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八十七章:软硬皆施的顾夜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溪成功接到徐子微后,在车上她问她,"徐小姐,您预约酒店了吗?"


        

"预约酒店难道不是你的事?"徐子微傲慢地说道。


        

"哦!徐小姐预约酒店的事交给了我?"季溪翻看了一下记事本,"我没接到顾总的指令呀,徐小姐确定预约酒店的事情跟我们顾总说过?"


        

徐子微不着痕迹的白了季溪一眼。


        

季溪倒是保持着微笑,她给顾夜恒打了一个电话。


        

"顾总,徐小姐接到了,有件事情我跟您核实一下,徐小姐预约酒店的事情是不是让您来帮忙办理?"


        

"搞什么,你不是说她到苍洲来想跟我共进晚餐,怎么又预约起酒店来了,我是她的助理?"顾夜恒声音里有了不悦。


        

季溪咳嗽了一声。


        

"别假装咳嗽了,这家酒店承办这么的一场峰会。客房肯定早就住满了,现在来找谁预约?你让她找她哥去。"顾夜恒挂了电话。


        

徐子微在季溪对着手机喊出顾总的时候就知道季溪要搞事了,不过为了保持她高贵的形象,她并没有阻止季溪继续讲电话。


        

她以为顾夜恒会站在她这一边把季溪训斥一顿,不管怎么说她可是徐家的大小姐。


        

而她只是一个助理而已。


        

没想到季溪挂了电话后,客气地对徐子微说道,"徐小姐,顾总现在很忙,她说入住酒店的事情您可以求助您的哥哥。"


        

"什么?"


        

"找徐子豪总经理。"季溪又说了一遍。


        

"我现在可是你们星耀的艺人,入住酒店这种事情难道不应该由你们来完成?"


        

"可是我们并没有接到分公司的接待申请,徐小姐,您确定到苍洲来是商务活动?"


        

"不是商务活动你们就不管?"


        

"是的,合同上写明艺人除商务活动外其它事项不在公司管理范围内。"关于徐子微的合同,季溪可是一清二楚。


        

更何况她签的只是经纪约又不是星耀旗下的艺人,袁国莉也是协助她节目录制,其它事情本应该由她自己打理。


        

她相信徐子微心里也清楚,摆这种谱也就是想在她面前秀一下优越感。


        

真是无时无刻都喜欢秀呀!


        

徐子微见季溪拿合同来压她,她的不悦更甚,"你的意思是让我睡大街?"


        

季溪不卑不亢地回答道,"不,我的意思是你可以自己打电话到酒店预约。也可以让徐总帮忙,我们恒兴集团没有义务。哦,当然,如果你是以顾总女朋友的身份要求我帮你预约酒店,那就请你跟我们顾总打一个电话,走个程序,这样我好报销你的费用。"


        

徐子微气得胸腔都开始起伏,不过车上有司机在场,她也不便发作。


        

调整好后她给自己的哥哥徐子豪打了一个电话。


        

"现在让我帮你预订房间?"徐子豪看了看时间,"这家酒店早就客满了,我上哪里给你预订?"


        

"那怎么办?"徐子微生了气,"是你打电话让我过来的,现在告诉我客满了?"


        

说完,她自知失言。"好了,我先挂了。"


        

季溪坐在旁边听出了苗头,果然是徐子豪打电话让徐子微过来的。


        

看来这兄妹俩都被她的一席话给激怒了。


        

所以徐子微来苍洲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来搞定顾夜恒。


        

季溪看了一眼徐子微。


        

此时的徐子微正在转动她并不大的眼珠子,不一会儿她开始给人发信息。


        

季溪没再管她,反正她现在是不会主动贴这个大小姐的冷屁股。


        

车很快到了酒店门口,季溪下车时就看到顾夜恒从酒店走了出来。


        

"Kevin!"徐子微捧着花微笑着跟顾夜恒挥手,挥完手然后客气地对季溪说道,"季助理,麻烦帮我拿一下行李。"


        

说完,风姿绰约地走到顾夜恒面前跟他行了一个贴面礼。


        

徐子微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标准做法是永远在公众场合中保持自己礼貌亲和的态度。


        

徐子微如此大方得体地跟自己要求,季溪自然是不会在这种情况下跟她呛声,更何况她也清楚自己的身份,于是她听话地到后备箱去拿徐子微的行李。


        

跟顾夜恒寒暄完的徐子微微笑着问,"Kevin,不好意思,今天临时过来行程赶得有些急所以没有订到房间。"


        

"没关系。"顾夜恒回答。


        

季溪拎着行李箱过来时就听到顾夜恒这句没关系。


        

不是说酒店客满了吗,顾夜恒怎么如此轻松地说了一句没关系,这口气似乎已经帮徐子微搞定了住宿这件事。


        

难道徐子微在车上发信息的人是顾夜恒?


        

季溪看了一眼顾夜恒,心里给他下了一个评语:端水大师。


        

紧接着她又听到端水大师顾夜恒的下一句,"我让助理把房间让出来给你。"


        

嗯?


        

季溪再次看向顾夜恒。


        

顾夜恒直接开始吩咐她,"季助理,等一下你把徐小姐的行李送到你房间,然后把你的行李收拾一下。"


        

季溪看了一眼表面上像是很不好意思实际上正洋洋得意的徐子微,点头回了一声好的。


        

现在她是助理,自然老板说什么就是什么。


        

三个人一起上楼,电梯里徐子微才假惺惺的问,"我睡了季助理的房间。那季助理……"


        

顾夜恒回答道,"徐小姐把求助信息都发到老爷子哪里了,我自然是要处理这件事,至于季助理,她这么小的一个人在哪里都可以凑合一晚上。"


        

季溪无所谓的耸耸肩,顾夜恒说的没错,她确实可以随便找个地方凑一晚上,她就不相信整个苍洲所有酒店都满员了。


        

只是她没有想到徐子微发信息的人不是顾夜恒而是顾老爷子。一方面她为自己误会顾夜恒而汗颜,另外一方面她也开始相信顾夜恒之前跟她说的话,他需要她把徐子微赶走,因为顾老爷子喜欢这个戴着假面的女人。


        

季溪甚至都想象到顾老爷子苦口婆心地劝顾夜恒的场境,"徐子微不管家世、才情都跟我们顾家门当户对,不喜欢?你多跟她接触接触就会喜欢。"


        

季溪在线心疼了顾夜恒一秒。


        

季溪这边没有什么情绪,徐子微听到顾夜恒的话内心却是欢腾不己。


        

让季溪给自己腾房间,还是在这样的一个天寒地冻的晚上,这证明顾夜恒确实是想整季溪,这怎么能不让她欢腾?


        

正高兴着,顾夜恒突然又说了第二句话。


        

"季助理,你收拾出来的行李暂时放到我房间。"


        

"为什么?"徐子微跟季溪同时问出了口。


        

"因为我们要先去吃饭,难道这个点我们还要等季助理订好房间再过去?"


        

说得有点道理,但会不会太无情?


        

这时,电梯开了。


        

顾夜恒率先出了电梯,"带徐小姐回房间。"


        

吩咐完,他就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季溪只好拖着徐子微的行李箱往自己房间走去。


        

接下来的时间,徐子微一直站在房间里看季溪收拾,她确实有些开心,但看到季溪行李箱里出现一条男士底裤时,她的开心顿时烟消云散。


        

"我送给Kevin的内衣怎么在你箱子里?"徐子微上前一步从季溪的行李箱里拿出那条底裤。


        

季溪,"……"她倒忘了这茬事。


        

徐子微冷笑道,"我还以为你挺有骨气的,话说那么满,说什么让我有本事就搞定Kevin,还说你对Kevin没兴趣,结果呢背地里搞这种事。"


        

她把那条底裤举到了季溪面前。


        

"你以为这底裤是我偷拿出来的?"季溪也笑了,"我劝季小姐你吃饭的时候问一下顾总。看是不是我拿出来。"


        

"不是你拿出来的怎么会在你箱子里?"


        

"要我解释我可以解释,昨天晚上顾总发现了这条底裤朝我发了一顿火,因为他知道这条底裤不是他的,而他从来都不喜欢别人擅自为他准备这种私人的物品,本来我可以告诉顾总说底裤是徐小姐买的,但最后我帮你背了锅,所以它就出现在我的行李箱里。"


        

季溪合上了自己的行李箱。一边拉拉链一边继续说道,"既然徐小姐这么在意,我也就不卖这种人情了,等一下吃饭的时候希望徐小姐你主动承认这东西是你送的,跟我无关。"


        

"那你为什么当时不告诉他?"


        

"因为我希望你嫁给顾总,顾总喜不喜欢你我不清楚,不过我听说顾老爷子很喜欢你。"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跟我有什么关系?"季溪把行李箱拿了起来。"徐小姐你的记忆力还真是不太好,我说过顾总资助过我对我有恩,现在顾老爷子需要一个像你这样的妻子来帮顾总巩固他的事业,我当然要全力配合,因为我也希望顾总有一个财力雄厚的老婆,这样他才能坐稳恒兴集团总裁的位置。"


        

徐子微哑然,这一瞬间她突然开始相信季溪说的那些话--她对顾夜恒没任何兴趣。


        

想想,就凭她的身份就算有兴趣也不可能嫁给顾夜恒的,顶多也只能当顾夜恒的情人。


        

情人终究见不得光也不能长久,等到顾夜恒那天厌了腻了,可能被打发走人。


        

聪明点的女人,自然是不会痴心妄想这些终归是泡影的东西。实际点的会借助现有的关系一步一步往上爬,很显然季溪选择了后者。


        

想通这一点后徐子微顿觉的脸上一阵阵发烫,之前,季溪只是星耀的一个普通员工,现在,她是章慧玲的助理,行政级别连升了三级。


        

而这一切全拜她徐子微所赐。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她徐子微成就了现在的季溪。


        

她处心积虑地要整她,最后却让她成功上位。


        

那她岂不是天子号第一傻瓜?


        

成为一个成功女人可是她一生的梦想,最后她却成就了一个她最讨厌的人。


        

荒谬!


        

太荒谬了!


        

"听说你找Kevin借了两百多万?"徐子微把话题扯到钱上面,她想知道季溪接下来的打算。


        

"对。没错。"季溪点头承认,心想徐子豪打电话给徐子微可没少透露。


        

"你为什么要找他借钱?"


        

"这事徐小姐应该知道呀,因为我在拍卖会场买了一对耳环。"


        

"那对耳环不是Kevin拍下来的吗?"


        

"是我找顾总帮忙拍下来的,后来顾总付完钱后就给我了。"


        

"帮忙拍,你自己不会拍?"


        

"我当天拿的是章副总的叫价牌,我怎么拍?"


        

"你要这耳环做什么?"


        

"当然是为了装点门面,章副总说成功女人的标准就是花自己钱买自己心仪的东西。我非常认同。"


        

"Kevin为什么肯借钱给你?"


        

"因为顾总也想让我帮忙,这个忙就是给他当几天助理。"


        

徐子微眯起了眼睛,因为季溪这番话有一个危险的信号,那就是顾夜恒还是打算追求她。


        

不过季溪很快就给了合理的解释,"顾总跟我说他想看看徐小姐真实的人品怎么样,之前你在网上黑我的事情顾总似乎很清楚,我说过顾总这个人最讨厌女人在背后做小动作,所以……"


        

徐子微的脸色开始变白。


        

季溪知道对方已经听进去了。


        

她微微一笑,"反正我是无所谓,我的人生追求就是有一份让人羡慕的事业,顾总需要我演戏我就演,但徐小姐你就不一样,演不好有可能被顾总抓住把柄,最后他就有理由在顾老爷子面前说跟你不合适。"


        

"你为什么跟我说这些?"


        

"我说过。顾老爷子喜欢你,顾总是我的老板,他让我帮忙我不得不帮,但我总要给自己留条后路对不对。"


        

季溪说完朝徐子微微微一笑,"徐小姐,如果你做了顾太太请不要忘记我今天的这份恩情,好好地为我的未来谋划谋划。这样关于你在网上黑我的事情,我们一笔勾销。"


        

"你这是在威胁我?"


        

"不,我这是在跟徐小姐讲条件,你总不希望我站在你的对立面吧!"


        

说完,她转身出了房间。


        

季溪把行李推到顾夜恒房间时,顾夜恒正站在窗前看外面的雪景。


        

"顾总!"季溪喊了他一声。


        

"明天苍洲这边的航班可能要全部取消。"


        

"啊,航班取消?"季溪也奔到窗前,升着雾气的玻璃外,雪花确实越来越大。


        

"那……"季溪斜着眼看着顾夜恒,"如果我们都被困在苍洲回不去,那我是不是可以自己待在酒店不用管顾总你?"


        

"你直接说想睡懒觉就行了。"


        

季溪嘿嘿一笑,然后跟顾夜恒透露"军情","刚才徐子微看到了她送给你的那条底裤,在我的行李箱里。"


        

"然后呢?"


        

"然后自然就是一顿掐。她怀疑我勾引你。"


        

"你这次又用了什么说词。"


        

"自然是拿顾总你的洁癖说事,还卖了一个人情给她,所以底裤才在我这里。"


        

"她相信了?"


        

"不太清楚,不过我又抬出了顾老爷子,顾老爷子希望你娶她,而顾总你又是个孝顺的孙子。"季溪用手指涂抹着玻璃上的雾气,笑着说道。"我说我站在她那一边,希望她成为顾太太,这样你就可以讨顾老爷子的欢心,在顾家也就站得更稳。"


        

"你的话里有几分真心几分假意?"


        

"关于徐子微的是假意,关于你的是真心。"季溪垂下眼眸,"我……希望你幸福。"


        

"幸福?刚才你的表述里那一句是在预祝我幸福?"


        

"家庭和睦事业进步……"


        

哼!顾夜恒冷笑一声,"做孝顺的孙子讨老爷子欢心,你现在还开始跟我做人设?季溪,你能不能不要活在自己的臆想里,我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你根本就不知道。"


        

"是呀,我不知道,因为你从来都不说。"季溪掏出手机,"算了,我还是查一下附近的酒店还有没有房间。"


        

顾夜恒伸手把她的手机拿了过来。


        

"你干嘛?"


        

"下这么大的雪肯定不好订酒店,你在等一等。"


        

"等一等,晚一点的话不是更没有了。"


        

"也不一定,航班取消了,很多人有可能会连夜坐动车,如果不是徐子微我也有可能连夜赶动车,因为明天我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


        

说的也是,顾夜恒确实明天有个重要的会议,原计划是明天早上七点的飞机,九点到帝都。


        

"那我看看有没有人退房。"季溪继续朝顾夜恒讨要手机。


        

顾夜恒没有给的意思,"吃了饭再看。"


        

"万一没人退房呢?"


        

"我可以勉强收留一下你。"顾夜恒说着把季溪的手机揣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这什么操作。


        

"我才不要你收留。"季溪上前去抢自己的手机,"你把手机给我。"


        

顾夜恒躲开,迈步朝外走。


        

"喂?"季溪奔过去,"如果真没有房间。那晚上我就要跟你睡一间房了。"


        

"一张床都睡过,还怕一间房?"


        

"顾夜恒,你就不怕我赖上你!"


        

"我倒是害怕你不赖上我。"


        

季溪,"……"


        

顾夜恒软了口气,"先吃饭,吃完饭再说。"


        

好吧。


        

季溪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一事没说,"徐总晚上好像有饭局。"


        

"哦。他不跟我们一起。"


        

季溪摇摇头。


        

"不一起也好,我并不怎么喜欢他。"


        

"晚餐我就订了两个位置。"季溪再次伸出手,"徐小姐说的是跟顾总您共进晚餐,我就不凑这个热闹,您把手机给我。"


        

"给你可以,你先过去跟徐子微说晚餐取消。"


        

"取消,为什么?"


        

"因为我的助理不想去。"


        

"顾夜恒!"


        

"又直呼我名字。"


        

"你别闹行不行?"


        

"这是我的台词。"


        

"好。我去,我去。"


        

"嗯,你应该说我跟你一起去,我去我去像是在骂人。"


        

季溪,"……"


        

"下回收敛一下性子,一个出色的助理是不会跟老板顶嘴的,也不会替老板决定任何事。"


        

"我知道了。"


        

"孺子可教。"顾夜恒掏出季溪的手机在她鼻梁处刮了刮。


        

季溪: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