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一百零三章:我暗恋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溪听完顾谨森这句我可以追你吗,愣是呆滞了几秒钟,她大脑闪现的第一个念头是,这个玩世不恭的二少爷又开始拿她寻开心了。


        

这种疯话都讲得出来。


        

"谨森先生,别开玩笑。"她黑着脸指了指章慧玲的办公室,"章副总还在等您,您快进去吧。"


        

说着,她走过去敲了敲门,然后进行了通报。


        

顾谨森一直笑眯眯地看着她,对于她的黑脸也是视而不见。


        

甚至还跟她说了谢谢。


        

给顾谨森准备茶水的时候,顾谨森那双笑眯眯的眼睛依然没有从季溪身上移开,仿佛她是一朵美艳的花,让人百看不厌。


        

季溪心里嘀咕,"这顾家二少爷的这双桃花眼简直能剥人皮。"被他盯久了都忍不住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顾谨森坐在沙发上跟章慧玲介绍了一下各分公司的整合情况。待季溪把茶水送上来后,他看着季溪出去的身影对章慧玲说道,"姑姑,季助理跟叶经理分手后有人追吗?"


        

章慧玲一愣,"你怎么突然问起季助理的事情。"


        

"我对她很好奇,有人追吗?"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当然有,尚禾实业的默守城就送过几次花,下面部门也有几个男青年向我打听过她的情况。"章慧玲喝了一口茶问顾谨森,"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想追她。"


        

章慧玲端杯子的手一抖差点把茶给洒了,"你想追她,你喜欢她?"


        

"是呀,漂亮女生谁不喜欢。"


        

"你怎么突然想着要追她?"


        

"不是突然,我早就倾心于她,只是她之前是叶枫的女朋友,我不方便出手。"顾谨森说的十分认真,"这次回来听说她分手了,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所以才向姑姑您打听她有没有新恋情。"


        

"我劝你还是算了,你跟季溪不合适。"


        

"怎么不合适,我们年龄相当都是安城人,肯定有很多话题可以聊。"


        

"依叶枫的条件。他们最后都分了手,你……追季溪,她会有压力的。"


        

"姑姑的意思是我条件比叶枫要好,所以季溪不一定会答应我?"


        

章慧玲点点头。


        

顾谨森却笑了,"我条件那里好了,一个私生子,我倒是怕她介意。"


        

"你好像真的很喜欢她?"


        

"很喜欢。"


        

章慧玲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


        

最后只能来一句,"追求她是你个人的事情,但不要影响她工作。"


        

"这个我自然知道,上班的时候我是不会骚扰她的。"


        

骚扰!章慧玲觉得顾谨森的这个用词十分耐人寻味。


        

要不要把这条信息告诉顾夜恒呢?章慧玲一时拿不定主意。


        

这时她的目光扫到坐在一边安静听他们聊天的顾安心,她突然想到了一件事,顾安心是喜欢叶枫的,据说之前为了追求叶枫还让顾夜恒把她安排到了星耀公司。


        

现在叶枫虽然跟季溪分了手,但是从情感上来看她对季溪应该是没有好感的。一个没有好感的女生,自己的堂哥说要追求对方,她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不科学呀!


        

怎么感觉她像是早就知道这件事似的。


        

还是说,这个顾安心只是以为顾谨森说着玩,没有当一回事。


        

是这样吗?


        

还是有其它方面的隐情。


        

章慧玲面上虽然在跟顾谨森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但是脑子却在飞快地转动。


        

她想到了半年前在饭庄碰到季溪的事,当天顾谨森好像也到了饭庄。


        

而那一天简碌告诉她,那是顾夜恒请季溪吃饭,因为季溪大学毕了业。


        

后来因为魏家的事情,顾夜恒匆匆地带季溪走了,走的时候顾谨森还出去送了他们。


        

对,顾谨森出去了。


        

也就是说顾谨森其实是知道季溪跟顾夜恒有过过去,这个时候说追求她,动机不明呀!


        

送走顾谨森与顾安心后季溪进来收茶杯。


        

章慧玲决定跟季溪提个醒,于是喊住了她。


        

"季溪,有件事情我想问你。"


        

"什么事,章副总直接说。"


        

"刚才顾谨森跟我说想追你,你是怎么看的。"


        

季溪笑了笑,"顾经理很喜欢开玩笑。"


        

"你认为是开玩笑?"


        

"不是开玩笑还能是什么,他出差之前我们一起吃过饭,他还说要帮我跟叶枫支走顾安心,然后就带着顾安心一起出了差,才短短一个多月,他又跑来说想追求我,这不是在开玩笑吗?"


        

"这么说你不会考虑他?"


        

"当然不会,顾经理这个人平时总是一副笑脸,但是心思很难猜,。"


        

章慧玲长舒了一口气。"你不考虑他是明智的,好好工作吧。"


        

季溪点点头出去了。


        

临下班的时候,顾夜恒给季溪发了一条信息,跟她说晚上他有事。


        

"顾谨森跟顾安心从外地回来,老爷子又要设家宴,我得回去吃饭,晚上你给自己买点好吃的。"


        

信息后面他发了一个红包,1314。


        

季溪看着信息跟红包,笑了笑,上次发的是五千二,这次发的是一千三,跟大佬谈恋爱就是豪气。


        

她把红包收了,给她发了一个笑脸,然后关电脑下班。


        

既然他没时间喝鸡汤,那就她自己喝吧。


        

季溪回到十六楼,脱了外套开着空调盘腿坐在地毯上,然后一边对着手机看电视剧一边喝自己炖的汤,心情还算愉快。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


        

季溪狐疑地看着房门,难道是顾夜恒良心发现在回去之前过来看看她?


        

她起身开了门,门外站着的居然是顾谨森。


        

"谨森先生?"


        

"我听办公室的人说你住在大楼的十六楼,刚才坐电梯的时候突然想是不是真的,没想到你真的住在这里!"


        

"这边租房子很贵,我刚上班也没什么钱,简秘书帮忙找的地方。"季溪站在门口解释。


        

她没有让顾谨森进屋的意思。


        

"有水吗,我有点渴。"顾谨森做了一个喝水的动作。


        

季溪只好让他进来。


        

"屋里有点乱,你随便坐。"她边说边走到饮水机旁边,给他倒了一杯水。


        

顾谨森接过来,一边喝水一边打量着房间,他看到了圣诞树。


        

"你昨天晚上在这里开派对了?"


        

"没有,我自己装饰的,一个人住也想有点节日的气氛。"


        

"我怎么听的有点心酸,"顾谨森看向她,"你一直都这么孤独吗?"


        

"也不是。谨森先生水喝完了吗?"


        

"还没有。"顾谨森又喝了一口。


        

"我打算在外面租房子,你有没有兴趣一起合租。这样节日的时候我们还可以一起过。"顾谨森发出了邀请。


        

季溪连忙拒绝道,"我觉得这里挺好,水电不要钱,一分钟就可以到办公室不用挤地铁。"


        

顾谨森笑了笑回转身看向季溪正在喝的鸡汤。


        

"吃什么,好香。"


        

"我炖的鸡汤。"


        

"我有没有口福尝一点?"顾谨森再次看向季溪,一脸真诚。


        

他那模样很难让人拒绝。


        

但季溪还是想拒绝,"谨森先生不回家吃饭吗?"


        

"要回去的。但是那个家并不是我的家,我虽然姓顾但对于那栋房子来说是一个异姓人。"


        

"是你太敏感了。"


        

"可能吧,所以我才想搬出去,冬天太冷我想找个温暖的地方。"


        

季溪,"……"这人怎么开始走文艺路线了。


        

"我能尝一点吗?"他再次露出可怜的模样。


        

"可以,过来坐吧。"季溪是真的无法拒绝,她脱鞋上了地毯。然后拿出一副碗筷给顾谨森盛了一碗。


        

她盛得很少,就两块鸡三口汤,她想这么多也算是尝一点,希望他喝完快点走。


        

顾谨森也脱了鞋子,盘腿坐到矮几前,他接过季溪递过来的鸡汤,先是闻了闻。


        

"好香,没想到你手艺这么好。"


        

"你还没尝呢。"


        

"那我开动了。"他喝了一口汤,马上嗯了一声,"好鲜,是我喝过最好喝的鸡汤。"


        

说着,他居然掏出手机给鸡汤拍了一张照。


        

季溪看他的样子,又觉得他就是一个二十五岁的大男孩,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努力寻求一丝温暖。


        

想想他其实并没有跟她交过恶,恰恰相反,他总是喜欢给她提一些醒,虽然那些醒有些像是故意要撕开真面目。


        

也许他是真的很孤独。


        

"快喝吧!"季溪也端起了碗。


        

顾谨森听话地喝了一口,然后对季溪说道,"不介意我发朋友圈吧。"


        

"只要不是说是在我这里喝的就行。"


        

"我本来还想炫耀。"


        

季溪看了他一眼,"跟谁炫耀。"


        

"当然是公司里那些想要追求你的男人。"顾谨森又眯起了笑眼,"我听章副总说其它部门有好几个都在打你的主意。"


        

"我怎么不知道。"


        

"他们不像我这么勇于表达自己。"


        

"以后谨森先生还是早表达一些。我刚结束一段感情想静静地疗一下伤。"


        

"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怎么疗伤,疗情伤最好的方式就是再谈一次恋爱。"


        

"也许是,但绝对不会是跟谨森先生。"季溪微微一笑,"谨森先生也说过,你从来都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真正地喜欢过谁,你经历过的那些女人都是逢场作戏各取所需。"


        

"你还记得我说的话?"


        

"我记忆力一向不错。"


        

顾谨森做了一个完蛋了的表情,"真槽糕。我好像吹牛吹过头。"


        

"我倒觉得谨森先生你很真实。"


        

"是吗?"顾谨森又喝了一口汤,"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用真实来评价我,我很高兴!"


        

"因为别人说你虚伪吗?"


        

"没当面说,但我觉得他们内心是这么想的,因为我整天都在笑。"顾谨森边说边笑。


        

他的笑容仿佛像是长在他的脸上。


        

"我也不想笑,"他的笑容渐淡,"但是我不得不笑。"


        

季溪歪着头看着他,她看到他眼中一闪而过的阴郁,然后他的眼睛又眯成了微笑的模样。


        

顾夜恒说每个人都有假面,这也许就是顾谨森的假面。


        

但是她见过他真实的样子,第一次遇到他,她不小心撞到了他,当时他没有笑而是一脸严肃,嘴角也紧抿成冷峻的模样。


        

后来他出来送顾夜恒上车。那个时候他的眼角才弯成了微笑的样子。


        

其实真实的顾谨森是冷漠的,这种冷漠跟顾夜恒给人的冷漠不一样。


        

顾夜恒的冷带着王者的气息,高傲无容亵渎。顾谨森的冷更像是一条蛇,你觉察不到但很有可能在你不经意的时候咬你一口。


        

不同的生长环境造就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差别。


        

他们也许都有故事,但季溪不愿意走进他们的世界。


        

"喝完了就回去了,我一个住在这里不方便留谨森先生待太久。"季溪下了逐客令。


        

顾谨森识趣地站了起来,"我以后还能来找你吗?"


        

"还是在工作场合找吧。"


        

"好。"他穿上鞋转身准备出门。


        

走到门口。他突然停下了脚步,"你跟叶枫分手我也有责任。"


        

呃?


        

"顾安心在安城的时候调查过你。"


        

他说完,拉开房门走了出去,只留下季溪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原地。


        

顾家的家宴自然是顾谨森最好一个到场。


        

所有人都坐在客厅里等着他。


        

顾老爷子看到顾谨森回来,忍不住发了牢骚,"我让老秦一个一个给你们打电话,大家都回来了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从公司回来的时候顺道见了一个朋友,不好意思,爷爷。"


        

"下次记得提高打个电话说一声,要不然一家人都等你。"


        

"是。"


        

一家人围到饭桌前,顾老爷子自然是先问了一些下面几家分公司的整体情况。


        

顾谨森如实做了回答。


        

"这次辛苦了,回来后先休息几天。"顾老爷子对顾谨森说道。


        

顾谨森笑了笑,"不辛苦,我也希望能为公司出点力。对了。爷爷,我这次回来想搬出去住。"


        

"搬出去住,搬到哪里?"


        

"我想在公司附近租间公寓,这里离公司太远了,开车不堵的话也要半个多小时。"


        

顾家老宅位于旧城区,要不然怎么会是三进三出的老宅子,而恒兴集团大厦位于帝都城最为繁华的商业区。来回往返确实很花时间。


        

顾老爷子想了想答应了,"这事让你哥帮你去办。"


        

"不用麻烦哥,我自己可以的。"顾谨森笑着说道。


        

顾老爷子看向顾夜恒。


        

顾夜恒说道,"住的地方你自己选,选好了我让简碌帮你买下来,你在帝都也需要一套自己房子。"


        

"谢谢哥。"


        

话题就此结束。


        

屋里的工人们开始上菜,当工人把一罐鸡汤端上来时,顾谨森咦了一声,"今天家里也喝鸡汤?"


        

顾夜恒看了一眼顾谨森,"还有谁家喝鸡汤吗?"


        

"没有,我是说我正想喝。"顾谨森说着站起来,先给顾老爷子盛了一碗。


        

顾夜恒不再问,他拿出手机想看季溪的朋友圈。


        

因为昨天他跟季溪说今天想喝鸡汤,他以为顾谨森刚才说的那句话是顾谨森看到了季溪的朋友圈。


        

季溪从来都不发朋友圈,但也保不住她会发女朋友脾气,因为今天是他爽了约。


        

顾夜恒翻了一下并没有看到季溪的朋友圈,却看到了顾谨森的朋友圈。


        

他朋友圈的文案是:谢谢你!ダ爱心チダ爱心チダ爱心チ


        

配图是一碗成色不错的鸡汤,两块鸡肉浅半的汤汁盛在一个小碗里。


        

那碗那筷顾夜恒不熟悉,但是碗下面的矮几图案跟露出一角的羊毛地毯他很熟悉,这是季溪的住处。


        

顾谨森是到季溪房间里喝完了鸡汤才回来的?


        

顾夜恒把手机扣到桌上,不着痕迹地看了顾谨森一眼。


        

顾谨森也看向他,眼睛笑成月牙弯弯,"哥,要我帮你盛一碗吗?"


        

顾夜恒笑着点点头,"好,谢谢你。"


        

只是,他最后一句谢谢你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开席后,顾安心一直都没有说话。


        

顾老爷子自然是要关心一下这个堂哥的孙女。于是就问顾安心,"安心过完年是不是都要二十五了?"


        

"是的,三叔公。"


        

"你也不小了,也该谈个男朋友了,之前我听说你很喜欢那个叶枫,现在还有联系吗?"


        

顾安心有些尴尬,低着头回应道。"他……没有联系。"


        

"我挺中意那个小伙子的,可惜了。"


        

顾老爷子话音一落,顾谨森就开了口,"爷爷,你想让安心妹妹跟那个叶经理交往?"


        

"如果叶枫不离开帝都的话,我倒是很希望。"顾老爷子回答。


        

"我觉得如果叶经理不离开帝都的话,他会依然选择跟季溪小姐在一起。他很爱她的,分手只是……"顾谨森看了顾安心一眼,"只是有人从中作祟。"


        

顾老爷子一直对季溪和叶枫分手的原因很好奇,他听顾谨森主动提起忍不住问,"谁从中作祟?"


        

顾安心的脸上第一次有了反应,她十分不解地看向顾谨森,她不知道顾谨森为什么要在这种场合揭她的底。


        

明明建议请私家侦探调查季溪的人是他!


        

顾谨森再次看了顾安心一眼,然后笑着回答顾老爷子的话,"自然是那些不希望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人,例如叶经理的前女友苏熔小姐。"


        

顾安心稍微安了心,她打趣地说道,"谨森哥,你人在外地,没想到这么关心季溪跟叶枫两个人的事。"


        

"当然关心了,我一直暗恋季溪。"


        

扑!


        

桌上,不止是云丽瑶,连章萍都把嘴里的汤喷了出来。


        

只有顾夜恒神情自若,不过他的眼底闪过一丝暗色。


        

章慧玲偷偷看了一眼顾夜恒,心思一沉暗叫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