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一百五十七章:陆阿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今天是老院长的六十大寿,本来老院长并不准备为自己庆祝这个生日,但是孤儿院的孩子们却一直认为老院长这么多年为孤儿院操劳,以前过生日可以随便但是六十大寿不能就这么糊弄过去。


        

必须要按安城的习俗摆几桌酒席。


        

季溪并不是孤儿院的人,所以张罗的事也轮不到她,不过做为孤儿院曾经收留过的孤儿,老院长的六十大寿季溪还是要去一趟的。


        

所以,季溪把顾夜恒跟叶枫丢在家里自己一个人去吃这顿寿宴看上去像是不得已,但季溪心里却在庆幸今天的这顿寿宴。


        

要不然,她还真的不好在两个男人中周旋。


        

季溪带着小宇珂赶到孤儿院时,院子里已经摆好桌椅,曾经在孤儿院生活过的孩子们都回来了,大家各自忙活着好不热闹。


        

季溪这三年来虽然得到了老院长的不少照顾,但是对离开孤儿院的这些人并不认识。她象征性地跟大家打了招呼,然后带着孩子去给老院长请安。


        

跟老院长问了好,把买的礼物送过去,然后让小宇珂给老院长拜了寿,季溪就坐在屋里跟老院长聊天。


        

还没聊几句,秋果儿就推门进来了,她阴沉着脸对老院长说道,"院长,陆阿生来了。"


        

老院长站了起来,似乎对于陆阿生这个人的到来感到十分欣喜,"阿生来了,快让他进来。"


        

秋果儿却嘟着嘴,一脸不情愿地说道,"人家现在可是名人,我们这种地方那能容得下他这么大的一尊佛,我觉得没必要让他进来。"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说什么呢,阿生也是你们的兄弟姐妹,今天他能过来就代表他没有忘记我,也没有忘记你们。"


        

"什么呀,当初孤儿院那么困难的时候,他要去选秀还拿了季溪捐给我们的那笔钱。现在我们过好了一点他又回来,怎么,又没钱了?"


        

老院长看了一眼季溪,似乎觉得自己家的这种事被她听到有些不好,她连忙跟季溪解释道,"后来那孩子把钱还了,你捐的钱一分没少。"


        

关于自己捐给孤儿院的五十万,季溪从来都没有过问,不过当年她回安城的时候到孤儿院来,老院长说那笔钱只花了一部分,后续并没有细说。


        

现在看来当年那钱可能还有一段故事。


        

老院长让秋果儿去把陆阿生让进来,秋果儿还是有些不愿意,老院儿无奈准备起身自己去开门。


        

季溪见状连忙把孩子交给老院长,"我去吧。"说着就拉着秋果儿出了屋子。


        

在院子里。季溪问秋果儿,"这个陆阿生是谁呀,我怎么听得有些耳熟。"


        

"何止耳熟,你还见过。"秋果儿说道,"你记不记得三年前我带你去给你妈妈买白事用品时到一个地方去吃了小面。"


        

季溪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那天我们碰到的人就是陆阿生。"


        

季溪一下子就想起来了,她不仅想起这件事还想起了自己为什么会在温婉亭家见到那个年轻男孩为什么会觉得眼熟。


        

当时,温文文好像叫那个男孩子就是阿生。


        

"他现在是不是跟温文文在一起?"季溪问。


        

秋果儿有些惊讶地看着季溪,"这事你怎么知道?"季溪从帝都再次回到安城后,她好像从来都没有在季溪面前谈论过陆阿生的事。


        

季溪说道,"我在温婉亭家见过陆阿生一面,当时他就跟温文文在一起。"


        

秋果儿有点理不清这里面的关系。


        

季溪只好继续说道,"温婉亭就是那个Anlisa,顾夜恒的前女友,温文文是温婉亭的妹妹,应该是妹妹吧,我在温婉亭家温文文喊温婉亭为姐姐。"


        

秋果儿觉得匪夷所思,"这么说温文文知道你跟顾夜恒的关系?"


        

"应该不知道,当时温婉亭让她上了楼,这样看来温婉亭大概是不想让自己的妹妹知道我跟顾夜恒的事情,当然她知道也无所谓。"


        

"怎么会无所谓,如果温文文知道你跟顾夜恒的事情,而她又在自己家见过你,今天她在这里碰到你跟小宇,万一她猜出小宇是顾夜恒的孩子怎么办?"


        

季溪不说话了,因为秋果儿说的很有道理。而她现在之所以愿意帮顾夜恒,还无视叶枫对她的情感,让他也去帮顾夜恒。不就是因为她想保护小宇吗。


        

如果小宇的存在被温家知道,最后又被魏家知道,这对她们母子来说确实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我们还是得把陆阿生赶走。"秋果儿气呼呼地说道,"他就是一个坏事的主。"


        

季溪觉得因为自己的事情不让陆阿生进来有些过分,陆阿生今天过来是给老院长祝寿的,这是他的一份心意,她不能驳回。


        

倒是温文文……


        

"温文文跟陆阿生是怎么认识?"季溪问秋果儿。


        

秋果儿冷笑了一声,不屑地说道,"这事说起来话可长了,上次我跟你吃小面的时候不是碰到了陆阿生了吗,当时跟陆阿生在一起的人是温文文的闺蜜,叫魏一一。"


        

怎么又出来一个魏一一。


        

季溪疑惑地皱起了眉,这个魏一一又是谁?


        

秋果儿见季溪一脸疑惑,连忙解释道,"魏一一是陆阿生的粉丝,从陆阿生在酒吧驻唱的时候就很迷恋他,后来陆阿生参加选秀她一路帮他打榜,很是忠诚。"


        

"这个魏一一这么迷恋陆阿生,怎么现在跟陆阿生交往的人是温文文?"季溪越听越疑惑,主要是这两个人还是闺蜜。


        

秋果儿再次冷笑,"有钱人家养出来的女儿能有什么三观,看到好看的男人拼命往身上凑呗,反正陆阿生也不是什么好鸟,一会儿魏一一一会儿温文文,渣男中的渣男。"


        

季溪见秋果儿这种语气,斜着眼看了她一眼,然后问道,"果儿,你老实告诉我,你以前是不是喜欢过陆阿生?"


        

"才没有!"秋果儿提高了嗓门,不过脸还是红了。


        

季溪见状也就不再问了,不过她还是让秋果儿把陆阿生让进来,"温文文我见过她就是一娇生惯养的大小姐,肯定在我们这里待不久,陆阿生呢也就是过来跟老院长拜个寿。因为之前的事情他也不好意思留下来跟大家一起吃饭,等会儿我回避一下就是。"


        

季溪说完回了屋,领着小宇去了后院。


        

正如季溪所说,陆阿生只在孤儿院停留了一会儿就走了,而那个温文文压根就没有进孤儿院,而是在外面车上等着。


        

季溪以为跟陆阿生不会再有交集,没想到她从孤儿院为老院长庆完生回去的时候。在自己小区门口却遇到了陆阿生。


        

他一个人坐在小区绿化带的长椅上,阳光从紫藤架上洒下来,照在他的身上,让人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陆阿生是真的生的好看,这种好看跟顾夜恒的好看是不一样的,顾夜恒的好看十分硬朗,剑眉星目浑身上下透着男人独特魅力。


        

而陆阿生是属于那种偏阴柔的好看。眉眼如画皮肤白净,符合当下小姑娘的审美。


        

季溪牵着小宇珂远远地看到了他,有那么一刻季溪想要避开他绕道而行,但她觉得这样又太过于刻意。


        

陆阿生现在是一个人坐在小区的长椅上,而她跟他除了两次偶然遇到,几乎都没有说过一句话,有可能他根本就不认识她。


        

绕开他,确实没必要。


        

季溪决定按照平时的习惯穿过小道回家。


        

没想到,她的身影刚走上小道,陆阿生就从长椅上站了起来,有些害羞又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她。


        

"季……季小姐!"他朝她走过来,脸更红了。


        

季溪一愣,心想这个人坐在这里是在等她?等她做什么?


        

"你找我?"她问他。


        

陆阿生使劲地点了点头,英俊的脸上因为害羞都开始冒汗。


        

这模样让身为人母的季溪动了侧隐之心,她朝他友善地笑了笑,柔和地问道,"找我有什么事?"


        

"我是来解释三年前的事情的。"陆阿生低下了头。


        

三年前的事情?看来陆阿生想说的是他动用了她捐给孤儿院那笔钱的事情。


        

季溪再次微笑地说道,"你还没有介绍你是谁。"


        

陆阿生这才想起这件事,他连忙说道,"我叫陆阿生,您见过我的。三年前在南门街,前几天在温家也见过。"


        

"哦,原来是秋果儿的朋友。"季溪见他脸上的汗越来越多,于是邀请他到家里去坐坐。


        

"外面太热,上去喝口水吧。"


        

陆阿生点点头,听话地跟着季溪上了楼。


        

进了门,季溪让小宇回到自己的屋里去玩。她则让陆阿生先坐,自己到厨房为他倒了一杯温开水。


        

"我听秋果儿说你现在是一个歌手,那我就不给你拿冰饮料了,喝点温水吧!"


        

"谢谢!"陆阿生接过水喝了一大口。


        

为了缓和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季溪聊家常地问陆阿生,"上次我到温家,好像听那个温文文说你是她的男朋友,是吧!"


        

陆阿生抬起双眸,季溪这才发现他的眼睛十分黑亮,瞳仁里似乎有水光在流动。


        

这样的男生确实能激起女生的保护欲,想必温文文跟他在一起,占主导的人是温文文。


        

没想到陆阿生说他根本就不喜欢温文文。


        

"我也不是她的男朋友。"


        

"不是她的男朋友那你们两人为什么会在一起?"季溪想,难道是她不懂时尚,不了解现在年轻人的相处方法。


        

她也就二十六岁。比面前的这个男孩子挺多大个一两岁。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陆阿生搅着手指,"我跟温文文在一起主要是为了找到我的亲生父母。"


        

"温文文知道你亲生父母的事?"


        

陆阿生再次摇头,"她不知道,但是我听孤儿院的一个老护工说当年把我丢到孤儿院的人是曾经在温家帮过佣人。"


        

"你的意思是你接近温文文是为了打听这个佣人的下落从而找到自己亲生父母?"


        

陆阿生点点头。


        

"原来是这样呀!"季溪拿起桌上的一个桔子递给陆阿生,关切地问道,"那打听了没有?"


        

陆阿生摇摇头,"那个佣人很多年前就离开了温家。温文文根本就不关心这些事情,而我也没机会去问温家的其它人。"


        

季溪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陆阿生也觉得自己说得有些多,他连忙把话题扯到自己今天来找季溪的目的上。


        

"其实上次我在温家见到您就想着要去找秋果儿问您的联系方式,可是秋果儿因为生我的气一直都不理我,通讯录也拉黑所以我今天就想着借老院长寿辰去找老院长问问。"


        

季溪哦了一声,原来今天陆阿生到孤儿院不仅仅是为了跟老院长庆生,怪不得他会在自己家小区里等着。


        

看来是老院长把地地址告诉了他。


        

季溪说道,"我跟你也差不了几岁,你不用跟我用尊称。"


        

"我是不好意思。"陆阿生再次低下了头,"三年前我因为为了去参加选秀偷偷地拿了院长的一笔钱,而那笔钱是您捐给孤儿院的。"


        

"但我听说后来你把钱换上了,这么说来当时不应该算是偷拿算是借。"


        

"您不生气?"陆阿生抬起头望向季溪,眼中满是欣喜。


        

季溪觉得这个男生真的很纯净。


        

可是这么纯净的一个男生,怎么会一会儿跟魏一一一会儿跟温文文。就算是为了寻找亲生父母,但是他没有拒绝的行为确实让人难以理解。


        

"我不生气。"季溪说道,"钱我既然捐给了孤儿院,怎么用被谁用都是孤儿院的事情,如果你觉得抱歉去跟院长道歉就行了,不用跟我道歉。"


        

"但是我还是觉得抱歉。"陆阿生说道,"以前我并不知道您的情况。后来我听说您也是一个孤儿,上大学的钱也是别人资助的……"


        

"你是听谁说的?"


        

"院长说的。"陆阿生又低下了头,"我当年拿走钱后,心里过意不去后来又回去跟院长承认了错误,院长就告诉我这钱来得很不容易,说是您打工攒的。"


        

陆阿生继续说道,"我也知道您现在也不容易,好像是在秋果儿负责的那家园林公司当种植工。"


        

季溪对外宣称的身份确实是珂木园林公司的一个种植工。


        

"是的,我是一名种植工。"季溪笑着说道,"不过我以前在帝都攒了一些钱,日子倒没有你以为的那么不容易。"


        

"您在帝都的情况我也留意过,"陆阿生观察着季溪的表情,小心翼翼地说道,"那个时候我参加了安城这边的一个选秀节目,当时我其实十分有意向想到帝都去发展,还幻想着能进入星耀娱乐。"


        

陆阿生说到这里季溪就明白了他为什么会留意她的过去,因为当时网上传出了她跟叶枫的事情,而叶枫当时就是星耀娱乐的经理。


        

虽然现在网上的那些陈芝麻烂豆子的事情已经被顾夜恒找人全数删除了,不过当时确实是闹得佛佛扬扬。


        

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网络无国界。


        

陆阿生继续说道,"其实我三年前跟魏一一在一起也不是跟她谈朋友,她是我的一个粉丝,我在她哥哥酒吧里当驻唱歌手的时候她就一直去捧我的场,后来听说我要参加选秀,她就说她爸爸认识星耀娱乐的人,我也是为了能多挣点钱帮助孤儿院所以就跟她走近了一些。"


        

"魏一一的爸爸认识星耀娱乐的人?他认识谁?"


        

"她说认识顾夜恒,还说星耀娱乐其实是顾夜恒的产业。后来我去了解了一下她爸爸是安城分公司的负责人魏清玉,确实是认识恒兴集团总裁顾夜恒,至于星耀娱乐是不是顾夜恒的产业我并不清楚。"


        

话说到这里季溪这才明白过来,怪不得秋果儿说魏一一跟温文文是闺蜜,原来魏一一是魏清玉的女儿。


        

天呀,这圈子还真是小。


        

"原来魏一一是魏清玉的女儿,那她说的没错。她的爸爸确实认识星耀娱乐的人。"季溪喝了一口水,问陆阿生,"你现在发展的怎么样?"


        

"我参加选秀后取得了一定的名次,后来签了安城这边的一家经纪公司,不过……"陆阿生再一次低下了头,"我只喜欢唱歌,其他的事情做不来。像参加综艺什么的。"


        

季溪再次打量了一眼陆阿生,这个一说话就脸红的男生确实不适合娱乐圈,加上现在做音乐根本就不挣钱,很多歌手签约经纪公司后都会接一下综艺节目来提高知名度,然后才会有商演找上门。


        

纯粹做音乐的人除非有过人的才华跟优越的家境,要不然很难生存下去。


        

而孤儿院长大的陆阿生也就是喜欢唱歌,她想孤儿院的条件应该不允许这个男生全面的系统的学习音乐知识。


        

"没有人天生什么都会的,为了能站在舞台上更好的唱歌,有时候确实需要去做一些自己并不喜欢或是并不擅长的事情。"季溪拿出纸笔写了一个号码给陆阿生,"这是我的一个好朋友叫袁国莉,她现在在星耀娱乐当艺人经纪,你可以给她打个电话咨询一下这方面的问题。"


        

季溪把写好的纸条递给陆阿生,又问了一句,"你跟现在的这家经纪公司合约签了多久?"


        

"我签了四年,还有一年就到期。"


        

"正好可以谈谈。"


        

送走陆阿生后,季溪开始好好整理陆阿生给她带来的这些信息,她觉得自己总是被动地自我保护并不是一个长久的方法,为了解除危险,她得出动出击快速地帮顾夜恒解决掉魏清玉。


        

魏一一,似乎是一个不错的突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