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一百五十一章:爱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送走顾夜恒后,季溪带着叶枫参观了一下自己的种植园,也跟叶枫介绍了公司的主要业务。


        

对于季溪的成就,叶枫由衷的为她感到自豪。


        

"没想到短短三年你就把一家公司经营到这种规模,真了不起。"


        

对于叶枫的夸赞,季溪自知承受不起,她觉得自己现在的成就不是因为她了不起,而是因为钱。


        

没有云慕锦的五千万,就凭她的个人能力是做不到现在这样的。


        

所以说钱才是她能拥有这些的根本。


        

她让叶枫不要这样夸她。


        

"我不是在夸你,你是真的很了不起。"


        

"算了,叶枫哥,我可不是某网红富二代,拿着家里的钱搞创业,挣了一点小钱就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真正了不起的人是那些白手起家,凭自己的头脑跟能力成为大佬的人,就像……叶枫哥你这样的人。"


        

季溪看向叶枫,问了她一直想问却没有机会问的问题,"叶枫哥,你以前不是说会回南城创业吗?为什么最后当了一名老师。"


        

"想知道原因?"


        

季溪点点头。


        

"因为我已经没有奋斗的目标了,曾经我的理想就是娶个我深爱的女人,为了她我要成就一番事业,给她全世界最好的生活。可是……"叶枫看着季溪,"我把她弄丢了,我没有了最爱的人,没有了目标,所以得过且过吧。"


        

"这是不对的。"季溪伸手握住了叶枫的胳膊,"你怎么能把给予另外一个人幸福的生活设定成自己的目标,这种目标除了有目标消失的风险,还有失去自我的可能。"


        

"叶枫哥,以前你总是鼓励我让我为自己去活,现在你为什么不自我鼓励呢?"


        

"我也想自我鼓励,但我更想得到你的鼓励,就像我曾经鼓励你那样。"叶枫目光无比深情地看着她。


        

季溪低下头躲开叶枫的目光,苦笑着说道。"我这个人没什么生活阅历也说不出什么大道理,自己都没有活明白怎么给鼓励你。我只是觉得叶枫哥不要把自己的一生栓在一个并不值得你去付出的人身上,那样对你不公平。"


        

季溪说完叹了口气。


        

叶枫怕破坏气氛,连忙自我调侃道,"好了好了,我也是说说你不要太当真,其实我没有创业的真正原因是因为找不到合适的项目,加上年龄大了怕折腾。"


        

"叶枫哥你才多大年龄,像顾夜恒三十三岁的人还一天到晚折腾,你还比他小三岁。"季溪觉得叶枫这些问题都不是问题。


        

没想到叶枫却为顾夜恒辩护道,"他跟我不一样,他对恒兴集团所做的一系列改革都是必须要做的,因为他身为一个家族的长子本身就担负着整个家族的使命,他摆脱不了。"


        

这一点季溪认可。


        

从顾夜恒接手恒兴集团的那一天。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履行他身为顾家人的职责。


        

曾经,顾夜恒也表示过他根本就不在乎恒兴集团这块大饼,因为他接手时这块大饼早就千疮百孔。


        

他之所以继续待在恒兴集团那是因为他答应过他父亲。


        

顾夜恒是个遵守承诺的人。


        

当然他还有一个心结,那就是他父亲的死。


        

叶枫说道,"我其实挺佩服顾总这个人的,在这么艰难的情况下他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遇事冷静处事果断把恒兴的一些蛀虫一只一只的挖出来。"


        

"你这是在夸奖他吗?"


        

"他你都不让夸?"叶枫笑问。


        

"不是,我是没有想到你会欣赏他。"


        

"我一直都很欣赏,要不然我怎么会为他打理了五年的星耀公司。"叶枫说道,"从某种程度上来讲,顾总这个人是我一直想成为但是无法成为的那类人,跟他相比我……总是顾虑很多。"


        

"那是因为他是粗线条的人,你更细腻一些,更能照顾别人的感受一些。想想他这次在安城被人袭击不就是他太过于强硬动了别人的奶酪,所以别人才会对他下手。"


        

叶枫并不认同季溪的观点,"顾总并没有动任何人的奶酪,是那些人没有认清自己的位置在动顾总的奶酪。恒兴集团不是他们的,越界的人是他们。"


        

季溪见叶枫这么维护顾夜恒,忍不住调侃道,"叶枫哥,你是不是一直在暗恋顾夜恒?"


        

"说什么鬼话!"叶枫伸手敲了一下季溪脑袋,"我跟顾总现在是战友关系,因为我已经决定出手帮顾总解决魏清玉这只大蛀虫。"


        

"你决定帮他?"季溪虽然一直都在想办法让人跟叶枫说这件事情,但是叶枫主动说出这样的话还是让季溪很惊讶。


        

"为什么?仅仅是因为你欣赏顾夜恒吗?"


        

"不,是因为你为了不打扰我的生活拒绝了顾总。"


        

呃!这是什么逻辑。


        

季溪再次露出诧异的神情。


        

叶枫因为她拒绝了顾夜恒不帮忙打电话就接受了这个邀约,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跟她对着干的意思吗?


        

可是,这件事情并不是谁跟谁对着干的事。


        

叶枫见季溪一脸疑惑,笑着说道。"我知道在你的心里我跟顾总两个人,你的天平更倾向顾总那一边,一方面是因为他对你有恩另外一方面是因为他是你的初恋,女人对于自己全情投入的第一段感情总是有情节的,更何况你们的开始是那么地有戏剧性。"


        

季溪似乎听出了一些端倪,"你又是为了我?"


        

"是的,我是为了你,为了你对顾总的感情能圆满地划一个句号,把你欠他的全数都还给他,然后你就是你,他就是他。"


        

"可是这样我就是欠了你一个人情!"


        

"我就是希望你欠我的人情,这样我才能像顾总那样肆无忌惮地追求你。"叶枫说到这里伸手握住了季溪的手,动情地说道,"季溪,这一次我不会让你像上次那样受到伤害。"


        

季溪连忙挣脱开来,"叶枫哥,我上次也没有受到伤害,受伤害的人是你才对。"


        

"你不用替我说话,三年前全是我的错,是我没能更好地了解你了解你的过去,而且爱你的决心也不够坚定,所以在看到那个一看就有问题的视频时都没有好好分析就相信了你的说词,我们最后的分手我有一半以上的原因。"


        

季溪,"……"


        

这下好了,这次顾夜恒把分手的责任全数推到她身上,让她弥补对他的伤害。而叶枫却把责任全怪到自己头上,想要弥补她。


        

他们两个这是准备又开战吗?


        

"叶枫哥……"季溪想让叶枫冷静。


        

没想到叶枫堵住她的嘴不让她把话说下去,"你就不要劝我了,我现在跟顾总一样也不太好说话了,他坚持自己的选择我也要坚持自己的选择,他不放弃你我也不想放弃你。"


        

季溪撇了一下嘴角,纠正叶枫话里的错误,"顾夜恒那不是不想放弃,他那是不想放过我,他是来找我的麻烦让我赔偿他并没有损失掉的青春损失费。"


        

"那是他追求你的借口。你这都听不出来?"


        

季溪并不认为那是顾夜恒的借口,"顾夜恒的性格叶枫哥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替他做决定,而我拿了云慕锦的五千万离开帝都没跟他打一声招呼,他就认定是我自做了主张替他做了决定,他四处找我就是为了讨说法。"


        

"那你打算怎么办?如果他真的找你要说法?"


        

"所以我就帮他呀,将功补过堵住他那张能把天说破的嘴。"季溪说完叹了口气。"我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事就是去招惹他,早知道这样当初我就不跟他表白了。"


        

"你现在还爱着他?"叶枫突然问了季溪这个问题。


        

季溪笑了笑没有回答。


        

良久,她才说道,"爱情,现在对我来说太虚幻太遥不可及。因为不管过程多美但是一遇到现实问题那些美好就成了扎向自己心脏的箭,我不想再要那种感觉了,太难受太令人窒息。所以我不会再谈恋爱。"


        

听季溪这么说,叶枫马上垮下了脸,他认真地对她说道,"你这些话顾总和我都不喜欢听,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在我们面前说这种话。"


        

"我现在连说话的权力都没有了吗?"


        

"是的,因为我跟顾总在你进温家的时候达成了共识。"


        

"什么共识?"


        

"用公平竞争的方式来追求你!我们两个男人如此认真地对待这件事情,你却跟我们说不想再谈恋爱,你不想再谈恋爱那我们竞争什么?"


        

季溪忍不住皱眉,他们两个人做这种决定有问过她的意见吗?


        

"我现在有老公!"她愤愤地说道。


        

叶枫却不以为然,"那是季纯希的老公不是你季溪的老公,再说季纯希已经跟那个叫付阳的男人离婚了。"


        

"什么时候的事?"她怎么不知道!


        

叶枫平静地回答道,"昨天离的,离婚证在顾总手上,他让我告诉你一声。"


        

"我的离婚证怎么会在他手上?"季溪都快爆炸了。


        

顾夜恒这两天不是在她的种植园里努力干活吗,他在哪里搞到的离婚证。


        

这离婚证这么好办,该不会他们家是做假证的吧。


        

季溪心气难平。


        

叶枫却说的风平浪静,"顾总让他的人到云城找到了季纯希的老公付阳,付阳提出申请当天就办下来了。"


        

"当天就办下来了?"季溪怀疑顾夜恒办得肯定是假证。


        

叶枫却告诉她,付阳是服刑人员,这种人员离婚申请是特事特办,不需要冷静期。


        

想想也是。人都进去了还冷静个什么劲。


        

季溪很想去找顾夜恒理论,但冷静想想自己季纯希的身份跟那个叫付阳的男人离婚对于她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


        

反正她也不需要这个身份。


        

这样一想她也就忍下了。


        

没想到叶枫又提到小宇户口的事情。


        

"如果要办假结婚,你可能找我。"


        

季溪看着他,"叶枫哥,你该不会是你追求我的新手法吧?"


        

"怎么可能,我跟顾夜恒是君子之约。"


        

真的是君子之约吗?


        

季溪跟叶枫在公司食堂吃午饭的时候,简碌在秋果儿的带领下过来找她。


        

"吃饭了吗?"季溪站起来问。


        

简碌笑着摇摇头。"没有,果儿说珂木园林公司食堂的饭菜特别好吃,所以特地过来尝尝。"


        

他说着拉开椅子坐下来,然后跟叶枫打招呼,"叶经理,好久不见!"


        

"简秘书,别叫我叶经理,我现在已经不是星逃耀公司的经理了。"


        

"但我听说叶经理已经答应我们顾总准备重新出山。"


        

"是的,不过具体的职务跟工作细节我还没有跟顾总详谈。"叶枫看向简碌,"简秘书过来是准备告诉我具体的事务?"


        

"不是。"


        

"先别聊这些了,吃完饭到我的农家小院去聊。"季溪觉得食堂人太多,不适宜谈这么重要的事情。


        

简碌也就不再说这些,这时秋果儿端来一些打好的饭菜,四个人围坐在一起吃了起来。


        

吃完饭。季溪带着叶枫跟简碌到了之前顾夜恒住的农家小院里。


        

叶枫走进院子,看着里面如世外桃源般的小院落顿时心仪不己,"这真是一间雅致的住处,空气又好环境又好,太舒服了。"


        

"叶枫哥想住在这里吗?"跟着叶枫身后走进来的秋果儿问。


        

叶枫爽朗地回答道,"想呀,我能住过来吗?"他说完急切地拿眼睛看向季溪。


        

季溪。"……"这让她怎么回答,总不能说不行,可是她顾夜恒都收留了也不能不收留叶枫。


        

都是前男友。


        

"叶经理,您的住处顾总已经安排好了。"紧跟着走进来的简碌说道,"他跟您包了一间总统套房,使用年限是一年。"


        

"酒店可没这里住着舒服。"秋果儿不知道简碌的用意,很随意地补了一句。


        

简碌偷偷地推了一下她。


        

秋果儿看了看叶枫又看了看季溪,想到简碌是顾夜恒的秘书,而顾夜恒又是小宇的爸,面前这个帅哥又是季溪的前男友,她突然从这错综复杂的关系中理出了一点头绪,连忙改口道,"不过住酒店比较方便,这个地方没有车想去一趟市里很难。"


        

"是呀。以后叶经理公务繁忙住在酒店要方便很多。"


        

季溪见简碌这么说,她怕叶枫面子上有些难堪,连忙说道,"我平时不住在这里,叶枫哥如果喜欢这里周未的时候可以过来住一住,到时候我把钥匙给你。"


        

季溪这个台阶给的恰到好处,叶枫自然是顺阶而下。笑着说了一句好,话题就此打住。


        

四个人进了屋。


        

顾夜恒走后,季溪把屋子收拾了一下,里面倒是看不出有男人住的痕迹。


        

秋果儿为三人沏好茶,十分识趣地领着小宇去了隔壁的房间。


        

季溪把茶水分别端给叶枫和简碌,然后问简碌,"简秘书特意过来是有什么要交待,我方便听吗?"


        

"我来就是来找你的。"


        

"找我,不是来找叶枫哥?"


        

"是为了叶经理进公司的事情特地来找你。"


        

季溪再次疑惑,之前顾夜恒只是说让她打个电话喊叶枫过来帮忙,现在叶枫已经来了,而且也答应帮忙了,怎么让他进公司的事情又让她出面。


        

她也就是一个园林种植公司的老板,怎么能指挥恒兴集团的人事命令。


        

简碌这不是在说笑吗?


        

"叶枫哥进公司也就是顾夜恒一句话的事,找我?我能做什么?"


        

简碌摇了摇头,"现在顾总失忆了,公司的事情暂时由顾谨森经理代管,而且今天云夫人回到帝都也把顾总失忆的事情告诉了顾老爷子,云夫人的意思是顾总是在安城失的忆,留在安城对恢复记忆有帮助。"


        

"也就是说就算是顾夜恒回到帝都也不能管理公司的事务。"


        

"这是当然,顾总都失忆了,公司现在很多事情他都不清楚也无法跟进,而顾谨森经理一直协助他管理恒兴集团,从业务熟悉程度来看目前由顾谨森经理主持工作是合适的。"


        

季溪算是听明白了,"简秘书的意思是不是想让我跟顾谨森说一声,让叶枫哥进公司?"


        

"不用跟顾谨森经理说,顾谨森经理在帝都也管不了安城的事情,你只需跟夏月荷夏夫人说一声。"简碌说道。"而且你回到安城三年也没有去拜访一下,我听说夏月荷夫人跟你的母亲关系不错。"


        

"是的,夏阿姨以前跟我们家同住在一个胡同里。"


        

叶枫没有说话,他静静地听着简碌跟季溪的交谈,季溪的母亲跟顾谨森的母亲曾经认识?这条信息让他一时之间都忘记了他们两个人是在谈他的事情。


        

简碌传达完自己要传达的事项后就出门让秋果儿送他回去。


        

房间里只剩下季溪跟叶枫。


        

叶枫一边喝着茶一边看着季溪,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你跟顾总的事情是不是还有我不知道的?"


        

"没有呀。"她跟顾夜恒的事情以前该告诉叶枫的全都告诉了。


        

"可是简碌说你的妈妈跟顾谨森的妈妈……"


        

"哦。这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季溪并不是很想说这些事情,不过她也不愿意隐瞒叶枫,"我收到你的信后就回到安城看望我的母亲,回来后的第二天我母亲就死了,是自己选择的死亡。"


        

"为什么?"叶枫记得他去看望季溪的母亲季晓芸时,对方的精神还不错,看上去并不像是一个准备轻生的人。


        

"不知道。不过在这之前顾谨森主动说出我们以前是认识的关系。还是当着顾家人的面。"


        

这条信息更让叶枫吃惊。


        

"顾谨森?"


        

这个顾谨森绝对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