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九十三章:送他的礼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溪逛街逛得心不在焉,章萍也一样,最后两个人决定找一家奶茶店坐着聊回天。


        

"明年四月份我就要离开帝都了。"章萍告诉季溪,因为她要回学校完成论文。


        

季溪这才想起来章萍还是个大四的学生。


        

"以后有什么打算?"季溪问,"毕业后会到恒兴来上班吗?"


        

"我是因为夜恒哥才来帝都的,如果夜恒哥真跟徐小姐结了婚我来有什么用。"


        

"你的人生目标只是顾总吗?"季溪问章萍,又像是在问以前的自己。


        

"爱情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是全部。"季溪说这句话时自己都感到吃惊,曾经她可是用整个生命来追逐爱情。


        

现在却在这里劝别人。


        

"我不能。"章萍说道,"可能这就是我跟你的区别吧,爱情对我来说就是全部,就算我没有跟夜恒哥在一起。他也是我的全部。"


        

季溪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其实……"章萍脸上突然挂起了笑容,"其实在你来的时候我跟夜恒哥表白了。"


        

"刚才吗?"


        

"嗯。"


        

"顾总他什么反应?"季溪想顾夜恒那么毒舌,不知道会对章萍说什么难听的话。


        

章萍笑着回答道,"夜恒哥很温柔地劝我不要这么傻,他说他没什么值得我喜欢的。"


        

章萍低下了头,脸上依然挂着羞涩的笑容,"他还说我是他见过的最纯真的女孩,我应该拥有最好的爱情。"


        

最好的爱情!"顾总真这么说?"


        

"嗯,他是这么说的,他还说最好的爱情就是没有身份差距,没有世俗的眼光,没有处心积虑掩饰,没有步步为营的盘算,有的只有随心所欲想爱就爱。"


        

顾夜恒还说起这种感性的话?


        

这种话应该是像叶枫那样的男人才会说的。


        

他可是高冷人设。


        

章萍继续说道,"我问夜恒哥,他有没有遇到最好的爱情,你猜他怎么说?"


        

"怎么说?"


        

"他说如果他不是顾夜恒,他可能会遇到最好的爱情。可惜他是,所以平常人最为简单美好的东西在他这里想要拥有很难。"


        

什么?他想拥有会很难?


        

天呀,他可是顾夜恒呀,可以在帝都城呼风唤雨的男人,他还有什么东西无法拥有?


        

除非他想拥有七仙女,那确实很难拥有。


        

季溪撇了一下嘴。


        

"你不信?"章萍捕捉到季溪脸上的小表情。


        

"你相信吗?"


        

"我相信呀,因为夜恒哥拿叶经理举了例子。"


        

啊,还拿叶枫举例说明?


        

"夜恒哥说像叶经理那样的男人想要娶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都难,更何况是他。"章萍说到这里认真地看着季溪,"所以我能理解他所说的一切。"


        

"季溪姐你更应该能理解。"


        

"我……"季溪尴尬地笑了笑,她只能理解她跟叶枫为什么不能在一起,但不想理解顾夜恒。


        

因为他有可能是在给章萍洗脑。


        

"你不能理解吗?"章萍追问。


        

"我不知道该怎么理解。"


        

"多简单呀。夜恒哥跟我说这些就是表示他跟徐小姐订婚非他自愿,他不喜欢徐小姐。"


        

呃……


        

原来章萍理解的是这个意思。


        

"所以呢?"


        

"所以我可以帮他找到真爱。"


        

季溪倒吸了一口凉气,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善良吗?还可以帮自己喜欢的男人找真爱。


        

她终于理解顾夜恒为什么会说章萍是他见过的最纯真的女生。


        

她真的太纯真了,毫无心机,无私大爱。


        

她对顾夜恒也许就是真爱吧!


        

这么一对比,她当时的爱情观显得多么的矫情。


        

"季溪姐,你也可以帮忙吧,对吧?"章萍还想拉季溪下水。


        

季溪连忙摆手,"这个我可能帮不了。"


        

"你怎么帮不了呢,你现在在恒兴上班,又是姑姑的助理,每天都可以跟夜恒哥接触,他如果有喜欢的人你肯定能看出破绽。"


        

"你为什么要帮他?"


        

"我就是想夜恒哥好好爱一场,那怕他最后只能娶徐小姐,但必定爱过,对吧!"


        

对是对,但章萍似乎没有搞清楚状况。


        

"章萍,我们这样并不算帮忙,顶多算是当狗仔偷窥顾总的隐私。"


        

"是呀,偷窥到了然后再鼓励他呀!"


        

季溪,"……"好天真的小姑娘。


        

怎么办,无法拒绝呀。


        

"好吧,我注意观察。"


        

"嗯。"章萍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


        

她可能是觉得自己终于为自己所爱的人做了一件实事吧。


        

傻姑娘!


        

季溪自然是没把章萍的要求放在心上,因为她知道顾夜恒跟章萍说的那些都是鬼话。骗一下小姑娘可以,骗她,不行。


        

不过,这也进一步证实,顾夜恒在忽悠人这方面造诣很高,季溪严重怀疑他学过PUA。


        

PUA就PUA吧,在经历完漫长的心历路程后,季溪现在有了自己的目标,回击完欺负过自己的人,带着最大的善意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然后在最后一片净土里独自老去。


        

所以她什么也没想直接就睡了。


        

第二天,等着绿化工人离开后,季溪出了房间,她为自己精心化了一个淡妆,得体的职业装加上高跟鞋,让她更加像一名训练有素的职业精英。


        

她去了食堂,一路上擦肩而过的同事都礼貌又客气的与她打招呼。


        

"季助理,早上好!"


        

虽然季溪对这些同事并不熟悉,有些甚至都没见过。


        

但这并不阻碍大家认识她。


        

大家认识她不仅仅是因为她是章慧玲的助理,而是因为她是顾夜恒资助的女大学生。


        

章慧玲是顾家的养女,现在成了恒兴的副总裁。


        

季溪是顾夜恒资助的女大学生,以后说不准也会是恒兴的副总裁。


        

公司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特别是季溪还跟叶枫交往过,那几乎就是变相的在告诉大家,顾夜恒想用季溪留住叶枫这样的人才。


        

虽然最后因为叶枫的前女友让这件事付之东流,最后叶枫还辞了职。


        

但这并不表示季溪在顾夜恒的心里没有份量。


        

最后他把她调回总部就是最好的说明。


        

加上最近网上对季溪风评好转,还有她代替顾夜恒亲自去接徐子微的机,这更说明顾夜恒对她的信任。


        

经历过四年前动荡的恒兴,现在对顾夜恒用资助来发展自己的势力是表示认同的。


        

家族企业里最该防的其实就是家族里的人,反而这种外人没什么谋反的心。


        

更何况他还有恩于人。


        

所以当季溪从大厅走进公司食堂时,每一个人都对她保持着恭敬的态度。


        

连贩卖窗口的服务人员一见到她也快走了两步过来问候。"季助理早,想吃点什么,今天有海鲜面还有养生粥。"


        

"给我一碗海鲜面吧。"


        

面条端上来的时候,季溪发现厨房不仅多给了她两只大虾,连鱼板也多给了几个。


        

这就是攀上顾夜恒后人生,吃碗面都会有优待。


        

当然。公司人这么多,也不可能没人在背后议论她。


        

不过传到季溪耳朵里的更多的是顾夜恒把十六楼的杂物间给季溪当宿舍这件事。


        

关于这一点,公司的人一致认为顾夜恒腾一间杂物房给季溪住是为了避嫌。


        

毕竟之前网上还传过他跟季溪的绯闻。


        

当然,季溪接受这样的居住环境,也证明她虽然上了几个月班但手头并不富裕。


        

如果真有什么关系,季溪不可能还这么穷。


        

"网上传的都是造谣。"


        

"可能是好看的人在一起总会让人产生遐想。"


        

"季助理长的是真的好看。"


        

公司里议论第二多的就是季溪的美貌。


        

甚至有人认为季溪为什么能得到顾夜恒的资助就是因此她长的漂亮。


        

"漂亮女人可以敲开任何一扇大门。而恒兴也需要这样一张名片。"


        

季溪听到这些议论后领悟的道理就是,身份决定了别人对你的看法。


        

如果她现在是恒兴的一个端茶小妹,那议论她的会是另外一套说辞。


        

女人,还真的需要成就。


        

季溪突然就了解了徐子微为什么那么想出名。


        

只不过她用错了方法。


        

吃完早饭,季溪准备上楼时,前台的服务人员抱着一束花奔过来叫住了她。


        

"季助理,这里有您的花。"


        

"谁送的?"


        

"卡片上写着默守城,应该是尚禾实业的默总。"


        

又是默守城。


        

季溪接过花从花束中拿起卡片,致季溪小姐五个字十分醒目。


        

前台小姐笑着说道,"这个默总肯定是想追您,您出差刚回来他的花就到了。"


        

"让人挺有负担的。"季溪把卡片又塞了回去,她问前台小姐,"你们平时收到花都是怎么处理的?"


        

"当然是用花瓶插起来摆在办公桌上。"


        

"放办公桌上会不会让人以为我整天无所事事净在收花?"季溪是担心顾夜恒会这么想。


        

虽然条件也谈妥了,休息室也借了,但也保不准顾夜恒心情一不爽把她给开了。


        

答应扮演情人却还收别人的花,确实容易让人不爽。


        

而顾夜恒总喜欢强调契约精神。


        

"不会的,"前台小姐说道,"漂亮的女生收到追求者的礼物很正常。章副总也有人送礼物。"


        

"是吗?"


        

季溪跟着前台小姐到了柜台前,对方从柜台下面拿出一个小礼品盒,"这是一个叫沈星哲的先生送过来的,他没有写卡片不过要我们带一句话给章副总。"


        

"什么话?"


        

"下次再约。"前台小姐说完捂着嘴笑好笑,"那个沈星哲先生一副小狼狗的模样,肯定是被章副总独特的魅力给迷住了。"


        

"什么是小狼狗?"


        

"就是年轻又有野性的男人。"


        

章副总还认识这样的男人?


        

季溪带着疑惑帮章慧玲把小礼盒代收了。


        

这一次她又把花插到章慧玲办公室。章慧玲一进来就瞅见了桌上的那束花,笑着问季溪,"又是默总送的?"


        

"嗯。"


        

"送你的你就插到自己办公室,怎么都给我?"


        

"我不怎么喜欢花。"


        

"默总要是知道了肯定很伤心。"


        

季溪笑了笑。


        

"对了,昨天晚上你到宅子里是顾总授得意吧?"章慧玲问她。


        

"不是。"季溪否认,因为本来就不是。


        

没想到章慧玲并不相信,"你就不要帮他隐瞒了,不是他指使的,借你十个胆你也不敢在老爷子面前说他喜欢的有可能是男人。"


        

章慧玲笑了笑,"我就说嘛,他前脚刚到家,你就后脚就来了。我听前台的小姑娘说顾总昨天晚上还叫了外卖。这可不是他干的事,肯定是有求于你给你买吃的了。"


        

"真不是……"季溪想把事情经过告诉章慧玲,章慧玲却看到了桌上的小礼品盒。


        

"这是什么?"她拿起来问季溪。


        

"这是一个叫沈星哲的先生送的章副总的。"


        

章慧玲一听脸顿时沉了下来,"他直接给你的?"


        

"不是,是送到了前台,我拿花的时候帮您签收了。"季溪说着把小礼品盒放到了章慧玲面前。


        

章慧玲有些头疼地按住了额角。


        

季溪见章慧玲这副神情。不知道该不该把那句下次再约告诉她。


        

"章副总不想收这份礼物?"她问。


        

章慧玲一时不知该怎么说起,最后她把小礼盒推到一边,轻声说道,"这是一个麻烦。"


        

"怎么了?"季溪顿时紧张了起来,像章慧玲这样的女生如果说是麻烦,肯定是大麻烦。


        

章慧玲继续按着额角,悠悠地说道,"前天晚上我在酒吧喝多了,把一个小男生给睡了。"


        

呃!这种麻烦……


        

"对方很小吗?"如果很小确实有点麻烦。


        

"二十五岁。"


        

"二十五岁不小了。"季溪松了口气,她还以为有多小。


        

当然,有章慧玲眼里可能有点小,但是大家都是成年人。逢场作戏的话没必要在乎这种细节。


        

只是……这个小男生为什么要送礼物过来。


        

"他想追求您吗?"


        

"不是。"


        

"那您为什么说是麻烦?"


        

"我以为他是男、公关,给了他三千块钱。"


        

"所以他不是男,公关?"


        

"他是沈浩东的弟弟。"


        

沈浩东又是谁?


        

"沈浩东是我的前男友。"


        

季溪这下子真的张大了嘴巴,"您是说,他是那个在月沙等您的……他的弟弟,亲的吗?"


        

章慧玲点点头。"我跟沈浩东在一起的时候,他才上高中,我没怎么注意他,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完全变了样子。"


        

季溪现在更不敢把沈星浩说的那句下次再约告诉章慧玲了。


        

卖醉过后把前任的弟弟睡了,还是九岁年龄差的那种。


        

确实挺麻烦的。


        

"那现在怎么办,要不要约他出来谈一谈。"季溪跟章慧玲出主意。


        

"我不想跟他谈,我也不想再见到他,太尴尬了。"章慧玲拿起桌上的文件遮住了脸。


        

季溪看着她,觉得此时的章慧玲根本不像一个三十四岁的女人,反倒是像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小姑娘。


        

又羞愧又尴尬却又无可奈何。


        

"要不,我们看看他送的是什么东西?"季溪再次建议。


        

章慧玲却把小礼品盒丢给了她,"我不想看,这东西给你,你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可是这是对方送给章副总您的。"


        

"默守城送给你的东西你不一样插在我办公室的花瓶里!"


        

确实。


        

好吧。


        

季溪拿着礼品盒出去了。


        

刚从章慧玲的办公室出来,就看到顾夜恒领着简碌神采奕奕地朝她走来。


        

"早上好,顾总!"


        

"并不太好,昨天晚上因为季助理的一席不负责的话我被老爷子拷问到半夜,没怎么睡。"


        

季溪呵呵两声看向简碌,那眼神似乎在说,瞧,这就是我们的顾总,得了便宜还卖乖。


        

不过她对顾总的态度依然是恭敬,"不好意思。我昨天晚上玩笑好像开大了。"


        

"没关系,我也不是一个开不起玩笑的人,只是简秘书的处境有点尴尬,因为我们家老爷子有点怀疑我喜欢的男人是他。"


        

啊?


        

简碌明显地后退了一步。


        

"谁让我们整天出双入对呢?"顾夜恒侧转过身有些抱歉地拍了拍简碌的肩,"不好意思简秘书,多担待一点。"


        

他话峰一转又对季溪说道。"不过季助理这个歉还是要认真道的,要不圣诞节给我跟简秘书送份礼物?"


        

简碌一听连忙摆手,"我那一份就不用送了,顾总受到的伤害更大一些,季助理好好给顾总准备一份礼物就行了。"


        

说完,他还退到了一边。生怕再次波及到他。


        

上次季溪给他送手表的事情,顾夜恒就黑了一个星期的脸。


        

送圣诞节礼物,除非他不想活了。


        

季溪看了看手上章慧玲塞给她的礼品盒,话不多说就递给顾夜恒。


        

"哦,觉悟不错,早就准备了。"顾夜恒拿过来瞧了瞧,"昨天晚上买的?"


        

他有一些小高兴。


        

季溪清咳了一声,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我要工作了。"


        

她有送客的意图。


        

"好,那你忙吧。"顾夜恒拿着小礼品盒转身走了。


        

从背影上来看,他是愉悦的。


        

季溪管他愉不愉悦,回到座位上开始一天的工作。


        

顾夜恒回到办公室,对准备给他泡茶的简碌说道,"这还是季溪送我的第一份实质性的礼物。"


        

"以前的鸡汤不算吗?"


        

"鸡汤喝了就没了,我还是喜欢看得见的东西。"


        

顾夜恒边说边从笔筒里拿出裁纸刀,小心地打开了礼品盒。


        

简碌把茶放到他面前,伸长脖子去看,他也十分的好奇。


        

礼品盒包装的十分精美,还有一些七彩的碎纸做装饰,在这些七彩碎纸上面放着三片小玩意儿。


        

顾夜恒把小玩意儿拿了起来,伸到简碌面前问,"这是什么意思?"他问这话时脸色有些严肃。


        

因为这三片小玩意儿是安全套。


        

玫红色的包装上面写着最大号。


        

简碌再次朝后退了一步,有些无惜地挠起了鼻子。


        

"嗯,这个……什么意思顾总应该问季助理。"


        

顾夜恒把目光落到了手上的套套上,他抿了一下嘴,她这是在提醒他睡她时要用套吗?


        

这个家伙,越来越大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