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一百零五章:野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溪看着顾夜恒喝完鸡汤,然后伸手从纸盒里抽出一张纸巾递给他。


        

"喝完汤回去吧。"她说。


        

顾夜恒一边用纸巾擦嘴一边笑着说道,"我刚来你就要赶我走?"


        

"但是你也不能总在我这里待着,要不然我们的恋爱时光只剩下在床上了,这跟曾经的我们又有什么区别。"


        

顾夜恒没说话,他拉过季溪的手想了想这才说道,"明天早上我来接你,你简单收拾一下。"


        

"接我,去哪里。"


        

"明天再告诉你。"顾夜恒站起身摸了摸季溪的头,"早点睡。"


        

说完他就出了门。


        

几分钟后他出了电梯,心情愉悦地往外走。


        

两个保安连忙过来再次给他行礼,"顾总。晚上好!"


        

顾夜恒朝两人点点头,迈步出了大门。


        

两个保安面面相觑。


        

其中一个说道,"你刚才看到没,顾总好像在笑。"


        

"是呀,感觉心情不错。"


        

"难道我们老板办公室里有让人愉快的东西?"


        

顾夜恒走后,季溪一个人坐在床上想了半天都没有想明白顾夜恒让她收拾一下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想让她搬到半山别墅去?


        

但为什么要是明天早上搬呢?


        

想不明白季溪也就不想了,她关了灯早早地睡去。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季溪就被手机铃声吵醒,她睡眼蒙胧地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顾夜恒。


        

"喂~"她的声音慵懒的很,像一只小猫咪似的。


        

顾夜恒的声音瞬间也变得温柔起来,"你还在睡呀?"


        

"嗯。"


        

"昨天晚上不是说好了今天早上我来接你吗,你东西收拾好了没有?"


        

"啊?"季溪猛地坐起来有几分茫然地看着四周,她昨天晚上光想着去哪儿完全忘记了要收行李。


        

"根本没收是不是,不要紧,我在地下停车场等你,你收拾好了就下来,坐专属电梯。"顾夜恒特意强调。


        

季溪现在才完全清醒过来。她问道,"我们要去哪儿?"


        

"你想去哪儿就哪儿。"


        

什么意思?


        

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顾夜恒要这样特殊招待她。


        

季溪心里觉得奇怪但也没有多问,她下床洗漱后换好衣服,随便收拾了一套换洗的衣服就下了楼。


        

地下停车场里,顾夜恒正靠在一辆房车旁抽烟,见她下来他向她招了招手。


        

"走吧。"他过来接过她的行李包。


        

"我们究竟要去哪儿?"季溪还是忍不住想要知道。


        

顾夜恒把季溪的行李放进车里,然后从车上拿出一张地图递给季溪,"这个周末我想跟你四处走走,你说的对,我们的恋爱时光不能总在床上,你挑个地方我带你去。"


        

季溪接过地图。这是一张省地图,最远的地方驱车过去差不多六七个小时,顾夜恒这是打算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这人,还真是随性而为。


        

不过,她喜欢。


        

这确实比整天腻在床上要好。


        

但季溪不想挑选地点,既然是说走就走,那就更随性一点。


        

季溪把地图还给顾夜恒,然后随便指了一个方向,"我们朝这边开,开三个小时,开到哪里是哪里。"


        

顾夜恒笑了,他伸手摸了摸季溪的头,他就是喜欢她这种率真的样子。


        

"上车吧!"他为她拉开了车门。


        

房车空间很大,一进门是一处洗手台,往里走是一间小厨房,里面还有沐浴间,后车位的地方折叠开来就是一个床铺。


        

顾夜恒的行李箱放在行李架上,旁边还有一个小型冰箱。


        

顾夜恒从冰箱上面拿过一个餐盒递给季溪,"这是早餐,三明治,不知道你吃得习不习惯。"


        

"你做的?"


        

顾夜恒点点头。


        

"你还会做三明治?"


        

"说的我好像没生活自理能力似的,我上大学的时候住在校外每天都是自己做早餐。"


        

"这么说应该手艺不错。"季溪打开餐盒,里面果然是三明治,不仅如此还有一颗切开的水煮鸡。


        

水煮鸡跟三明治上面顾夜恒还用番茄酱精心装饰的心形图案。


        

这居然是顾夜恒做的早餐!


        

要不是亲眼所见。季溪做梦都不会相信,自大傲慢冷漠如冰的顾夜恒还有这样的一面。


        

她有些小感动。


        

拿起一块尝了尝。


        

"怎么样?"顾夜恒半踩着车门台阶,手臂支在洗手台上问季溪,语气听上去似乎并不在意,但是眼神却有些紧张。


        

"味道不错。"


        

"嗯,那就吃吧。"顾夜恒转身下了车,为季溪关上车门。


        

然后他坐上了驾驶位。


        

季溪吃完三明治,起身在灶台上煮了一壶奶茶,她脱了鞋坐在房车的床铺上,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窗外飞驰的风景。


        

然后她转过头看向驾驶座上的顾夜恒。


        

她觉得这一切像是梦。


        

又不是梦。


        

车上了高速,顾夜恒对她说道,"你先睡一会儿吧,以导航来看三个小时后我们应该会在一片荒滩上。"


        

"荒滩上?"季溪一下子紧张起来,她没想到自己随便选的地点居然是荒滩,"能改路线吗?"


        

"为什么要改路线?"顾夜恒轻声一笑,"就因为前面是荒滩,害怕了?"


        

季溪,"你不害怕吗?"


        

"有什么好怕的,说不准荒无人烟的地方会有更美的风景。"


        

"你还真是乐观。"


        

"乐观?没想到我的自信在女朋友面前被形容成了乐观,微微有些伤心。"


        

"乐观又不是贬义词。"


        

"你知道什么样的人会乐观吗?"顾夜恒问季溪。


        

"坚强的人吧。"


        

"错,是身处绝境的人,因为茫然不知所措所以只能乐观,自信的人是不会让自己走入绝境的。"顾夜恒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季溪,"例如跟徐子微订婚。"


        

"呃?"怎么突然提到跟徐子微订婚。


        

"你还想让我跟徐子微订婚吗?"顾夜恒问。


        

季溪没有说话。


        

这已经是顾夜恒第二次修订他跟她之间的约定。


        

才短短几天,他就把一切都翻转过来,答应的事情全数都不作数。


        

"顾总,你的终极目的是什么?能不能直接告诉我?"季溪狐疑地看着他,"我怎么嗅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顾夜恒又从后视镜里看了季溪一眼。


        

"你希望我的终极目的是什么?"


        

"我希望顾总跟以前一样逢场作戏不要太认真,虽然我现在知道破坏我跟叶枫的人不是徐子微,但是对付徐子微是我跟顾总之间的交易。没有这个交易我现在也不会坐在这辆车里。"


        

"所以是我坏了规矩?"


        

"我只是想让我们之间的关系纯粹一些。"这样她走的时候才会义无反顾。


        

"怎么纯粹?"顾夜恒问。


        

"我们只是在玩一种恋爱的游戏不是真正的恋爱,玩的时候我可以全情投入,但我不想玩的时候我希望顾总你能允许我退出。"


        

顾夜恒笑了笑,"这是目前为止我听到过最高境界的分手限定,季助理,你越来越有语言天赋了。"


        

"这些都是跟顾总您学的。"


        

"又想让我说一声孺子可教?"


        

"顾总不想说也没关系。"


        

"如果不是在开车。我很想过去扁你一顿。"


        

"顾总,还是专心开车吧。"


        

……


        

三个小时后,车果然开到了一处荒滩上。


        

季溪从车上下来,发现这里虽是一处荒滩,但是风景却不错,地势平坦不远的地方还有一条小溪。更远的地方就是农田跟山林。


        

不仅如此,停在这里的车不止他们一辆,也有人来这里游玩。


        

见他们下了车,先来的一家人过来打招呼,"你们也是来看流星雨的?"


        

"流星雨?"季溪有些诧异,"今天晚上有流星雨吗?"


        

"有呀,狮子座流星雨,凌晨三点左右,气象台都报了,这里是最佳的观景点,我们这么早过来就是为了占个好位置。"


        

季溪连忙看向顾夜恒,果然如他所说这荒无人烟的地方还真的有好风景。


        

"你们是恋人吗?"对方问。


        

季溪点点头。


        

"听说一起看流星雨的恋人会一辈子在一起,你们可要定好闹钟不要错过。"


        

季溪笑了笑,她再次看向顾夜恒。


        

顾夜恒冷哼了一声,用只有季溪才能听到的音量说道,"契约恋人而已,还在乎这个?"


        

他瞪了季溪一眼,迈步朝小溪边走去。


        

季溪跟着他的身后也朝小溪边走去。


        

时值正午。阳光正好,小溪潺潺在阳光下散发着晶莹的光芒。


        

顾夜恒蹲下身子在溪水边洗了洗手。


        

季溪也蹲下来用手摸了摸水,水很凉但是十分清澈。


        

正当她准备欣赏一下溪水之下的漂亮的鹅卵石时,顾夜恒突然拨起一捧溪水朝她浇来。


        

"哎呀!"季溪连忙站起来朝后退了两步。


        

顾夜恒掀着眼皮看她。


        

"你干嘛用水泼我?"季溪掸了掸头发上的水珠。


        

顾夜恒站起来,把手上的水全数弹到她的脸上,然后傲骄地。走了。


        

这人……怎么回事?


        

季溪用袖口捂住脸,完全弄不明白他是怎么回事。


        

"顾夜恒!"她喊了他一声。


        

顾夜恒并没有停下脚步,他朝她挥了挥手继续往前走。


        

这人……该不会要走吧。


        

季溪连忙奔过去一把拉住他,"你不会要走吧?"


        

"不走留下来干嘛,看星星?"


        

"可我们的目的地就是这里呀!"


        

"但这个目的地不太好,万一我跟你一起看了流星雨要一辈子在一起怎么办?"


        

"这你也信?"


        

"万一呢?"


        

"我们十一点就睡觉。"


        

"这可是你说的。"


        

"嗯,是我说的。"季溪看了看四周,"不过我们要是想在这里野营的话,是不是该去拾些柴火。"


        

顾夜恒点点头,同意了她的提议。


        

季溪刚才看了车上的冰箱,里面食材丰富,一看顾夜恒就做好了野营的准备。


        

不仅如此。她还看到了一些烧烤的器具。


        

现在只需去拾一些柴火回来。


        

季溪手搭凉棚朝远去眺望,她觉得山林处肯定有枯木。


        

"我们到哪儿去。"她指着山林对顾夜恒说道。


        

"会不会有野猪?"顾夜恒也朝山林处远眺。


        

季溪胸有成竹地说道,"不会有的,就算有我保护你。"


        

"你保护我?"顾夜恒拉过季溪的手腕,然后撸起她的袖子,"就你这细胳膊细腿的。挡在我前面都遮不住我二分之一,你保护我,我还不如让一只猴子保护。"


        

"猴子又不知道你叫顾夜恒。"


        

"我又想扁你了。"


        

季溪白了他一眼,朝山林走去。


        

顾夜恒突然觉得胸口好疼,他怎么喜欢上了这么一个欠扁的家伙。


        

两个人顺着农田的梗道朝山林走去,梗道边长着一些野草,开始季溪边不在意,后来她发现这些杂草里居然有一种叫草珠子的植物。


        

季溪以前跟着那个哑巴爷爷拾荒的时候见过那个老人摘过这种草珠子,他把这些草珠子用针串成手链之类的饰品到街上去卖。


        

这么多年她居然在这种地方见到这种草珠子。


        

"顾夜恒!"她叫住了顾夜恒,"你看这个。"她指着草珠子让顾夜恒看。


        

"这是什么?"大城市出生的顾夜恒自然不知道这种植物。


        

"这叫草珠子,我们安城那边也叫它草菩提,可以作手串。"


        

"是吗。"顾夜恒过去摘下一颗。因为时至冬日,这些草珠子已经长成了老珠,灰黑色的纹理非常的漂亮。


        

"挺漂亮的。"顾夜恒把它拿在阳光下把玩。


        

"我们摘一些回去吧。"


        

"你喜欢?"


        

"嗯。"


        

顾夜恒还真的帮她去摘。


        

回去的时候,季溪已经装了满满一口袋。


        

她很兴奋,不停地跟顾夜恒讲她小时候的事情,怎么帮哑巴爷爷用针把草珠子里面的梗心挑出来。怎么打磨怎么穿成串。


        

"我帮爷爷挑一晚上的珠心可以挣五毛钱,五毛钱我第二天就可以买个馒头吃。"


        

"你那个时候几岁?"


        

"七八岁吧。"


        

季溪七八岁的时候他已经十五六岁了,那个时候的他正因为父母的离异去了国外,虽然上学的时候也要自己做早餐吃,但是他吃的是三明治,而她却为了第二天的一个馒头挑一晚上的珠心。


        

"季溪。"


        

"嗯。"


        

"我背你回去吧。"顾夜恒蹲下身子。


        

"干嘛要背我?"


        

"就想背背你。"顾夜恒拍拍自己的肩膀,"上来。"


        

"你的肩膀不是有伤吗?"


        

"再不上来我可要生气了。"


        

"你还抱着柴火呢。"


        

"真生气了。"


        

季溪只好爬上他的背。


        

顾夜恒一手拧着柴火一手背着她往回走。


        

"季溪。"


        

"嗯。"


        

"下次再见到这种草珠子的时候,你除了想到馒头能不能也想想我背过你。"


        

"跟人炫耀?"


        

"跟人炫耀。"


        

"好。"季溪把脸贴到他的背上。


        

她的眼泪掉了下来。


        

两人回到房车前,这时荒滩上果然如那家人所说又来了几波人,不过大家都不想被彼此打忧,将车停在离季溪他们房车几十米以外的距离。


        

好在这荒滩地幅广阔,就算再来几十辆车也显得如罗盘遗珠。


        

季溪把摘来的草珠子装到一个塑料袋里,然后下车帮顾夜恒升火做饭。


        

冰箱里有上好的牛排跟面包,季溪放着铁板里煎好,面包也烤着香味四溢,两个人吃完午饭,季溪提议到四周去探个险。


        

顾夜恒也有兴趣四处走走。


        

两个人再次顺着溪流而上,只不过这一次顾夜恒主动牵起了季溪的手。


        

顾夜恒的手很大很温暖,季溪白皙洁净的小手在他的手中仿佛如无骨一般。随后他把她的手放进了自己的外套口袋。


        

"冷吗?"他问她。


        

"不冷。"


        

"今天晚上我们在这里露宿一晚,明天我们到西城逛逛。"他说。


        

西城,是位于帝都东方的一座小城市,据说那里有一家香火很旺的寺庙。


        

"明天是我三十岁的生日,我想到寺院里祈福。"顾夜恒又说。


        

经顾夜恒这一提醒,季溪这才想起来明天是他的生日。


        

生日当天到寺院祈福。顾夜恒居然能想出这种特殊地庆祝方式,他不是在国外长大的吗?


        

"好,我也也帮你祈个福。"季溪一口答应。


        

"你祝我什么?"


        

"这可不能告诉你,说出来就不灵了。"


        

"就算不说出来,你也要先了解一下当事人最大的愿望,要不然你祈错了福。我遭到不好的事情怎么办?"


        

"那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希望你快乐。"顾夜恒侧过头看向季溪。


        

季溪的心脏瞬间受到了暴击。


        

这顾夜恒什么时候嘴变得这么甜了。


        

季溪扭过头强制性地让自己从顾夜恒的温柔里挣脱出来,她看着远处的风景问顾夜恒,"你知道我想要的快乐是什么吗?"


        

"是什么?"


        

"如杂草一般肆意生长,你看不惯我但是也弄不死我。"


        

"这不就是我的快乐吗?"


        

"所以我才一直强调在向你学习,你可是我的人生导师。"


        

"特指那一方面?"


        

"当然是人生信仰。"季溪看了顾夜恒一眼,"你以为是那一方面?"


        

顾夜恒不说话。意味深长地看着她。


        

季溪的脸马上就红了,她清咳了一声,"别开车,我还没有驾照。"


        

"那今天晚上我帮你考驾照。"


        

今天……晚上!季溪觉得顾夜恒又在开车,但是她没有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