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六十八章:一个名牌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恢复到原来的工作后,季溪的空闲时间也多了起来,她这才想起叶枫给她买的那件衣服还没有退。


        

但是退货规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两三周了,这衣服只能自己穿了。


        

她又想到顾夜恒送给她的那些东西,这些东西要尽快处理掉,要不然越到后面越说不清楚。


        

于是她在二手网上注册了一个号,把衣服鞋子全数挂到网上。


        

包包,她没有挂。


        

主要是逛二手网的买手不可能出大价钱买一款只有图片的包包。


        

在给徐子微当助理的时候,季溪听其他艺人说帝都有一个地方回收奢侈品,价格给的也很公道。


        

很多艺人都会去那家店处理自己不再喜欢的包包。


        

周末的时候正好叶枫出差,季溪趁机把顾夜恒送给她的两款包拿了出来。


        

通过手机导航,季溪有国际商城的五楼一个角落里找到了这家店。


        

前台接待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见季溪穿的朴素突然拿出两个包要出手,她马上警惕了起来。


        

"这是您的包吗?"


        

"是的。"季溪回答的很坚定。


        

"您有购买记录吗?"


        

"二手店出售不想要的包还要购买记录?"季溪马上就意识到对方可能在怀疑她的包是偷的,她的坚定的语气马上软了不少。


        

"我没有购买记录,这包是别人送的,我现在急需要钱。"


        

柜台戴着手套把包认真的检查了一遍,季溪告诉这位柜员有一个包她背过一次,有一个她连包装都没有拆。


        

"您稍等一下,我去问一下我们老板。"女柜台示意季溪先坐一回,她转身进了后面的员工室。


        

后面的员工室很大,环境布置的也很气派,女柜员走到一个女人的身边小声耳语了几句。


        

如果季溪跟着进来,她肯定认识这个女人,因为这个女人是章慧玲。


        

章慧玲在成为恒兴的副总之前一直从事的是二手奢侈品的买卖,一是这方面的利润很大,二是她有这方面的人脉。


        

帝都有太多喜欢炫富的年轻女人,也有太多有钱的女人。


        

有钱女人用过的包包不喜欢了或者是有了一些小瑕疵,她们就会把这些不再喜欢的东西处理掉。


        

章慧玲就把这些包包低价收购然后保养一番后买给那些想背名牌包却又没有那么多经济实力的女孩。


        

也算是物其所用。


        

"包是新的?"章慧玲问。


        

"嗯,两款包都是十成新。有一款连包装都没拆。"


        

"什么样的一个女人?"


        

"很年轻很漂亮。"


        

章慧玲笑了,"年轻漂亮的女孩来卖包自然是为了换钱,她们多半是被有钱人圈养的金丝雀。"


        

"不会有问题吗?"女柜员还是担心货的来路不正。


        

"是款什么包?"章慧玲问。


        

女柜员说了一个品牌,"是今夏新款,市场价三十多万。"


        

"编号多少?"


        

女柜员说了一串数字。


        

章慧玲长期做奢侈品二手交易,所以跟几家大的奢侈品品牌也有交际,她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对方查询到了包的购买者。


        

顾夜恒。


        

她又查了另外一款包,也是顾夜恒。


        

这两个包的购买者都是顾夜恒。


        

章慧玲想了想调过了店里的监控设备,她看到了另外一个她熟悉的人。


        

季溪。


        

怎么会是季溪?


        

章慧玲惊讶的都站了起来。


        

他们之间有什么吗?


        

季溪为什么会拿着两款顾夜恒购买的包来卖?


        

章慧玲心中有太多太多疑问,她想给顾夜恒打个电话,但是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她把电话打给简碌。


        

"顾夜恒跟季溪究竟是什么关系?"她直截了当地问。


        

简碌一愣。"章副总怎么突然问这些。"


        

"我前些时间在网上看到了一些对季溪的评论,我在想她现在是叶枫的女朋友,为什么会针对徐子微。"


        

"网上的信息章副总您也信?"


        

"我不了解季溪只能看评论。"


        

"季溪跟顾总是有点关系,您也知道顾总四年前资助过一个女大学生,这个女大学生就是季溪。"


        

章慧玲又是一愣。


        

季溪是那个安城女孩?


        

可是一个资助的女孩子,顾夜恒为什么要买包给她。


        

男人给女人买包,还是这么贵重的包,除了讨对方欢心没有第二条选择。


        

她不相信顾夜恒会无聊到买一个包随便送人,他可不是那种对不相干的人上心的人。


        

章慧玲挂了电话,对那个柜员说道,"把包收了吧。"


        

……


        

季溪没有想到她的两个包能卖四十万。


        

当对方把帐转到她帐户上时,季溪还不敢相信地数了一下后面的零。


        

出了国际商城,季溪揣着巨款内心有些惶恐不安,总感觉自己像是偷了谁的钱。


        

当然,她也不至于白莲到打电话给顾夜恒把这四十万还给他。


        

就世上需要钱的人太多了,而顾夜恒又不差着四十万,还给他还不如拿点钱出来做做善事以求心安。


        

这样想着季溪就打车去了慈善总会,定点把这四十万全数捐给了安城孤儿院。


        

她在捐赠单上郑重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季溪。


        

她想安城孤儿院的邝院长收到这笔钱后肯定会很高兴,她高兴不是因为有人捐款而是因此她知道她现在生活的很好。


        

"邝妈妈现在应该快五十岁了吧?"季溪喃喃自语着,她有四年多没有看到那位慈祥的好心人。


        

她想如果当年她能去孤儿院,她的人生也许不会是现在这样。


        

可惜她有母亲,没有去孤儿院的资格。


        

但是在孤儿院生活的那半年是她人生中最快乐的半年。


        

完成人生第一次捐款的季溪可能没有想到,在她走出章慧玲的二手奢侈品店的时候,苏熔从另一个方向也去了这家奢侈品店。


        

她看到了离开的季溪。


        

"季溪到这家店做什么?"她狐疑地想。"难道是想在这家店买款二手包充一下门面?"


        

随后她脸上露出了讥讽的笑容。


        

看来叶枫对这个季溪并不怎么好,交往这么久连个值钱的包都没跟她买,还让她自己过来到这种店里淘二手货。


        

真是掉价。


        

她看了看自己手上准备出手的包包,自信地朝店铺走去。


        

苏熔是这家店的老主顾,以前她干爹给她买的一些高价包她都会拿到这里来卖。


        

她虽然是一个电视台主持人,因为签的是合同制,加上她工作才五年,所以除了日常工资,并没有多少外水。


        

而她本人开销非常大,买衣服美容休闲娱乐什么的都需要不少的钱,这也是她为什么要杀回马枪想跟叶枫复合的原因。


        

除了她对叶枫有感情外,叶枫的高收入也是她所羡慕的。


        

更更重要的是现在她的干爹不在位置上了,手上也没什么钱,以前偶尔还会给她买点东西,现在想从他手上捞一分钱都不容易。


        

她准备出手的这款包,还是她生日她好说歹说他才给她买了一个。


        

苏熔进了店,把准备出售的包放到柜台上,笑着对那个三十来岁的柜员说,"黄姐,这款包我又背腻了,你看能卖多少钱。"


        

她拿出的正是跟季溪一模一样的那款包。


        

柜姐一愣,心想今天还真是巧了,前后有两个人都来卖这款包,这款包可是限量款,怎么像是烂大街。


        

"我看看。"柜姐把包拿在手上翻看了一下,然后又检查了一下细节,最后她把编号翻了出来。


        

跟之前那个包一模一样的编号。


        

但是很明显这个包的做工不是正品,顶多算是一个A货。


        

"苏小姐,您有购买这款包的凭证吗?"柜姐知道苏熔是帝都城的名人,所以还是想先确定一下。


        

"我买东西从来都不留凭证。这你是知道的。"


        

"您先等一下。"柜姐把包还给苏熔,然后进到里间去找章慧玲。


        

苏熔以为是这款包价值太贵,这个柜员不敢随便定价,进去找老板去了。


        

拿到这款包的时候她可是上网查过,这款包是限量款,帝都城就她一个人买。市场价要三十万。


        

不一会儿章慧玲出来了。


        

苏熔马上就认出了章慧玲,她没有想到自己一直来光顾的店铺是恒兴副总的产业。


        

"章副总,怎么是您?"


        

"这是我的店。"章慧玲走到柜台前,她的目光落到了苏熔手里的包上。


        

"这包是苏小姐买的?"章慧玲问。


        

苏熔微微一笑,口气软了一些,"别人送的。"


        

章慧玲也笑了。"我就说吧,苏小姐怎么会买这种包,这是假冒货。"


        

"什么?"苏熔大吃一惊,她连忙把编号露出来给章慧玲看,"这包有编号的,怎么会是假冒货?"


        

"这包确实是有编号,不过编号也是假的。"章慧玲朝女柜员招了招手。


        

女柜员把刚才季溪拿来买的包亮给苏熔看。


        

"这款才是正品,编号跟你的一样,如果苏熔有疑问可以去官网查询,您一查就知道这款包最后是谁入的手。"


        

苏熔脸马上就红了。


        

"这……这怎么可能!"她还想垂死挣扎一下,"会不会是你们搞错了?"


        

章慧玲微微一笑,"我做奢侈品回收这么多年怎么会搞错。"她让柜姐把季溪的那款包放到了苏熔面前。


        

"实不相瞒这款包我刚刚回收过来,卖包的那位小姐可能还没有走出国际商城,苏小姐如果不相信您可以对比一下。"


        

苏熔并没有去查看,不过她倒是听到章慧玲说这款包是刚回收过来的,人还没有走出国际商城。


        

难道是刚才从这里出去的季溪。


        

季溪怎么可能会有这么贵的包?


        

不会是……不会是叶枫送给她的吧。


        

可是她为什么要把包给卖了?


        

缺钱?


        

或是,她跟叶枫只是为了他的钱?


        

苏熔心中的不平更甚,不仅仅是因为她的那个干爹拿一个假包在糊弄她。还因为叶枫居然对季溪出手这么阔绰。


        

三十万的包,说买就买。


        

她跟他谈恋爱那会儿,他给她买的最贵的礼物就是一个许愿瓶,百来块钱的东西。


        

"苏小姐?"章慧玲喊了苏熔一声。


        

苏熔这才回过神来。


        

章慧玲把那款真包再次摆到苏熔面前,建议道,"想必您手上的这款包应该不是您买的。肯定是那个倾心于您的某个假富豪为了讨您的欢心送的。这种男人我劝您以后不要跟他再来往了,送东西是心意,送假东西那就是故意,您一个名主持人要是被人知道背这个高仿包,真是……"


        

她微微一笑,"要不您把这款包给买了,这样也就没人知道您之前背的是假包。"


        

她再次把包推到苏熔面前,"这款包市面价三十七万,我的回收价是二十七万,您要我三十万给您。"


        

"三十万?"


        

"这可是全新,没有一点划痕。"章慧玲把包展示给苏熔看。


        

苏熔,"……"她是来卖包的不是来买二手包的。


        

"不好意思。"她说道。"我没有要买的打算。"


        

"没关系,我也是好心提醒。"


        

苏熔看了一眼章慧玲,她想面前的这个恒兴副总是不是早就洞察了一切,所以她是真的在好心提醒。


        

仔细想想,如果她买下了这款包等于买断了季溪的后路,也买到了季溪爱叶枫钱的证据。


        

一举两得。


        

"不过我不想让人以为我苏熔买不起这种包。"苏熔改口道。"我手上的这款你说的假货确实是别人送我的,我是真心不喜欢才拿来出手的。"


        

"既然章副总您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那这款包我买了,不知道能不能分期付款。"


        

"当然可以。"章慧玲把包交给柜姐,"黄姐,你帮苏小姐办一下手续。"


        

说完,她道了失赔就进了后面。


        

这款包她是以二十五万的价格从季溪手上收购回来的,倒手就挣了五万,她很满意。


        

苏熔在付钱的时候跟黄姐打听,"这款包的原主人是谁?"


        

"不好意思,苏小姐,这是客户隐私我不方便透露。"


        

"可我是买家。如果你不告诉我,那一天我背着这款包出现在她面前,你们让我面子往那搁,我这三十万岂不是买了一个笑话?"


        

柜姐想了想觉得苏熔说的很有道理。


        

必定苏熔跟其它来买包的女人不一样,她是一个名人。


        

"好吧,我告诉您。您可不要跟我们老板说起这事。"


        

"当然,我知道规矩。"


        

因为是转帐到银行卡上,所以这个柜姐知道季溪的全名,她小声地告诉苏熔,"是一个叫季溪的女孩子。"


        

果然是季溪!


        

苏熔嘴角挑了挑。


        

这三十万,没白花。


        

……


        

因为季溪挂在二手网上的衣服跟鞋子全新没是开封的大品牌,而且成交价格比在实体店购买的价格要便宜很多,所以不到两天的时候她挂上去的这些所谓"闲置"被人一扫而空。


        

周末这两天季溪差不多就是跟买家确定地址和发快递。


        

这些衣服鞋子她买了将近十万块。


        

东西换成钱后,季溪突然发现自己心里空落落的,这种感觉很奇怪,有变卖自己青春的自责也有贪图他人钱财的羞愧,反正并不比这些东西放在她柜子里好受。


        

她想她终究变成了一个又当又立的女人。


        

她想到了自己的母亲。


        

她的母亲虽然操着可耻的营生,但是深夜人静的时候她也会哭,也会悔恨,也会觉得自己的人生过成这样还不如一条狗。


        

所以每个人骨子里都有当与立的时候。


        

例如现在的她,她不愿意接受她跟顾夜恒之间是见不得人的情人关系,可是现在她把他送给她的东西给买了,换了钱,这些行为跟那些拜金的小三没什么区别。


        

叶枫跟她说顾夜恒只是她梦寐以求而得不到的爱情,她跟他的过往只是一个痴情女子的一厢情愿。


        

她相信了,她把自己的过去想象成了一个爱而不得的美丽故事。


        

但她却忘记了叶枫对她的美化缘于他对她的爱。


        

她的过去其实是一个笑话。


        

幸好还有这笔钱让她的笑话有了一点实质性的东西。


        

那就收下吧。


        

她又想到了自己的母亲。


        

小的时候每每被母亲殴打,她总会哭的求她,她说妈妈你别打,等我以后挣了钱我一定养你。


        

现在她算挣到了钱。


        

要给她寄过去吗?


        

四年过去了。季溪并不知道自己的母亲现在还在不在监狱里。


        

她也不知道胁迫自己未成年的女儿出卖身体要判几年。


        

季溪不知道母亲的过去也不知道母亲在这个世上还有没有其它亲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甚至都有些记不清母亲的模样,在她的印象里母亲是一个除了睡觉就是喝酒的女人,困顿的生活几乎磨光了她的母性,只剩下冷酷无情。


        

季溪其实很害怕自己会变成母亲那样,对于钱极度地贪婪却因为没有钱又极度地落魄。


        

所以。她对钱极度的看轻却又极度的舍不得。


        

看轻,是她不愿意当钱的奴隶,舍不得,是因为她知道没有钱她连吃饭都成问题,所以她舍不得乱花钱。


        

想明白这些后,季溪觉得这十万块留在身边也是一个保障。但她的未来还是需要她用自己的双手去创造。


        

好好工作吧,以后什么都不要想了。


        

努力挣钱,为自己攒点嫁妆,也不至于在叶枫父母面前太掉价。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季溪拍了拍钱包,露出了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