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八十二章:二十万的利息出一趟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是纸,这是笔,你把借条写一下。"顾夜恒把纸和笔推到了季溪面前。


        

未了,他还拿出一盒印泥。


        

季溪站着没有动。


        

顾夜恒却笑了,"怎么?怕了,三个月前你在这里拿刀让我捅你的时候可是无所畏惧的。"


        

"谁说我怕了,写就写。"反正她一无所有也不怕背身债。


        

再说了,欠债的才是大爷,该害怕的人是他顾夜恒,因为这钱她是不可能还的。


        

季溪利落地写了借条,不用顾夜恒提醒自觉地用印泥按了手印。


        

"给你。"她把借据递给顾夜恒。


        

顾夜恒拿过来看了看,又推回给她,"你忘了写利息。"


        

利息?他真要利息!


        

"你不写,那我帮你写。"顾夜恒拿起笔刷刷地在纸上写了几个字。然后拉过季溪的手又在上面按了一个手印。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他这才满意地笑了,起身打开了身后的保险柜,把字据放了进去。


        

大开的保险柜里季溪看到昨天拍卖回来的皇冠也在里面。


        

怪不得徐子微找她要耳环,看来昨天晚上顾夜恒没把皇冠赠佳人。


        

顾夜恒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气!


        

顾夜恒收好字据又坐回到位置上,他把在电梯里收缴上来的紫菜包饭递给了季溪。


        

季溪,"……"什么意思?


        

"继续吃。"顾夜恒还好心的给她倒了一杯水。


        

季溪看着桌上的紫菜包饭没有动。


        

顾夜恒却笑了,他背靠在老板椅上笑眯眯地看着季溪,还让她不要紧张,"我是想跟你打听一点事。"


        

"什么事?"


        

"你觉得徐子微这个人怎么样?"


        

徐子微?


        

季溪警惕地打量着顾夜恒,他们什么时候变成了可以聊这种天的朋友。


        

"她是你女朋友,问我干什么?"季溪没好气地回答道。


        

顾夜恒又是一笑,"我纠正一下,她现在还不是我女朋友,只是我的相亲对象,不过我在考虑让她成为我的女朋友。"


        

睡了一觉才考虑,还不是一般的渣。


        

"我劝顾总您就别考虑了,徐小姐多好的人呀,家世好事业好跟顾总您也是门当户对,早点结婚早点生孩子。"


        

"你说的也对,我年纪确实不小了,是该考虑结婚生子。只是……"顾夜恒看了一眼季溪,"但我听说你跟叶枫分手的事徐子微从中也做了一些小动作。"


        

"你听谁说的?"


        

"叶枫的前女友跟我说的。"


        

苏熔?


        

这苏熔还真是搞笑,跑到顾夜恒面前说这些干什么?


        

顾夜恒眯着眼看着季溪,问道,"其实你知道对不对?"


        

"对。"季溪也不想装,"我到恒兴来有一半的原因就是想给徐子微找不痛快,不过你放心我对顾总你没有任何想法。"


        

"你对我没想法怎么能让她不痛快,你应该有想法才对。"


        

季溪,"……"这人越来越有毛病。


        

顾夜恒站了起来,他走到季溪旁边微微俯下身对她说道,"我给你一个机会,明天陪我出趟差。"


        

季溪一惊,什么叫给她机会,为什么要她陪他出差。


        

他想干什么?


        

"我不去!"她一口回绝。


        

"这是工作安排不是跟你商量。你别忘了你还欠我二百万,利息一个月百分之十。"


        

"多……多少?"


        

"百分之十,也就是说你一个月要还我二十万。"


        

季溪嘴都开始哆嗦了,顾夜恒坑人也不能这样坑,一个月二十万的利息,他怎么不去抢银行。


        

"你自己写的不算数。"


        

"但你按了手印。"


        

"你是拉着我的手按的。"


        

"但你也没反抗。"


        

"你杀了我吧!"季溪弄不过他只好耍横,她拿起办公桌上的裁纸刀递给顾夜恒,"你干脆把我杀了。"


        

"别一点小事就喊打喊杀。"顾夜恒夺过她手上的裁纸刀放进了抽屉里,他继续说道,"你等我把话说完,你陪我出这趟差,这个月的利息一笔勾销。"


        

"为什么让我陪你出差?"


        

"让徐子微不痛快呀。"


        

"你不是想让她成为你的女朋友吗,你为什么要给她找这种不痛快?"


        

"季溪,你跟了我两年难道还不知道我顾夜恒是什么人,我可以娶一个我不喜欢的女人当老婆,但是我绝对不允许我娶的女人整天耍这种小手段。"


        

顾夜恒走到季溪身后,"徐子微是老爷子看中的孙媳妇人选,所以徐子微耍的这些小手段说给老爷子听老爷子也不会相信,他只会以为是我不想娶她找的一些借口,而徐家也会说我侮蔑他们的女儿。"


        

"我顾夜恒最后里外不是人。"


        

季溪笑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是你让我跟她相亲的。"


        

季溪倏地转身,指着自己的质问道,"你这是在赖我?"


        

"不赖你赖谁,你在医院跟我说的话你都忘记了?"


        

"我……"


        

"说了不负责任的话,现在还想当个不负责任的人,季溪,便宜不能都让你占了。"


        

"我占什么便宜?"


        

"没占便宜吗?我现在被家里逼婚要娶一个根本不爱的女人当老婆全是因为你要跟叶枫谈恋爱。你呢,刚跟叶枫分手就有男人给你送花,季溪,凭什么你事业爱情双丰收,我就要一个人面对像徐子微这样的女人。"


        

"我……你……"季溪觉得轮口才她完全不是顾夜恒的对手。


        

细想一下,好像还真是那么一回事。


        

"好了,我陪你出差就是了,你不要再说了。"季溪想息事宁人。


        

顾夜恒却冷哼一声,"别说的多委屈,你这趟差我可是花了二十万雇的,所以出差的时候听话一些,不要像现在这样跟我顶嘴。"


        

"知道了。"


        

"我怎么听出了怨气?"


        

"知道了,顾总。"


        

"紫菜包饭还吃吗?"


        

季溪一把将那紫菜包饭夺了过来,然后气鼓鼓地出了门。


        

顾夜恒掏出手机给简碌打电话,"明天季溪陪我出差,你请几个装修工帮她把十六楼的杂物间重新装修一下,卫生间淋浴房都要有,空调接口也安进去。"


        

简碌说了一声好,然后问顾夜恒,"小溪才当助理没多久,出差的话……"


        

"跟会务组的人说一声,具体事项跟我联系。"


        

"好。"


        

季溪要陪顾夜恒出差,章慧玲觉得季溪出去代表着恒兴集团的形象,所以着装方面要注意一下。


        

"下班后我陪你买几身衣服。"


        

季溪本想说不用,但想到自己身上的这几套确实撑不起恒兴集团的门面,而且她也不好意思驳章慧玲的好意。


        

两个人去了商场,章慧玲帮季溪挑了几套职业女装,小西服配A字裙。


        

"秘书助理这样的职业女性,穿搭一定要彰显自己的职业的素养,西服跟A字裙是标配,当然还有像这样的套装。"


        

她又拿出几套设计感十足的套装,不过下装也是裙子。


        

季溪试了一下,确实如章慧玲所说,穿上这些职业套装,她确实还有点助理的样。


        

"出差的时候记得多带几条丝袜。"章慧玲又开始帮季溪挑丝袜。全是薄款。


        

"参加高端的商务会议,女性是不会穿厚丝袜,保持良好的仪态薄款是首选。"她还做了解释。


        

季溪想职业女性并不比那些艺人轻松,这大冬天的还要学会会抗冻,只因为形象。


        

不过会议室里应该有空调。


        

季溪欣然接受。


        

接下来是选大衣。


        

"职业女性一般要穿设计简洁的外套,颜色也不能过于鲜艳夺目。"章慧玲又帮季溪挑了一件外套,"你要记住。大衣最长也只能比里面的裙子长一至两公分,如果裙子太长就不要穿长款大衣,要穿短款。"


        

季溪点点头,虽然她在星耀的时候看过无数的时尚资讯,但很少会关注职业女性的穿衣打扮。


        

幸好有章慧玲在。


        

帮季溪选好衣服后,章慧玲主动掏出卡要帮季溪付帐。


        

季溪连忙推让,"我自己来吧。"


        

"没关系。这些东西就算是你昨天借钱给我的利息。"章慧玲说着拿出了季溪昨天给她的银行卡,"钱我又存进去了,谢谢你呀!"


        

"这,章副总您给的利息也太高了。"季溪接过卡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如果过意不去,那就请我吃顿饭。"


        

季溪连忙点头。


        

两个人去了一家日理料,一进门章慧玲就遇到了一个熟人。


        

"徐总!"


        

"章副总!"


        

章慧玲跟徐子豪介绍,"这是我的助理季溪。"


        

然后她又跟季溪介绍,"这是徐子微的哥哥徐子豪,你喊徐总就行了。"


        

徐子豪只看了季溪一眼就被她的美貌给吸引,"季溪小姐好眼熟。"


        

季溪对徐子微没什么好印象,对她哥自然也没有,而且徐子豪长得还不如徐子微,一张老气横秋的脸上全是痘印。


        

只不过他身边的女人倒是明艳动人。


        

"我曾经是徐小姐的助理。"季溪回了一句。


        

徐子豪哦了一声,看到季溪手上的大包小包,于是又套近乎地问,"你买了这么多东西?"


        

"是呀,"回答的是章慧玲,"季溪要陪我跟顾总出差,所以我们就出来买点东西。"


        

"到什么地方出差?"


        

"苍洲。"


        

"哦,是参加商务峰会,我也受邀了。"


        

"那明天见!"章慧玲强行跟徐子豪道别。领着季溪到了里间。


        

而徐子豪则回头一直看着远去的季溪。


        

他的眼中露出贪恋之色,"真是一个美人!"这样的美人要是他的助理就好了。


        

徐子豪惊鸿一瞥后回到家就向徐子微打听季溪的事。


        

"你之前的那个助理怎么调到章慧玲身边做助理了?"


        

"你是说季溪,哥你打听她的事干什么?"


        

"我今天在日料店碰到了章慧玲跟她,她真人比网上还要漂亮,妹妹,别怪我没提醒你,这小姑娘现在可是待在恒兴。听说顾夜恒以前还跟她不清不楚,你得把顾夜恒看紧一点。"


        

徐子微笑了笑,"漂亮的女人多了,跟Kevin传绯闻的也有不少,Kevin是不会看上这些女人的,要是能看上也轮不到跟我相亲。"


        

"你这么自信。"


        

"不是自信,是我了解男人,你应该知道季溪的前男友是谁,因为苏熔,现在整个帝都城的人都知道季溪的前男友是叶枫,而叶枫又是Kevin下属,就这层关系Kevin也不会跟她有任何瓜葛。"


        

徐子豪不以为然地笑笑,"你觉得顾夜恒是个会避嫌的男人吗,他可是在国外长大的。没国内男人这种传统思想。"


        

徐子微没在反驳,但也没把顾夜恒跟她说的话告诉徐子豪。


        

虽然顾夜恒跟她说想让季溪成为一个贪慕虚荣的女人,但是这种捧杀的报复是真是假她也分辨不出。


        

真正让徐子微不悦的是现在的季溪已经变了,不再是曾经那个被她踩在脚下连一声都不会吭的女人。


        

不过,徐子微并不是一个吃软怕硬的主,季溪越是敢挑衅她越是想好好对付一下她。


        

想想她堂堂徐家大小姐,有身份有家世还斗不过一个一穷二白靠资助才能上学的穷家女?


        

明天。她就要让季溪看看,谁才是顾夜恒的女朋友。


        

……


        

苍洲的会议虽然只有一天,但顾夜恒要提前一天到达,第二天才能回来,所以这一趟差实际上是三天。


        

第二天下午,季溪把自己的行李收拾好后又赶到顾夜恒的别墅帮顾夜恒收拾行李。


        

这是简秘书特别交待的,他说顾夜恒每次出差,行李都是由秘书打理的。


        

听简秘书这么说,季溪觉得当顾夜恒的秘书还真是一个苦差,不仅要管公事还要管私事。


        

季溪对顾夜恒放在别墅里的东西熟门熟路,所以不到半个小时她就收拾妥当,拎着顾夜恒的行李箱走出别墅时,却意外地看到了徐子微。


        

徐子微是准备到别墅来帮顾夜恒收拾行李的,为了来她还特意查了今天的航班计算了时间。心想着这个点过来一定会碰到顾夜恒。


        

没想到却碰到了季溪。


        

冤家路窄见面分外眼红,徐子微一看到季溪脸就沉了下来。


        

季溪倒还平静,她看到徐子微手上拎着购物袋,心里又了然了七八分。


        

"徐小姐。"她主动打招呼。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来帮顾总收拾行李。"季溪回答。


        

"你不是章慧玲的助理吗?"


        

"是,不过这次出差我临时负责顾总的日常行程。"


        

季溪再次看向徐子微手上的购物袋,"徐小姐这是……来帮顾总收拾行李的?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徐小姐会过来。就按惯例先收拾了,要不徐小姐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漏掉的东西。"


        

她把行李箱递给徐子微。


        

"不用了,"徐子微摆了一下架子,"把这个带上就行了。"


        

"这是?"


        

"这是我帮Kevin买的贴身内衣,Kevin有些洁癖,穿过一回的东西不会再穿,更不会穿别人穿过的东西。"


        

"是吗?"季溪笑了笑,她接过徐子微的购物袋一边开行李箱一边说道,"听徐小姐这么说那顾总还真是有洁癖,不知道徐小姐有没有这方面的洁癖,反正我没有,自己穿过的东西只要喜欢洗一洗还是会继续穿的。"


        

说暗讽的话谁不会。


        

季溪把东西放进行李箱后再次问徐子微,"徐小姐还有什么吩咐吗?"


        

"这次出差为什么你临时调任Kevin的助理?"


        

"这是工作安排,如有疑问徐小姐可以让顾总给您解释,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临时调任出这趟差。"


        

季溪说完拖着行李箱要走。


        

徐子微在身后说道,"你知不知道Kevin只是拿你当个玩物,我要是你我是不会继续待在帝都的。"


        

季溪回头,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徐子微。


        

"徐小姐,我一直以为你走的是高端大气的人设,怎么现在说话越来越小家子,什么叫玩物,啥事不干整天就知道想男人的女人才是玩物,我可是恒兴集团真金白银招聘进公司的正式编制人员,我怎么就成了顾总的玩物?还有,我只不过是跟叶枫分了手,怎么分的手想必徐小姐心里也清楚,这分手了就要离开帝都,那被男人抛弃了是不是要离开地球?"


        

说到这里她故作认真地想了想然后说道。"徐小姐,您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做法我们顾总知道吗?如果不知道,您以后还是少在我面前搞这一出,我呢过去是顾总资助的学生,现在又是他的临时助理,于公于私我都算顾总身边较为亲近的人,我怕那一天我管不住自己的嘴。揭了徐小姐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所以……我跟你下次最好不要碰面。"季溪礼貌地给徐子微行了一个礼,拎着行李箱上了车。


        

虽然嘴仗打赢了,但去机场的路上,季溪还在为徐子微的那番话在生气,她甚至在想下一次徐子微要是再用那副嘴脸来说她,她直接给她一耳刮子。


        

妈的,不就是摊上一个有钱的爹。搞得自己好像多高贵似的。


        

想完这些,季溪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是越来越无所畏惧。


        

是呀,她现在确实没什么好畏惧的,最在乎的人已经离开了帝都,孤身一人的她还有什么好畏惧的。


        

谁要是敢再践踏她欺负她,她双倍奉还。


        

正想着,她的手机响了,是有人在给她打视频打电话。


        

她连忙查看,是默守城。


        

这人怎么打起了视频电话。


        

季溪扫了一眼坐在旁边的顾夜恒。


        

顾夜恒也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视频电话。


        

季溪点了接收健。


        

"默先生,你怎么打视频电话?"


        

"我想让你看看我的生日派对现场。"默守城态度很诚恳,举着手机给季溪看四周的情况。


        

室内,好像是在一间别墅里,默守城穿着一件单薄的羊毛衫,看来别墅里面很暖和。


        

"今天应该有很多朋友来吧!"季溪客套了一句。


        

"是呀,很多朋友,季溪小姐不能来太可惜了。"


        

"不好意思,临时出差。"


        

"希望我明年生日你不要再出差。"


        

"啊!哈哈……"季溪只能傻笑。


        

"现在是去机场的路上吗?"


        

"是的。"


        

"苍洲很冷的,我听说这两天会下雪。"


        

"哦。"季溪心不在焉的应着。


        

"季溪小姐要多穿点衣服,不要感冒了。"


        

"谢谢默先生关心。"


        

"那我挂了。"


        

"好。"


        

季溪刚结束通话,耳边就传来顾夜恒阴阳怪气的声音,"你的桃花运还真是源源不断,叶枫知道你又有了新欢吗?"


        

"什么叫又有了新欢,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朋友。"


        

"普通的朋友?普通的朋友会跟你打视频通讯,普通的朋友会跟你说衣服要多穿点?季溪你是傻还是天真,这个男人明显就是想泡你。"


        

"想泡我又怎么了,顾总您只是我老板不是我的爱情顾问。"


        

"但我也是你的前任。"顾夜恒合上手里的书,侧过身看着季溪,脸色严肃地命令道,"把默守城的微信删了!"


        

前任现在都这么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