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一百一十一章:认输吧,霸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自从跟叶枫分手后,除了工作需要联系用的社交软件外,季溪把其它不需要的社交软件都给删了。


        

所以,关于网上对她的评论,她一概不知。


        

当然,她也不是什么当红艺人也不是什么流量明星,所以关于顾夜恒心系于她的这种信息也很快就被其它的新闻给盖去。


        

但身边的人对季溪的看法却在这些不经意的信息中慢慢地改变。


        

周一她上班的时候,公司上下都把她当成了顾总心中的白月光。


        

连食堂打餐的阿姨都对她毕恭毕敬起来。


        

现在她是季助理,谁知道以后会不会是老板娘。


        

以前季溪吃饭的时候,总有几个对她抱有好感的有为青年会端着餐盘过来跟她聊上几句。


        

现在,这些动过歪心思的男员工唯恐避而不及,生怕被人知道他对季溪有过想法。


        

甚至连正眼看她的勇气都没有。


        

因为他们害怕消息传到顾总耳朵里。最后自己被炒了鱿鱼。


        

而且还有人说顾总善嫉。


        

季溪虽不看网上的传闻,但对身边人对她的态度还是敏锐的感觉到了。


        

"这食堂的阿姨怎么了,为什么今天还特意给我加了一个鸡腿,情况有些诡异。"跟简碌一起吃饭的时候她把鸡腿亮给简碌看。


        

简碌笑着回答道,"你还不知道?现在公司上下都在传顾总要追你。"


        

"这消息是简秘书你放出去的?"


        

"我没接到授意。"


        

"那就是顾总自己放出去的。"季溪撇了撇嘴,"顾总这个人做事还真是雷厉风行,说要公开追这一上班就搞得人尽皆知了。"


        

"顾总做事一向认真。"简碌说完看向季溪,问道,"你呢,会公开接受顾总的追求吗?"


        

"不会。"季溪回答的十分肯定,"顾总公开追求我是给我公开拒绝他的机会,"季溪用筷子挑着盘里的米饭笑着说道,"因为他知道我想做一朵无人能采摘的高岭之花,他也知道我想让那些看不惯我的人恨我恨得牙痒痒。"


        

"顾总还真是……刷新了宠女友的新技能!"简碌叹了口气,"我自愧不如呀。"


        

"简秘书是还没有交女朋友,等交了女朋友我相信简秘书宠女友的技能无人能及。"


        

"你对我这么有自信?"


        

季溪挑唇笑了笑,"往圣诞树上挂礼物的点子都能想到,简秘书何必这么谦虚。"


        

简碌。"……"除了拼命往嘴里扒饭,他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季溪现在简直就是顾总2.0版。


        

吃完饭,季溪回到十六楼午休,还没躺下,顾夜恒的信息就发了过来。


        

"到天台来。"四个字,不容拒绝。


        

季溪坐电梯到了三十三楼,然后从侧楼梯爬上了天台。


        

星耀公司所处的大楼天台她经常光顾,但是恒兴集团大厦的天台她还从来都没有来过。


        

虽然顾夜恒告诉过她养护人员的工作时间点,但是在三十三楼寄宿的那几天她根本没有时间上来。


        

想想从星耀调到恒兴的这些日子里,她所有的空闲时间几乎都被顾夜恒给占用了。


        

以各种各样的理由。


        

今天他又找的什么理由?


        

季溪步入天台,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两排宽叶榕,宽叶榕不高盛在巨大的花坛里。四周用各类花卉点缀,远远看去很有一点热带雨林的感觉。


        

再往里走就是各种见过没见过的植物,有开花的有不开花的,摆放的错落有致让人心旷神怡。


        

"顾总?"季溪喊了一声。


        

"这里。"顾夜恒的声音。


        

季溪矮腰从一株藤萝下钻过去,就看到顾夜恒坐在一架秋千上悠闲的喝着红茶。


        

"过来。"他放下茶杯拍了拍身侧的位置。


        

季溪走到他面前,抬起头看着这巨大的秋千,然后又看了看秋千椅上铺着的雪白羊毛毯。


        

"你平时还来这里荡秋千?"她指着秋千问他。


        

"想说什么?"


        

季溪捂着嘴偷偷一乐,"我想说没想到我们高冷的顾总还有一颗少女心!"


        

"我让人特意为你准备的。"顾夜恒站起来十分不爽地瞪着季溪,"我忙着讨你欢心,你却取笑我有少女心,季助理,你最近越来越上头!"


        

"哦,为我准备的?"季溪做了一个夸张的吃惊表情,"顾总为了追我下这么大的血本。"


        

"不下血本你怎么知道我追你的决心有多大。"顾夜恒又坐了下来,然后再次拍了拍身侧。


        

季溪坐了过去,顾夜恒马上搂住她的腰。


        

"我听简碌说你会公开拒绝我?"他看着她,神情逐渐严肃。


        

季溪看着他微笑,"简秘书果然是个好秘书,每条信息都会如实传达。"


        

"别岔开话题。"顾夜恒捏着季溪的小下巴,让她正视他。


        

"是,我是说过。"季溪承认。


        

这也没什么不好承认的。


        

"那你说说看,你会怎么拒绝我?"顾夜恒问。


        

季溪回答道,"你怎么表白我就怎么拒绝。你说做我女朋友吧,我会说不好意思没兴趣;你说我喜欢你。我会说暂时不想谈情说爱。"


        

"完全不给机会?"


        

"要是给机会不就Low了。"


        

"说的也是,我顾夜恒的女人不能Low。"


        

顾夜恒说着拉过季溪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他揽住她的腰,闭着眼靠在秋千椅上。


        

秋千椅轻轻摇晃,一副恰意的午后时光。


        

"季溪,"他突然开口道,"我宣告天下说要公开追你,其实根本没打算要你答应,我甚至希望你再高傲一些,为自己积累一些资本。"


        

"什么资本?"


        

"一个人也可以与世界为敌的资本。"


        

季溪看着他。


        

他依然闭着眼睛,"季溪,你要记住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世界唯一能打倒自己只有自己,不要在意别人的否定。你是你,独一无二的你!"


        

"干嘛要跟说这些?"


        

顾夜恒睁开了眼睛,他的目光如深海一般。


        

"云慕锦女士十分擅长打击人,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她比我还要毒舌。"


        

"云慕锦女士……你妈妈?"


        

"是的。"


        

季溪惊觉,怪不得顾夜恒要喊她上天台,原来是顾夜恒的母亲知道了他们的事。


        

"所以她不希望你追求我?不,应该说她想阻止你追求我?"


        

"没人能阻止我干任何事,云慕锦女士也不例外,我一个三十岁的男人早就过了听话的年龄。我跟你说这是是想告诉你,柿子都是从软的开始捏,我希望你不要当那颗被人捏的软柿子。"


        

"你怕你妈来找我?"


        

"打个预防针。"


        

季溪坐直了身子,她再次惊觉一件事,"你如此大张旗鼓的追求我不会是做给你妈看的吧?"


        

"别把我说的那么有心机。"


        

季溪觉得老奸巨猾的顾夜恒没这个心机,杀了她都不信。


        

顾夜恒这个人真的是太会利用不利的形势来给他谋有利的发展。


        

果然是商业奇才,心细如发造势而为。


        

"顾夜恒,"季溪又趴到他的怀里。"谢谢你!"


        

她是真的很想跟他说声谢谢。


        

因为他教会她很多。


        

什么时候该强悍,什么时候该高傲,什么时候该心冷如霜。


        

人,只有超越了自己才能无坚不摧。


        

"我会好好跟你学习的。"季溪闭上了眼睛。


        

一陈困意袭来。


        

中午,季溪就窝在顾夜恒的怀里两个人相拥着在秋千上睡着了。


        

所以关于晚上顾夜恒要到自己临时居住点吃饭的时候,季溪忘得一干二净。


        

下班前半小时。章慧玲跟季溪打了一声招呼说有事要先走。


        

"顾总打电话下来就说我跟人有约。"


        

"跟谁有约?"季溪好奇的问,似有所指的眨了眨眼睛。


        

"对,没错,就是郭耀辉。"章慧玲也很坦诚。


        

"我去跟他算笔老帐。"说完,她气势汹汹地走了。


        

季溪坐下来继续处理手头上的事。


        

顾夜恒果然打电话下来,"章副总呢?"


        

"章副总有事提前下班了。"


        

顾夜恒挂了电话。


        

几分钟后他到了三十二楼。把一张手写纸递给季溪。


        

"这是什么?"季溪不解的问。


        

"这是我喜欢吃的东西跟不喜欢吃的东西,还有鸡肉配白葡萄酒,牛肉配红葡萄酒,这些你要知道,中餐西餐的餐具也有讲究。"


        

季溪一脸懵,"顾总干嘛要告诉我这些?"


        

"你不是要存钱吗,两千块一顿的餐标你准备用什么来糊弄我?"


        

"我忘了这件事。"


        

顾夜恒敲了一下她的脑袋,"你对我这个主顾未必也太不上心了。"


        

"不好意思,顾总。"季溪把纸条递给顾夜恒,"要不你明天晚上来吃,今天就在外面随便凑合一下。"


        

"为什么?"


        

"超市离公司很远,你等我把菜买回来做好,可能要几个小时,我怕你扛不住。"


        

"没关系。"顾夜恒说完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一个小时后,季溪十六楼设备区又多了两台设备。


        

一台冷藏冰箱,一台冷冻冰箱。


        

不仅如此,冰箱里各种食材应有尽有。


        

行政处的办事人员把东西整理好后笑着跟季溪汇报,"季助理。我们是按照顾总的要求帮您添置的冰箱与食材,食材清单在这里,以后有什么需要季助理直接给我打电话。"


        

季溪,"……"


        

顾夜恒这公开追求追的是不是有点过头了。


        

"季助理,请您在这上面签个字,我好给顾总回话。"办事人员递过来一张记录单让她确认。


        

季溪略有些不爽地签完字。


        

她不爽是因为顾夜恒非要让她做饭。但工作人员以为她不爽的是顾夜恒的殷勤。


        

连顾总的殷勤都敢不爽,果然是顾总喜欢的女人,霸气!


        

季溪的不爽也就持续了几分钟,当她看到冰箱里塞满了各种口味的冰淇淋后,她的不爽顿时烟消云散。


        

她拿出一盒坐在地毯上就开吃。


        

还没吃两口,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


        

季溪起身开门,门外站着抱着红酒的顾夜恒。


        

顾夜恒看到了她手上的冰淇淋。


        

"看来我的胃要自己喂了。"顾夜恒把酒放到桌子,然后脱下外套到外面冰箱里拿出两份西冷牛排。


        

化冻,切黄油煎牛排动作熟练自如。


        

十五分钟不到,两份牛排就煎好了。


        

顾夜恒盘腿坐在地毯上把红酒给开了。


        

他示意季溪去拿杯子。


        

季溪,"……"他不会要收她两千块生活费吧!


        

拿过杯子放到顾夜恒面前,季溪说道。"酒我就不喝了。"


        

"怎么了?"


        

"我刚才查了这酒的年份,一瓶得两万多,喝不起!"


        

"这牛排你就吃的起?我一分钟都能赚一两万的人花了十分钟给你煎牛排,这牛排最便宜也要十来万。"


        

"吃不起吃不起!"


        

"不过可以等价交换。"顾夜恒朝季溪凑近了一些,"亲我一下,我给你抵十万。"


        

"亲一下十万?"


        

"嗯。"


        

季溪笑了。"我能亲到你破产。"


        

说着,她分别在顾夜恒左右脸上亲了无数下。


        

但顾夜恒却指着自己的嘴唇,"这里才是你该亲的地方。"


        

季溪又在他唇上啵了无数口。


        

亲完,她盘腿端坐提醒顾夜恒,"以后不要在我面前说这种话,我是真的可以亲到你破产。"


        

"无所谓。"顾夜恒拿出手机,"我有的是钱。"


        

说着,他给她转了一百万。


        

季溪,"……"


        

想了想她也给顾夜恒转了一笔款子。


        

顾夜恒看了一眼,"为什么要退给我二十万,为你做饭的辛苦费?"


        

"当然不是,男朋友跟女朋友做好吃的天经地意。我给你二十万是下个月的利息,二百万的利息。"


        

"你还记得这件事?"


        

"借条还在你保险箱里放着,想要忘记很难,除非……"季溪摊开了手,"除非你把借条给我,我把耳环给你。"


        

"想得美!"顾夜恒在她手心里拍了一巴掌。"这张借据我要一直留着,以防万一。"


        

"以防什么万一?"


        

"以防你跑了呀,你可是惯犯。"


        

季溪不说话了,默默地吃着牛排。


        

是,她确实是惯犯,这一次她也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跑。


        

"喝点酒吧!"顾夜恒帮季溪拿过一个杯子,给她倒了一点酒。


        

他举起杯,"这是我们正式交往的第一周,纪念一下。"


        

"第一周也要纪念?"


        

"当然,交往第一个月,交往第一年都要纪念,所以你最好要记住我们是什么时候正式交往的,以后这个会考!"


        

季溪,"……"怎么感觉一本正经说情话的顾夜恒莫明地有些可爱。


        

完了,她的心脏又受到了暴击,感觉更喜欢他了,怎么办?


        

季溪连忙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喂,还没碰杯。"顾夜恒提醒。


        

季溪把嘴里的酒全数喷了出来。


        

顾夜恒,"……"小女朋友最近是越来越放肆了,不过也更可爱了。


        

喜欢!


        

两个人吃完饭,季溪主动担任起刷盘子的工作,两个盘子两副餐具两个酒杯,季溪很快就刷完,她从厨房出来后就开始赶顾夜恒回去。


        

"你视力不好还是早点回去。"


        

"我有司机。"


        

"大晚上的总是麻烦司机不好。"


        

"我聘请的司机就是给我开夜车的。不麻烦他,你的意思是让我开除他?"


        

季溪,"……"


        

顾夜恒打了一个响指让她过来。


        

"我允许你好好组织一下语言再说一遍。"


        

"……想喝点什么?"


        

顾夜恒笑了,神情满意,"这才是女朋友该说的话。"


        

"可是……你现在对外的身份是我的追求者,在这里待太长时间是不是不合适?"


        

"非常合适。大门的安保人员亲眼看着我出去,司机也安全地把我送到了半山别墅,现在你的追求者顾总已经下班了,我是以你男朋友的身份过来的。"


        

"所以你自己又开车回来,那等一下你回去的时候怎么办,我又不会开车。"


        

"你可以把男朋友留下来。"顾夜恒说着把季溪拉到自己怀里。然后仰起脸想要亲她的唇。


        

季溪躲开了,她眯着眼睛说了一句等等。


        

"你自己开车过来的?"


        

"嗯。"


        

"怎么进的大楼?"


        

"B3入口,门禁系统只有我一个人有。"


        

"然后你又乘坐专属电梯到十六楼来,你的专属电梯没有监控,也就是说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你在我这里。"


        

顾夜恒点点头。


        

"危险呀危险!"季溪摇着手指,"一般凶杀案都是这样开始的,神秘的男人,独居的女人……"


        

下一秒,季溪的耳朵被顾夜恒揪住。


        

"你小脑袋瓜子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


        

"哎呀呀,你弄痛我了。"季溪大叫。


        

"这就受不了,我还没开始行凶。"顾夜恒把季溪抱起来扔到了床上。


        

随后欺身上前。


        

"说,你想怎么个死法。"他攥住她的两只手腕。


        

"我错了,下回不乱说话了。"季溪连忙求饶。


        

顾夜恒松开了她。


        

季溪失去了控制,马上从床上爬起来抄起枕头就往顾夜恒身上抡,边打边笑着说道,"但我要反抗。"


        

顾夜恒一把夺过来把枕头扔了,也笑着说道,"没了武器我看你怎么反抗。"


        

"我有绝招。"


        

季溪张牙舞爪地要过去,顾夜恒伸手与她十指紧扣,纵然季溪用尽十二分的力气也推不倒他。


        

"你还有什么绝招?"顾夜恒取笑。


        

季溪猝不及防地吻住了他的唇。


        

顾夜恒瞬间失去了力气。


        

季溪趁机把他推倒。


        

"这就是我的绝招,认输吧,顾夜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