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一百二十章:危险不是一点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夜恒回到帝都就被顾老爷子叫回了顾家,章慧玲对于安城发生的事情也很关注,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她也把季溪喊到了她的办公室。


        

"安城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我也不清楚。"季溪是真的不清楚,因为回来的时候顾夜恒对此是只字未提。


        

可能他是怕季溪担心,而季溪也不愿意让顾夜恒觉得她是在担心,所以她也没有主动去问。


        

"你怎么突然要回安城?"章慧玲又问。


        

"我母亲过世了。"季溪回答。


        

章慧玲得知这个消息马上站起来道歉,"不好意思,我并不知道你家里的变故。"


        

其实她都不清楚季溪在安城还有一个母亲。


        

她以为她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


        

"你母亲是怎么过世的?"她关切的问。


        

"生病。"


        

"之前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这也不怪章慧玲会这么问,因为一个人不可能会突然生病去世,之前多少会有一些前兆,但她从未听季溪提过半句。


        

她对季溪的母女关系有些好奇。


        

但季溪很显然不愿意提及这件事情,因为解释起来话太长。母亲都已经去世了,她的功与过已经划上了句点,她做为女儿没必要跟每个人去述说她母亲的过去。


        

于是她简洁地回了一句我也是回去后才知道,然后闭口不再谈及。


        

章慧玲也看出了季溪的想法,她是一个识大体的女人,见季溪不愿多说她也就不再多问,道了一句节哀就让季溪出去了。


        

季溪刚回到位置上,前台就打来电话告知她楼下有一个叫郭耀辉的男人要见章慧玲。


        

郭耀辉?季溪觉得这个名字十分熟悉,想了半天才想起来是顾夜恒过生日的那天在玉府见到的那个刀疤男。


        

"你让他等一下,我去通报一下章副总。"季溪扣下电话,起身准备去章慧玲的办公室。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电话是沈星哲打来的。


        

沈二公子也来预约?


        

"您好!"季溪接了电话。


        

"哦,你这个助理怎么当的?"沈星哲一上来就口气不善,"我不是让你通知你们章副总来医院看我吗?"


        

对方的趾高气扬让季溪有些不舒服,她回答道,"不好意思沈先生,我是章副总的助理不是您的助理。没有义务跟责任帮您转达,再说您是自己不守交规受的伤跟我们章副总又没关系,我们副总也没义务跟责任到医院去看您。"


        

"您有事说事没事请挂电话。"季溪客气地补了一句。


        

对方可能没想到季溪说话这么冲,一时有些语塞。


        

"那个……那个……"他那个了半天硬是没有找到合适的词。


        

季溪却说道,"沈先生,如果您是想追求我们章副总还是走正规路线,苦肉计美男计之类的骗骗小姑娘倒是可以,在我们章副总面前还是算了。"


        

"你有什么主意?"沈星哲突然跟季溪请教起来。


        

季溪,"……"她又不是爱情专家。


        

"这是沈先生您自己的事,抱歉我爱莫能助,请问沈先生打电话过来还有其他事吗,没事我挂了。"


        

"有。今天晚上我想请你们章副总吃饭。"


        

"好的,我会转达我们副总,能不能赴约我一会儿电话通知您。"


        

季溪挂了电话,去了章慧玲的办公室,把郭耀辉来访与沈星哲请吃饭的事情汇报给了章慧玲。


        

"郭耀辉人在楼下?"很显然章慧玲更在意郭耀辉,"他这个时间点到我们公司来干嘛?"


        

"章副总要是好奇可以让他上来问问?"季溪建议。


        

章慧玲先是点头答应,当季溪要出去打电话给前台时,章慧玲又叫住了她。


        

"你觉得我今天怎么样?"她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询问地看着季溪。


        

季溪认真地打量了一下,还真的给出了意见,"章副总应该换一管明艳点的口红。"


        

"明艳点的?"章慧玲拉开抽屉从里面取出一只玫红色的口红问,"这颜色怎么样?"


        

"非常不错。"


        

季溪在去给前台打电话时心里已经知道怎么回复沈星哲了,因为现在的章慧玲在意的人是郭耀辉,而沈哲星只不过是一个过客。


        

人的一生有很多过客,但是真正刻在心尖的人只有那么一两个,所以说人生的出场顺序真的很重要。


        

就算沈星哲在章慧玲的生命里出现过,但怎么都抵不过她早就失了心。


        

看着郭耀辉上来后自信满满地走进章慧玲的办公室,季溪在心底也放下了对叶枫的抱歉。


        

人生,没有对与错,只有拥有与错过。


        

郭耀辉在章慧玲办公室里待了半个小时后就走了。


        

季溪进去收茶杯的时候就看到章慧玲一个人苦着一张脸坐在位置上叹气。


        

"怎么了,章副总?"


        

"我有一个朋友昨天晚上在自己的别墅里不幸身亡。"章慧玲心情沉重的说道。


        

季溪的手吓得一哆嗦,茶杯差点被她摔了。


        

"这位郭耀辉先生告诉您的?"


        

"嗯,他现在负责这起案子。"


        

负责这起案子?"您是说您的朋友不幸身亡是有人蓄意谋杀?"


        

"是的。"


        

"他/她得罪了什么人吗?"


        

"她人倒是不错也没听说过她得罪什么人,但是现在这社会不一定非得得罪什么人才会引来祸事。有时候利益之争也会沾染不必要的麻烦。"


        

季溪突然想到顾夜恒在安城被人袭击的事。


        

她又想到顾夜恒跟她说的顾父的意外。


        

她现在完完全全能理解到顾夜恒之前对她的保护,因为有人确实想要对他身边的人动手。


        

季溪并不担心自己,她现在反而担心起顾夜恒来。


        

就算他现在回到帝都,但也抵不过有些人想要做手脚,因为这个世界也有黑暗面。


        

晚上,季溪跟顾夜恒说起章慧玲朋友被谋杀的事情。


        

"有些人为了利益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我觉得你还是小心一点为好,再说现在很多有钱人身边都有保镖,因为仇富的人也很多。"季溪劝顾夜恒雇几个保镖。


        

顾夜恒却不以为然,"我每天三点一线又不出去玩,想杀我也没那么容易。"季溪却提出反对意见,"你半山别墅又没人帮你看院子,而且院墙那么矮,你又总是一个人回去,万一有人潜伏在屋子里你怎么应付,还有杀一个人也不一定会让杀手过来直接抹脖子,也有可能会制造意外,或是在你的食品里下毒,反正你身边多几个人总是好的。"


        

"也不用这么麻烦。"顾夜恒笑着搂住了季溪,"我以后跟你一样也住在公司里,公司安全系统完善门口又有安保人员,二十四小时无忧。"


        

"我跟你说正经的。"


        

"我也是跟你说正经的。"


        

季溪白了他一眼再次强调,"我是真的在跟你说正经的,就算你搬到公司来,你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时在公司,你总要应酬吧。"


        

"我知道了!"顾夜恒捏了捏季溪的小脸蛋,"明天我就找个保镖。"


        

第二天,季溪就看到苍山渡假区的老板黄则进了公司,随后人事任命就下来了,黄则是顾夜恒聘请的安全顾问。主要负责恒兴集团安防系统和顾夜恒的个人安全问题。


        

黄则虽然没有顾夜恒高,但也是一个一米八的大块头,加上他体型魁梧,站在顾夜恒旁边确实能唬住人。


        

后来季溪才知道黄则是特种兵出身,曾经还是国内散打冠军,后来退伍后本来是可以到帝都来工作。但因为黄则父母年岁已高家里呢又有一个渡假屋要打理,所以就选择了回老家。


        

这两年黄则的父母已经过世,他除了冬季打理一下渡假屋,平时以在培训机构教小孩子打拳为业。


        

所以顾夜恒聘请他来恒兴当安全顾问,他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必定管理老同学的安全问题要比教一群不听话的孩子要好很多。


        

黄则当了顾夜恒的安全顾问后,平时出行都是他在开车。顾夜恒原先的司机自然是用不上了,顾夜恒也没有把对方辞退而是安排了另外一辆车来接送季溪的日常出行。


        

这个小小的变化对于恒兴集团的人来说并不是顾夜恒在加强自己的安全问题,反而像是顾夜恒为了追求季溪故意在讨好她。


        

把自己的专职司机派去给一个助理当专职司机,还给她配了一辆车,这种追求方式也就只有大老板才做的出来。


        

季溪的欣然接受也让大家觉得在追求女人方面,钱永远都是万能的。


        

每个人虽然酸得不行,但却不敢把这酸表现出来,大家对季溪更加的客气,有几个平时喜欢拍马屁的甚至都开始组团来奉承季溪。


        

在食堂吃饭的时候不是夸季溪口红色号漂亮,就是夸季溪新买的衣服好看,甚至有几个还想跟季溪一起参加年会的多人项目,大有要跟她发展成闺蜜的势头。


        

季溪对此一一婉拒,母亲的过世多少还是影响了她的心情,虽然年会一等奖十万块依然对她具有诱惑力,但她却提不起精神来。


        

袁国莉是后来才听说季溪回了一趟安城,她连忙打电话过来询问她为什么会回去。


        

季溪告诉她自己母亲过世的消息。


        

"啊,你的妈妈还在安城?"袁国莉也十分的惊讶,她跟章慧玲一样也以为季溪是一个孤儿。


        

自己母亲在监狱的事情。季溪只告诉过叶枫一个人,袁国莉觉得奇怪也情有可愿。


        

季溪把自己母亲的事告诉了袁国莉,"她本来是在监狱服刑,但没想到得了绝症。"


        

不仅如此她还把自己曾经被送去孤儿院的经历也告诉了袁国莉。


        

袁国莉感叹,"你妈妈并不是一个称职的妈妈,但现在人已经走了。逝者已逝功过就由上天来评定吧,我们的生活还要继续。"


        

她画风一转问季溪,"所以年会一等奖的事情你不能放弃,那可是十万块,十万块呀,就算现在顾老板在追求你,平时大手一挥会送你几十万的东西,但是这十万块你拿到手捐给孤儿院的孩子们他不香吗?"


        

袁国莉这么一说,季溪也觉得十分有道理。


        

是呀,她虽然已经明确提出跟顾夜恒交往了,但是交往是交往,顾夜恒的钱是顾夜恒的钱。她自己的梦想还是需要自己实现的。


        

任何一个能挣到钱的机会都不能错过。


        

等她成为了富婆,她也可能成为大慈善家。


        

季溪重拾了信心,又开始在自己的房间里苦练吹气球。


        

顾夜恒到十六楼找她时季溪的房间几乎都下了去脚,因为全是吹好的气球。


        

"你这是?"


        

"得第一呀!"


        

顾夜恒在球海中艰难地走到季溪面前,含笑看着她继续鼓起腮帮子吹气球,他说道。"从概率学上来看,除了单人项目,想拿到一等奖多人项目必须要积到最高分,因为多人顶目项目就两个。"


        

"说的也是。"季溪把气球从嘴巴里取下来,愁眉苦脸地对顾夜恒说道,"可是我还没有选好多人项目究竟要跟谁一起参加。"


        

"没人邀约你吗?"顾夜恒笑着说道,"你的人缘不会这么差吧。"


        

季溪叹了口气,"我现在的人缘托你的福好的不得了,但是人缘并不是真人缘,大家也不是真的想跟我做朋友,我要是从她们中间挑选几个一起参加比赛,没挑选上的人会怎么想?职场上的人勾心斗角起来比宫斗剧的戏份还多。为了公司的和谐我不太想从她们中间挑选人员组队。"


        

"那你有什么想法?"


        

"我决定鼓动章副总参加,加上简秘书还有黄则、袁国莉,我们就有五个人了。"


        

"可是多人项目是八个人。"


        

这也是目前让季溪头疼的事情。


        

她在考虑要不要喊前台的服务人员跟保安参与自己的这个队伍。


        

"我能不能帮你找三个人。"顾夜恒自告奋勇。


        

"谁?"


        

"我,顾谨森还有顾安心。"


        

"啊?"季溪想要是他们的这只队伍参赛,恐怕没人跟他们争第一了。


        

章副总也就算了,现在加上顾夜恒跟顾谨森。这可是恒兴集团的两大太子爷。


        

"这样好吗?"


        

"活动方案上写着参赛人员的资格为恒兴集团正式员工,难道我跟顾谨森不是?"


        

"我又没说是你们没有资格,我是说我们组建这样一支队伍怕别人不敢赢我们。"


        

"你们人性想象的太幼稚了,人一旦有了竞争意识就不会手下留情的,更何况还有那么大的诱惑。"顾夜恒事有所指地说道,"利益会让人铤而走险。"


        

事实正如顾夜恒所说,年会当天,在多人项目上就算季溪所在的队伍都是公司高管,但是其它人并没有理让的意识,最后季溪他们在章慧玲跟袁国莉频频出错的情况下,得了一个第三名。


        

好在还有积分。


        

季溪在单人项目吹气球上当人不仁拿下了第一。


        

季溪兴奋不己的时候,顾夜恒凑到她耳边开起了玩笑,"你练习了这么久,吹功果然厉害,不知道能不能把这一特长用在其它方面。"


        

其它……方面?季溪意味深长地看着顾夜恒,她觉得顾夜恒这个老司机又在开车,可惜她没有证据。


        

在双人项目上,顾夜恒轻松地把季溪拿下了第一,说实话他的投篮技术真不是盖的。


        

事后,季溪也跟他打趣,"顾总是不是也要把这一特长用在其它方面?"


        

"我早就用在其它方面了。"


        

"什么时候?"


        

"晚上我扔纸巾的时候可是每次都能命中垃圾桶。"


        

季溪,"……"这人可真是要命。


        

未了,他还加了一句,"晚上我再好好展示一下给你看看。"


        

季溪自然是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她也不能像是在私下里抡起拳头给他两下。


        

最后只能用一记不着痕迹的大白眼对付了他。


        

年会最终大奖如愿以偿地落到了季溪的名下。


        

跟所有大公司年会一样,为了带给大家感官激动,一二三等奖的资金发的都是现金,红红的百万大钞分成十万一堆,八万一堆,五万一堆统一用一个透明盒子装着放在颁奖台上。


        

比赛结束。然后再由老板顾夜恒一一颁发给获奖者。


        

季溪是一等奖,袁国莉在自己的努力下也得了一个三等奖,两个人从顾夜恒手上接过装满百元大钞的箱子时,两个人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袁国莉觉得带着五万现金参加接下来公司聚餐的活动太危险,她得先找家自动柜员机把钱给存了,于是她让季溪把自己的专车借给她。


        

"虽然最近的银行离公司只有两条街。但我可不敢抱着五万现金在路上走。"


        

季溪自然是一口答应。


        

因为季溪住在公司,而活动现场的篮球馆距离公司也就几步远,所以袁国莉去存钱的时候她抱着钱回到自己住的地方。


        

在电梯里她碰到同样到办公室的顾谨森。


        

顾谨森看到她很是奇怪,"你不是出去了吗?"


        

"没有呀。"


        

"我怎么看到你的车出去了。"


        

"哦,车我借给了袁国莉,她去银行了。"


        

季溪从十六楼返回到活动现场时,就看到袁国莉慌慌张张地跑了回来。


        

"怎么了?"她好奇地问她。


        

"妈呀,我被人盯上了。"


        

"谁盯上你了?"


        

"我不知道。"袁国莉捂住自己的斜挎包,"我坐你的车到了银行门口,因为身上揣的巨款所以没有冒然下车,先是留意了一下四周的人,我发现马路边上有一辆车停到了我车旁边,然后里面有个人只摇下了一点的车窗,他人在车里偷偷地观察我。"


        

"真的假的?"


        

"真的,司机也说那辆车从我们一出来就跟着我们,肯定是知道我在年会上拿了大奖,想抢我的钱。"


        

"今天参加活动的人都是公司里的人,外面的人怎么会知道?"季溪对此有些不解。


        

"可能是有人在公众场合谈论公司年会有大奖的时候被那些小偷听到了,然后他们就在公司门口伏击,看到有人出来到银行就准备抢。"


        

季溪非常佩服袁国莉的这种分析能力跟警惕性,这马上到年关了,抢钱偷钱的案件也多了起来,确实应该小心谨慎一些。


        

季溪让袁国莉先把钱放到她十六楼的房间,然后交待她晚上不要回去,就跟她一起先在这里睡下。


        

"明天早上我们一起去银行然后你再去上班。"


        

袁国莉点头答应。


        

为了不影响顾夜恒的心情,这事季溪没有跟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