跟叶枫道别。


        

"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你身上还有伤。"


        

"是肩膀有伤又不是腿有伤。"


        

"万一在路上别人撞到你伤口怎么办?"季溪执意不肯,"你老实待着吧。"


        

"我就送你到楼下。"


        

"不用。"季溪把他推回到屋里,"听话!"


        

叶枫果然听了话,不在坚持,只是有些不舍地看着她。


        

"明天我给你买早餐过来。"她说。


        

叶枫摇头,"早餐我叫外卖。你不用来回跑,晚上过来照顾一下你男朋友就行了。"


        

"好。"季溪想跟他挥手道别,想了想还是过去吻了一下他的唇。


        

叶枫瞬间就笑了。


        

"我到了给你打电话。"她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


        

"嗯。"叶枫嘴上答应着,但手却拉着她的手不愿松开。


        

如所有热恋中的男女一样。


        

季溪仰起小脸看着他,心被叶枫的倦念填满,暖暖的让她感动,她也有些舍不得与他分开。


        

"十一我们去旅行吧!"叶枫对她说。


        

"旅行?"


        

"嗯,到国外去。"叶枫眼中满是期待,"只有我们两个人。"


        

季溪有些犹豫,"可是你的伤。"


        

"离十一长假还有一周,我的伤到时候都好了。"


        

季溪还想说什么,叶枫连忙堵住她的嘴。


        

"费用的问题你也不要操心,你叶枫哥哥我请女朋友出国旅行的钱还是有的。"


        

"你不回家吗?"在季溪的印象中,十一长假应该是家人团聚的日子。


        

虽然这四年她都在顾夜恒的别墅里一个人吃泡面渡过,但那是因为她无家可回,叶枫不一样。


        

"春节再回去。"叶枫知道季溪的情况所以不愿过多的谈回家这件事,"现在对我来说,女朋友最重要。我想跟你在一起。"


        

"你呢?"叶枫反问她,"你愿意跟我过这个长假吗?"


        

"当然愿意。"这是季溪的心里话。


        

既然选择跟叶枫在一起,她一定会努力当个合格的女朋友。


        

叶枫很开心,"护照的事我帮你办,旅行的地点我们慢慢商量。"


        

"嗯。"季溪点头。


        

"回去吧,不早吧。路上小心安全。嗯……真的不要我送?"叶枫看着她,目光中全是关心与柔情。


        

季溪摇摇头,然后上前抱住了他。


        

原来被人爱是这种感觉!


        

"我会想你的。"她对他说。


        

这一句也出自真心。


        

回去的时候季溪心情像六月的天气,明媚又晴朗。


        

以至于进小区时她还主动的跟门口的保安大叔打了一声招呼。


        

"喂,姑娘,你是不是叫季溪?"门口的保安大叔问。


        

"对,我叫季溪,是有我的快递吗?"


        

"不是,刚才有个长得特别帅的男人找你,向我打听你的门牌号。"


        

"特别帅的男人?"季溪想不出会有谁来找她,"他没说他叫什么吗?"


        

"没有,他上去了一会可能是没找到你的人就走了。"


        

"哦。谢谢。"


        

季溪狐疑地回到住所,远远的就看到一个小袋子挂在她宿舍的门把手上。


        

她拿下来打开,里面是她在海川再次丢失的那个发夹。


        

是简秘书吗?简秘书长的也挺帅的。


        

应该是简秘书,季溪想,这世上只有他心才这么细。


        

想到简秘书,季溪又想到简秘书到星耀来颁布的那条禁令。顾安心说的很对。这条禁令确实在针对她。


        

因为现在只有她想搞办公室恋情。


        

只是为什么突然之间要下这条禁令,是在给她暗示吗?


        

为什么要给这样暗示?


        

季溪想到顾夜恒,还有他给她的警告。


        

不要毁掉叶枫!


        

哼!


        

季溪抿了抿嘴,回身看着走道外的夜色。


        

曾经,那么多个夜晚她望着夜色等着他来,而他却从不愿停下脚步看她一眼。


        

现在,她终于遇到了一个愿意等她愿意给予她温暖的人。


        

他却来告诉她不行。


        

不行?凭什么不行?


        

就因为她曾经说过喜欢他?


        

季溪挥手将手上的发夹扔进了夜色里。


        

去他的!


        

他顾夜恒算老几,凭什么要按他说的去做。


        

……


        

袁国莉的约会似乎很成功,晚上回来的时候一脸桃花的跟季溪讲以后她可能会天天晚归。


        

"季溪,我母胎单身二十二年现在终于有了恋爱的机会,你可不能说我见色忘友。"


        

季溪展颜一笑,"我怎么可能说这种混帐话。我要是恋爱了也会六清不认,所以开心最重要。"


        

袁国莉很满意,她掏出手机给季溪看那个高中同学的照片。


        

男孩高高瘦瘦的,笑起来有一排整齐的牙齿,跟爱笑的袁国莉很是般配。


        

季溪很羡慕,"你们第一次约会就合影了?"


        

"当然。我们不仅合影了,一回来我就发了朋友圈。"


        

袁国莉把自己的朋友圈晒给季溪看。


        

果然是。


        

"哎呀,你这速度还真是快。"


        

"必须要快,这代表我的态度。"袁国莉朝季溪眨眨眼,"你想想我今天跟他约会,连个朋友圈都不发,他可能会以为我对他没什么兴趣。发朋友圈等同于给他一个信号。"


        

"所以那些艺人在微博上官宣恋情也代表一种态度?"季溪若有所思的问。


        

"当然。"


        

临睡觉时,季溪躺在床上想了想决定发一条叶枫能看的懂的朋友圈来表达一下她的心情与态度。


        

她选了一张风景画,然后配了一段话【期待与你的旅行】,最后还在后面加了两个爱心。


        

朋友圈发出去后,季溪以为叶枫会评论。


        

但他没有,而是也发了一个朋友圈。


        

他发的是自己的一张自拍照,照片中光线很暗,叶枫靠在墙头微眯的眼,长睫微垂,在他的脸上勾勒出漂亮的孤线。


        

他配了一个笑脸和一颗心。


        

季溪笑了。


        

她知道叶枫看到了,同时她对叶枫的这个处理也很满意。


        

他果然还是比她想得周到。


        

不过偷偷谈恋爱也挺有意思的。


        

放下手机准备睡觉,袁国莉却过来敲门。


        

"季溪,你和谁去旅行?"


        

季溪,"……"


        

袁国莉挤进房间再次追问,"怎么没听你说起要出去旅行呀,你跟谁约好了?什么时候去?"


        

季溪有些无奈,本来想偷偷跟叶枫秀一下恩爱,没想到被袁国莉给盯住了。


        

玩地下恋情还真需要步步为营。


        

季溪清了清嗓子。决定发挥一下自己瞎掰的能力。


        

"我没跟谁约好,发这条信息就是想知道有没有人想约我。"


        

"你在钓鱼?"


        

"对,我在钓鱼。"


        

"那……"袁国莉凑到季溪面前小声问道,"要是叶枫学长上钩了呢,他约你,你怎么办?"


        

季溪这才想到袁国莉没有叶枫的微信。所以她还不知道叶枫也发了动态。


        

那么这个问题。


        

"如果我有时间,去的地方我又有兴趣,那就去呀!"根本不是问题。


        

"可是公司有规定。"


        

"公司是规定不能搞办公室恋情又没说同事之间不能一起旅行,对吧?"


        

袁国莉哦了一声,"对,对。对,公司可没这么规定。"


        

说完,她意味深长地拍了拍季溪的肩,"其实吧我觉得公司的这条规定行同虚设,只要不在公司里搂搂抱抱被抓住,其它时间公司又不会派人盯着我们。"


        

季溪笑了,袁国莉总是能一针见血的指出问题所在。


        

除了袁国莉,还有一个人在为季溪的这条朋友圈在疑惑,这个人就是顾夜恒的秘书简碌。


        

简碌坐在床边足足盯着那条动态看了一分钟,手指在评论与点赞中来回移动。


        

他想给点态度,但又怕揣摩不透季溪的心思说错了话。


        

季溪不一定真的跟谁出去旅行,她也许只是发条朋友圈好玩。


        

他要是点了赞,这证明他看到了。


        

事后,如果顾总问起,他也不好回答。


        

评论?


        

不管评论什么,季溪都会认为他管太多。


        

更重要的是他怕季溪误会是顾总管太宽。


        

在季溪心里,她现在已经跟顾总没任何关系。


        

但目前看来放不下的人好像是顾总。


        

哎!


        

简碌叹了口气,心里里掠过一句话: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但想到魏清海的事,简碌又特别能理解顾夜恒的做法。


        

他把季溪丢下可能是真的迫不得己,也许是为了更好的保护她。


        

但是最终她还是被推到死亡的边缘。


        

简碌不在现场,所以他不知道当天发生了什么,只是他奉命去解救季溪时突然看到是Anlisa的时候,他心里突然就咯噔了一下。


        

他以为顾夜恒交换的条件是季溪。


        

事后,他才知道在处理魏家这件事情上,还隐藏着另外一个人。


        

这也就意味着顾夜恒接下来还要面临一个问题,那就是揪出这个人。


        

以顾夜恒的性格,他不可以养虎为患。


        

所以……他才会让他来警告季溪。


        

因为他现在还是无瑕顾及她。


        

既然如此,简碌觉得只要不是被顾夜恒当场抓到,季溪可以有属于她的快乐。


        

她,太可怜了!


        

想到这里,他移开了手指,没有点赞也没有评论。


        

不过,他给她发了一条信息。


        

"你想去什么地方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