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一百六十章:往后余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对于安城分部的情况顾夜恒自然要比叶枫清楚的多,所以叶枫成功进入安城分部后,顾夜恒跟叶枫的联系也就频繁起来。


        

两个人在商讨魏清玉的问题时不可避免地会聊到两个人都十分感兴趣的人,那就是季溪。


        

季溪突然之间又成立一家娱乐公司,顾夜恒以为这是叶枫给她的建议,这两年娱乐产业发展势头是越来越好,很多人都想从中分一杯羹,而叶枫从事娱乐行业五年,有专业的知识及强大的人脉,所以顾夜恒认为这是叶枫追求季溪的一种一种方式。


        

而叶枫却以为季溪突然成立一家娱乐公司是顾夜恒在背后给予她雄厚的资本。


        

娱乐产业这两年虽然很火,但想要靠手上的艺人挣钱,前期投入是很大的。没有财力根本不行。


        

"我这段时间在熟悉安城分部的整体情况,根本就没有时间跟季溪联系,怎么会给她出这种主意。"叶枫说道,"我还以为是顾总你在给她立女强人人设,投资让她开公司。"


        

"我也有段时间没跟她联系了。"


        

"顾总最近在忙什么?"


        

"你听说过安城四少吗?"顾夜恒问叶枫。


        

"我对安城不是很熟,不过……"叶枫犹豫了一下还是提到了一个名字,"薛茹静之前代表南城方面到安城协助办过一个案子,她当时在我面前提到过安城四少这个词。"


        

叶枫的前女友薛茹清是一个心理学专家,后来进入警队成为一名犯罪心理侧写师。


        

顾夜恒到南城找季溪时见过她一面,一个十分具有知性美的女人,在她身上顾夜恒看到的是冷静、理性及让所有男人都不敢撒谎的犀利眼神。


        

"什么案子还需要一名犯罪心理侧写师过来?"顾夜恒对这起案子有些感兴趣。


        

叶枫回答道,"能让薛茹清出面的自然是凶杀案,南城那边有一个按摩女被人杀害了,那个按摩女是安城人。南城警方认为可能是死者以前的熟人作的案,他们就到安城这边对死者的人际关系进行排查,最后好像这个按摩女在一家洗浴城干过,这个洗浴城就是安城四少之一……具体名字我不记得了。"


        

"最后这案子怎么结案的?"顾夜恒又问。


        

"最后我跟薛茹清分手了。"叶枫在电话另一端笑了笑,"不好意思。所以后面的事情我不太清楚。"


        

"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半年前。"


        

顾夜恒这边沉默了一会儿,最后顾夜恒对叶枫说了一句,"叶枫,我想到南城去找薛茹清,你介意吗?"


        

叶枫一愣,"顾总找她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具体的事,就是随便聊聊,反正我现在就是一闲人。如果你介意那我就不去了。"


        

"我没什么可介意的。"


        

跟魏一宁搭上线后,顾夜恒大多数时间都在跟魏一宁这几个人在外面鬼混。


        

渐渐地他也了解了一些魏一宁的情况。


        

魏一宁在安城经营着一家KTV一家洗浴城,当然这两间娱乐场所除了正规项目外还有一些特色项目。


        

生意场上的人见过太多这种世面,所以顾夜恒自然是知道这些特色项目指的是什么。


        

但这样的路数倒不至于让魏一宁有多少见不得光的钱需要魏清玉借用安城分部帮他洗。


        

所以,魏一宁一定还有其它的路数。


        

当然。顾夜恒也清楚现在的魏一宁是不可能在他面前亮出自己的家底。


        

更何况魏一宁还知道自己的父亲还防着他。


        

所以正规渠道不行,顾夜恒只能走偏路。


        

而叶枫刚才给他提供的信息这让顾夜恒觉得可以了解了解,万一是条途径呢。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第二天顾夜恒就收拾行李准备去南城。


        

听说顾夜恒要出门,温婉亭连忙赶到自己的住所去问究竟。


        

"是待在安城太无聊了吗?"


        

"不是。"顾夜恒把衣服塞进行李袋,漫不经心地对温婉亭说道,"我听顾安心讲我之前到安城来的时候都会先去一趟南城,我想既然没人告诉我,我为什么到安城来,那我到南城问问。"


        

说完,他拉上行李袋的拉链,拧着包往外走。


        

温婉亭追了上去,一把拉住顾夜恒的胳膊,"Kevin,你别听顾安心瞎说,你在南城又没有认识的人,过去又能去问谁?"


        

顾夜恒甩开温婉亭的胳膊,坐到玄关处的凳子上开始换鞋,他的语气依然是那么的温不经心,他对温婉亭说道,"叶枫给我提供了一个名字,他说我可以过去找这个人,她可能会知道我想要的答案。"


        

"叶枫?"温婉亭更为狐疑了,叶枫能提供什么名字给顾夜恒。


        

"他为什么给你提供名字?"温婉亭蹲在顾夜恒面前,焦急地对顾夜恒说道。"他早就从星耀辞职了,这些年也跟你没有交集,他能知道你什么事?"


        

"你怎么知道他不知道?"顾夜恒歪着头看向温婉亭。


        

温婉亭哑然,叶枫当然知道了,因为他们曾经是情敌。


        

只是温婉亭不明白的是叶枫为什么要让一个在南城的人来给顾夜恒答案。


        

南城的这个人又是谁?


        

温婉亭很想知道,顾夜恒也清楚温婉亭一定会调查他到南城去见了谁。


        

其实他是故意在温婉亭面前这么说的,他要让温婉亭以为他去见薛茹清只是叶枫使的一个小伎量。


        

因为在外人眼里现在叶枫已经跟季溪在一起了,为了自己的情感不受打扰,叶枫让失忆的顾夜恒到南城寻找事情的答案,最好的人选自然是自己的前女友薛茹清。


        

因为薛茹清会告诉顾夜恒,她跟叶枫分手是因为叶枫忘不了季溪,可能还会劝顾夜恒既然已经忘记了,就不要再执着于这件事情了。


        

因为现在叶枫已经跟季溪在一起了。


        

那怕薛茹清不是以成全的心态跟顾夜恒说这件事情,而是在顾夜恒面前大骂叶枫是渣男,这对叶枫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反正他的目的就是想要告诉顾夜恒,他所坚持的事情只是徒劳,可能会破坏到别人的感情。


        

那么,失忆了的顾夜恒也就不会那么执着了。


        

顾夜恒希望温婉亭有这样的理解,从而来掩盖他去找薛茹清的真正目的。


        

顾夜恒在去南城之前给季溪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他要到南城去找叶枫的前女友。


        

季溪正带着清和坐在前往宣城的动车上,听顾夜恒说要到南城见薛茹清,觉得顾夜恒这阵子是闲得没有事做。


        

"你去见别人的前女友干什么?"


        

顾夜恒逗她,"自然是劝她跟叶枫复合,这样就没有人跟我抢老婆了。"


        

"你真的是……"季溪都快无语了,她靠在动车过道的档板上开始数落顾夜恒的行为,"叶枫现在为了你的事身处险境帮你找证据,你倒好跑去找别人的前女友鼓励别人复合。"


        

"你这是在批评我?"顾夜恒瞬间就不高兴了,"难不成季溪小姐现在很享受前男友再次追求你的乐趣?"


        

"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算了。懒得理你。"季溪看了一眼窗外,准备挂电话,"我现在有正事要办。"


        

"什么正事?"


        

"带公司的艺人到宣城谈合约呀。"


        

"那个叫陆阿生的男人?"


        

季溪很是吃惊,"你怎么知道?"这段时间他们可是各忙各的并没有联系,季溪注册公司签下陆阿生也没有大肆宣传,顾夜恒怎么能如此准确地说出清和以前的名字。


        

顾夜恒又逗她。"因为我在你身上装了窃听器。"


        

"什么时候装的?"


        

"当然是我们坦诚相对的那个晚上……"


        

顾夜恒话还没有说完,季溪就打断了他,"顾夜恒,我人现在在火车上。"这种乱七八糟的话可不适合在公共场合讲。


        

而且季溪并不想再提起那晚上的事情。


        

顾夜恒知道季溪脸面薄,他不再逗她而是跟她说正经事,"你到宣城签完合约后能不能到南城来一下。"


        

"我去南城干什么?"


        

"自然是陪我一起见薛茹清。"


        

"我去合适吗?"薛茹清是叶枫的前女友。而她曾经是叶枫的前前女友,这样的身份见面多尴尬!


        

顾夜恒反问季溪,"你有考虑过跟叶枫重新开始吗?"


        

"你干嘛问这个。"


        

"回答我,我是很认真的问。"


        

"我跟叶枫之间不可能……"


        

"别跟我说这些废话,也别跟我说叶枫家里根本就不会接受你。季溪,你知不知道你说的这些听在叶枫耳朵里就是另外一层意思,他会认为只要他站出来你们就有可能在一起,因为他家里不接受你只是外因,而你是愿意跟他在一起的。"


        

"我……"


        

"你这是在误导他,你知道吗?"顾夜恒语气强硬地又问了一遍,"我再问你一遍,你有考虑过跟叶枫重新开始吗?"


        

这次季溪给了一个果断的答复,"没有。"


        

顾夜恒对季溪的回答很满意,"下次你见到叶枫就这样回答他,不要拖泥带水也不要怕伤害他而说一些棱模两可的话,感情这种事该断则断。"


        

"你说的非常有道理。"季溪问顾夜恒,"那么你呢,你不问一句我们之间有没有可能?"


        

"我才不会问这种蠢问题。因为我不会给你拒绝我的机会。"顾夜恒说完还警告道,"你也最好不要有这种想法。好了,现在轮到你回答我,你究竟来不来南城陪我一起见薛茹清?"


        

顾夜恒就这样强硬地结束了一个话题然后又逼迫季溪给一个答案。


        

"不来。"


        

"那我到宣城找你,你订的那家酒店,具体谈什么业务?"


        

"顾夜恒!"


        

顾夜恒并不理她。他继续说道,"我猜猜看,你们去谈的业务应该是钟素参加的那档节目,你手上的艺人能拿到这个资源八成是袁国莉帮的忙,需要我打个电话吗?"


        

"顾夜恒!"季溪的这句顾夜恒完全不像刚才那么有底气,她小声地劝他,"我们现在的身份不适合见面。"


        

"你还怕有人跟踪我们?"顾夜恒哈哈一笑,"就算跟踪又怎么样?我们一起到南城见叶枫的前女友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在外人眼里你跟过来才符合我们之间的关系。"


        

"怎么符合了?"


        

"现在你不是四处跟人说你跟叶枫在一起了吗,而我去找薛茹清对于你来说肯定是有所担心的,因为你怕我知道事情的真相,怕我拆散你跟叶枫。所以你在场就变得十分合理。"


        

"这么说我不去南城反而不合理了?"


        

"是的,所以你来吗?"顾夜恒又问了一遍。


        

"我办完宣城的事再说。"季溪挂了电话。


        

她知道,她再一次在顾夜恒面前妥协了。


        

宣城是南城的省会,距离南城的车程还不到三百公里,季溪带着清和到红橙电视台签好合约后就把清和一个人留在了宣城跟节目组的导演谈具体的工作细节。


        

她买了晚上到南城的动车票,一个半小时后就到达了南城火车站。


        

当她拖着行李走出南城火车站时。心中不免有些感概,如果当年叶枫的母亲能接纳她,她现在也许就跟着叶枫到南城生活了。


        

也就没有后面的那些事情,更不可能会有小宇。


        

所以说,很多事情都是上天安排好了,她这辈子注定跟叶枫无缘。


        

季溪走出出站口,站在南城火车站五个大字前给自己拍了一张照,她想等回去后她就把这张照片发给叶枫,然后郑重地告诉他,她已经为他们曾经的感情划上了句号,所以他们没有任何可能。


        

照片刚拍完,还来不及查看。季溪的手机就被一只大手给拿了去。


        

她正要大叫,一转身就看到顾夜恒那张万人迷的帅脸。


        

"你怎么来了?"季溪感到意外,她搭乘这趟车到南城来并没有告诉顾夜恒。


        

她是准备偷偷过来然后偷偷入住酒店,等到明天然后告诉顾夜恒她办完事了。


        

这样做的主要原因是不想跟顾夜恒在一起待太长时间。


        

虽然顾夜恒说的各种有理,可是她跟顾夜恒现在是不太熟的状态。


        

"我来接你。"顾夜恒十分自然地把季溪的手机装到自己的口袋里,然后弯腰帮她去拿行李。


        

季溪一边跟着他往停车场走一边问。"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晚上过来?"


        

"打电话问钟素就知道了。"顾夜恒回答看她,"作为前辈加上又是华语圈的顶流,我相信只要钟素问一下陆阿生,你这个老板的去向他会事无巨细地告诉钟素。"


        

"顾老板可真是人脉广路子野!"


        

"季老板的人脉跟路子也不错,居然能搭上我顾夜恒这条线,前程无量。"顾夜恒说着掏出车钥匙按响了停车场的一辆车。


        

"你开车来的?"


        

顾夜恒点点头。


        

季溪瞅了一眼那辆路虎,问道,"车是温婉亭的?"


        

她其实是想问如果顾夜恒找温婉亭借车过来,他是怎么说服温婉亭不跟过来的。


        

还有,他到南城来又是用了什么理由。


        

顾夜恒打开了后备箱,把季溪的行李放上了车,见季溪疑惑地看着这辆车,笑着解释道,"车是聂昆的,我顾夜恒没有吃软饭。"


        

"我又没说你吃软饭。"季溪在顾夜恒的安排下坐上了副驾驶,一边系安全带一边对上车的顾夜恒说道,"我就是想知道你是怎么说服你现在的女朋友一个人到南城来。"


        

顾夜恒发动了汽车,一边开一边更正季溪的说法,"温婉亭不是我现在的女朋友,季老板,小心点说话。"


        

"那你准备怎么打发她,你总不能吃别人用别人的还住进了别人的家里,最后当没事人似的一走了之?"


        

"有何不可!"顾夜恒看向季溪,"曾经不是有个人。吃我的用我的还住在我家里,最后还不是一样当没事人似的一走了之。"


        

季溪被他这句话呛的无话可说。


        

她只好选择沉默。


        

顾夜恒见她不说话,马上变了态度,小心翼翼地问,"怎么,生气了?"


        

"我那敢生气。"


        

顾夜恒笑了笑。"看来你是生气了。"他说着侧过身伸手从后面座位上拿过一束花送到季溪面前,"送给你,当赔罪。"


        

季溪看到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玫瑰花,着实吓了一跳。


        

顾夜恒什么时候准备的?


        

"快点接着,我一只手开车不方便。"顾夜恒催促。


        

季溪只好把花接住,花束很大。季溪没有细数,不过浓郁的玫瑰花香还是让她的脸上绽放出笑容。


        

不管是多少岁,女人对花永远没有抵抗力。


        

她俯下身闻了闻花香,脸上的笑意更浓。


        

顾夜恒看着她,也笑了。


        

"季溪。"他喊了她一声。


        

季溪抬起头看向他。


        

"今天我有跟你说我爱你吗?"


        

季溪,"……"这人,什么意思?


        

这时,红灯亮了。顾夜恒把车停好,侧过身认真地看着季溪,动情地说道,"季溪,往后余生就由我每天对你说我爱你!"


        

季溪,"……"


        

"我爱你!"顾夜恒说完,解下安全带欺身吻住了季溪的唇。


        

季溪的眼睛眨了眨,最后还是闭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