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九十六章:顾老爷子驾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老爷子到公司来自然是为了顾夜恒喜欢男人的事。


        

顾老爷子跟章慧玲一样,也以为季溪是授顾夜恒之意才说的那些话,顾老爷子对此很不满,他觉得顾夜恒在结婚这个问题上理由太多。


        

"你为什么这么排斥结婚?"顾老爷子坐在接待室的沙发上质问顾夜恒。


        

"因为结婚对我没什么好处。"顾夜恒回答。


        

"徐家……"


        

没等顾老爷子开口,顾夜恒说道,"跟徐家联姻只是对恒兴集团有好处不是对我,爷爷,您也知道我坐上恒兴总裁这个位置是不得己,我不想把我的一生奉献给恒兴,这是爷爷您的公司不是我的。"


        

"但你是顾家的孙子。"


        

顾夜恒笑了笑,"谨森也是顾家的孙子,爷爷您可以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顾老爷子冷哼一声,"你别说得轻巧,你以为夏月荷母子不想掌管恒兴吗。那是因为我一直压着他们才不敢造次。"


        

"你觉得他们没有造次吗?"顾夜恒半依在沙发上,平静地看着面前的这个老人,"公司下设这么多子公司,安城是最难盘清的,四年前的财务危机到今天魏家的问题里面为什么会有这么深的水,我不说您应该知道。"


        

"是夏月荷从中在搞鬼?"


        

顾夜恒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顾老爷子,"我没回来之前爸爸是不是跟你提过,想把安城分公司划到顾谨森的名下。"


        

顾老爷子没说话,不过脸色铁青。


        

顾夜恒觉得自己猜对了,"您没同意是不是?"


        

"恒兴是我一手创办的,把公司一分为二这怎么可能!"


        

一分为二!看来当年父亲跟老爷子提的还不止是把安城分公司划到顾谨森名下。


        

也许这也是恒兴内部出现问题的根本原因,因为父亲当年想把恒兴的一部分划到顾谨森的名下,这让那些长期占据公司要职的顾家其它人觉得自己的位置可能不保了,于是他们才开始暗渡陈仓。


        

一开始是其它几家分公司,在父亲给他打电话让他回来解决这些问题的时候,安城随后也出现了问题。


        

这是个十分巧妙的时间点。


        

顾夜恒觉得,安城的问题除了老爷子反对把公司一分为二外,还有就是他的回归。


        

这无疑是给夏月荷一个信号,恒兴集团跟她没有任何关系。


        

顾夜恒发表自己的观点,"我回来替父亲打理恒兴集团是为了尽孝道。我对爷爷创办的这家公司没任何兴趣,所以我也不会为了恒兴的发展葬送我一生的幸福。"


        

"你母亲知道你的这种想法吗?"


        

"我都三十岁了,又不是妈宝男,我干嘛要听她的想法?"


        

"你知道四年前你母亲为什么会同意你回国,"顾老爷子用拐杖指了指顾夜恒,"因为她也听到风声,知道你父亲想把恒兴集团一半的资产划到夏月荷母子的头上。"


        

顾老爷子回忆道,"当年,你父亲想让谨森认宗要跟你母亲离婚娶夏月荷,你母亲一开始并没有松口,最后是我出面允诺恒兴集团会由你继承她才同意。"


        

"您的意思是现在恒兴集团我想甩还甩不了。"


        

"知足吧臭小子,外面有多少人都想要这样的财富,你小子到手了还往外推。"


        

"财富只是一个数值而已,我现在不想要这些数值我想要的是正常人的生活。"


        

"我知道你很累。这四年你为了恒兴操了不少的心,就因为你为恒兴付出这么多你就更不能放弃恒兴。"


        

"要我不放弃恒兴也可以,但您老不要管我的私生活。"


        

"你的意思是订婚的事就这么算了?"


        

"跟徐子微订婚又不是我的私生活,商业互利的事情大家你情我愿。"


        

"行行行,只要你跟徐家小姐能顺利订婚,你自己爱怎么弄就怎么弄,但别把事搞大了。"


        

顾夜恒不以为然地笑了笑。


        

老爷子却警告道,"我不是跟你开玩笑,你小子最好不要把别人的肚子搞大了,到时候收不场。"


        

"我要真把人肚子搞大了,我娶就是,有什么不好收场的?"


        

顾老爷子一听连忙严肃地说道,"你小子可别给我整这种妖娥子,奉子成婚在我这边是行不通的,孩子可以生下来,但人是不能进我们顾家的门,再说这还没结婚就让男人搞大肚子,一看也不是什么好人家的姑娘。"


        

顾夜恒笑着问,"那您打算怎么处理?"


        

"给笔钱就行了。"


        

"我顾夜恒孩子的妈是能用钱打发的?"顾夜恒收了笑,"爷爷,您就别拿对付我爸的那一套来对付我,我跟他不一样。"


        

顾老爷子敲了敲轮椅,"你跟他有什么不一样,都是不让人省心的家伙,算了,懒得跟你说,把我推到三十二楼,我去跟慧玲说说话。"


        

顾夜恒起身帮老爷子推轮椅。


        

两个人一边往外走。顾老爷子一边嘀咕,"你跟慧玲也是,一个快三十了不想结婚,一个三十四了还不想嫁人,是不是等我死了都抱不到重孙?"


        

"爷爷,你一会儿让我跟一个不喜欢的女人订婚,一会儿又想要抱重孙,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怎么自相矛盾,你跟子微结婚后给我生一个,我不就可以抱重孙了。"


        

"跟她生孩子影响我的基因。"


        

顾老爷子气得差点又要拿拐杖敲他的人。


        

顾夜恒把顾老爷子推到章慧玲的办公室后,就回到了三十三楼。


        

接下来自然是季溪给老爷子泡茶端茶。


        

老爷子在章慧玲办公室说了不到十分钟的话就说要走。


        

"我就不影响你们工作了,走啦。"


        

"爸,我送你下楼。"


        

"不用了,让季溪推我下楼就行了。"顾老爷子说着就招手让季溪过来。


        

季溪连忙握住了老爷子的轮椅扶手。


        

在电梯里,老爷子问季溪,"你们章副总最近怎么样?"


        

"章副总挺好的。"季溪回答,当然她也不知道老爷子问的是哪一方面,也只能给个官方回答。


        

接下来老爷子就问的具体了,"没人追她吗?"


        

季溪一愣,心想老爷子是不是收到什么消息了?


        

帝都城有这么小吗?


        

"应该有吧,章副总这么优秀。"季溪棱模两可地回了一句。


        

老爷子冷哼了一声,"听你这口气应该是没人追她,小季呀,你是女孩子又是她的助理,平时多关心关心你们章副总,如果有不错的男生追她,你劝劝她,不要总拒人于千里之外。"


        

"好的,董事长。"


        

顾老爷子停顿了一下,又问,"你昨天晚上说的那些话是真是假?"


        

"我……"季溪一时语塞。


        

顾老爷子严肃地说道,"我们顾家是讲究家风与脸面的,什么话能说什么话说不能说,你心里要有数。"


        

"我知道了,董事长。"


        

顾老爷子满意地点点头。"嗯,看在这事是你们顾总怂恿你的份上,我就不追究了。我知道阿恒资助你完成了学业,你对他有感激之情,但感激也要有个度,不能越界。"


        

季溪没有吭声,她明白老爷子说的这个度是什么。不能越的界是什么。


        

顾老爷子继续说道,"你要认清自己的身份,明白吗?"


        

"明白。"她一直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从来都没有忘记过。


        

"你们顾总这边呢?他有没有跟什么人交往过密?"


        

"您指的是?"


        

"女人。"


        

季溪连忙回答道,"顾总昨天晚上说有喜欢的人只是不愿意过早的结婚,应该不是真有喜欢的人,要不然也不会让我去胡说八道。"


        

"他为什么这么排斥结婚。你知道吗?"


        

"这个我不知道。"她是真的不知道,谁晓得顾夜恒为什么不想结婚。


        

顾老爷子再次点头,似乎又季溪的这个回答也很满意。


        

于是顾老爷子开始关心季溪的事。


        

"你怎么跟叶枫分手了,那小伙子不错。"


        

"是不错,但我条件不好配不上他,觉得两个人也不可能走到最后就分手了。"


        

"嗯,这两个人条件太悬殊确实很难走在一起,不过你也不要气馁,这公司里有不少好小伙子,你可能重新找一个条件相当的。"


        

"谢谢董事长关心,我暂时不想谈恋爱。"


        

"还是谈一个吧,你要是不好意思我让简碌帮你物色一个。"


        

"真不用,董事长。"


        

"我让你谈恋爱也是为了让你能在恒兴工作,"顾老爷子说道,"你长得这么漂亮,现在在章副总身边,平时自然会跟顾总有所接触,这时间久了,我怕会有不好的传闻传到徐子微的耳朵里。


        

你也知道,我十分看重徐子微这个孙媳妇,她是目前最为适合你们顾总的结婚对象。我不希望这事有岔子。"


        

果然,所有人都会这么想。


        

漂亮好像成了原罪。


        

季溪说道,"董事长,您放心,不管我有没有男朋友我对顾总都不会有非分之想,我的条件连叶枫都高攀不起,怎么可能去高攀顾总。我从来都不做这种不切实际的梦,所以董事长您不必担心。"


        

"我也是为了你好。"


        

"我知道,其实我也做了打算。"


        

"什么打算?"


        

"先在公司总部好好干积累点经验然后再申请调到安城的分公司去上班。"


        

"为什么是安城?"


        

"我是安城人?"


        

"你是安城人?"顾老爷子大为吃惊。


        

"是的。"


        

"那阿恒怎么会资助你?"


        

"顾总四年前到安城去了一趟,正好看到我没钱上大学就资助了我。"


        

"原来是这样。"


        

季溪把顾老爷子送走后,并没有多在意顾老爷子的话。


        

她又不是真的要跟顾夜恒在一起,逢场作戏各取所需的事情没必要解释那么清楚。


        

现在她也深刻地体会到顾夜恒说的那句话:解释代表心虚。


        

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她没有时间心虚。


        

还是认真工作吧。


        

想到晚上要跟沈星哲见面,季溪决定先调查一下沈星哲的背景材料。


        

她上网搜了搜。


        

沈星哲在网上的资料并不多,除了显示他是远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沈浩东的弟弟外,就是一些关于他豪车撞毁夜店泡妞的小道消息。


        

网上倒是有很对沈浩东的信息,关于当年沈浩东跟章慧玲的爱恨情仇也有报道。


        

但报道跟章慧玲跟她讲的并不一样,网上的报道有一种两女争一夫的撕逼既视感。


        

当然,最后是以沈浩东现在的老婆最终获得胜利而结束。


        

季溪顺便查了一下沈浩东的妻子,华东科技公司董事长的独生女温佳佳。


        

温佳佳长着一张风尘味十足的网红脸。这帝都城的名媛们最近几年确实开始走这种风格,脸一看就知道是经过精修而来。


        

这样一看,保持自己独特风格的徐子微倒是少见,这也看出徐子微是一个很自信的女人,因为只有自信的女人才会不在乎自己的长相够不够美。


        

季溪想到那个头发呈灰色的沈浩东,想到他对章副总的恋恋不忘,顿时觉得男人也是虚伪的东西。


        

结婚的时候选择利益。过不下去了又想回来找真爱。


        

他们是不是觉得真爱这东西是死物,永远站在原地,等着他们回头。


        

季溪撇了一下嘴,关了浏览器,开始琢磨找谁去打听沈星哲这个人。


        

虽然沈星哲提过默守城的名字,但很显然她现在是不可能跟默守城打电话了。


        

季溪想到辛秘书。


        

辛秘书对各类八卦事件及帝都城的各大豪门之间的关系是了如指掌。


        

没办法,他是叶枫的秘书,而叶枫负责的是娱乐公司,他需要这些数据为自己的决策服务。


        

季溪给辛秘书去了一个电话。


        

突然接到季溪的电话,辛秘书很是吃惊。


        

"你怎么会想到给我打电话?"


        

"有个人想跟辛秘书打听一下。"


        

"谁呀?"


        

"远谷生物科技沈家二公子沈星哲。"


        

"你打听他干什么,你想追他,我劝你算了吧,这公子哥可不是什么好人。"


        

"怎么不是好人?"


        

"他是沈家的老来子,好像生他的时候他妈都快四十了。反正从小娇惯长大也不学无术。整天带着一帮人吃喝玩乐。"


        

"这么垃圾?"


        

"帝都的富二代,能有几个是好人。"


        

季溪想,章慧玲这次可能是真惹到麻烦了。


        

沈星哲八成是想讹她钱。


        

虽然他家有钱,但架不住他想干坏事。


        

"季溪,我劝你离这种人远一点。"


        

"我知道了。"


        

"你打听他干什么,不会是真的想追他吧,他跟我们老大分手才多久?"


        

"怎么可能是追他。别人跟他有过节,我帮忙问问。"


        

"原来是这样……你现在过得怎么样?"


        

"还行。"


        

"老大好像不太好,我听说他出国了,但看他发推特却不像是国外,不过他瘦了好多。"


        

季溪没有说话。


        

辛秘书笑了笑,"没别的事,那我挂了。"


        

季溪坐在椅子上愣了一会神,最后她打开推特去了叶枫的主页。


        

主页上有一张叶枫的近照,他确实瘦了。


        

季溪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不知为何被顾夜恒亲过的地方此时隐隐发烫。


        

她觉得自己亏欠了叶枫,亏欠了他对她的爱。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她伸手摸着电脑屏幕上叶枫那削瘦的脸,眼泪再一次的滑落。


        

她抽了纸巾擦了擦眼泪,正准备关网页时,却发现了一个问题。


        

叶枫照片的背景是安城。


        

并不是她认识叶枫所在的地方,而是她看到叶枫身后的一个广告牌,上面有一行小字写着安城市某某某街。


        

叶枫去了安城,为什么会去安城?


        

季溪想给他打电话,拿出手机却发现自己已经把他的联系方式给删了。


        

她笑了,觉得自己好傻,打电话过去问又能怎样,她也不能告诉他,她真正离开他的原因。


        

"在看什么看这么出神?"章慧玲的突然出现到了季溪的身后。


        

季溪连忙连忙关了网页,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道,"没,没什么,上网查一些资料。"


        

"我看到了,是叶枫的推特?"章慧玲了然地笑了笑,"你呀跟当年的我一样。总是放不下根本就不可能在一起的男人。"


        

"我不是放不下,就是不想看到叶枫放不下,我不值他深爱。"


        

"会放下的,相信我,你只要让他知道你现在过得很好,他一定会放下。"章慧玲靠到季溪的办公桌上,一副长谈的模样。


        

"说说看。你是用什么理由跟叶枫分手的?"


        

"我说我想回到顾总身边,我说我还喜欢顾总。"


        

"那也难怪他会放不下,现在都在传阿恒要跟徐子微订婚,他看到这个消息肯定会想你怎么办。"


        

所以叶枫就去了安城,他想了解真相,然后让她重新回到他身边吗?


        

季溪有一丝不安,她不希望叶枫为了她与全世界为敌。而且她也不愿意让自己成为一个罪人。


        

一个把一个优秀的男人拖进渊源的罪人。


        

虽然她并不承认自己是个罪人,但在叶枫母亲的眼里,她就是!


        

季溪捂住了自己的头。


        

章慧玲问她,"你不想跟叶枫重新开始?"


        

"如果可以重新开始我为什么要跟分手?"季溪摆了摆头,"我受够了被人非议的日子,真的,从小到大所有人好像都有权力在背后对我指指点点,我表面上装得无所谓,但我的内心非常讨厌别人这样对我!"


        

"我能理解。"章慧玲拍了拍季溪的肩,"所以我才让你要抓住某些机会,这世上的人就是贱,你一无所有的时候谁都可以过来踩你两脚,但一旦你拥有了她们梦寐以求的东西,她们马上就会过来当舔狗。"


        

"当然,这中间肯定会有一些人为了跟你争夺而污蔑你,但当你足够强大后,你可以一秒把她虐成渣渣。"


        

"我没有这么远大的志向,我就是想把欺负我的人教训一些,然后找一个安宁的地方好好生活。"


        

"你都打算好了?"


        

季溪点点头,"所以从现在开始我要好好存钱,因为以后可能找不到像现在薪水这么高的工作了。"


        

章慧玲听季溪说话,心想顾夜恒知不知道他的小鲢鱼要跑了?


        

不过在内心深处,章慧玲倒是十分赞同季溪的想法,趁年轻多挣点钱,然后去一个没纷争的地方安静地生活。


        

因为她也知道,如果顾夜恒真的喜欢季溪,真的想跟她在一起,那肯定又是一场风暴。


        

小季溪,怎么能经受得了这种风暴。


        

顾家可不比叶家。


        

章慧玲又想到今天老爷子特意让季溪把他送下楼。


        

"肯定又旁敲侧击地说了一些话。"章慧玲咬着嘴唇想,怪不得顾夜恒同意跟徐子微订婚,他也是不想让人把火力对准季溪。


        

顾夜恒也挺难的。


        

她开始为两个人的未来担起忧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