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一百四十三章:重新成为季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跟云慕锦的见面,季溪故意晚到了十分钟,这自然引起了云慕锦的不快。


        

看着季溪坐下,云慕锦冷冷地说道,"现在连时都不守了,还让我等你?"


        

季溪笑了笑根本就没理会云慕锦的话,她说道,"我一向如此随性而为,愿意守时就守时,不愿意守时就随心情,当然主要是看见面的人是谁,心中欢喜的让我等一天我都愿意,不喜欢的就随便另外,所以云慕锦女士。你看得惯就看,看不惯可以离开,不用跟我聊。"


        

说完,她慢悠悠的坐下来,抬手朝服务人员要了一杯咖啡。


        

云慕锦被季溪的这番话气得够呛,想发作但是一想到接下来要问她的事情,她只好把这股气忍了下去。


        

她喝了一口咖啡,深吸一口气这才说道,"顾夜恒是不是在你哪里?"


        

"你还真直接,所以您到安城来是为了找顾夜恒的下落?"


        

云慕锦不说话。


        

季溪摇摇头,"您怎么会让顾夜恒跑了呢,三年多前您为了让我跟顾夜恒分开花了那么大的价钱,这几年就没找人看着他,还让他四处乱跑?"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您都把我们拆散了,现在人不见了又跑来问我是几个意思,我是顾夜恒的追踪器吗?"


        

云慕锦把端起来的咖啡重重地放回到托盘里,"季溪,你来不是来跟你斗嘴的,我再问你一遍,我儿子顾夜恒在哪里。"


        

"我应该知道吗?"季溪看着云慕锦,"您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信息觉得我有可能知道。"


        

云慕锦哑然。是呀,顾夜恒在安城消失,但并没有证据显示他在季溪哪里。


        

一切只不过是简碌给的信息,她的猜测而已。


        

但简碌不会无缘无故给她这种信息,所以季溪肯定知道顾夜恒在什么地方。


        

云慕锦软了一下口气对季溪说道,"我只想问你,你知不知道顾夜恒的下落。"


        

季溪见对方不再趾高气仰,她的语气也恢复到平常,她决定说正事,于是对云慕锦说道,"云女士,其实关于顾夜恒的事情我也听说了,我觉得现在当务之急不是去找顾夜恒,而是应该调查谁让顾夜恒消失。搞清楚源头才能解决问题。"


        

季溪的咖啡送来了,她往里面慢慢地加着牛奶,边加边说道,"而关于谁想对付顾夜恒,我可以给您提供情报。"


        

"谁想对付顾夜恒?"云慕锦冷哼了一声,"这并不需要你告诉我,想对付顾夜恒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夏月荷,因为她想让她的儿子独占顾家的产业。你好心地想要告诉我不会是想误导我吧?说不准还有你,你跟夏月荷还有顾谨森一直不清不楚,而且你这么多地方不去偏偏回安城来,就很能说明问题。"


        

季溪坐直了身体,"您的意思是我也参与了对付顾夜恒的行径中?"


        

云慕锦不置可否地冷冷一笑。


        

季溪想到三年前云慕锦的取证,看来她对她跟夏月荷母子之间有非法勾当的事情是深信不疑。


        

"既然您都这么以为了,那还来问我顾夜恒的下落有何意义,我像您想的那样,那顾夜恒落于我手里岂不是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您还是自己一个人慢慢地去找吧。"季溪站起来,想走。


        

云慕锦的秘书拦住了她。


        

"我们可以谈个条件。"


        

"条件?"


        

"是的,"云慕锦又变成了那副老子就是有钱的模样,她慢悠悠地说道,"你告诉我顾夜恒的下落,多少钱,随便开口。"


        

又要拿钱砸人。


        

行!


        

季溪坐下来,翘起二郎腿,直接开口要了一个亿。


        

"一个亿?"这个价格着实把云慕锦给吓到了,她脸上的神色是变了又变,嘴唇哆索着。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季溪认真地点点头,"对,一个亿,您不是说我可以随便说吗,那就一个亿,什么时候钱到帐什么时候我告诉您顾夜恒在哪里。"


        

"你这是在抢钱!"


        

季溪很平静,她淡淡地对云慕锦说道,"对,没错,我就是在抢钱,因为我知道我在您眼里就是一个眼里只有钱的不入流的女人,所以我何必要在您面前高尚,再说一个亿换一个儿子,您也不吃亏,顾夜恒可是千亿身价,给我一个亿也就是九牛一毛。"


        

"一个亿,你还真敢开口,顾夜恒这三年多来四处找你,他对你的感情看来都喂了狗。"


        

"您还知道他对我有感情?"季溪反问,"您什么都知道但是就是想用手段将我们拆散,您其实根本就不爱您这个儿子,您眼里也是只有钱,跟您想像的我一样,谁也不比谁高尚。掏钱吧!"


        

云慕锦算是听明白了,季溪这是来奚落她的。


        

她直接问道,"你根本就没有顾夜恒的消息是不是?"


        

"有没有又不是我说了算,您忘记了您刚才问我的话了吗,顾夜恒是不是在我哪里?感觉挺笃定的,正常人不应该先问我知不知道安城这边发生的事情才对。您一直都喜欢先入为主,把别人当成你想像的那种人,所以我说有跟没有都没用,您只想听到您想要的答案而不是答案本身。"


        

"你这是在跟我说教?"


        

"有机会我确实想跟您说教几句,您也就是有钱,除此之外也没什么优人之处,但是有钱并不是横行霸道的资本。就像现在您儿子都不见了您不一样着急上火。"


        

"你!"云慕锦猛地站起来。


        

季溪也站起来,"云慕锦,我是看在您是顾夜恒母亲的份上一直跟您用尊称,如果不是顾夜恒我根本就懒得理你,所以不要跟我大呼小叫,现在是你求我,不是我求你!"


        

云慕锦还想发作。身边的秘书连忙过来劝道,"夫人,别动气,现在知道顾少的下落要紧。"


        

云慕锦这才把气咽了下去。


        

她十分不爽地坐了下来。


        

季溪也坐了下来。


        

"您看!"季溪换了一副语气,"我都这样跟您叫板了,可见我已经不打算跟您成为家人,我呢现在对于顾夜恒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跟您也一样,所以谈事情就要拿出谈事情的态度,一个亿我想您一时半会也拿不出来,大家各自退一步,但您总得拿点诚意出来。"


        

"你觉得你有立场跟我讨价还价吗?"


        

"当然有,你儿子的下落不是等着我提供线索吗?"


        

云慕锦被噎的无话可说。


        

她也知道季溪跟她说这么多并不是真的想要一千万,她这么做只不过是想报四年前她让离开帝都的仇。


        

这个女人的行事风格倒是跟顾夜恒一模一样。


        

说话的口气也很像。


        

哼,但也不过如此。


        

云慕锦重新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想把主动权重新拿回到自己的手上。


        

她优雅地放下咖啡杯,颇有些无奈地说道,"好吧,你想要什么你说。"


        

"季纯希这个身份我用厌了,我想再要一个身份。"季溪还真的说了。


        

"再要一个?"云慕锦没想到季溪提出的是这个要求,她当她是户籍办,想要什么身份就有什么身份。


        

"为什么想再要一个身份?"云慕锦问。


        

"因为你给我安的那个老公马上就要刑满释放了,我听说他这个人可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当然,您当初给我找的这个身份大概是觉得像我这样的女人,也只能嫁给这个男人,可是我现在有钱了,在安城也算有点身份,怎么能有这样的一个老公。所以我想退货。"


        

"退不了。"云慕锦一口回绝,当初她给季溪这个身份时确实有这方面的考虑。


        

"怎么可能退不了,我本来就不是季纯希,我这么说也就是想看看您的诚意。"季溪喝了一口咖啡抬眸看向云慕锦,"您的诚意不太足,那我们就不聊了。"


        

季溪又想离开。


        

手刚要去拿放在咖啡桌上的手机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云慕锦把目光落到季溪放在咖啡桌上的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上出现了一个人名--叶枫。


        

叶枫?


        

云慕锦自然是知道这个叶枫的,也知道季溪在跟顾夜恒之前跟这个男人谈过恋爱。


        

一刹那间,她似乎明白过来季溪为什么要重新弄个身份。


        

她这是想跟叶枫结婚。


        

哈,还真是了不起呀,拿了五千万一转身又投进了另外一个男人的怀抱,她这是一点损失都没有。


        

而顾夜恒这三年来还像个傻子似的四处找她。


        

这个女人的心可真黑呀!


        

季溪看着手机的来电显,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接,犹豫了两下她还是接听了。


        

她没有离开座位而是当着云慕锦的面,接通后她小声地对叶枫说道,"学长,请等一下,我现在有事在忙,一会给你回过去。"


        

她的声音越轻,云慕锦脸上嘲讽的笑意更甚。


        

等季溪挂断电话后。云慕锦从包里拿出一个户口本跟身份证甩到桌上。


        

这些自然是之前她从季溪手上扣押的。


        

得知季溪在安城,云慕锦就让人把这些东西用加急件寄了过来,她本来是想用这些来威胁季溪的,没想到还真的派上了用场。


        

既然她都跟叶枫好上了,那她是谁已经不重要了。


        

顾夜恒这下子可能是真的死了心。


        

这种女人根本就不值得他去留恋。


        

季溪看着桌上甩过来的户口本跟身份证,拿起来看了看,有些诧异地看着云慕锦。"没想到您这么想念我,还一直把我的东西随身携带着。"


        

"少往自己脸上贴钱,我只是觉得像你这种人是谁已经不重要了,再说当初要新身份的人是你不是我,还给你我也不损失什么。"


        

"那就谢谢了。"季溪没想到事情还有这样的发展,把自己的证件放进包里,认真地对云慕锦说道,"我确实知道顾夜恒的下落,不过我现在暂时不能告诉你,因为想动顾夜恒的人不是夏月荷是魏清玉。"


        

"魏清玉?"云慕锦并不相信,"他人不是在帝都吗?"


        

"就是因为人在帝都所以才好在安城下手呀,云女士,您一直定居国外可能对恒兴集团的事情不了解。恒兴集团早在十年前就已经蛀虫满身了,表面上看像是风光不限。但实际上到处都是窟窿,而最大的窟窿就是安城分部。"


        

"你怎么知道这些?"


        

季溪自然不会告诉她,她知道的这些都是顾夜恒告诉她的。


        

要不然,这个云女士可能又会想多。


        

于是她说道,"我曾经在恒兴集团工作现在又生活在安城,自然对恒兴集团安城分部很是关注,所以我不仅知道魏清玉用业务分包的形式让安城分公司成为一个空壳公司。他还在财务上做手脚洗钱。"


        

云慕锦的脸色突变,她没有想到事态这么严重。


        

季溪看她听得认真,觉得是时候给她出主意了。


        

"所以您现在要做的并不是去找顾夜恒,顾夜恒不出现肯定是有他的打算跟考虑,您应该做的是偷偷地找人去收集魏清玉洗钱的证据,然后帮顾夜恒除掉这颗毒牙。"


        

云慕锦在犹豫。


        

季溪继续说道,"我可以给您推荐一个人选。"


        

"谁?"


        

"叶枫,他曾经担任过星光公司的总经理,重新回归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这比您突然带一只团队驻扎到安城分部去查帐要好的多。"


        

云慕锦突然就笑了,"你人不大心机却不少,这种算盘都会打。"


        

季溪,"……"她确实甩了小心机,因为这是顾夜恒要求她去做的事情,她是真的不想给叶枫说这件事情,所以她才绕这么大一个圈让云慕锦出面。


        

云慕锦决定打开天窗说亮话。


        

她想季溪绕这么大一个弯不就是想要回自己的身份后还替她的男朋友谋个职吗。


        

所以她可以给钱,但是她绝对不会让叶枫永远留在恒兴集团里。


        

"现在我的诚意也给了,我希望你能给点自己的诚意,而不是在我面前说这些有的没的。"


        

季溪有些气馁,看来这个云慕锦并不好糊弄,计划失败。


        

于是她只好说道,"顾夜恒现在很安全,如果您不信可以去问简秘书,他应该也知道顾夜恒安全了。"


        

说完她出了咖啡店,出去后她给简碌打了电话。


        

"我跟云慕锦说你已经知道顾夜恒在一直安全的地方,我想等一下她肯定会给你打电话。"


        

"那你的事?"


        

"她把我的证件给我了,可能是觉得扣着也没有必要,其实我自己也可以重新去办的。"


        

"因为顾少所以你没有这么做?"


        

"是的。"季溪说的是实话。她之所以一直用别人的身份真的是因为她不愿意再跟顾夜恒纠缠。


        

明明知道不可能,总是这样纠缠对谁也不好。


        

当然她要换身份也是为了让云慕锦放心。


        

"接下来你要怎么做,用季溪的身份重新开始吗?"简碌问。


        

季溪笑了笑,"你上午给我的消息那么可怕,为了小宇我也要换回季溪的身份,只是小宇……"


        

这是一个难题,因为小宇的户口是上在季纯希的户口下。


        

"我来跟你想办法。"简碌说道。"不过可能会要转几道手续。"


        

"只要最后小宇能挂在我的户口下,多少手续我都不在乎。"季溪回答道。


        

跟简碌通话电话后,季溪就在想简碌会怎么帮她呢,她想得太入神以至于忘记了要跟叶枫回电话。


        

她回到住所,一进院子就开心地喊着小宇的名字,"看,妈妈给你带什么好吃的了。"


        

但是屋子里并没有因为她愉悦的呼喊声跑出来一个人。


        

"小宇?顾夜恒?"季溪再次喊了一声。依然没有人。


        

她抬腕看看时间,现在是上午十点,这两个人会去哪里。


        

她拿出钥匙打开房门,一进去就踩到了门口的一个玩具,抬眸再看屋子里简直就像是一个战场。


        

地上有枕头、毛毯各种玩具。


        

这是……


        

季溪的心抽了一下,难得是有人闯进来了?


        

她腿一软差点坐到了地上。


        

小宇可千万不能有事,她转身往外跑,但是去哪里找她又不清楚,直觉告诉她,她现在应该立刻马上地找到儿子。


        

她朝院门狂奔,因为跑得急一不留神跟外面回来的一个人撞了一个满怀。


        

"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去?"是顾夜恒。他抱着浑身是泥的小宇站在她面前。


        

季溪长舒了一口气,拍着胸口大声地问道,"你们到哪里去了?"


        

"带小宇出去玩了。"顾夜恒回答。


        

"谁让你们出去的?"季溪转过目光看向顾夜恒怀里的小宇。


        

小宇马上露出怯怯的神情,低下了头。


        

季溪这才发觉自己语气重了,她连忙跟小宇道歉,"妈妈不是在说你,妈妈是在说这个人。"


        

她又转向顾夜恒,"你知不知道刚才吓死我了!"


        

"怎么了?"


        

"屋里乱七八糟的我还以为……"季溪突然想到了云慕锦,同是身为母亲,此刻她能感受到云慕锦担心顾夜恒的心情。


        

"算了,不用了,你把孩子放下。"季溪对顾夜恒说道。


        

顾夜恒听话地把满是泥泞的小宇珂放到了地上,此时的他现在也不比小宇珂好多少,衣服上也沾着不少的泥点。


        

季溪拿出手机帮顾夜恒拍了一张照,然后对顾夜恒说道,"我给你妈妈报一个平安,好吗?"


        

"我现在寄人篱下,一切都听季老板的安排。"


        

季溪白了顾夜恒一眼,低头把照给云慕锦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