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一百六十三章:你要负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跟薛茹清见完面后,季溪一直崩着一张脸不理顾夜恒,她不理顾夜恒并不是因为顾夜恒当着薛茹清的面说她蠢,而是顾夜恒最后跟薛茹清如打哑谜般的对话让季溪觉得自己确实有点蠢。


        

但这种蠢,是顾夜恒刻意营造出来的。


        

季溪觉得顾夜恒在控制人这方面很有一手,所以她再次怀疑他学过PUC。


        

"真生气了?"回酒店的路上,顾夜恒微侧着头观察了一下季溪的脸色,笑着问道。


        

季溪双手抱在胸前一副拒绝交流的模样。


        

顾夜恒脸上的笑意展得更开,他把车拐进酒店停车场,停好车解开安全带,侧过身面向副驾驶的季溪,讨好似地哄道,"好好好,如果你那么介意蠢这个词。那我换一种说法,你有点笨,这总行了吧。"


        

"我是在跟你讨说法吗?"季溪气的肺都炸了,"我是在问你我怎么蠢了,如果有些事情我没有想明白,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人身攻击?"


        

"看来是真生气了!"顾夜恒态度收敛了一些,这次是真的跟季溪道歉,"对不起,都是我的错,罚我给你买礼物好不好?"


        

"谁要你的礼物!"


        

"啊?"顾夜恒从身上拿出一条项链,他把项链递给季溪一脸委屈地说道,"可我都准备了礼物,你不要我怎么办?"


        

季溪看着项链又些无奈地笑了,"你,你该不是为了送这条项链故意惹我生气吧?"


        

顾夜恒点点头,"当然,也是为了在薛茹清面前展示一下我们之间的情趣,这样她就会觉得叶枫跟你真的不适合。"


        

"你可真是用心良苦。"


        

"叶枫何尝不是呢!"顾夜恒靠在车座上,把项链拿在手中把玩,他把目光投向汽车的挡风玻璃外。略有所思地说道,"你真的以为叶枫是想跟我公平竞争?"


        

"不是吗?"


        

"当然不是,"顾夜恒把目光移到季溪身上,"他跟你说想要重新追求你,是想告诉你,就算你不能找到自己的幸福,他也可以给你幸福,这是他欠你的,他想还。"


        

"还有一点就是,他重新追求你是想让你认清自己的内心,因为不管你是选择我还是选择他,你都要面临同样的问题。一个人在面临同样的问题时,她往往会选择自己的内心。"


        

"这就是叶枫赎罪的方法,他用自己的姿态让你去认清现实。认清自己的未来,不要退缩要勇敢,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给小宇一个完整的家。"


        

"他跟我说公平竞争也是为了你,三年前你丢下一封信不辞而别,在我面前玩失踪,依他对我性格的了解,他肯定以为我不会就这样放过你。所以他插了进来跟我说他想要重新追求你。他其实是在警告我,如果我拿三年前的事情为难你,他可以让我什么都得不到。"


        

季溪没说话,一直静静地听着。


        

顾夜恒看了季溪一眼,伸手轻抚了一下她的脸,"季溪,叶枫帮我确实在帮你,但他不是帮你赎罪也不是帮你从这些事件中脱身,他是想让我没有后顾之扰然后好好地去照顾你们母子,爱一个人不是拥有而是成全,这就是叶枫,一个让我自愧不如的情敌。"


        

季溪的泪掉了下来,她哽咽地说道,"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是挺蠢的,想想叶枫哥以前经常跟我说的一句话就是要遵循自己的内心,他说只要遵循自己的内心做出的选择才会无怨无悔,可是这些年我每一个决定都不是遵循着自己的内心,我总是权衡着利弊,自以为是地以为自己做出牺牲就是为了对方好,到头来自己痛苦别人也痛苦。"


        

"所有的错误都是我酿成的,可是最后却要他为我的过错买单。"季溪双手捂住自己的脸,哭得更加伤心。


        

顾夜恒把她揽进怀里。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


        

"别哭了,你能有什么错?真有错也只能怪你生的太好看迷住了我这个固执的家伙。"


        

季溪,"……"她仰起头,被顾夜恒这番话又给逗笑了。


        

顾夜恒也笑了,他伸出手认真地帮她擦眼泪。


        

"今天是最后一次,以后我不可不允许你再在我面前哭。"


        

季溪吸了吸鼻子,再次发笑。


        

"现在能接受道歉的礼物吗?"顾夜恒又把项链递到她面前,示意要不要帮她戴上。


        

"我脖子上已经带了一条。"季溪把脖子上的项链露出来给顾夜恒看,"这是我妈留给我的遗物,我准备一直戴着,所以……"


        

"那把这条收着,将来给儿媳妇。"顾夜恒拿过季溪的手提包,将项链放进她的包里。


        

他自言自语道,"看来以后哄你开心不能再买项链,得买点其它东西。"


        

季溪撇了一下嘴,有些不悦地说道,"你准备一直惹我生气?"


        

"啊,是我蠢顿了。"


        

回到安城后,季溪跟叶枫见了一面。


        

她把自己陪顾夜恒到南城去见过薛茹清的事情跟叶枫说了。


        

"顾总为什么要去找薛茹清?"这是叶枫这两天一直很好奇的事情。


        

季溪调皮地一笑,"他不是要跟你公平竞争吗,现在他只是住在温婉亭哪里,而你却有一个一心想要追求你的顾安心,他可能是觉得你现在的情况不方便太过于拒绝顾安心,所以就找薛茹清过来帮忙。"


        

"你的意思是顾总这是在帮我摒除障碍?"


        

"对呀,因为你现在做的事情也是在帮他摒除障碍,他的意思是礼尚往来。"


        

"真是顾总的意思?"叶枫一本正经地问季溪,"前两天你在电话里不是说你心里只有顾总一个人吗,顾总如此费心费力地为我摒除障碍你还笑得出来?"


        

被叶枫一眼看穿自己拙劣的谎话,季溪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看来我还是不善于一本正经地说瞎话。"


        

"那你就不要说瞎话,实话告诉我。"


        

"具体的事情我不太清楚。"季溪这次是实话实说,"不过你的事情薛茹清好像了解了一些。"


        

"我的事情,你是说我现在在安城分部上班的事情?"


        

"不,你为了让我接受顾夜恒故意跟他说想要重新追求我的事。"季溪认真地看着叶枫,"叶枫哥。谢谢你,谢谢你为我所做的这些,其实你不亏欠我什么的,真正亏欠的人是我。"


        

"是顾总跟你说的?我追求你是为了让你接受他?"


        

"是薛茹清,她说你这样帮助顾夜恒不是在帮我报恩,而是在赎自己的罪,她说你认为我变成现在这样。一个人隐姓埋名还要承担一个劳改犯丈夫的风险独自养育孩子都是因为你当初什么都没问就离开。"


        

叶枫垂下了目光,季溪知道薛茹清的这番话正中了叶枫的心思。


        

"我曾经承诺过你,"叶枫轻声说道,"要让你幸福的,可是我没有兑现自己的承诺,一个人离开帝都,丢下了你……"


        

"叶枫哥。你不能这么想。你是承诺过我,但是承诺也要有一个期限,我们交往的那三个月我确实很幸福,那是我二十六年来最为幸福的时光,可是当我提出分手的时候,那些承诺就无效了,你没有必要去遵守一句无效的承诺。"


        

季溪伸出手抓住了叶枫的手腕,"叶枫哥,我知道你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也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你不想有遗憾,但是我们在一起的时候认真地爱过,分开了我们还可以彼此守护对方的幸福,这种遗憾何尝不是一种美?"


        

"我真的能放手吗?"叶枫看着季溪的眸子,"你能一个人跟那些人战斗吗?"


        

"我可以的。"季溪握叶枫的手收紧了一些,"叶枫哥,我跟你保证,这一次我不会让别人再欺负我,真的。"


        

"好!"叶枫想了想又开口道,"但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我要当小宇的干爹。"叶枫倾身向前十分认真地对季溪说道。


        

这个条件倒是让季溪没有想到,她爽快地答应了。


        

几天后,薛茹清给顾夜恒回了话。说局里对他提供的信息很重视,113案一直悬而未解这对市局来说也是一块心病,所以局里同意派人过来进行调查,但考虑到是跨市办案,为了不惊扰安城这边兄弟单位,他们这次调查只能暗地里进行。


        

也就是说南城市局决定派人到安城这边当"卧底"。


        

又考虑到上次南城这边已经派人过来取证,他们几个办案人员在金安堂洗浴中心问询了每一个人。所以这次的"卧底"行动不能再用之前的刑侦人员了。


        

但这个人又必须是专案组的人,于是薛茹清就成了最佳人员。


        

"跟我想的结果一样。"顾夜恒说道,"我也觉得你是最好的人选。"


        

"我是做犯罪心理侧写的,对刑侦工作并不擅长,所以局里考虑到这一点给我安排了一个专家。"


        

"哦,也是之前专案组的人?"


        

"不是的,是从帝都调过来的一个刑侦专家,叫郭耀辉,是……"


        

"等一下,你说他叫什么?"顾夜恒打断薛茹清的话。


        

"郭耀辉,是省刑侦专家。"薛茹清回答道。


        

顾夜恒笑出了声。


        

薛茹清敏锐地感觉到了顾夜恒的异常,她问道,"这个人顾总认识?"


        

"当然认识了,他是恒兴集团副总裁章慧玲的老公。也是我某种意义上的姑父。"


        

"不会这么巧吧!"薛茹清很是吃惊,"我之前确实听说郭老师有一个某公司高管的妻子,但没有想到会是恒兴集团。"


        

薛茹清有些犹豫了,"上次顾总你提供的那个万海涛是魏一宁经营的KTV的保安,我听说魏一宁的父亲曾经是恒兴集团安城分部的总经理,现在调到帝都总部,郭老师到安城会不会……"


        

"没问题的。你们这一次又不是以执法人员的身份到安城来。相反的,郭耀辉跟恒兴集团的关系更加有利于他开展工作。"


        

顾夜恒建议薛茹清跟郭耀辉最好是分开行动,至于薛茹清是以什么身份到安城,他已经帮她想好了。


        

"季溪的娱乐公司正在招聘,你可以投一份简历,其它方面我让季溪操作。"


        

"好。"


        

一天后,化名为邢清的薛茹清就成了颜溪娱乐有限公司的一名行政助理,主要负责公司老公季溪的一切行政事务。


        

而清和在宣城的节目也开始录制,季溪就让魏一一接手她经纪人的相关工作,带着新招过来的团队陪着清和去了宣城。


        

于是,季溪若大的公司现在除了她跟薛茹清再无旁人。


        

这倒是方便了113专案组的两位办案人员开碰头会。


        

郭耀辉要比薛茹清晚一天到达安城,因为魏清玉认识郭耀辉,所以郭耀辉到安城来也没有刻意隐瞒身份,不过他是以顾夜恒姑父的名义到安城来看望顾夜恒的。


        

当天晚上。温婉亭做东宴请郭耀辉。


        

席间,郭耀辉问顾夜恒,"你这几年的事真的一点都记不起来了?"


        

顾夜恒点点头。


        

郭耀辉有些伤脑筋地挠了挠眉梢,"你姑姑在帝都很担心你,因为她孕吐的太厉害不能过来所以才委托我到安城来看看你的情况,现在看来你身体似乎并无大恙。"


        

"身上的伤早就好了。"


        

"除了头部你还伤到哪里?"


        

顾夜恒回答,"腹部被人捅了一刀。"


        

"伤你的人找到了吗?"郭耀辉面沉如水一脸严肃。


        

顾夜恒摇摇头。"跟那帮人起冲突的时候突然停了电,我有夜盲症什么都看不见。"


        

"但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郭耀辉说道,"我到安城来也是受了你姑姑之命,来帮你调查遇袭的事情。"


        

顾夜恒笑了笑,"这件事情我倒没有放在心上,我这几年把安城分部的业务重新进行整合,肯定有很多人的利益受损,想要教训一下我的人很多,但他们的目的也就是泄愤,过了也就过了。"


        

"我一直想要搞清楚的是我为什么会只身一人到安城来,姑父,你知道吗?"


        

郭耀辉看了一眼温婉亭,"温小姐没有告诉你?"


        

"她跟我说她不知道。"


        

"简碌呢,他好像也在安城。"


        

顾夜恒冷哼一声,"我都不清楚他是不是我的秘书,问他,他说云慕锦女士不让他说,还劝我不要纠结这件事,早点回帝都。"


        

郭耀辉微微一笑,劝顾夜恒,"你也不要怪简秘书,他有他的难处。不过我没有难处,我可能告诉你,你到安城来是为了找一个叫季溪的女人。"


        

"季溪?"顾夜恒看了温婉亭一眼。


        

温婉亭脸色变得有些惨白。


        

郭耀辉又补了一句,"我听章慧玲讲,温小姐之前在帝都还见过季溪,那个时候季溪是你资助的大学生,后来还在你那家星耀公司上了半年班。你最后为了追求她还把她从星耀调到恒兴做了章慧玲的助理。"


        

"你的意思是季溪才是我的女朋友?"


        

郭耀辉正在点头,温婉亭连忙站起来否认,"不是,季溪不是你的女朋友,她是叶枫的女朋友。"


        

"叶枫确实跟季溪交往过,不过他们后来分手了,然后你成了季溪新的男朋友。"郭耀辉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不过他今天当着温婉亭的面这么说自然是跟顾夜恒商量好的。


        

"所以说季溪其实是我的女朋友,我到安城来是为了找她,我跟她吵架了吗?"顾夜恒问。


        

"具体的事情我不太清楚,不过从时间上来看,温婉亭小姐是你的前女友,季溪小姐才是你的现女友。"


        

顾夜恒丢下筷子拿过外套就走人。


        

温婉亭想要追过去。


        

郭耀辉拦住了她,"温小姐。何必呢,你跟顾夜恒已经分手这么多年了,就算他失忆只记得你,但是别人并没有失忆,你瞒着不说也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可是季溪真的跟叶枫在一起了,你告诉顾夜恒也不能改变什么。"


        

"但起码他知道了真相。"


        

温婉亭,"……"


        

郭耀辉看了一眼餐厅外,对温婉亭建议道,"我觉得温小姐现在最该做的就是静等事态的发展,当然如果你想在顾夜恒面前刷一波好感,倒是可以去找一下季溪,把顾夜恒知道她是他女朋友的事情告诉她,让她好做准备。"


        

"好,我马上给她打电话。"


        

温婉亭还真的给季溪打了电话,就在顾夜恒跟郭耀辉离开餐厅之后。


        

季溪接到温婉亭的这个电话有那么一两秒还没有弄清楚状况,她反问温婉亭,"顾夜恒知道了我是他女朋友?温婉亭你什么意思,我在三年前已经跟顾夜恒分手了,我怎么又成了他的女朋友,是谁告诉他这些莫名其妙的事。"


        

季溪说完挂了电话。


        

她想想不对,连忙给顾夜恒打了一个电话。


        

她把这稀里糊涂的事跟顾夜恒说了一遍,最后才知道今天下午郭耀辉来了。


        

"你们要跟温婉亭摊牌怎么不提前告诉我?"季溪摸了一下额头,想想她刚才还在温婉亭面前发了一顿脾气。


        

"我需要的就是你的这种反应,告诉了你,我怕你会提前想好台词,反而不真实。"


        

"没看出来呀,顾夜恒你现在都开始导戏了。"


        

"没办法,谁让叶枫让我儿子认他当干爹,我儿子爸爸还不会喊就要喊别人干爹,我气难平!"


        

"所以……"顾夜恒继续说道,"接下来我住在什么地方得你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