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六十二章:爱的节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溪是又急又恼甚至动了要打顾夜恒的冲动,但想到他又是一个病人,她最终没有动手。


        

她推他,躲闪着不让他得逞。


        

但她越拒绝顾夜恒越是热烈。


        

他还喊了她的名字。


        

这下季溪就恼了,手机还在通话中,顾夜恒这一声季溪岂不是告诉叶枫她跟他在一起。


        

这回去让她怎么跟叶枫解释?


        

顾夜恒这是想断她的情路呀!


        

季溪一发狠也就不管不顾了,抄起手提包就朝顾夜恒脑门砸去。


        

顾夜恒闷哼一声倒到了病床上,季溪连忙捡过手机跳下了床。


        

她奔出了病房。


        

手机里叶枫还在,他依然在问她,"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没事,跟人撞了一下。"


        

"你没事吧,有撞伤吗?"


        

"我没事。"对方就不好说了。


        

叶枫松了口气,"你没事就好。你的那个朋友生的什么病?"


        

"他脑子有问题。"


        

"脑子……"叶枫有些懵。


        

季溪不想跟叶枫过多的说顾夜恒的事,现在说的越多以后越是难解释。


        

"我只是过来帮忙照顾他一下,他情况稳定了我就回去上班。"季溪对叶枫讲。


        

叶枫十分暖心,让她不用操心工作上的事情,"既然请假了就安心照顾你朋友,工作上的事情我会让人处理的。"


        

季溪挂了电话,回头看了一眼病房,无奈地叹了口气。


        

要不是简秘书把他交给她,她是真的不愿意再去管他。


        

推开门,顾夜恒还在病床上,不过已经坐起来了,肃静着一张脸靠在床靠上,脑门上全是血。


        

季溪,"……"


        

她连忙奔过去查看,"怎么回事?"


        

"你砸完人就跑现在回来问我怎么回事?"


        

不会吧,她就那么一下能把他的脑袋砸出血。


        

季溪看了看自己的包,这是她跟袁国莉逛街的时候买的一款手提包,不贵,就一百多块钱。袁国莉当时开玩笑说如果有歹徒来抢包,可以拿这个包防身。


        

因为它的四个底角十分的坚硬。


        

现在果然起到了防身的作用,只不过砸的是顾夜恒。一个喝酒喝到吐血,夜里还进行过洗胃手术的病人。


        

甚至有可能是一个生命值在减退的病人。


        

"你坚持一下,我去叫医生。"季溪又奔出了病房。


        

很快医生来了,他们对于一个胃出血病人突然之间脑门出血感到很是奇怪。


        

季溪跟医生解释,"他刚才下床的时候腿脚没力磕到了桌角。"


        

"小姑娘那我要批评一下你了,你这是怎么照顾的,病人昨天晚上送过来洗了胃,身体本来就很虚弱,加上又不能进食,腿脚肯定没力,你不能让他再下床了。"


        

季溪连连点头称是。


        

医生走后,季溪有些抱歉地看着病床上的顾夜恒。


        

本来脸色苍白的顾夜恒现在顶着一圈纱布,更像个病人了。


        

"我不是故意要砸你,是你刚才的举动太过分。"季溪跟顾夜恒说明。


        

顾夜恒没有说话。他只是看着她。


        

季溪觉得气氛有点尴尬,她想离开又担心他一个人在病房里又发生意外。


        

但是两个人之间又能聊什么呢。


        

她想到了章萍。


        

"现在章萍跟我在共事。"她对顾夜恒讲。


        

"为什么突然提起她?"


        

"她喜欢你。"


        

"所以呢?"


        

"所以……如果你不喜欢她就明确一点,像过去对我那样,直接跟她说不要奢望,不要异想天开。"


        

"我说过那么多话,唯独这句你记得最牢。"


        

"是的,因为这句最伤人。"


        

"我明白了。"顾夜恒躺了一下闭上了眼睛,"你走吧。"


        

"我还是陪你一会吧。"


        

"不用。"


        

"我不是想陪你,我是答应了简秘书。"季溪说着坐到了床边的沙发上。


        

顾夜恒不说话了,闭着眼一脸肃静。


        

季溪知道他没睡。


        

想了想,她说了苏熔的事。


        

"苏熔是叶枫的前女友,她想跟叶枫复合,她给你发邮件其实是趁机接近叶枫。所以你跟她说那些话在我看来就是在为难我。"


        

顾夜恒依然保持沉默。


        

季溪继续说道,"至于你跟徐家小姐相亲的事,你说让章萍来问我的意见。我本来拒绝了章萍,觉得你让她来问我意见简直可笑之极,我现在跟你又没什么关系,你跟谁相亲或是不相亲关我什么事。"


        

"现在想想我觉得你吧也就是不想得罪章副总,所以又拿我来当炮灰。好,你既然'诚心诚意'地问那我就诚心诚意地回答,你是顾家大少爷,出身豪门身价不菲,像你这样的人就应该娶千金大小姐,因为普通人家的小姑娘根本就配不上你的身份,所以我的答案就是你去相亲吧,好好谈场恋爱,结婚生子。"


        

顾夜恒闭着的眼睛睁开了。


        

"明天给我熬点粥。"


        

这人,有没有认真听她讲话?


        

顾夜恒又说道。"以后再见面我们就当不认识。"


        

季溪一惊连忙站了起来。


        

顾夜恒这是……要放过她吗?


        

顾夜恒翻了一个身,把背对着她。


        

他可能是真的累了,不一会就睡着了。


        

中午的时候简秘书来了,他看到顾夜恒额头上的伤并没有过多的徇问季溪。


        

季溪倒是把顾夜恒刚才跟她说的话告诉了简秘书。


        

"顾总既然这么说了,那我以后也不会在你面前提起这些事,不过……"简碌看着季溪,"你也不要再来戳顾总的伤口。"


        

他能有什么伤口?如果脑门的伤,都当不认识了她也不能再砸一次。


        

简碌见季溪似乎没听懂,他也就明说了,"我前两天给你寄过来的那些东西我知道都是顾总之前给你买的,你们既然把话说清楚了,那些东西就不要还回来了,顾夜根本就不在乎那些东西,你这一还还把事情搞复杂了。"


        

季溪哦了一声,但很快她就听出了另外一条信息,"那些东西是简秘书你寄过来的?"


        

"嗯,因为那些东西在我的住所里。"


        

"怎么会在你的哪里?"


        

"当初顾总让你从别墅搬出来是担心魏家的人知道你是他的人,怕他们对你下手,他跟Anlisa复合根本就不是因为他喜欢Anlisa,是因为Anlisa是安城人,跟魏家有交情,魏家如果想拿他身边的人威胁他,也不会伤害到Anlisa本人……算了,现在跟你说这些也没有用,你也听不进去,我也没说的必要。"


        

季溪没有说话。


        

简秘书简明扼要地总结道,"就是顾总让我把东西从别墅里清出来,我就搬到了我的住所,我看你也安定了,这些东西也该物归原主,你如果想扔也不要当着顾总的面扔。"


        

季溪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说了一句谢谢。


        

送走季溪,简碌回到病房里,顾夜恒依然保持着睡姿,简碌知道他醒着。


        

"季溪走了。"他对顾夜恒讲。


        

顾夜恒睁开了眼睛。


        

"您真的跟她说以后再见面当不认识?"


        

"这是她要的。"


        

简碌叹了口气,有一种尽了全力并没有把事情做好的挫败感。


        

"是我没有处理好。"他跟顾夜恒道歉。


        

他给季溪打电话让她来照顾顾夜恒。是想缓和一下他们之间的关系,但没有想到最后却是这样的结果。


        

顾夜恒再次闭上眼睛,"我胃出血的事情不要告诉老爷子,你跟他说我出差了。"


        

"好。"


        

"下午给我办出院。"


        

季溪回到公司,刚放下包就被叶枫叫到了他的办公室。


        

"你朋友的情况好点了吗?"


        

"嗯,好多了。"


        

"你呢,吃了午饭没有?"


        

"没有。"


        

"我就知道。"叶枫笑着从办公桌下面拿出一份必胜客的披萨。


        

"我偷偷订的。你就在我办公室吃。"他说着还十分贴心地拉上了百叶窗。


        

季溪却没什么胃口。


        

她问叶枫,"叶枫哥,如果我有一天生了病死了,你还会记得我吗?"


        

叶枫拉百叶窗的手一顿。


        

"好好的你怎么……你朋友的病很严重?"


        

"不是,就是想问问。"


        

叶枫坐到季溪身边,无限深情地说道,"你不会生病的也不会死。因为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他说着伸手轻轻摸了摸季溪的头,"快吃饭吧,就算没胃口也要吃一点,吃饭是件很重要的事情,要不然得了胃病很难治的。"


        

"胃得了病会死吗?"


        

"怎么又说到死了,只要不是胃癌晚期,一些小毛病是不会死的,但是要注意调养。"


        

季溪吁了一口气,看来顾夜恒不会死,是她刚才大惊小怪了,所以明天的粥她要用心地帮他熬。


        

也算是正式分手的礼物吧。


        

……


        

下午的时候,季溪收到了苏熔的一个邮件,苏熔在邮件里说顾夜恒跟她的误会解除了。


        

她的语气里并没有感谢之意,不仅没有还十分得瑟地表示这次误会解除跟她季溪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终于知道顾总为什么要说这件事看你的态度,他是给叶枫面子,这个顾总呀还是挺会做人的,不过事情这么快解决,看来是叶枫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他呀总是心太软。"


        

语气里全是得意之色。


        

季溪看完后没有多想,直接点了删除。


        

她回过身看了一眼身后的章萍。


        

苏熔的事情解决了,章萍需要的意见她也给了。只是她最后给的意见并不是章萍想要的。


        

但是她帮不了她,爱情这玩意,不是由谁说了算。


        

希望一切都归于平静吧!


        

季溪再次长舒一口气,把注意力放到了工作上。


        

快下班的时候,苏熔居然到星耀来了,她穿着一套职工套装,妆容精致微笑亲和。在辛秘书的带领下进了叶枫的办公室。


        

星耀虽然是家娱乐公司,自家也经营着几个当红艺人,所以来个把电视台的主持人应该不算什么新鲜事。


        

但对于苏熔的到来办公室里的那些八卦之魂们还是保持着好奇心。


        

大家都在打听苏熔怎么会来找叶枫。


        

一个知道旧情的人马上在小群里进行了汇报。


        

不到十分钟,公司有一半以上的人知道了苏熔是叶枫前女友的这件事。


        

前女友主动登门拜访,还如此高调,这又是唱的那一出?


        

有些人就把目光投向了季溪。


        

连章萍都向季溪投来了探询的目光。


        

当然主动询问这件事的人是袁国莉。


        

袁国莉几乎是听到消息后的第一时间给季溪打电话。


        

"来找学长的电视台主持人是学长的前女友?"


        

"你听谁说的?"季溪问,因为她还不知道办公室的八卦已经传开了。


        

"公司在传,娱乐公司嘛,这种消息传得最快。"袁国莉哼了一声,"你知不知道这件事?"


        

"我知道。"


        

"啊,还真是前女友。"袁国莉咂咂嘴,"这前女友无事来访非奸即盗,你小心点,这年头喜欢做妖的除了绿茶青梅就是心存余情的前女友。"


        

"我相信叶枫。"


        

"你相信学长有什么用。作妖的是前女友。"


        

"不会的,她来找叶枫是工作上的事情。"


        

"反正你要小心。"


        

季溪跟袁国莉通话的时候,叶枫办公室的门开了,苏熔从里面走了出来,站在门口热情洋溢地跟办公室里的叶枫道别,"我走了,你就不要送了。"


        

季溪从百页窗的缝隙朝办公室望去。叶枫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并没有动。


        

袁国莉说的很对,叶枫的这个前女友是挺会作妖的,不过她无心管这些。


        

她挂了电话,继续自己手头上的工作。


        

快下班的时候,叶枫给她发来信息,问她晚上想吃什么。


        

季溪想到明天要帮顾夜恒熬粥,提议回家自己做饭吃。


        

"我不太会。"叶枫说道。


        

季溪以前不太会,到了帝都后为了节约生活费她试着在顾夜恒的别墅里做饭,从最初的煮方便面到后来试着炒一些菜,她慢慢地也就会了一些。


        

后来顾夜恒在别墅里留宿后,她又试着煲一些滋补汤做一些营养粥,现在想想她在做饭上的用心居然全是为了顾夜恒。


        

爱情果然会让人成长。


        

季溪拿起手机输入了几个字,"我会,我做给你吃。"


        

现在。她要把这份用心转给她现在最爱的男人。


        

"下班后我们一起去买菜吧。"


        

叶枫发过来一个笑脸。


        

叶枫公寓楼下面有一家小型超市,超市不大,季溪买了一些食材想着顾夜恒洗了胃,明天第一次吃流食,吃点海鲜粥之类的可能会更好的补充营养。


        

但这家超市没有海鲜。


        

季溪想到附近找找看。


        

"你想吃海鲜?"叶枫问她。


        

"不是,我想明天早上熬点海鲜粥。"


        

原来是爱心早餐!叶枫脸上有了笑意,他把买的东西递给季溪。"你先回去,我到附近找找看。"


        

"不用麻烦你,我自己去找。"季溪把叶枫手里的东西又推了回去,"你先回去把饭煮上,我很快就会回来。"


        

"可是你对这附近不熟。"


        

"有导航。"季溪晃了晃手机。


        

叶枫只好一个人回去。


        

季溪打车去了五公里以外的一家海鲜市场,她买了一些罗氏虾和鲍鱼,想了想又买了一个保温桶。


        

回到家后,叶枫正在厨房切菜,季溪把保温桶放到置物架上,然后进了厨房。


        

"海鲜买到了?"叶枫问她。


        

"嗯。"季溪把买回来的食材放到水槽里,然后去解叶枫身上的围裙,"我来弄。"


        

"不要紧,切菜我还是在行的。"叶枫说着把脸凑了过来,"今天我们还没有接吻。"


        

季溪一愣,不过她还是踮起脚在他唇上印了一个吻。


        

叶枫闭上了眼睛,继续索要,"再来一个。"


        

季溪又亲了一下。


        

"嗯?"叶枫不满意,他放下手里的刀,过来搂住了季溪,"要用力一点。"


        

说完他主动吻住了季溪的唇,非常非常用力。


        

吻完,他问她,"我看你有些无精打采的,是不是因为今天苏熔来找我,你有些不高兴?"


        

"我没有不高兴。"


        

"是吗?"叶枫用鼻尖摩挲着她的鼻尖,"可我怎么感觉到你有些不高兴,好像有些伤感。"


        

"我那有。"季溪挤出一丝笑,"叶枫哥。你也太敏感了。"


        

"可能是我太在乎你了怕你误会,"叶枫把季溪抱进怀里,跟她保证,"不过你放心不管苏熔怎么接近,我的心现在全是你的,没有一丝缝隙。"


        

季溪的心慌了一下,她觉得叶枫的这些话似乎是在说她。因为她的心现在有可能还有一丝缝隙。


        

要不然她也不会在意简秘书最后说的那些话。


        

--顾夜恒是因为想保护她才让她离开的。


        

他并不是不要她了。


        

只是……现在知道这些已经晚了。


        

季溪的目光瞟向水槽里的那个黑色塑料袋。


        

明天她只要把熬好的粥给顾夜恒送过去,她跟他就彻底地成了陌生人。


        

"再见面我们就当不认识。"


        

所以她的这丝缝隙来得很不合适宜。


        

她不应该这样,她现在爱的人是叶枫。


        

她不应该因为顾夜恒而产生动摇,这是可耻的。


        

她望向叶枫,第一次主动提出了要求。


        

叶枫的眼睛瞬间就燃起了火焰,他以为自己听错了,"现在?"


        

"嗯。"


        

下一秒。叶枫打横抱起了她,卧室里春光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