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六十九章:母亲来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恒兴大夏。


        

章慧玲去顾夜恒办公室时,顾夜恒正在接顾老板子的电话。


        

电话里,顾老爷子自然是为了顾夜恒把曾家中意的那块地买下来的事。


        

"你买那块地做什么,我们顾家做的是运输行业。"


        

"我自己想买。"


        

"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跟公司的几个股东商量一下。"


        

顾夜恒微微一笑,"我拿星耀的钱买地,为什么要跟恒兴的股东商量?这几年每到年底股东大会的那几个老家伙天天派审计核查公司的帐目生怕我把恒兴的钱用到了星耀身上,结果呢我反倒是贴了几十个亿堵恒兴的窟窿,我跟他们商量?"


        

拿自己的钱买自己要买的东西,跟一些不相干的商量,顾夜恒觉得自己听到了一个笑话。


        

顾老爷子见顾夜恒态度如此强硬,只能以劝说的口吻告诉他投资有风险。


        

"我知道。"


        

"再说你买那块地又没什么用,曾家想在哪里盖渡假村,前期都投了一两个亿进去了,你把那块地一买。这让他们怎么盖渡假村?"


        

"他们既然前期都投了一两个亿进去了,为什么一开始就不把这块地拿下来,现在我把地买下来了,他们过来说不合适,商场只有利益没有不合适。所以爷爷,曾家的渡假村您不用跟他们操心,他们想继续投资可以过来跟我谈转让的事情。"


        

顾夜恒挂掉顾老爷子的电话后,章慧玲已经走到他的办公桌前。


        

"老爷子的电话?"章慧玲问。


        

顾夜恒笑了笑。


        

"为了曾家的那块地?"


        

顾夜恒看了章慧玲一眼,"现在这块地是我的,所以下次不要用曾家的那块地来命名它。"


        

章慧玲微笑摇头,坐到沙发上,她翘起腿从茶几上拿起顾夜恒的烟盒,抽出一支点燃。


        

顾夜恒也坐了过去,劝道,"女生还是少抽烟。"


        

说着,他自己也点了一支。


        

两个人在沙发上吞云吐雾。


        

良久,章慧玲才说道,"你弄曾家是不是为了季溪?"


        

"这跟季溪有什么关系?"


        

"因为曾丽珠朝季溪泼了一杯饮料,把你送给他的衣服泼脏了。"


        

"这只能表示我对我送出去的东西很在乎。"


        

"你真正在乎的人应该是季溪吧!"


        

顾夜恒没说话,他笑了笑。


        

"阿恒,你是不是喜欢她?"章慧玲很诚恳的问。


        

"我从来都不会喜欢别人的女人。以前不会现在也不会。"


        

"可是你为什么要买那么贵重的东西送给她?"


        

顾夜恒看了章慧玲一眼,"简碌跟你说了一些什么?"


        

"谁都没跟我说,是我查到的,季溪有两款限量版的包,购买人是你。"


        

"她去过你的二手奢侈品回收店?"


        

章慧玲看着他,没说话。


        

顾夜恒挑唇一笑,"她的行事风格还真是千变万化。"这句并不像是在夸奖。


        

"阿恒,你们之间究竟有什么故事?"


        

"这重要吗?"


        

"我只是好奇,如果她跟过你,现在她又跟叶枫交往是不是有点……"章慧玲耸耸肩,"我说不上来,总觉得很奇怪。"


        

"这有什么好奇怪,男欢女爱就是这么回事。"


        

章慧玲挑眉问,"你不介意?"


        

"叶枫都不介意我介意什么。"顾夜恒并不回避章慧玲的眼神。"不过他是一个不错的男人,他对季溪应该是真心的。"


        

"怎么说?"


        

"真心爱一个人,关注的是她的内心,而不是她曾经跟谁睡过,叶枫明知道我跟季溪在一起过却选择追求她,这足以证明他真的很爱她。"


        

"听你的口气你这是要祝福他们?"


        

"我只是将事论事,不过他们不会有结果的。"


        

"为什么这么说?"


        

"我也是将事论事。"顾夜恒把烟头按进了烟灰缸,似乎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但章慧玲谈性很深,"季溪如果跟叶枫分开了,你会重新让她回到你身边吗?"


        

顾夜恒没说话,他垂下了目光。


        

章慧玲瞬间就明白了,如果季溪回头来找他,顾夜恒肯定会点头。


        

他心里是有她的,只是他不肯承认罢了。


        

他们既然在一起过为什么又分开了吗,是因为温婉亭吗?


        

章慧玲知道顾夜恒曾经很喜欢温婉亭,后来恒兴出事后,温婉亭一走了之,两个人这才断了来往。


        

后来温婉亭回国,顾夜恒高调求复合,章慧玲还以为这么多年顾夜恒一直都忘不了她,直到她听说在海川的时候温婉亭被魏海清绑架了。


        

这时的她才如梦初醒,顾夜恒高调求复合其实是拿温婉亭当了一回铒,跟他的情感无关。


        

会不会是因为顾夜恒跟温婉亭高调复合让季溪误会了,所以她离开了顾夜恒转投了叶枫的怀抱?


        

如果是这样……


        

"阿恒,徐子微知不知道你跟季溪之间的事。"


        

"她只是一个相亲对象,还没有重要到让我跟她互诉衷肠。"顾夜恒又看了一眼章慧玲,"你今天过来就跟我聊这些事?"


        

"是。"章慧玲莞尔而笑,"我对你跟季溪的事特别好奇。我觉得季溪这个女孩子很特别,如果她家世好一点,我还挺期待她成为顾太太。"


        

"徐子微才是老爷子心目中的顾太太。"


        

"可是你并不喜欢她,刚才你也说过她并不重要。"


        

"顾家什么时候娶老婆是因为情投意合?"顾夜恒再次一笑,"小姑姑,别人不了解你还不了解?"


        

章慧玲垂下了头,"是呀,我太了解了。"她的神色多少有些忧郁,因为顾夜恒的这句话揭开了她最不愿意向人展示的伤疤。


        

她曾经愿意用生命去爱的那个男人,可是最后却选择娶了另外一个女人。


        

理由就是:门当户对。


        

就算是她,一个豪门的养女,也会被人以门不当户不对来拒之门外,更何况像季溪这种曾经还需要人资助才能完成学业的寒门女子。


        

成为顾夜恒的妻子,顾老爷子恐怕第一个反对。


        

就算顾夜恒为了她放弃顾家的产业,顾夜恒的母亲那一关恐怕也不好过。


        

婚姻有时候并不是两个人的结合,而是两个家庭,甚至是两个家族。


        

"我终于能理解你为什么不介意叶枫追求季溪,因为你是一个好人,你知道季溪跟了你也一样没有结果。"


        

"这你就错了,我不是一个好人。"


        

……


        

曾家。


        

曾丽珠得知顾夜恒收购了自己家一直想要收购的那块地,震惊不小。


        

她跑到父亲的书房问父亲,"顾夜恒这是什么意思?"


        

曾父斜睨了一眼自己的宝贝女儿,有些不悦地说道,"你上回去参加顾家举办的宴会是不是惹了徐子微?"


        

"我惹她干什么?"


        

"因为徐子微跟顾夜恒相了亲,从目前的状态来看很有可能成为顾太太,你不是喜欢顾夜恒那小子吗?"


        

"我是喜欢他,可是我也不会傻到去对付徐子微,我才没把徐子微放在眼里,她也就是运气好,早一点跟顾夜恒相亲,顾夜恒不一定拿正眼看她。"


        

"他拿正眼看你?"


        

"我是运气不好。"曾丽珠嘟起了嘴,"我跟他相亲的时候他有女人,那女人还挺漂亮,他自然是对我没兴趣。"


        

"什么女人?"


        

"就是徐子微的那个助理。"曾丽珠翻了一记白眼,"爸。你肯定是不刷微博,前些日子微博可热闹了,徐子微跟那个女的上了好几波热搜。"


        

"因为什么事?"


        

"因为那个女的想搞徐子微的人呀。"曾丽珠不屑地哼了哼,"这种手段我一眼就看穿了,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是在顾夜恒的别墅里,她还装可怜,一副委曲求全的样子。上次她马上就不一样了,说什么收了顾夜恒的钱在演戏。转身她就搞徐子微,手段还一点都不高明,真是笑死人。"


        

曾父见女儿越说越起劲,连忙制止道,"我在问你有没有得罪顾夜恒,你跟我讲这些有什么用。"


        

"要说得罪吧也确实得罪了。我在宴会上把饮料泼了那女人一身。"


        

"就是这个跟徐子微一起上热搜的这个女的?"


        

"是呀!"


        

曾父气得在书房里暴走。


        

"这个顾夜恒真是小肚鸡肠,不就往她女人身上泼了一点水嘛,他至于这样搞我们曾家。"


        

他拍了一下桌子,"他当我们曾家是吃素的,既然不想让我好过,他也别想好过。"


        

他吩咐曾丽珠,"你马上去找徐子微,把顾夜恒的这些破事说给她听,让他后院起起火。"


        

……


        

帝都的冬天很冷,冷到季溪每天都不想从被窝里起来。


        

闹钟响了后,她总会萌萌地跟叶枫说再睡一会儿,就一会儿。


        

叶枫每次只是笑笑,先行起来为她做早餐。


        

叶枫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男人,他说要好好学习厨艺给季溪做饭,还真是说到做到。


        

在季溪赖床的每个早晨,他都会起来把爱心早餐做好,然后从床上把季溪抱起来放到餐椅上。


        

照顾她吃完早餐然后又抱到卫生间,督促她刷牙洗脸。


        

两个人相处的越来越融洽也越来越甜蜜。


        

直到……


        

"下周我妈会过来。"


        

叶枫把这个消息告诉季溪时,季溪的睡意全没了。


        

"下周?"


        

"嗯。"


        

"到帝都来吗?"


        

"是的,工作上的事情,顺便来看看我。最主要是来看看你。"


        

"那我不能住你这里了。"季溪整个人都紧张起来。


        

叶枫笑了,把涂好果酱的面包递给季溪,"不要担心,我妈住酒店里不会来查房。"


        

"可是……"


        

"她就待两天。"


        

"可是……"她根本就没有做好见叶枫母亲的准备。


        

虽然叶枫说叶母来后会住酒店,但季溪觉得做为一个母亲到儿子的城市看望儿子,明明儿子买了房子却住酒店有些不适合。


        

她坚持让叶枫把叶母安排到家里住。


        

"我暂时回宿舍。"


        

"没关系,我妈肯定会猜到我们已经住到了一起。"


        

"阿姨猜是猜但我也不能不当一回事。我们正式交往还不到三个月,我想给阿姨留个好印象。"


        

叶枫也就不在坚持了。


        

季溪把自己的行李重新搬了回去,然后回到叶枫的住所是一顿打扫,不仅帮叶枫换了新床单,还把客卧也好好收拾了一遍。


        

袁国莉见季溪又搬回来还以为她跟叶枫吵了架,十分紧张地问怎么回事。


        

"叶枫妈妈要过来。"


        

"啊,未来婆婆来了!"袁国莉缩了缩脖子,"那确实要搬回来住,这老一代人思想保守,不一定能接受还没结婚就同居,虽然吃亏的不是她的儿子,但总会乱想。"


        

"是呀。"


        

"那这次叶枫妈妈来你们会谈结婚的事吗?"袁国莉问。


        

"我暂时还没有想这么远。"


        

"起码要有个规划吧,你跟学长不可能一辈子同居。"


        

"这个……"


        

"你是不是想说这个要学长先开口?电视上演的那些情侣,好像总是男生精心策划一场求婚。女生点了头,这事就成了。其实这些只存在于电视上面,现实生活中没有求婚,大家都是处得差不多了双方父母坐在一起开始谈,什么彩礼多少呀,婚宴在什么地方办呀,婚房上写谁的名字呀……"


        

"我没有这么复杂。"季溪微微垂下了头。"我们家没人过来跟叶枫谈。"


        

袁国莉这才想到季溪是个孤儿。


        

她连忙改口道,"这样更好,其实结婚这事娘家婆家凑到一起一搅和,更累。"


        

"我真的没想这么多,能嫁给叶枫哥固然是最好,如果……不能,我也不觉得遗憾。"


        

"为什么会不能,学长那么喜欢你。"


        

"国莉,你不了解我家的情况,我……我妈在坐牢。"


        

袁国莉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以前她问过季溪家里的情况,季溪说她家里没有人了。


        

她以为她是孤儿,却没有想到季溪的母亲是一个罪犯。


        

"你跟你妈有联系吗?"


        

季溪摇摇头,"早就断绝往来了。这辈子恐怕也不会再见面。"


        

她虽然不再恨她,但是她也无法去面对一个把她的初夜拿去卖钱的母亲。


        

她甚至都无法说服自己再去喊她一声妈。


        

袁国莉听季溪这么说,连忙说道,"那你先别跟叶枫的妈妈说你妈的事。"


        

"见面了怎么可能不会聊起这些。"季溪反而很坦然,"从一开始我妈在监狱的事情我也没有隐瞒叶枫。"


        

"如果叶枫的妈妈无法接受,我也没有办法。"


        

袁国莉握住了季溪的手,虽然满脸担忧但还是宽慰道。"不要紧,学长会处理的。"


        

季溪点点头。


        

袁国莉是真操心季溪的事,结束跟季溪的聊天后,她想不开决定给叶枫打个电话。


        

"学长,你妈妈是不是下周要到帝都来?"


        

"季溪都告诉你了。"


        

"是呀,她都搬回来了我当然要问。不过学长,季溪家里的事情你打算怎么跟阿姨说。"


        

"你打电话过来专程问这件事?"


        

"是呀,季溪虽然很坦然,说如果能嫁给你是她的福气,不能嫁给你她也没有怨言。但我觉得如果你实话跟阿姨讲了,你们的事情铁定黄。"


        

"你对我们这么没信心?"


        

"我是对这个世界没信心,虽然我不知道学长你们家条件怎么样,但是你条件这么好,阿姨她肯定会生出优越感,这人一有优越感就会挑三拣四就会鸡蛋里挑骨头,季溪妈妈的这块骨头不经挑。"


        

"那照你的意思是……"


        

"我觉得你直接说季溪是孤儿算了,反正她跟她妈也不会再联系。"


        

叶枫沉默了,其实袁国莉说的并无道理,这个社会可以接受一个孤儿但是很难接受一个犯罪的女儿。


        

他如果直言相告,事情也许会变得复杂起来。


        

"我会考虑你的建议。"


        

叶枫挂断电话后,想了想给自己的母亲发了一条信息。


        

"季溪没有父母,所以妈妈您来后不要问她家里的事。"


        

叶枫母亲收到信息后很是惊讶,连忙把电话打了过来。


        

"季溪是孤儿吗?"


        

"是后来的变故,应该是上大学之前,所以她大学四年还是靠人资助才上完的。"


        

叶枫的母亲哦了一声,电视另一端沉默了。


        

"妈?"


        

"没事,就是觉得这个孩子有些可怜。她家没有其它人了?"


        

"没听她提起过,应该是没有了。"


        

"这样呀。"电视另一端再次沉默。


        

"妈。我很爱她。"


        

"妈知道,妈没别的意思,没父没母也挺好的,反正以后是你跟她一起生活,又不是跟她父母。"


        

"妈妈您真是明事理。"


        

"别夸你妈了,你问问她想吃什么,我到帝都后给她做。"


        

"好。改天我问问她。哦,对了,季溪今天还特意帮我把客卧收拾出来了,到时候您直接过来就可以住了。"


        

"小姑娘心思还挺细的。"


        

"她人非常好,又乖巧又懂事,不过轮漂亮跟妈妈您比还是差了一点。"


        

"哎哟,我还没来呢就给我灌迷魂汤了。知道了,知道了,妈妈又不是什么恶婆婆,我对未来儿媳没什么要求,听话懂事不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诚实是基本准则。"


        

"季溪有您所期待的所有优点。"


        

"季溪呢,在你旁边吗?"


        

"她在自己宿舍。"


        

"哦,挺好的,都这么晚了,妈妈就不聊了。"


        

洛雨燕结束跟儿子叶枫的通话,点开微博又把之前关于季溪的一些信息看了一遍。


        

"这女孩子有叶枫说的那么好吗,无父无母能混成这样也是不简单。"她抿了抿嘴,一脸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