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一百三十二章:见面故意不相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看到聂昆的那一瞬间,季溪第一反应就是想跑,不过她很快就镇定下来,她把目光投向了沙发上斜坐的男人身上。


        

男人微侧着头整张脸隐在黑暗的光影里,不过他的坐的姿势很奇怪,微侧着用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左侧下腹处。


        

季溪定睛一看,发现捂着的白色的毛巾全都是血。


        

这个男人受伤了,而助伤得还不轻。


        

"这得去医院。"她转身对张彩玲讲。


        

"不能去医院。"张彩玲急切地说,目光却飘忽到聂昆身上。


        

聂昆突然掏出一把刀指向了季溪,"帮我老板止血。"他用的是命令的口气。


        

季溪想此时高度紧张的聂昆可能还没有看清她是谁。


        

不过他话里的意思让季溪意识到面前的这个男人有可能是--顾夜恒。


        

她上前蹲下身看向黑暗中他的脸。


        

果然是顾夜恒。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此时的季溪整个人都呆住了,她不知道自己是该丢下医药箱跑回自己的房间里,还是过去抱着顾夜恒问他这是怎么了。


        

昏暗的灯光下,顾夜恒抬眸扫了一眼季溪,只是这一眼就让他整个人从沙发上弹跳起来。


        

"季溪!"他喊出了她的名字。


        

"季溪小姐!"聂昆也惊觉这个发现。他连忙收了手中的刀,仔细去打量,还真是。


        

季溪没有回应,她把顾夜恒按到沙发上坐好,让他不要动,然后一边按住他的伤口一边询问聂昆,"伤这么重为什么不送去医院?"


        

"送不了,外面全是魏清玉的人。"聂昆回答道。


        

魏清玉?难道魏清玉想要除掉了顾夜恒?


        

季溪联想最近在安城听到了风声,她好像明白了。


        

她连忙给秋果儿打电话,让她帮忙联系可以处理伤口的地方。


        

"最好是私人诊所,你有认识的人吗?"


        

秋果儿睡得有些迷迷糊糊,"发生什么事了吗?"


        

"有人受伤了不能去医院,而我被人威胁了,所以你最好快点帮我联系一下。"


        

"谁受伤了吗?"秋果儿还在迷糊之中,"为什么要威胁你?"


        

"别问这么多了,你到底能不能找到一家这样的诊所?"


        

"能,我一个同学就在你们小区附近开了一家门诊,紧急处理的这些东西肯定有。"


        

"把地址发过来,还有赶快联系一下你的那个同学。"


        

季溪吩咐完这些跑到顾夜恒身边想要扶起他,顾夜恒却没有动,他歪着头看着她。问出了他一直想问的话,"你为什么要离开?"


        

季溪没有理会他,捂住他的伤口示意他站起来。


        

顾夜恒一把将她提溜起来,再次大声地说,"为什么要离开我,为什么?"


        

因为突然的起身,他伤口的血流得更多了,直接滴落到地面上。


        

聂昆见状连忙过去按住顾夜恒,让他不要动。


        

季溪依然保持着冷漠,她对聂昆说道,"你的朋友可能失血过多出现了幻觉,得赶快找专业人员进行处理,我朋友知道附近有一家私人诊所,你们不能去医院那就去门诊。"


        

说话间。楼下传来一阵吵杂声。


        

聂昆奔到窗边,挑开窗帘朝下看了看。


        

"他们的人追过来的。"他对顾夜恒讲。


        

顾夜恒却一直看着季溪。


        

季溪偏过头故装害怕地问道,"你们究竟得罪了什么人,为什么会被人追杀,你们可以报警呀。"


        

"不能报警,报警等于直接暴露了老板藏身的地方。"张彩玲回答。


        

季溪暗忖,魏清玉在安城的势力这么大?


        

还真没看出来。


        

"我哪里都不去。"这时,顾夜恒开了口,他看着季溪冷冷地说道,"我就坐在这里,看他们能把我怎么样。"


        

"顾少,现在不是跟他们硬拼的时候,魏清玉悬赏一千万要您的命,还承诺他自己善后,这帮人是要钱不要命的主,他们才不管这些。"


        

季溪知道顾夜恒这些话是说给她听的。


        

这时,楼下有人声在说话。


        

"不好,他们可能查到我住在这个地方。"聂昆说着从身后拨出刀,然后对张彩玲说道,你带着老板躲在屋子,我出去会会他们。"


        

张彩玲一听吓得都快要哭了。


        

季溪上前拉住聂昆,"你出去不是等于送死吗,要不到我屋里去躲一躲吧。"


        

说完,她从张彩玲手上夺回自己的医药箱,返身出了门。


        

聂昆看向顾夜恒。


        

顾夜恒捂着伤口跟了过去。


        

此时他已经感觉不到伤口的疼痛,他满脑子都在想一个人问题,为什么季溪在安城,而他在安城找了整整三年都没有找到她。


        

她是怎么把自己藏起来的。


        

当然。他才不相信她刚才说的鬼话,什么他失血过多出现了幻觉。


        

他没有出现幻觉!


        

可是,当他跟在季溪身后迈进房间时,他还是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秋果儿以十万火急的迅速赶到季溪的住处。


        

这时,那帮上来寻找顾夜恒的人正跟物业保安在理论,而张彩玲一个人站在自家门前吓得是瑟瑟发抖。


        

秋果儿在客厅里给顾夜恒缝合伤口时,季溪一直在房间抱着自己的儿子。


        

小宇珂不太懂,睁着大大的眼睛问季溪,"妈妈,外面在干什么?"


        

"没什么,妈妈的几个朋友在跟秋阿姨聊天,小宇,我们睡吧。"


        

她抱着儿子躺下。


        

这一晚她并没有睡着。


        

第二天起来时,秋果儿已经在客厅里合衣睡下了,她过去推了推她,"人呢?"


        

她问的自然是顾夜恒跟聂昆。


        

"他们到客卧去睡了,那个男的伤口挺深的,我只是进行了缝合但还是要去医院打点滴,要不然会感染的。"


        

"没伤到内脏吧?"


        

"幸好没有,不过也够悬的。"秋果儿说到这时凑到季溪耳边小声的说道,"我这可是毕业以后第一次单独一个人帮人缝合,昨天晚上我的手都在颤抖,所以缝的不是很理想,以后可能会留个很丑的疤。"


        

"能捡回一条命就不错了。"季溪嘴上虽这么说但是心里还是担心的要命。


        

她让秋果儿再跑一趟,找她的同学拿点消炎药水过来给顾夜恒挂上,不过她也交待秋果儿,要是对方问就是说场子里的工人砍树砍到了脚。


        

秋果儿一走,聂昆从房间里出来,他走到季溪面前小声说道,"季溪小姐,顾少额头有点烫,好像发烧了,你进去看看吧。"


        

季溪连忙奔进客卧。


        

顾夜恒在床上躺着,看上去倒是挺安静。


        

季溪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还真的有点烫。


        

"不用担心。我让我妹妹去拿消炎药去了,挂上两瓶应该会退烧。"说完她准备出去。


        

没想到顾夜恒却伸手拉住她的手。


        

"别走,季溪!"他闭着眼睛似乎是有些烧糊涂了。


        

聂昆看到这里默默地退出了房间。


        

季溪想了想,最后拉开了顾夜恒的手。


        

她也走了出去。


        

客厅里,正准备抽烟的聂昆把烟拿在手中半悬在空中,目光有些惊讶地落到季溪房间门口。


        

这时,小宇珂的小脑袋正从里面探出来。


        

他看到季溪。连忙奔过去抱住了她的腿,奶声奶气地问道,"妈妈,这是谁呀!"


        

他偷偷地指着聂昆。


        

"这是对面张阿姨的男朋友。"季溪回答。


        

小宇珂回过头看向聂昆,有些警惕地又问道,"为……为什么在我们家?"


        

季溪张了张嘴,想了半天也没有做到合适的理由。最后她决定跟小宇珂实话实说。


        

她蹲下来看着儿子的眼睛,温柔地说道,"昨天晚上,这个叔叔的朋友受伤了,他就带他的朋友到我们家来养伤。"


        

"朋友?"小宇珂环顾四周。


        

季溪指了指客卧,"在房间里,小宇,记得不要去吵他,知道吗?"


        

小宇珂点点头,然后蹑手蹑脚地回到自己房间,轻轻地关上了门。


        

聂昆这才回过神来,他之前确实听张彩玲说过对面住的是一对母子,昨天晚上他太过于紧张倒是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


        

可是,面前的这个女人明明就是顾少之前的女朋友季溪小姐呀。


        

"您……真的不是季溪小姐?"


        

"我叫季纯希,名字倒是跟你说的季溪小姐有点相似。"季溪回答。


        

"可是您跟她长得简直是一模一样。"


        

"长得像的人有很多。"


        

秋果儿帮顾夜恒挂上了消炎水,然后三个人坐在客厅里互望着大眼瞪小眼。


        

秋果儿先开了口,她对聂昆说道,"聂先生,等您的老板情况好转后您尽快带他离开我家吧,您也看到了,我这里就我跟我姐姐还有我侄儿。不方便收留你们两个男人在家。"


        

聂昆点点头,不过他眉头紧锁似乎有难言之隐。


        

"是不是没住的地方?"季溪小声地问。


        

聂昆点点头,"老板现在这种情况出去很危险。"


        

季溪其实也考虑到这一点,现在顾夜恒一个人在安城,就算他能力再大,但这里是安城,是魏清玉的大本营。而他现在又受了伤身边就聂昆一个帮手,出去确实很危险。


        

"我有一个地方倒是可以借你们躲一段时间。"季溪说道。


        

她话音一落,秋果儿就拿手指捅她,还给她疯狂地使眼色。


        

季溪明白秋果儿的意思,看聂昆这五大三粗的样子一看就像是混黑道的,而且昨天顾夜恒又被人给砍了,连个藏身之所都没有,一看就是招惹到了更大的人物。


        

给这样的人找藏身之所岂不是给自己找麻烦。


        

她们两个女流之辈承包了两百亩荒山种植观察树木,做的是合法经营的买卖,最怕惹上当地的这些黑暗势力,否则后患无穷。


        

但是,季溪怎么可能不去管他,虽然她现在是季纯希不是季溪,但是顾夜恒是顾夜恒。他是孩子的爸爸。


        

季溪没有理会秋果儿的疯狂暗示,告知聂昆自己有一个种植基地离市区很远,在东郊,哪里她有一所住所。


        

"你们可以去哪里暂时避一避。"


        

三个人在客厅里商量藏身之事时,小宇珂则偷偷地摸进了顾夜恒所在的客卧。


        

他站在顾夜恒床边,有些好奇又有些担心地打量着床上的这个男人。


        

吊瓶里的水一滴一滴地输入男人胳膊里,可是男人没有一丝反应。


        

小宇珂担心对方已经死了。于是爬上床坐到他旁边用小指戳了戳对方的脸。


        

顾夜恒的眼睛忽闪了两下然后睁开,他侧过头就看到一个像洋娃娃似的小男孩。


        

小男孩一脸新奇地看着他,见他醒了,小声地问道,"你怎么啦?生病了吗?"


        

顾夜恒,"……"


        

"你痛吗?"小宇珂小心地伸出手触碰了一下顾夜恒扎着针管的手臂,然后连忙拿开,再次眨着大眼睛关切地看着顾夜恒。


        

顾夜恒咽了咽口水,艰难地问了一句话,"你是谁?"


        

"我叫季……宇……珂。"小宇珂说完把手指竖在嘴边,"嘘,妈妈不让我进来,我偷偷的……"


        

说完,他紧张地看了一眼门外。


        

"谁是你妈妈?"顾夜恒又问。


        

"喏。"小宇珂指了指卧室墙面上的一张大合影。那是他跟季溪两个人的合影。


        

季溪把他抱在怀里,坐在一个秋千上笑得很开心。


        

顾夜恒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他紧紧地盯着墙上的照片。


        

季溪结婚了,还跟别人生了孩子?


        

他看向小宇珂,一字一句地问道,"你爸爸叫什么?"


        

"我爸爸叫超人。"


        

超人?


        

"有他的照片吗?"顾夜恒又问,他想知道季溪拿了五千万离开他究竟嫁给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小宇珂摇了摇头。他凑到顾夜恒面前神秘地说道,"我爸爸拯救地球,妈妈……妈妈说没有。"


        

说完,他又朝顾夜恒凑近了一些,歪着头问,"叔叔,你也在拯救地球?"


        

顾夜恒,"……"他从来都没有过跟小孩子聊天的经历,所以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最后,他只好躺下。


        

躺下的他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季溪跟谁生了一个儿子?跟谁?


        

不对。


        

他突然想到昨天晚上聂昆的女朋友跟他说对门住的是一对母子,还说女主人的妹妹会包扎是一个医生。


        

住着一对母子不就表明她们家没有男人。


        

如果有,应该会说一家三口。


        

顾夜恒连忙问小男孩,"你今年几岁?"


        

"我两岁。"小宇珂竖起两根手指,想了想又摇了摇头,"嗯,不对,妈妈说我要上幼儿园了,是三岁。"


        

两岁至三岁?


        

顾夜恒像是发现了什么,他连忙问小宇珂,"你几月份生日?"


        

小宇珂暂时还不知道这个问题怎么回答,因为妈妈没有告诉过他几月份生日。


        

他歪着头想了半天,然后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最后他补了一句,"妈妈说小宇的生日,开桂花。"


        

桂花?


        

八月十五桂花香(阴历),也就是说小宇的生日是十月左右(阳历)。


        

他想到他跟季溪是大年初十分开的,算一算这个小家伙该不会是他的儿子吧。


        

顾夜恒热烈地看着面前的这个小东西。努力地想从他的样貌上找出他的影子。


        

不看不觉得,越看他越觉得这个小东西简直跟自己一模一样。


        

这是他的儿子,他顾夜恒的儿子。


        

所以季溪当年离开他是因为她怀孕了。


        

她怀了他的孩子,又觉得不可能一时半会嫁给他,所以她向他的母亲云慕锦要了五千万改名变姓回到安城躲在一个小角落自己一个人养孩子。


        

她怎么能这么做?


        

要不是这次突然遇险被聂昆送到这里来,他还一直不知道自己有一个儿子。


        

她到底想怎么样,一辈子都不告诉他?


        

这个女人心太狠了。太硬了!


        

不可原谅!


        

不可原谅!


        

顾夜恒心里虽这么想,但是看向季宇珂的眼神却十分的温柔。


        

"你叫季宇珂?"


        

"嗯。"小宇珂点头。


        

"真是一个乖孩子。"顾夜恒伸手准备去摸摸他的头。


        

这时,门外传来季溪的声音,"小宇?"


        

季宇珂听到妈妈的声音连忙溜下床,有些慌忙地往门口跑。


        

顾夜恒连忙躺好闭上眼睛。


        

季溪走到客卧,见小宇珂在房间里,她连忙奔过去一把抱住他。小声地责备道,"你怎么跑出来了?"


        

"我要尿尿。"小宇珂说道。


        

"尿尿在卫生间。"季溪边说边抱着他往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顺手关上了客卧的门。


        

门关上的那一瞬间顾夜恒又睁开了眼睛,他看着房门喃喃低语道,"既然你这么害怕,那我暂时就不揭穿你。"


        

不过,眼下他也不能揭穿,魏清玉的爪牙还在外面候着,要是被他知道自己的儿子在安城,他肯定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他一定要保证他们的安全。


        

所以……


        

当什么都不知道吧。


        

下午的时候,聂昆进来把季溪跟他说的话告知了顾夜恒。


        

顾夜恒问道,"她是不是说自己不是季溪?"


        

"是的,她说她叫季纯希,不是安城人是云城人。"


        

"看来只是长得像。"顾夜恒说道。


        

聂昆不解,"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像的人?"


        

"其实仔细看也不是很像。"顾夜恒指了指墙上的照片,"季溪比她的眼睛还要大一些,嘴巴也要大一些。"


        

"是吗?"聂昆看着照片皱起了眉头,其实他跟季溪就见过两面,说实话季溪究竟长什么样他也没多少印象。


        

后来顾夜恒让他到安城找人,他也只是在找叫季溪的女人并没有拿着照片在街上一个一个的对。


        

好像是有点区别。


        

"那我们?"聂昆征询顾夜恒的意见。


        

"我现在身负重伤也只能麻烦这位季小姐了,给她一笔钱吧,当做我们租房子的租金。"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