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五十七章:他说要帮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溪觉得顾谨森这个男人总会在不经意的时候,放出一些爆炸性让人不安的信息。


        

就比如现在。


        

而且他说话的语气听上去像是随口一问,但季溪觉得他更像是蓄意很久。


        

这种感觉很不好,但是又让人无法逃避。


        

季溪想了一会儿如实回答道,"认识,她是帝都电视台的主持人。"


        

"哦,原来是主持人呀。"顾谨森眯了一下眼睛,又问,"你们没有私交吗?"


        

"怎么,谨森先生想认识这位女主持人?"季溪反问。


        

"我没什么兴趣,只是今天她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是想认识我。我在帝都总共也就认识你们几个人,所以我才问你认不认识。"


        

是这样吗?季溪就当是这样,季溪笑了笑没说话。


        

但顾谨森又开了口。"这个苏小姐说认识你男朋友。"


        

果然,让人不舒服的信息最后还是传达出来了。


        

季溪哦了一声,也漫不经心地答道,"星耀是做娱乐产业的,认识一两个女主持人很正常。"


        

她不再深聊这个话题而是对云丽瑶说道,"丽瑶小姐,如果不介意的话晚上我们一起吃饭,难得你到帝都来。"


        

"这怎么好意思,还是我请吧。"云丽瑶可能是真的觉得不好意思。


        

"没关系,我们在觅林岛受到那么好的款待,理应要请你吃顿饭的。"


        

"这么说我想客气也不能客气了,先谢谢你,季溪。"顾谨森终于说了一句人话。


        

三个人选了一家餐厅,季溪让顾谨森和云丽瑶点菜。


        

顾谨森突然问季溪,"上次送给你的酱板鸭你吃了没有?"


        

"吃了,谢谢你谨森先生。"


        

"大家是老乡又见过这么多次面,喊我顾谨森就行了。"


        

云丽瑶看了一眼顾谨森跟季溪,好奇的问,"你们是老乡?"


        

"是,我们都是安城人。"季溪回答。


        

"但季溪你完全没有口音。"顾谨森一边翻着菜单一边说道,"我就不行。我在安城生活了二十四年,改不了。"


        

云丽瑶不在说话了,竖起菜单认真看菜,她可能意识到顾谨森一直生活在安城的原因。


        

认真说起来,她跟顾谨森两个人的身份还是比较尴尬的。


        

季溪也想到这个问题,不过她也诧异云丽瑶居然能跟顾谨森一起出来玩,不过看平时顾谨森跟顾家人相处的态度,他倒没有把这层关系想得那么复杂。


        

这倒让季溪十分好奇顾谨森母亲现在的情况。


        

于是她问顾谨森,"你妈妈一个人在安城吗?"


        

其实这句话有些冒犯。


        

"她当然要在安城了,我妈跟我爸严格意义上来讲只有夫妻之实并没有夫妻之名,我爸的妻子现在依然是我大妈,也就是夜恒哥的妈妈。"顾谨森云淡风轻地回答道,"我是一个私生子。"


        

季溪终于明白顾谨森为什么会给她一种不太舒服的感觉了。


        

因为他跟她是同一类人,执拗又坦诚。无所谓中又带着扎人的刺。


        

顾谨森如此,她亦如此。


        

"对不起!"她真诚的给他道歉。


        

顾谨森却笑了,"干嘛要说对不起,这都是事实,而且我并不觉的身为私生子是件很丢人的事,因为这不是我能选择的,既然不能选择就不是我的错,我接受并不丢人。"


        

说到这里他看了季溪一眼,继续说道,"季溪你应该也有很多不得已的苦衷,例如接受我哥的资助,我想但凡你有选择你都不会接受别人的施舍,对不对?"


        

这句话直中了季溪的要害,也说出了季溪的心声。


        

是呀,有些事确实不是她能选择的。


        

季溪低下了头。


        

云丽瑶坐在旁边如坐针毡。


        

顾谨森注意到了她。


        

"不好意思,丽瑶,我好像跟季溪把话题聊沉重了。"顾谨森把菜单平摊在桌上,"我们还是来讨论吃些什么吧。"


        

季溪看了顾谨森一眼,点到为止见好就收也是顾谨森的特点,他会突然攻击一下你,但是又不会让你很难堪。


        

顾谨森好看的桃花眼又眯了起来。


        

第一次季溪在顾谨森的这双桃花眼里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完美的伪装。


        

每个人都需要伪装,只是有的人伪装的高级一些,有些人伪装的拙劣一些。


        

在顾谨森面前,季溪觉得自己的伪装薄如蝉翼。


        

为了照顾云丽瑶,季溪跟顾谨森不在聊自己的过去。


        

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云丽瑶身上,问她到帝都后有什么打算。


        

"我想当名作家,畅销书作家。"云丽瑶回答。


        

"哪方便的?"顾谨森问。


        

"婚恋方面。"


        

顾谨森大笑,"我听说你都没谈过恋爱。你怎么写?"


        

"没谈过恋爱就不能写吗?那些写灵异小说的作家也没真见过鬼。"


        

"说的有道理,我支持你。"顾谨森改了口。


        

云丽瑶马上把矛头对准顾谨森,"谨森哥,你谈过几次恋爱?"


        

"我没谈过恋爱。"


        

云丽瑶跟季溪都不太相信,两个人露出怀疑之色。


        

顾谨森话峰一转却说道,"但我有很多女人。"


        

说完,他又挑了一下他好看的桃花眼。


        

这一点,云丽瑶跟季溪都相信了。


        

顾谨森身上有一种痞痞的坏坏的让人捉摸不透的气质,他虽然站在你旁边跟你微笑,但是你永远无法窥视到他的内心。


        

如果说顾夜恒给人的是距离感,那顾谨森给的是神秘感。


        

前者是冰,后者是雾。


        

如烟似雾的顾谨森确实能吸引住那些在黑暗里寻找猎物的女人。


        

他有很多女人这句话应该不假。


        

云丽瑶见顾谨森这么说,有些不屑地嘟了一下嘴,"看来谨森哥你适合当我笔下的渣男人设。"


        

顾谨森一听马上反驳,"我怎么就成了渣男,跟我的女人她们也是玩玩,大家逢场作戏。我从来都不去招惹好人家的小姑娘,要说渣,那些期骗纯良小姑娘感情又不给人名分的男人才叫渣。"


        

云丽瑶歪了一下头,她可能觉得顾谨森说的有点道理。


        

但她又不敢苟同,于是问季溪,"你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吗?"


        

季溪想到了顾夜恒。


        

她甚至有些怀疑顾谨森在影射顾夜恒。


        

不过,顾夜恒到目前为止只招惹过章萍这一个纯良的小姑娘。


        

以前关于他的那些传言差不多都是一些各取所需男欢女爱。


        

就像那次在玉府的红头发女人,所以不存在欺骗感情。


        

看对眼了就上床,那有感情。


        

不过她不能苟同顾谨森的说法。


        

"随便跟女人上床的男人和明明不喜欢对方但却允许对方继续喜欢自己的男人都是渣男,一个肉渣一个豆腐渣。"


        

"季溪你说的太对了。"云丽瑶说完得意地看向顾谨森。


        

顾谨森举起了双手,"好吧,我是渣男。"


        

承认的到挺快。


        

"不过,我还没有碰到让我心动的女孩。"他又说道,"如果碰到我想我会收心的。"


        

"真的会吗?"季溪看着他。


        

顾谨森也看着她,"当然会,没有人不向往爱情,如果有人跟我表白,我还是无动于衷,那只能证明她不是我的真爱。"


        

季溪垂下了目光。


        

顾谨森说的很对。所以顾夜恒根本就不爱她。


        

但她马上抬起了双眸,她想到了叶枫。她现在有一个视她为真爱的男人,她为什么要想顾夜恒,她现在应该要感谢顾夜恒不爱之恩,这样她才能遇到自己真正的真爱。


        

她的嘴角溢出笑意,因为她开始叶枫了。


        

不知道是不是心有灵犀,叶枫居然在这个时候给她打来了电话。


        

季溪整个人瞬间就亮了起来。


        

"不好意思。我去接个电话。"说完,她拿着手机出了餐厅。


        

"是她的男朋友叶枫打来的。"顾谨森看着季溪的背影对云丽瑶说道。


        

"你怎么知道?"云丽瑶问。


        

"因为她的眼神不一样了。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她没有现在快乐,整个人无精打采的,眼神里满是失落、沮丧还有悲伤。"


        

云丽瑶听的一愣,"谨森哥,你很早就认识季溪了吗?"


        

"比她知道的早。不过她肯定不记得我,但我记得她,你要知道漂亮的女人总是让人过目不忘。"


        

云丽瑶一直对季溪很有兴趣,因为她觉得她身上一定有故事。


        

于是八卦地问道,"你那一次看到她是什么时候的事?"


        

"四五个月前吧,她应该刚毕业。"


        

云丽瑶静静地听着,用眼神让顾谨森继续。


        

"当时……"顾谨森犹豫了一下,"当时她应该还是哥的女人。"


        

"啊?"这个信息来的猝不及防,云丽瑶差点从椅子上掉了下来,她指指外面瞪大眼睛问顾谨森,"你能不能再说一遍?"


        

"我是猜测,不过应该是八九不离十,那是一个私人饭庄不是特别亲近的关系是不会选在那个地方吃饭的,当时她一个人要走,哥赶了出来还亲自送她回去。"


        

"那他们为什么分开了?"


        

"因为温婉亭回来了。"


        

云丽瑶恍然大悟,"表哥为了温婉亭把她给甩了。"


        

顾谨森摇摇头,"具体的事情我不清楚,不过季溪对外的身份一直是哥资助的女大学生,我想可能是季溪喜欢哥吧。"


        

"那季溪的男朋友知不知道这层关系?"云丽瑶觉得叶枫身为自己表哥的下属,如果知道自己女朋友曾经喜欢过自己的上司,会很尴尬。


        

她可是很看好叶枫跟季溪的。


        

顾谨森回答道。"我猜应该知道,顾安心追求过叶枫,依我对顾安心的了解她应该会捅破这层关系。不过现在季溪已经跟叶枫在一起了,这证明叶枫非常喜欢季溪,根本就不在乎这些。"


        

云丽瑶有些懊悔,"我还什么都不知道,在觅林岛的时候我还让表哥照顾季溪。怪不得季溪说让表哥照顾章萍。"


        

想到章萍,云丽瑶哎呀了一声连忙问顾谨森,"章萍还让季溪帮她追表哥,这事要不要告诉章萍?"


        

"章萍喜欢我哥?"顾谨森问,但他的神情并不惊讶。


        

章萍对顾夜恒的喜欢,任何人都看的出来。


        

云丽瑶点头。


        

顾谨森说道,"我觉得你最好不要,恋爱中的女人都没有大脑,季溪跟我哥的事都过去了,而且他们也没有公开,我现在跟你说的这些只不过是我的猜测,你告诉章萍无疑是给季溪找麻烦。现在看季溪的状态她应该不想要这种麻烦,可以看出她也很喜欢叶枫。"


        

云丽瑶点点头,"他们两个人看上去真的很相爱。不过话说回来季溪选择叶枫是正确的,表哥那个人对Anlisa一直念念不忘,在那个时间点他应该不会喜欢任何人。"


        

顾谨森笑望着云丽瑶,良久才说道,"哥没你想的那么长情,温婉亭也没你想的那么有魅力。"


        

"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哥关注的是事业不是女人。"


        

"谨森哥你呢?"


        

"我,我关注是我自己。"顾谨森桃花眼又眯成了一条缝。


        

***分割线*****


        

"大学同学聚会?"


        

"嗯。"叶枫回答道,"于恩泽突然打电话过来说的,不过只是小范围的聚一聚。"


        

"那你去呀,同学聚会很难得的。"


        

叶枫却笑了,"就是因为难得所以我想让你也参加。"


        

"我,可是……"季溪看了一眼餐厅的两个人。


        

"我知道,请云丽瑶小姐吃饭也很重要,但我们聚会的时间线很长,吃完饭可能还要去其它喝酒,后面一场你能过来吗?"


        

"应该没问题。"季溪也想认识一下叶枫的朋友。


        

"你吃完饭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那你可别喝酒。"


        

"我知道。"


        

季溪接完电话回到餐厅,菜已经上桌了。


        

"我们吃饭吧!"她拿起了筷子。


        

云丽瑶见她心情不错,连忙问道,"是你男朋友来的电话?"


        

"嗯。他说等一下我吃完饭就来接我。"


        

"他对你真好。"


        

季溪笑了,一脸甜蜜。


        

这时,顾谨森却突然来了一句,"顾安心没再去骚扰你男朋友?"


        

季溪抬眸看向顾谨森,那句这个男人怎么什么都知道的声音又回响到她的耳边。


        

"谨森先生,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是你不知道的?"她问他。


        

"你别误会,不是我专门去打听的。是上次在海川的时候顾安心跑来跟我哭诉,我才知道她也喜欢你男朋友。"


        

"谨森先生人缘可真好。"


        

"没办法,可能我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顾谨森朝季溪露出一个无邪的笑,"还有,季溪呀,你不要再喊我谨森先生了,你这样喊我还以为你在生气。"


        

季溪,"……"她确实有点生气。


        

顾谨森尝了一口菜,如聊家常地对季溪说道,"我提顾安心是想告诉你,顾安心不一定死了心,她可能会继续使坏,你要小心一点。"


        

"她能使什么坏?"


        

"会使坏的人很善于抓问题点,而每一对情侣多多少少都会有些非常现实的问题,没人使坏这些问题可以共同面对,有人使坏这些问题就是大问题。"


        

季溪不说话了,她定定地看着顾谨森。


        

顾谨森也看向她,他依然在笑,"怎么,吓到你了?"


        

云丽瑶见状推了一把顾谨森,"谨森哥你也真是的,你都没谈过恋爱你怎么知道顾安心会使坏。"


        

"因为我姓顾,顾家的人有一个特点就是一旦认定是自己的东西,得不到也不会让别人得到,要么夺过来要么一起毁灭。"


        

季溪,"……"


        

云丽瑶连忙打圆场,让季溪不要信他。


        

季溪觉得顾谨森说的就是事实。


        

顾家的人还真是这样,起码顾夜恒是这样的。


        

嗯。她是得留心点顾安心,不能一味地当傻白甜。


        

"顾谨森,多吃点。"她给顾谨森夹了点菜放到他的碗里。


        

顾谨森的眼睛又眯起了好看的模样,"季溪,你还是第一个给我夹菜的女生。"


        

什么意思?


        

"我有些感动。"顾谨森说完低头把菜全数吃进了嘴里。


        

季溪,"……"


        

他吃完后用纸巾擦了一下嘴,然后再次看向季溪。


        

"为了感谢你给我夹菜。我决定帮你出个主意让顾安心死心。"


        

季溪,"……"


        

云丽瑶,"什么主意?"


        

"顾安心现在从星耀出来呈一个无业游民的状态,你可以去找我哥重新给她一份工作,让她离开帝都。"


        

季溪,"你哥会听我的?"


        

"不试试你怎么知道。"


        

季溪倒是有自知之明,"我要是试成功了。这帝都城岂不是要翻天,一个下属公司的普通职员让老板给自己的堂妹重新找个工作,顾谨森你的主意确定是给我出的吗?"


        

云丽瑶坐在旁边疑惑地看着顾谨森,她也有同感。


        

他究竟站在那一边?


        

"不好意思,"顾谨森居然道了歉,"我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我还以为我哥资助过你多少会站在你这一边。"


        

"要不这样,我去跟我哥说。"顾谨森朝季溪露出了真诚的眼神。


        

"你怎么说?"云丽瑶问。


        

"我哥想重新整合下面的子公司,前期审计的工作现在交给我完成,过两天我就要带团队下去,到时候我跟哥申请请让顾安心加入到我的团队里,正好可以帮季溪。"


        

顾谨森是真的要帮她吗?


        

季溪头顶冒出三个大句号,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轮亲疏,顾安心也是他的堂妹,而且她的印象中,她对顾谨森也没什么交情,仅仅因为吃了这顿饭?


        

顾家的人……一个个还真是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