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四十八章:最好的爱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回到房间后,叶枫去了浴室洗澡。


        

季溪换了睡衣后又趴在墙上看鱼。


        

这时叶枫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好像是有人给他打电话。


        

季溪看了一眼手机又看了一眼浴室的方向,"叶枫,你手机响了。"她告诉他。


        

"谁打来的?"浴室里,叶枫问。


        

季溪过去查看,没有名字是一个电话号码。


        

"不知道,是一个陌生号码。"她回答。


        

"那就不要管它。"


        

季溪把手机放下正准备继续去看鱼,这时叶枫的手机又响了,是短信的推送铃声,依然是那个陌生号码发过来的。


        

【你在哪里】就四个字。


        

季溪开始研究那个号码,这应该是国内的一个手机号,她又开始推算国内现在的时间,凌晨两点。


        

谁凌晨两点给叶枫发这种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信息?


        

过了一会儿。对方又发来一条。


        

【我查了你的航班,知道你去了M国的G市,我想要告诉你,我哥也要去了M国G市。】


        

我哥?


        

季溪连忙去拿自己的手机,然后翻开顾安心的联系电话,这个在叶枫手机里没有储存的号码是顾安心的。


        

所以顾安心的这个我哥指的是顾夜恒吗?


        

顾夜恒也到了这座异国城市?


        

季溪又看了一遍这条短信,她觉得有些闹心。


        

顾夜恒到这里来又怎么了?顾安心为什么大半夜的不睡觉跟叶枫通风报信,她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她是想表达顾夜恒在追杀她吗?


        

所以这是一条劝告短信,劝告叶枫不要一错再错!


        

还有这个顾夜恒,世界这么大他为什么要来M国的G市?


        

略有些生气的季溪给简秘书去了一个电话。


        

简秘书也许是睡了,好一会儿才接。


        

季溪,"这是国际长途,我只能长话短说,顾夜恒是不是要来M国?"


        

"是。"


        

"他为什么要来?"


        

"是陪顾老爷子散心,顺便也去看望一下他的舅舅。"


        

哦,原来是走亲戚。季溪释然了,她跟简秘书道歉,"不好意思,大晚上的吵醒了你。"


        

"没关系,你在M国是不是?"


        

"嗯。"


        

"跟叶经理在一起?"


        

"嗯,我们在交往。"


        

简秘书笑了笑。"所以你谈判成功了?"


        

"是的。"


        

"那就好好交往吧。"


        

简碌挂断电话后望着夜色叹了口气,随后他的目光落到床头柜的一份文件上。


        

上面是季溪的母亲季敏英的相关资料。


        

这个在监狱服刑的女人半年前被诊断出肝癌晚期,现在正在一家医院接受治疗。


        

所有的费用都是顾夜恒在出。


        

简碌想不通,顾夜恒默默地为季溪做了那么多事,为什么又默许了季溪成为别人的女朋友。


        

简碌取下了眼镜,揉了揉疲惫的眼窝,他无法了解自己老板的内心世界,因为这个男人有一副冰冷的外壳。


        

叶枫从浴室出来时,季溪正好结束了跟简秘书的通话。


        

"在给谁打电话?"


        

"给简秘书,"季溪指了指叶枫的手机,"因为顾安心给你发了一条短信,我核实一下。"


        

叶枫拿起手机的手滞了一下。


        

季溪连忙解释,"我不是有意要看你的手机的,是你没有关闭通知。那条短信明晃晃地出现在屏幕上,我也不能戳瞎我的眼睛。"


        

叶枫笑了,"你这是在跟我解释?"


        

"对。"


        

"解释合理,是手机的错。"叶枫把刚拿起来的手机又放回到床头柜上。


        

季溪,"你怎么不看短信?"


        

"我对顾安心发过来的短信没任何兴趣。"叶枫说完又去了浴室,他去吹头发。


        

季溪沉默了,叶枫最后这句话提醒了她,她犯了一个错误。


        

因为她对顾安心的这条短信感了兴趣。


        

顾夜恒到了M国G市,为了核实她在凌晨两点打电话给简秘书打了电话。


        

这简直就像她跟现男友在渡假,突然听到前男友要来,然后马上就去核实这件事情,还大咧咧地告诉现男友,我去核实了这件事情。


        

好像个傻瓜呀!


        

就像当初告诉叶枫,她跟顾夜恒睡过一样,完全都没有考虑到叶枫的感受。


        

季溪有些懊恼,她怕叶枫觉得她把坦诚当借口在伤害他。


        

怎么办,要去道歉吗?


        

季溪一时失了主意。


        

没想到叶枫在浴室里喊她。


        

她连忙跑过去。


        

"我头发吹好了,你可以刷牙洗脸了。"叶枫把浴室让给她。


        

季溪一边刷牙一边回想叶枫刚才出浴室的表情,揣测着他有没有生气。


        

要是生气了,等一下该怎么哄?


        

这一思考花了她半个小时。


        

出去的时候叶枫已经关上房间的大灯,坐在床上看书,见她出来,他放下书歪着头看着她。


        

"那个……"季溪站在床头,卷着自己睡衣的下摆,想着该怎么认错。


        

叶枫却扑哧笑出了声,"你该不会到现在才想起来我们晚上要睡一张床吧?"


        

"呃?"季溪傻愣愣地看着他。


        

把刚想好的道歉词给忘了。


        

叶枫掀开旁边的被子,拍了拍床榻,"过来。"


        

季溪老实地过去坐到他旁边。


        

叶枫把她拉进怀里。开始吻她。


        

季溪整个人都紧崩了起来。


        

叶枫感受到她的紧张,笑着放开她,"睡吧。"


        

说着他先躺了下来,然后侧过身看着季溪。


        

季溪连忙也躺好。


        

下一秒,叶枫把她抱进了怀里,"不要乱动。"他警告道。


        

"那个……"季溪还想要解释。


        

"我知道了。"


        

"不是,我想道歉。"


        

"不用道歉,我也没这么心急。"


        

"叶枫哥,我是想为刚才的电话道歉。"


        

叶枫用手肘支起脑袋,看着旁边的小人儿,"电话的事情,什么事情?"


        

"你没生气?"


        

"你是说你给简秘书打电话?"


        

"嗯。"


        

"顾安心发了一条什么短信?"叶枫根本就没看短信,所以他并不知道。


        

他转过身想去床头柜去拿手机。


        

季溪没想到叶枫根本就不知道,既然不知道那还是不知道吧。


        

她连忙去抢叶枫的手机,最后手机没抢到人却趴到叶枫身上。


        

叶枫不再拿手机了,他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季溪,目光灼灼。


        

季溪想要下去,叶枫却抱着她翻了一下身。


        

"叶枫哥……"季溪的脸红了。


        

叶枫没说话,他伸出手轻轻地拨了拨季溪耳边的短发,目光在她脸上游走,最后俯下了身吻住了她的唇。


        

季溪的心一下子跳到嗓子眼了。


        

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她,该发生的总会发生,不要紧张,现在叶枫是她的男朋友,他们终归要到这一步的。


        

可是脑海之间顾夜恒的影子总是不断地在闪现。


        

他在床上的霸道,狂野,还有不知疲惫的索取。


        

她甩了甩头想把顾夜恒的影子除掉,叶枫却误以为她是不愿意。


        

"我是不是唐突了?"他问她。


        

"没有。"季溪连忙勾住他的脖子,"是我的问题,我有点紧张。"


        

"那我们等到你那一天不紧张再继续?"叶枫征求她的意见。


        

季溪想了想摇了头,之前她的坦诚已经伤害了叶枫。


        

他现在是她的男朋友,两情相悦水道渠成是很自然不过的事情,她在他身边不应该去想顾夜恒。


        

虽然她曾经深爱过他,但那已经是过去,她必须要走出这一步。


        

她起身吻了一下叶枫。给予了她的态度。


        

叶枫先是愣了一下但马上就笑了起来,他再次俯下身去吻她。


        

过程中叶枫很温柔,不仅温柔还时时处处照顾着季溪的感受,最后他也自觉地选择去保护她。


        

这让季溪很感动。


        

与顾夜恒在一起时,他从来都不会做措施,但他也不许她怀他的孩子,所以季溪总是自己一个人偷偷的吃药。


        

对于顾夜恒来说。她只是解决他需要的一个工具,所以他在乎的是他自己的感受。


        

但叶枫,他更多的是心疼她,怕她受到伤害。


        

两相一对比,季溪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怎么啦,是不是弄疼你了?"叶枫停下动作,紧张地看着她。


        

季溪连忙摇头。她紧紧地抱住了他,在他耳边轻语道,"叶枫哥,我喜欢你!"


        

一夜无话。


        

第二天季溪醒来时,一时之间有了恍惚,她不知道现在是何时何地,但是她心头却没由来的涌出一股幸福。


        

她伸了一个懒腰,眯缝着眼看着白纱瓢舞的窗外,笑了。


        

叶枫走到床沿边坐下,笑看着她,"还打算睡呀?"


        

"能睡到自然醒真好!"她又伸了一个懒腰。


        

叶枫刮了刮她的小鼻子,提醒道,"我们预约的船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出海了,你如果再睡懒觉我们只能明天去了。"


        

"出海!"季溪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你怎么不早说。"


        

说完她从床上蹦起来冲进了浴室。


        

但马上她又从浴室里冲了出来,傻愣愣地看着枫。


        

"怎么啦?"叶枫过去。


        

季溪指了指自己的脖子左侧,上面有昨天晚上叶枫留下的吻痕,夸张的不得了。


        

叶枫笑了,还逗她,"就一个确实不好看,我再弄一个。对称。"


        

说着他作势要去亲。


        

季溪推开他,虎着脸生气,"都说了要你轻点,你看看你。"


        

"都是我的错。"叶枫态度良好地道歉,但马上又说道,"但我是故意的,我想在你身上盖上我叶枫独属的章。这样别人就不会有非分之想了。"


        

"谁会有非分之想?"季溪捶了他一拳,转身又进了浴室。


        

叶枫站在外面看着刷牙洗脸的季溪,笑了笑,转过身把顾安心昨天给他的短信给删了。


        

来了也好,他也希望顾夜恒能明白现在的季溪是他叶枫的女朋友。


        

所以,他这个前男友是时候退出了。


        

上午九点,季溪跟叶枫如约地登上了出海的船,与此同时,觅森岛的上空出现了一架私人飞机。


        

海上的船与天空上的飞机一上一下擦肩而过。


        

船上的旅客们手搭凉棚观望,其在有几个中东人还在用英语私语,"那来的大财团,居然坐私人飞机上岛。"


        

那口气似乎在说该坐私人飞机上岛的人是他们。


        

季溪能听得懂英语,但跟大多数国人一样,口语有些弱。所以她全程只顾着看风景,开心,不管四周的人与事。


        

沟通交流全交给叶枫。


        

叶枫除了跟人沟通外,还负责跟季溪拍照。


        

两个人出双入对倒是羡煞了不少旁人。


        

因为不能发朋友圈,季溪注册了一个推特号,在推特号里她把叶枫帮她拍的照片发布了出去。


        

本来这是为了记录她的这次旅行,跟人分享一下她的快乐。没想到一个上午就有几百个人关注了她。


        

留言大多数是赞美她惊为天人的美貌,还有一些人在下面求关注。


        

幸好全都是一些外国人。


        

出海回来后,季溪推特下面留言越来越多,有人开始问她有没有男朋友。


        

季溪看着身边的叶枫,说道,"我们拍张合影吧。"


        

"好。"


        

叶枫拿出手机搂住季溪,两个人站在甲板上拍了一张贴头照。


        

季溪把这张合影发到了推特上,然后亮给叶枫看。


        

"你注册了推特号?"


        

"嗯,公司应该没什么人玩国外的社交软件。"


        

叶枫笑了,他笑季溪还没完全弄懂星耀的业务范围,现在的娱乐公司不仅仅要协助艺人在国内吸粉,还需要帮助艺人在国际上获得名气。


        

所以公司也有推特号,公司的艺人也有,营销部门也有。


        

如果季溪的热度够高。应该很快就会被公司里的某个人知道。


        

当然知道也无所谓,在出发之前他已经让辛秘书废除了那条禁令。


        

叶枫也拿出了手机,对季溪说道,"你既然把我们的合影发上去了,总应该问一下你男朋友有没有推特号,要不要互关一下。"


        

"你有吗?"


        

"当然。"


        

叶枫点开自己的主页给她看。


        

"哇,你粉丝好多。"季溪拿过他的手机翻看。百分之八九十的都是颜粉,是冲着叶枫的长相来的。


        

"完蛋了。"她把手机还给叶枫,"你今天要掉粉了,因为我把你已不是单身的身份给公布出去了。"


        

"我玩推特是为了健身打卡又不是为了吸粉。"


        

季溪也注意到叶枫的动态几乎都是他的健身打卡,看来叶枫的生活十分自律。


        

"以后我陪你健身。"季溪拍了拍自己,"我也想要马甲线跟蜜桃臀。"


        

不仅如此,她也要一个自律向上积极乐观的人生,从而驱赶掉她曾经的那些黑暗时光。


        

顾安心给叶枫发完短信后一直在等着叶枫的回应,可是她等了一晚上对方却杳无音讯。


        

为什么?她无法理解,难道叶枫没有想法吗?他跟季溪前脚去了M国,她哥顾夜恒后脚就跟了过去。


        

这中间肯定有季溪故意利用他激将顾夜恒的把戏?


        

顾安心满腔的说词憋着心里无处发泄,于是她开始查看叶枫的各类社交软件,想从中了解一下叶枫的态度。


        

最后她翻到了叶枫的推特号,又从他的点赞中翻到了季溪的推特号。


        

她看到了季溪发的最新动态,叶枫跟她抵着头迎着海风的一张合影。


        

上面季溪用英文写着,【我亲爱的叶先生。】


        

叶枫在下面留了言,【我亲爱的小姑娘。】


        

顾安心的脸瞬间就绿了。


        

季溪不仅跟叶枫一起出去旅行,他们两个人还真的在一起了。


        

她气得摔了手机。


        

想象着知道她喜欢叶枫的那些人看到这条推特时兴灾乐祸的嘴脸,顾安心的愤怒更甚,她可是顾家的千金小姐,最后却输给了一个名不见经转的女人。


        

就因为她哥资助过她?


        

什么玩意儿!


        

顾安心决定质问一下劝她耐心等待的人--顾谨森。


        

顾安心觉得这个一直生活在安城的二堂哥不仅洞察力惊人,还十分有主见。


        

虽然他只有二十四岁,但他说话办事滴水不漏,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


        

所以他发信息过来跟她说耐心等待时,她就真的觉得季溪跟叶枫两个人好不了。


        

可是现在……


        

她把季溪的这条推特信息截了图发给了顾谨森,然后故装可怜地说道,"二哥,你看他们都好上了。我怎么耐心等待?"


        

顾谨森收到顾安心的信息时,并没有马上回复她,而是点开顾安心发过来的截图放大再放大。


        

最后他看到了这条推特下面的定位,M国G市的觅林岛。


        

季溪也在觅森岛?


        

他看了一眼推着顾老爷子的轮椅走到前面的顾夜恒,嘴角扬了扬。


        

这世界是太小了还是冥冥中自有安排?


        

他摇头,删掉了顾安心发过来的那条信息,快步走向顾夜恒。


        

"哥。我来推爷爷吧。"


        

顾夜恒点点头,把轮椅的扶手交给顾谨森,然后极目朝远处眺望。


        

他有几年没有回来了,六年?七年?他都已经记不清了。


        

这时,一直陪在顾老爷子左右的一个女生也停下了脚步,她回头看了顾夜恒一眼,笑着问顾老爷子。"顾爷爷,夜恒哥怎么不走了?"


        

顾老爷子坐在轮椅上,笑着对女生说道,"夜恒以前在这里生活过,所以他想四下看看,看还有没有以前熟悉的人跟事。"


        

女生大吃一惊,"夜恒哥以前在这里生活过?"


        

"是呀,前面那个海洋酒店是夜恒外公家的产业,现在由夜恒的舅舅在管理。"


        

这些,顾谨森在被顾家找回来后渐渐地也知道了,同时他也知道为什么顾夜恒身上会有让人望而生威的贵族气质,因为他是真正的贵公子。


        

他的母亲是帝都酒店大亨的女儿--云慕锦。


        

她名下有云家一半的酒店经营权。


        

顾夜恒二十岁后就跟着母亲学习经营酒店,这也是他后来为什么有能力让恒兴重新崛起。


        

他不仅有敏锐的眼光强硬的手段还有聪明过人的经营头脑。


        

这样的男人几乎没有弱点。


        

顾谨森勾起唇角笑了笑,这世上那有人没有弱点,没有说明他善于隐藏。


        

他回头看了一眼顾夜恒,桃花眼眯成了好看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