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五十四章:山洞探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溪迷迷糊糊间总感觉有双眼睛盯着她,她睁开眼果然看到了一个人。


        

是顾谨森。


        

顾谨森又换了一身衣服,头发湿漉漉的看来刚潜完水。


        

他见季溪醒了,眯缝着桃花眼给她打招呼,"嗨﹕"


        

她连忙坐起来,看看四周,还是在游艇上,只是叶枫不知道去了哪里,她身上还盖着他的外套。


        

"他们人呢?"她问顾谨森。


        

"我哥跟你男朋友在上面抽烟,云丽瑶跟章萍两个人……"他朝客厅的方向望了望咦了一声,"刚才她们还在客厅里的。"


        

季溪也朝客厅的方向望去,桌上的咖啡杯与点心都在,只是没有人。


        

"我睡了多久?"她问顾谨森。


        

"应该挺久了吧,我从海里上来的时候你就在睡。我换完衣服你还在睡。"


        

是挺久的。


        

"别睡了。"顾谨森站了起来,"鬼洞马上要到了,你准备一下。"


        

季溪一听连忙起来,把盖在身上的衣服塞进了包里。


        

"你应该先去找找你男朋友。"顾谨森朝天台示意。


        

天台上,叶枫果然在跟顾夜恒两个人在抽烟,海风吹乱了两个人的头发,一个人迎风而站一个人背风而立,两个人超高的颜值跟修长的身形远远望去犹如漫画一般。


        

季溪停下了脚步,这两个男人一个是她曾经爱过的人,一个是她准备全心全意爱的人,两个人站在一起让她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如果顾夜恒不再找她麻烦,那将是多么美好的过去与未来。


        

想到顾夜恒一而再再而三的警告,季溪转过了身。


        

"季溪。"叶枫看到了她。


        

顾夜恒回头也看到了她,他把烟掐灭跟叶枫说了一句然后朝季溪的方向走来。


        

季溪以为他会跟她说些什么,但他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经过她身边下了天台。


        

这让季溪有些意外。


        

但马上她就回过神来,顾夜恒这人虽狠,但他从来都没有在叶枫或是外人面前给过她难堪,他给的所有警告都是私下的。


        

从某种程度来说他保全了她的颜面。


        

但从另外一个层面讲,他其实也不想把他跟她的过去公开。


        

所以顾夜恒这个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到今天。她都搞不清楚。


        

"你醒了?"叶枫也把烟掐灭朝季溪走来。


        

"你怎么在抽烟?"季溪问,印象中叶枫是不抽烟的。


        

叶枫笑了笑,"陪顾总,他说他不想一个人抽烟。"


        

"他不想一个人,你就陪他?"


        

"男人在一起除了抽烟也没什么事可以一起做。"


        

说的也是。


        

"听说鬼洞要到了,我们下去吧。"


        

"你怎么不问我跟顾总两个人在上面聊了一些什么。"


        

"你们能聊什么?"


        

"我们在聊关于你的事。"


        

季溪一惊,顾夜恒居然跟叶枫聊她的事,她什么事?


        

叶枫把季溪搂到怀里,有些心疼地说道,"我还不知道你以前过得那么苦。"


        

顾夜恒在跟叶枫聊她的过去?


        

"他……他说什么了?"


        

"他说他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就像一个没人要的孩子,绝望、孤独很是可怜,后来他带你到帝都给了你十万块钱,这四年你靠着这十万块钱撑了下来。"


        

"他跟你说这些干什么?"


        

"他让我好好珍惜你。"


        

顾夜恒这人有病吧,怎么跑来跟叶枫说这些。


        

季溪有些恼火但又有些不解。顾夜恒为什么要到叶枫面前给她发好人牌?


        

刚才在浮潜的小船上他可不是这样的。


        

怎么突然就转变了呢。


        

季溪想到了章萍,想到了顾夜恒衣冠不整地从医务室出来。


        

她恍然大悟,这张好人牌是在堵她的嘴呀。


        

不得不说顾夜恒这个人还真是有心,居然想到用好人牌来堵她的嘴,放在以前他才不会这么做。


        

看来章慧玲侄女这个身份还是有点份量的,只希望他这一次不要只是玩玩。


        

"季溪,你怎么啦?"见季溪一直不说话,叶枫试探地问,"你是不是在想顾总跟我说这些话的动机?"


        

"没有。"季溪朝叶枫做了一个鬼脸,"他都让你好好珍惜我了,我还去猜他的动机那岂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再说他说的这些确实是事实,我遇到他的那一天确实是我人生中最绝望的时候,他资助了我带我到帝都供我上大学,这些都是事实。现在他让你珍惜我也没毛病,你是我男朋友,你不珍惜我谁珍惜我?"


        

"看来是我问了一个蠢问题。"


        

"确实是一个蠢问题!"季溪调皮地捏了捏叶枫的脸,"所以等一下要罚你保护我。"


        

"好,没问题,我保护你。"


        

两个人边说边往楼下走。


        

"叶枫哥,你怕黑吗?"


        

"完全黑的话还是有点可怕的。"


        

"我夜视能力特别好。"


        

"不是我保护你吗,我怎么感觉你想保护我。"


        

鬼洞,其实是一个天然形成的岩洞,位于一处孤岛的密森深处,俯视观望像一只半睁着的鬼眼。


        

章萍伸长脖子朝里面望了望,然后马上退到顾夜恒的身后,害怕地说道,"好吓人。"


        

"是有点吓人。"云丽瑶单腿踩在一块岩石上。扛着一根随手捡来的木棍,一副山大王的模样。


        

但她的这句是有点吓人听上去倒像是吓唬人。


        

"这洞里有蛇吗?"季溪也朝里面望了望,黑她倒不怕,她怕蛇。


        

"洞里什么东西都有可能有。"顾夜恒看着那黑漆漆的洞,思绪飘到了十年前。


        

十年前,二十岁的他一个在这里探险,最后因为照明故障被困在这里一天一夜,也是在那个时候他才知道自己有夜盲症。


        

光线一旦弱到一定的程度他就什么都看不见。


        

所以这次他做了万全的准备。


        

他拿出三把强力手电筒,一只给了叶枫,一只给了顾谨森,"裤腿扎起来,走的时候尽量不要挨着墙壁。"


        

大家连忙照做,蹲下来去扎裤腿。


        

这时,章萍可怜兮兮的声音传来,"怎么办,我裤腿扎不上。"


        

季溪望去,就看到章萍穿着一条九分裤,鞋子跟裤腿之间露出一小截。


        

顾夜恒二话没说,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包里拿出一件衣服,撕拉几下扯成了布条递给了章萍。


        

这是顾夜恒上午穿着出海的那件衣服。


        

这件衣服季溪在时尚杂志上见过,某大品牌的夏季新款,几千块一件。


        

没想到顾夜恒就因为章萍没有裤腿就把衣服撕成了布条给她当裤腿。


        

其实男人都有温柔的时候,只是看他愿不愿意为一个人付出温柔。


        

此时此刻的顾夜恒是愿意,这样看来他还不是很渣。


        

希望他继续保持。


        

云丽瑶自然是明白人办明白事,等章萍系好裤腿她就开始人员分配。


        

季溪叶枫一组,章萍顾夜恒一组,她跟顾谨森一组。


        

"感觉我们像是三对情侣。"顾谨森在一旁打趣。


        

章萍的脸瞬间就红了,极度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分为两队吧,三队的话容易走岔。"顾夜恒没有理会章萍的脸红,指着云丽瑶说道,"我跟你都来过这,你带着章萍跟谨森,我带着叶枫跟季溪。"


        

说完,他率先进了洞。


        

留下季溪跟云丽瑶面面相觑。


        

特别是季溪,她刚才还想夸他渣男变了性。怎么一转头他又跟章萍划清了界线。


        

他这个人还真的是让人难以捉摸。


        

难道这就是他吸引女人的方法?若即若离。


        

"走吧。"


        

叶枫拉着季溪跟上了顾夜恒。


        

后面的三个人也连忙跟上。


        

因为这座岛屿地表并不高,所以这个岩洞的上方会时不时地出现一些新的洞口,洞口透下来的光在洞穴里形成斑斓的光点,很是漂亮。


        

季溪一进去就被这些光点给吸引。


        

她想要好好感受一下洞内的自然景象。


        

"你也把手电筒给关了吧。"她对叶枫说道。


        

"好。"叶枫听话地关了。


        

她把目光投向顾夜恒。


        

顾夜恒并没有看到她投来的目光,虽然洞内有一些自然光透进来,但是这些光源对于有夜盲症的他来说,几乎等于没有。


        

在黑暗里。他的眼睛只能看到手电筒所照的地方,其它地方对于他来说一片漆黑。


        

季溪并不知道顾夜恒有夜盲症这件事,当然她也没有坚持让顾夜恒关掉手电筒。


        

为了更好的欣赏洞内的奇观,季溪决定让顾夜恒一个人先走。


        

等到顾夜恒手电光消失在前方的洞穴后,季溪所在的区域就呈现出一种半朦胧的状态来。


        

而洞内的景致也因为这种半朦胧的美感变得诡异莫测起来。


        

"叶枫哥,你看,前面那个石柱像不像一个抱着孩子的妇人?"季溪指着不远处的一抹黑影问叶枫。


        

叶枫不及季溪的眼力。不过他也能看个七八分。


        

这个鬼洞还确实要关了手电才能发现些新奇事物。


        

两个人正在欣赏新事物,走在前面的顾夜恒又折返了回来。


        

他拿着强光手电筒来回在季溪身上晃。


        

"你们怎么不走了?"


        

"我们在欣赏这洞中的景致。"叶枫回答道,"顾总,你把手电关了吧,洞内的能见度可以不用照明设备。"


        

这时,云丽瑶三人也走了过来。


        

他们也觉得洞内的能见度可以不用开手电筒。


        

于是他们让顾谨森也把手电给关了。


        

最后只剩下顾夜恒。


        

"表哥,能看得见。"云丽瑶对顾夜恒讲。


        

顾夜恒关了手电筒。


        

大家开始兴奋地讨论那些在光影下形成的怪诞景象。


        

特别是季溪,她的夜视能力是真的高于一般人,在她看来,这洞里的能见度就像盛夏的傍晚,虽有些昏暗但能看到的都能看到。


        

但她也发现在大家四处观望洞内的奇观时,顾夜恒一直保持着同样的姿势一动不动。


        

她经过他旁边的时候看了他一眼。


        

他居然没有发现她在看他。


        

顾夜恒这是?


        

季溪突然想到简秘书曾经的交待,"顾总到别墅来的时候,不管是庭院灯还是过道灯都要开着。"


        

季溪一直以为那是有钱人不在乎电费。


        

现在想想会不会是顾夜恒眼睛有问题。


        

她过去用手在顾夜恒面前晃了晃。


        

顾夜恒依然没反应,不过他感觉到了有人在旁边。


        

他开了手电筒。


        

季溪连忙跑开。


        

"你们打算欣赏到什么时候?"顾夜恒用手电筒朝众人晃了晃。


        

强烈的光亮让众人睁不开眼睛。


        

云丽瑶开始抱怨,"表哥,你快把手电筒关了。"


        

"你跟我不是一队,命令不了我。"顾夜恒把手电光移到季溪跟叶枫身上,"你们还跟不跟我走,不愿意的话,我先走了。"


        

叶枫跟季溪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们进洞是来探险与游玩的,打着手电筒往前不停地走那是赶路。


        

他们又不是来赶路的。


        

"那顾总你先走吧,等一下我们去追你。"季溪做了回答。


        

顾夜恒还真的走了。


        

"表哥这是怎么啦?"云丽瑶有些不解地看着顾夜恒远去的背影。


        

顾谨森却不以为然,他笑着说道,"昨天我们只是邀请我哥帮我们带路可没说让他陪我们一起欣赏美景,我哥这是按规矩办事。"


        

想想,还真是。


        

"顾总就是顾总。了不起!"季溪在一旁调侃了一句。


        

黑暗中,叶枫捏了一下她的鼻子,示意她不要乱说话。


        

季溪吐了一下舌头。


        

人群中,只有章萍关心顾夜恒,她见众人一副慢悠悠并不着急的样子,想了想一个人追了上去。


        

"章萍。"云丽瑶喊她。


        

章萍已经拐进了一个岔路口。


        

"哎呀,不好了。"云丽瑶大叫起来,"前面岔路口进去后每条路都很黑,章萍没有手电筒。"


        

说着,她连忙追了过去。


        

但她还是去晚了,岔道处不见一个人影。


        

更让他们为难的是面前出现了三条岔路口,顾夜恒跟章萍要是选择了同一条那还好说,如果两个人选择岔了,那就表明章萍可能要一个人走完全程。


        

"怎么办?"云丽瑶问顾谨森。


        

"还能怎么办。三条岔路我们只能分成三组去找。"


        

"但我们只有两只手电筒。"叶枫晃了自己手里的手电筒,把事实告诉大家。


        

"我有打火机。"顾谨森从口袋里掏出一只打火机,他把手电筒给了云丽瑶。


        

云丽瑶没有接,"你用手电我用打火机,这洞我来过我走自己最熟悉的那条道,摸黑也能出去。"


        

顾谨森不同意,"不行。进来的时候哥让我们扎了裤腿,这表明这洞里肯定会有一些攻击人的生物,你一个女孩子靠打火机走完全程万一有个什么事我怎么向你爸交待。"


        

"你们别争了,打火机给我。"叶枫从顾谨林手上拿过打火机,然后把手电交给云丽瑶,"我跟季溪一组,两个人正好有个照应,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准会选上顾总走的那条道,这样就不愁照明了。"


        

这似乎是最好的办法。


        

四个人分配好后各自选了一条岔洞钻了进去。


        

季溪拉着叶枫,一边往里走一边打趣,"哎呀,今天这整天就现在有点探险的意思。"


        

她还让叶枫不要点打火机,"这洞里的光线对我来说小意思,我全都能看见。"


        

叶枫对季溪的夜视能力表示佩服。"我现在只能朦胧不清地看一点,你真的全都能看见?"


        

"当然。"季溪往叶枫怀里靠,仰着脸跟他撒娇。


        

叶枫笑着把她按到了洞壁上,俯下身去吻她。


        

亲了一会儿,季溪有些过意不去,她问叶枫,"我们现在好像是要去搜救。躲在这里接吻是不是不太好?"


        

"确实不太好,不过今天我都没好好吻过你。"


        

他确实没有好好吻过她,可是顾夜恒那个家伙却把她按着亲了两次。


        

虽然不是季溪主观愿意的,但她心里多少还是觉得有点对不起叶枫,于是她踮起脚主动地吻住了他的唇。


        

热情一旦点燃一发不可收拾。


        

叶枫的吻越来越狂热。


        

就在这时,一只强光手电筒的光束打到了他们的脸上。


        

季溪跟叶枫两个人眯起眼朝光亮的方向望去。


        

对方关了手电筒。


        

是顾夜恒。


        

叶枫的视力没季溪好,加上刚才强光一照晃了他的眼睛,所以他没能看清对方是谁。


        

不过这个时候从前面折返回来的人只有顾夜恒。


        

"顾总?"他试探地问。


        

"嗯,走吧。"顾夜恒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干涩。


        

"等一下。"季溪犹豫着要不要把章萍的事情告诉顾夜恒。


        

没想到这一犹豫让顾夜恒以为他们两个人并不想跟他一起。


        

"嫌我碍事?"他问。


        

"不是。"叶枫解释,把章萍的事情告诉了顾夜恒。


        

"所以你们两个是来寻她?"


        

"嗯。"


        

"她不在这条岔路上。"


        

"……"


        

"你们要返回吗?"顾夜恒问。


        

"我们还是跟顾总您一起吧。"叶枫回答道。


        

顾夜恒没说话开了手电筒转身往前走。


        

叶枫跟季溪两个人在后面跟着。


        

走了几分钟,山洞里突然传来水滴声,然后这声音越来越密集。


        

"下雨了吗?"季溪走在最后面,听到这奇奇怪怪的水滴声有些害怕。


        

这时,突然有个东西从她的脚面爬了过来。


        

她大叫一声躲到了叶枫的面前。


        

"怎么啦?"叶枫关切地问。


        

顾夜恒的手电筒也照了过来。


        

是一只大老鼠,也不知道是这岛上的生态太好还是这里的老鼠本来就大,这只大老鼠体型庞大不说还一点都不怕人。


        

"我怕老鼠。"季溪紧紧地握住了叶枫的手。


        

"往前走,更多。"顾夜恒的手电筒照到前面,前面的洞穴里出现了一个水塘。


        

刚才那些像水滴的声音其实是老鼠在水塘里跑。


        

"我的妈呀!"季溪都快哭了。


        

"我背你过去。"叶枫作势要去背季溪。


        

"不用,叶枫哥你背上有伤,我自己能走。"


        

"快走吧,这个洞穴比我想像中要复杂的多,我们六个人最好汇合后再继续往下走。"顾夜恒说完把手电筒递给叶枫,然后一把将季溪抱了起来。


        

"顾总?"季溪惊呼。


        

"不要耽误时间,"顾夜恒警告了一句然后招呼叶枫,"叶枫,你快跟上。"


        

说着他就大步往前跑去。


        

季溪不再说话了,让她一个人过这个老鼠窝确实会耽误时间,可是他这样抱着……


        

算了。叶枫还在后面呢。


        

三个人成功走出了老鼠窝,顾夜恒把季溪放下,又走了十来分钟,洞口突然变窄。


        

然后又走了几分钟前面豁然开朗,三个岔道重新汇合成了一个洞穴。


        

不过很快他们也发现,前面出去的岔道变多了,从三个变成了四个。


        

洞内的这种情况顾夜恒原先是不知道。他上次来的时候因为没有光源他是在黑暗中凭着毅力摸出去的。


        

所以当他选择一条岔道准备继续往下走时突然想到这有可能会跟其它人走散,这是他为什么又折返回来的原因。


        

"现在怎么走?"季溪看着前面的四条岔道问顾夜恒。


        

"停下来等他们。"顾夜恒做了决定。


        

叶枫也同意,现在洞穴内这种情况,不管是顾谨森还是云丽瑶,当他们发现前进的路需要再做一次选择时,他们都会停下来等其它人从另外的岔道出来。


        

这是最聪明的做法。


        

等了几分钟,另外两个岔道上并没有人出来。


        

"我们去接应一下他们吧。"季溪提议。现在两条路只有顾谨森一个男生,不管是顾谨森碰到章萍还是云丽瑶碰到章萍,都不会像他们这样这么快出来。


        

"好。"叶枫同意了,他把手电筒给了顾夜恒。


        

"你们呢?"顾夜恒问。


        

"季溪视力很好。"


        

"但是她怕老鼠,你身上又有伤。"顾夜恒把手电筒给了叶枫,"我跟季溪一组,我背着她,她给我带路。"


        

这似乎是个最佳方案。


        

叶枫看向季溪。


        

"章萍跟云丽瑶说不准在里面哭,我们就按顾总说的去做。"季溪也看向叶枫,"叶枫哥,你一个人小心点。"


        

"嗯。"


        

叶枫选择了一个走了进去。


        

季溪借着洞顶透过的光看向顾夜恒,失去手电筒光源的顾夜恒果然像是一个瞎子,他伸出手开始摸索。


        

季溪握住了他向前探出去的手臂。


        

"跟着我,我看得见。"


        

说着,她抓住他的手臂进入了另外一条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