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一百三十五章:搬进小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溪领着小宇珂住进自家的农家小院时,一直在周边巡查安全的聂昆眼睛都瞪大了。


        

他飞身跑到顾夜恒所住的房间把这一情况告诉了他。


        

"季小姐带着孩子住进了隔壁的房间。"


        

顾夜恒对此自然是知道的,因为是他让季溪把孩子带过来给他解闷的,他轻描淡写地说道,"我知道,是我让那个小家伙陪我待几天的。"


        

"不是,不只是孩子是季小姐也一起住进来了,我看她拧着大包小包一堆东西,还跟孩子说以后他们会一起住在这里。"


        

"真的?"顾夜恒放下手里的书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有些欣喜地往外走。


        

季溪带着孩子搬过来了,这是不是表示她在给自己机会。


        

他兴高采烈地走出房间去了隔壁。


        

季溪当年修这家农家小院时也考虑到以后家里会来客人,而她又是一个单亲女人,来了客人后如果都住在一个房子里多少有些不安全。


        

所以她单独修了两间客卧,在主室的两侧。里面有独立的卫生间,从后门出去也可以直达厨房,这样即方便了客人又保证了自己的安全。


        

现在她把顾夜恒安排进了主室,里面有两个房间,一间主卧现在是顾夜恒在住一间侧卧现在是聂昆在住,而她临时搬过来也不想让他们两个男人腾房间,所以住进了旁边的客卧内。


        

季溪进了房间,把行李放下后,正准备把床上的被子之类的抱出晒时顾夜恒从隔壁走了进来。


        

"你也要搬过来?"他面带喜悦地问季溪。


        

季溪朝他笑笑,客气而有疏离地回答道,"是的。"说完她强调了一下,"顾先生,以后我们母子就住在隔壁,以我现在寡妇的身份为了避免瓜田李下以后还请顾先生过来串门时先敲敲门。"


        

寡妇的身份?


        

顾夜恒本来喜悦的心情被她这句话给噎了回去。


        

他悻悻地退到门外。


        

季溪抱着被子走了出去,搭到了外面晾晒衣物的绳索上。


        

顾夜恒只好把目光投向默默站在房间里的小宇珂身上。


        

"小宇!"他朝他招了招手。


        

小宇珂没有动,而是拿眼睛看向季溪。


        

"过来呀!"顾夜恒再次向他招手。


        

小宇珂拒绝了他,"妈妈不让。"说着又拿眼睛看向季溪。


        

季溪继续晒自己的被子。


        

顾夜恒觉得他有必要跟季溪说道说道,这可是他的儿子,她凭什么不让他跟自己亲近。


        

他走到季溪的身边,刚要开口季溪却先问道,"顾先生的伤好些了吗?"


        

"呃……好些了。"


        

季溪看了他一眼。此时的顾夜恒穿着她给他买的一套衣服,上身是水洗蓝的T恤,下身是一条夏季薄款牛仔裤,身形略有些消瘦的他倒比三年前显得年轻一些。


        

季溪扫了他一眼很快就移开目光,他看上去确定气色良好,行动也很自如,应该是好些了。


        

"好些就好,那顾先生就安心在这里继续养伤吧,有什么需要可以跟我说,我虽然是房屋主人您是租客,但能帮的我一定帮。"


        

"就是不能来串门?"顾夜恒故意问了一句。


        

季溪又看了他一眼,心想这人跟以前一样除了爱记仇还喜欢见仇就报,她撇了撇嘴回答道,"我只是说让顾先生您进门之前先敲门。"


        

说完。她掸了掸被褥,转身又回到房间。


        

顾夜恒这次在进屋之前还真的敲了敲门。


        

季溪挑眉看他,这人!


        

"季小姐,你刚回来想必很多东西要收拾,要不要我帮你带一下孩子?"顾夜恒热情地问,"就当我报答季小姐的救命之恩。"


        

季溪看了一眼安静坐在沙发上的儿子,小宇珂十分期待地看着她。


        

她点点头。


        

小宇珂欢呼一声从沙发上下来,小短腿蹬蹬蹬地往顾夜恒身边奔去。


        

"小宇,这位叔叔身上有伤,你可不能调皮。"季溪叮嘱着儿子,话还没说完,顾夜恒就一把将小宇珂抱了起来,大步朝外走。


        

小宇珂软糯的答应声就这样把屋外的风给卷走了。


        

季溪手上拧着行李箱看着突然之间空荡荡的房间,心脏没由来的慌了一下,她不知道这种慌张由何而来,也找不到为何慌张的依据,但就是很慌。


        

她坐了下来茫然地看着屋内的陈设,努力地想给自己的这个慌张理出一点头绪来。


        

最后她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慌了,因为刚才顾夜恒抱着孩子呼啸而去时,她下意识地联想到有一天他也有可能像现在这样把孩子从她身边带走。


        

虽然她已经跟他表达了自己的意思,也暗示自己是不可能再成为季溪,但是小宇是他的儿子这个事实是改变不了的,如果他真的要从她身边带走小宇,对于她来说那几乎是又要了她一次命。


        

"不知道顾夜恒现在是什么情况,他有没有固定的女朋友?"季溪嘀咕着,思忖着有机会打听打听。


        

把房间收拾好后,季溪拧着两个购物袋去了厨房。


        

厨房里聂昆正在笨手笨脚地切土豆。


        

"聂大哥,你准备做饭?"季溪问。顺手把自己带过来的食材放到了案台上。


        

聂昆摸着头嘿嘿一笑,"是呀,准备做饭,我这粗老爷们还是第一次做这些活,反正可以煮熟,能吃。"


        

季溪这才想到顾夜恒吃饭的问题,之前他住在她市区的房子里,每天自然是由她为他准备吃食,当时是养伤初期,季溪都是悉心照料,每餐都是营养汤供给。


        

后来她让秋果儿把他们安排到这里后,她除了让医生过来帮他们检查了一次,定期让秋果儿送一些食材过来就没怎么管他们了。


        

现在想想她还真是有些粗心,怎么没有想到聂昆有可能不会做饭的问题。


        

"这些天都是聂哥做饭?"


        

"当然,顾少是来养病的,我怎么能让他做饭。"


        

"哎呀,是我考虑不周。"季溪连忙过去拿过聂昆手上的菜刀,"以后我来做饭吧。"


        

聂昆一听连忙说道,"这怎么好意思,你可是房东,那有房东做饭给租户吃的道理。"


        

"没关系,你们出的房租费足够我提供这样的服务。"季溪说着开始切聂昆还没有切完的土豆。


        

聂昆站在旁边搓着双手,"那我帮季小姐做个下手吧。"


        

"好。"


        

因为有了季溪的加入,这顿午饭比预期的要早做好,聂昆端着饭菜回到屋里时,顾夜恒看了看墙上的时间。


        

"今天比平时早了半个小时,看来老聂您最近厨艺长进不少。"


        

"今天不是我做的,是季小姐做的,三菜一汤,汤是紫菜蛋汤。季小姐说今天时间晚了来不及煲汤,晚上她给您煲药膳鸡汤喝,特别补。"


        

小宇珂听说有鸡汤喝,马上哇了一声,"妈妈的鸡汤特别好喝。"


        

"是呀,特别好喝!"顾夜恒说着目光却落到了桌上的饭菜上。要是现在端饭菜进来的是季溪,那画面肯定比现在要温馨。


        

可是现在……


        

正暗自神伤间,门外传来敲门声。


        

聂昆连忙去开门,门外站着的是季溪,她探过身朝屋里的小宇珂招招手,"小宇,叔叔们要吃饭了。跟妈妈回家吧。"


        

小宇连忙从顾夜恒怀里下来,奔到门外拉着季溪的手跟顾夜恒道再见。


        

"叔叔,再见!"


        

顾夜恒……自己的儿子喊自己叔叔,更神伤了。


        

季溪没有说话,摸着儿子的小脑袋去了隔壁。


        

聂昆自然是不知道顾夜恒在暗自神伤,他拿过筷子一边摆放一边让顾夜恒过来吃饭。


        

"这几天一直让顾少您吃我做的饭真是难为您了,不过季小姐说以后这饭都由她来做。"


        

"都由她来做?"这话让顾夜恒的心情好了一些。"她打算到这里长住吗?"


        

"应该是的,季小姐说这个季节是树木虫害的多发季节,她必须要在这里盯着,要不然有个差错就完不成新接的订单。"


        

"她这个园林公司不是有技术人员吗?"顾夜恒坐下来开始吃饭,一边吃一边跟聂昆打听,"为什么还需要她亲自督阵?"


        

"这个我也帮您问了,这家园林公司虽然是季小姐的,但是对外的负责人是那位秋小姐,季小姐从来都不出面处理公司的业务,所以她在公司的职务也就是一个树木养护员。"


        

原来是这样。


        

顾夜恒终于明白他在安城找了她这么多年为什么一直都找不到她的踪影,真是大隐隐于市,她创办了这么大一家园林公司都不会抛头露面,带着一个孩子在这里生活,对外却宣称只是这家公司的一个树木养护员。


        

怪不得她当时让他们搬进这里时说这里足够安全。


        

想必这附近的树木养护都是由她在做,她场子里的其它工人也就不会过来忙活这里的事情,自然也就没人知道有人住在这里。


        

看来季溪为了隐藏自己下了一番苦功。


        

他想就算季溪后来搬到了市区,她恐怕也是生活圈单一不与外人过多的接触,每天深居简出,她居住的那个小区恐怕没几个人知道她叫什么。


        

难道她打算一辈子就这样生活下去?


        

想想季溪现在的生活状态,顾夜恒突然有些心疼起来。


        

她才二十六岁,这么年轻。


        

可是她这样的生活状态却是他最为亲近的人一手造成的。想到母亲云慕锦,顾夜恒的神情变得怨恨起来。


        

他从身上拿出一张卡放到聂昆面前,对他说道,"这里有五百万,你拿着这些钱到云城去。"


        

"现在吗?"聂昆很是不解,"可是现在安城这边不太平,我要是离开了。您这里……"


        

"你走了我反而更安全。"顾夜恒说道,"魏清玉知道你是我的人,他肯定也在关注着你的行踪,这也是我为什么也让你关掉手机不跟外界联系的原因。但是如果你突然出现然后又迅速地离开安城到其它地方,魏清玉可能会以为我跟你一起走了,他也就会放松对安城这边的把控,我不就更安全了。"


        

"您的意思是让我虚晃一枪?"


        

"是的,所以你最好是自己开车离开,这样更能引起他们的怀疑。"顾夜恒说到这里还是提醒了一句,"不过你还是要小心,多带一些人在身边。"


        

"这个我知道。"


        

两个人吃了一会儿饭,聂昆又问,"可是为什么要让我到云城去?"


        

"因为我想让你到云城去调查一个人。"


        

"谁?"


        

顾夜恒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隔壁。


        

聂昆连忙压低了声音,"您是说季小姐?"


        

顾夜恒点点头。"我住在她这里自然是要把她这个人调查清楚才能放心。"


        

聂昆连忙表示这件事顾夜恒可以放心,"我一定会把她的事情查得清清楚楚。"


        

"嗯,特别是她那个失踪的老公。"顾夜恒强调,"我总觉得那个人有点问题。"


        

"好。"


        

"顾少,我什么时候出发?"


        

"吃完饭就走吧。"


        

"好。"


        

季溪帮顾夜恒两个人做好了饭,自然也留了一份给她跟小宇珂。


        

她把小宇珂叫回来后两个人就在茶几上把饭给吃了。


        

这期间季溪问了小宇珂一些问题,这些问题自然是关于顾夜恒的。


        

她问他顾夜恒都跟他说什么了。小宇珂一边往嘴里扒着饭一边眨巴着大眼睛回忆。


        

"叔叔给我讲超人的故事。"


        

"只讲了超人的故事?"


        

"嗯。"小宇珂肯定地点了点头。


        

"超人的故事?"季溪小声嘀咕,"什么不好讲干嘛要讲超人。"


        

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季溪放下筷子过去开门。


        

门口站着的是聂昆。


        

"聂哥,有事吗?"


        

"哦,没事。就是跟你说一声我有事要出一趟远门,我老板以后麻烦季小姐你多照顾一下。"


        

怎么突然要出远门,是魏清玉那边有情况了吗?


        

季溪很担心,但是她又不好问,只能点头答应。


        

"生活费!"聂昆作势要掏钱。


        

季溪连忙摆手,"我都说了你们给的房租够我供应三顿饭,这些你就不用操心。"


        

"那就太谢谢了。"聂昆说着朝季溪摆了摆手,直接转身就走了。


        

看着聂昆远去的背影,季溪下意识地扭过头看向主屋的方向。


        

以后这个地方就他们三个人了,幸好还有小宇珂。


        

季溪回头看了一眼儿子。


        

小宇珂抱着自己的小饭碗。一只手举着两根筷子也看向她,他那张粉嘟嘟的小脸上满是米粒。


        

"叔叔要走了吗?"他似乎有些难过。


        

季溪想到之前她跟他生活在这里的情景,因为不想跟外人接触,季溪很少带小宇珂到人多的地方去,平时他几乎就跟她在一起。


        

所以她知道小宇珂十分渴望跟人亲近。


        

搬到市区这几个月,小宇珂跟小区的孩子一起玩滑梯一起做游戏,性格明显比之前开朗很多。


        

"聂叔叔要走了。另外一个叔叔没有。"季溪回答。


        

"啊,太好了!"小宇珂马上露出笑脸,"那我吃完饭饭能跟叔叔玩吗?"


        

"可以是可以,但是叔叔有午睡的习惯。"


        

"季小姐怎么知道我有午睡的习惯?"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季溪身后传来。


        

季溪回头就看到顾夜恒站在门外。


        

他耸了耸肩,"不好意思,门开着,不是不敲门。"


        

季溪,"……"她有些不知所措,于是当着他的面把门给关上了。


        

可是下一秒,门外却传来了敲门声。


        

季溪只好开门。


        

"嗨,季小姐!"顾夜恒还打起了招呼。


        

季溪,"……""有什么事吗,顾先生。"


        

"有点小事。"顾夜恒用手指捏出一个小小的形状。


        

"什么事,你说。"


        

"我助理有事要办所以走了,而我一个人在待在这里实在是无聊的很,你能不能让我在你这里打份工,打发一下时间。"


        

"打工?"


        

"是的,力所能力的事情我还是能干的,例如给你这里的树木浇浇水,最近一直都是大晴天,这么大的阳光我想你的这些树木肯定需要浇水。"


        

他说的倒是,虽然这里有灌溉系统,但是也需要人工接上水管进行浇灌,季溪所住的地方四周三百米的距离平时都是由她单独完成的。


        

而且她四周种植的都是大型树木,生长周期都需要十年以上才能出售,当然这些树木的种植规划并不是因为她住在这里,而是为了公司长远的发展所需。


        

因为树木越高年龄越大价格越高。


        

顾夜恒主动提出想到她公司打工,季溪一时倒没了主意。


        

但想到他住在这里不是一天两天。要是不找点事做确实很无聊。


        

思来想去她还是答应了。


        

"好吧,工资方面顾先生有什么要求?"


        

"我不要工资,就当报答季小姐救命之恩。"


        

"这怎么行,一码归一码。"


        

顾夜恒微微一笑,"季小姐不要跟我客气,我顾夜恒想要报恩是真的会报恩,可不像别人。报恩报一半就跑了。"


        

"那下午的时候跟我一起去浇水吧。"季溪说完关上了门。


        

关上门后她就开始翻白眼。


        

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还在记恨这件事!


        

这时,小宇珂说话了,"妈妈,你不喜欢叔叔吗?"


        

"没有呀。"


        

"那为什么要这样。"小宇珂学着季溪的样子翻了一个白眼。


        

季溪,"……"


        

她怎么忘记了家里还有一个儿子!


        

不行,不能跟顾夜恒动气。她要对他更冷漠些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