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一百七十一章:又有人要追季溪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正如薛茹清所说,魏一宁还真的对季溪上了心,几个人见面的第二天,一大早魏一宁就给季溪打电话,说之前听顾谨森提起过季溪,还说在顾谨森心里一直拿季溪当妹妹看。


        

"我跟顾谨森可是好兄弟,他拿你当妹妹自然也是我的妹妹,今天晚上有空吗?"他直接就约了。


        

季溪本想直接回拒他,说晚上没空,但想了想还是问了一句有什么事。


        

"我有一个朋友是从外地过来,他在娱乐圈有一定的话语权,我想介绍给你认识。"


        

外地来的朋友,还在娱乐圈有一定的话语权?


        

"是那位朋友?"季溪问。


        

魏一宁说了一个名字,这个名字季溪听说过。是一个编剧,女的,现在知名的编剧确实在娱乐圈有一定的话语权,但也不是绝对。


        

资本才是绝对。


        

季溪对于见这个女编剧并没有什么兴趣,最主要的是她不知道该用什么姿态去见这个听说过但又并不是非常知名的编剧。


        

季溪虽然开了两家公司,但是应酬这种事情她还是没有学会。


        

她想拒绝,于是委婉地告诉魏一宁,她晚上没空。


        

没想到魏一宁却反过来问她有什么事。


        

还自告奋勇地问需不需要他帮忙。


        

季溪晚上那有什么事呀,更没有什么事需要他帮忙,但是魏一宁问得殷勤,她只好努力地为自己找事。


        

最后她还真的找到了。


        

今天上午顾谨森给她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里顾谨森只是问季溪得知顾夜恒马上要回帝都,她是怎么想的。


        

季溪的回答很简单,"顾夜恒本来就应该回去,公司那么大一摊子事他不能总待在安城。"


        

"你呢?"顾谨森问。


        

季溪笑道,"你是在问我顾夜恒回帝都我怎么想,怎么又问起我来了,我自然是每天工作努力生活。"


        

"你真的不愿意给我哥一次机会吗?"


        

季溪这次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顾谨森,"你愿意我给他一次机会吗?"


        

"想听实话?"


        

"当然想听实话。"


        

顾谨森回答道,"我不愿意,不愿意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我觉得我哥不够好。而是因为你如果选择跟他在一起,你们以前要面临的问题依然存在,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你学我,脸皮厚点,不管别人对我的态度怎么样,我做我自己的事,问心无愧。"


        

"但是你心里还是很难受吧!"知道顾谨森就是自己小时候遇到的那个好心哥哥后,季溪很难把一些不好的事情往他身上想。


        

她总是觉得安城发生的一些事情顾谨森并没有参与,只是他的母亲跟魏清玉两个人合谋。


        

正应了母亲日记里夏月荷写的那张小纸条:我只是想为自己的儿子谋一条出路。


        

是的,顾谨森是顾权恩的儿子,就算一开始他只是夏月荷想要摆脱苦难过上富人生活的筹码,但是只要他顾权恩的儿子,他就是顾家合法继承者,这一事实并不能因为谁喜欢他与不喜欢他而被抹掉。


        

因为法律规定非婚生子与婚生子一样享有继承权。


        

法律都赋予了他权力。云慕锦这个已经跟顾权恩离婚了十五年的女人,并没有立场给脸色他看。


        

在这件事情上,季溪觉得顾谨森也是一个受害者。


        

"难受是肯定的,特别现在我一个人在帝都,表面上是我哥不愿意回帝都公司没有办法让我接手,但暗地里很多人都会在想,我哥在安城遇袭可能是我一手操控的。"


        

"因为我想夺家产。"顾谨森说最后这句话时,声音里明显听出来有苦笑。


        

"但并不是你,对吗?"季溪想确定。


        

"当然不是我。"


        

"我相信你!"季溪给予了她的肯定。


        

顾谨森沉默了,几秒之后他似乎像是下了某种决心,对季溪说道,"但我知道是谁。"


        

"是谁?"


        

"魏清玉。"


        

从顾谨森嘴里说出魏清玉的名字让季溪有些意外,因为现在并没有证据表明袭击顾夜恒的事情跟魏清玉有关。


        

"你怎么会认为是魏清玉?"季溪问。


        

"因为之前我被哥派出去查过所有分公司的帐目,当时查到安城分公司的时候,我妈让我不要查,她说里面的水很深,不是我查就能查出结果的。"


        

夏月荷提醒过顾谨森?这是不是说明顾谨森一直对安城分公司的情况不了解。


        

季溪认真想了想也觉得顾谨森对安城分公司的事情不可能了解,当年顾谨森到帝都是因为他刚好研究生毕业,顾夜恒就给他在帝都安排了一个工作。


        

之前,顾谨森大学是在离安城很远的一座城市上的,后来又考了国外的一所大学的研究生,在他成年以后几乎都怎么在安城待。


        

所以他不清楚情有可愿。


        

"谨森哥,你是怎么看魏清玉这个人的?"季溪问。


        

"爷爷很信任他,以前安城分部的所有事务我爸也是全权交给他打理,而我妈也觉得我要是想到帝都来生活也只能仰仗着魏清玉能从中帮忙,这样的人你觉得我该怎么看?"


        

季溪无法回答他的这个问题。


        

但顾谨森回答了,"一个人如果长期处在没人监管的状态下,时间久了他就认不清自己是谁。也就无法约束自己的行为,手越伸越长越伸越远,魏清玉就是一个例子。"


        

"而我,虽说是顾权恩的儿子,但是在安城还要仰仗魏清玉,一个我父亲手下的分公司经理,所以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还有他的儿子魏一宁。"


        

顾谨森主动谈到魏一宁,季溪就问,"我听说你当年跟魏一宁关系不错,还搞了一个安城四少的称号。"


        

"安城四少!?"顾谨森不屑地笑出声来,"这些名号只有魏一宁喜欢,他可能觉得他跟恒兴集团的二少一起被封为安城四少很牛逼,这样他就可能跟我们顾家平起平坐了。"


        

顾谨森继续说道,"我觉得恒兴集团早就应该收拾魏清玉了,所以虽然我妈说安城分公司的水很深让我不要管,我还是给我哥提交了整改报告,把魏清玉调回总部,然后一点一点瓦解他在安城的实力。"


        

"本来这件事会很早提上议程,但是你一失踪我哥四处找你根本无心管公司的事情,所以这件事情就拖到现在。"顾谨森说到这里突然意识到什么,连忙跟季溪道歉,"不好意思,我没有说你的意思。"


        

"我知道你不是在说我,"季溪笑着说道,"我们就事论事,想要把一个人的根从地里拔出来是要有契机的,我问你谨森哥,你刚才说那个想要袭击顾夜恒的人是魏清玉,是在给一个契机吗?"


        

顾谨森没有说话。


        

良久,他才对季溪说道,"季溪,是不是我说的话让你产生了误会?"


        

"不,不是误会,我就是想知道你的真实想法。你是有证据还是想指引顾夜恒去对付魏清玉,这很重要!"季溪强调,"顾夜恒现在失忆了,他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如果你仅仅是怀疑你可以打电话告诉郭耀辉,他现在就是在帮顾夜恒调查袭击案的事。"


        

而不是跟她说。


        

当然,季溪并不是怀疑顾谨森什么。她只是觉得在很多事情上顾谨森采取的是一种明哲保身的做法,他在旁边点到为止却从不把话说透,关健性的事情他不找关健性的人,总是把自己架在这些事件之上,仿佛任何事情都跟他没有关系。


        

"谨森哥,你每次在我面前喊顾夜恒为我哥我哥,可是你内心深处从来都没有把他当成你的哥哥。"季溪语重心长地说道。"顾夜恒并不是想要继承恒兴集团才如此拼命地工作,他是答应了你们的父亲要把恒兴集团带入正轨才如此努力。"


        

"在他的计划里恒兴集团起死回生后他就把公司重新交给你们的父亲,然后他开创自己的事业,可惜你们的父亲死了,他交不出去。"


        

"你可能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恒兴集团之前的窟窿都是星耀填的,恒兴集团盘子是大,市值说出去都是千亿资产,但这样的盘一旦崩掉可能就是负债多少个亿,顾夜恒凭什么要扛下这一切?"


        

季溪越说越激动,"云慕锦根本就不知道现在恒兴集团光艳亮丽的外表之下是顾夜恒一个人在负重前行,她活在自己的仇恨里,眼界窄到只看到家产不能被别人夺去,并不知道财富是可以自己创造的。"


        

"谨森哥,我们每个人都清醒一点,比起这些虚无的东西,亲情才是最重要的。"


        

"你教训的对!"顾谨森叹了口气,"如果你想要证据可以去找找我妈,我妈这人最喜欢收集证据。"


        

所以,魏一宁在电话里问季溪晚上有什么事时。她突然想到这件事,于是她告诉魏一宁,今天晚上她要去看望一下夏月荷。


        

"这是顾谨森委托我的,说过几天就是夏阿姨的生日,让我过去问问她想要什么,他买好给她邮寄过来。"


        

这本来只是季溪的一个借口,她也不见得今天晚上就去找夏月荷。没想到魏一宁听说季溪要去见夏月荷,他马上表示他也好长时间没有见到顾谨森的妈妈了。


        

"我小的时候经常在夏阿姨家吃饭,现在想想很是怀念夏阿姨的手艺,要不这样我给夏阿姨打电话说我们今天晚上一起过去,让她多准备点。"


        

说完,他还先挂了电话。


        

搞得季溪一个措手不及。


        

下午的时候季溪只好出去给夏月荷去买礼物,因为夏月荷的生日确实就在这几天,正买东西时顾夜恒给她打来一个电话,问她人在哪里。


        

"我怎么感觉拿了结婚证后我反而很难见到你的面,都在忙什么呀亲爱的老婆大人?"顾夜恒在电话那头忍不住吐槽,昨天晚上给季溪打电话,她说要陪客户应酬。


        

今天一天他在外面踩点蹲守,她这个老婆也没说打个电话问问。


        

他们现在可是合法夫妻。


        

"我在给顾谨森的妈妈买礼物,准婆婆巴结不上。只能巴结继婆婆了。"


        

"继婆婆?"顾夜恒一时没有搞懂季溪的这个称呼是从何说起。


        

"难道夏月荷不是你的继母吗?"


        

"严格意义上来讲不是,她并没有跟我的父亲领结婚证,不过同居也算是事实婚姻,算半个吧。"顾夜恒开完玩笑后问季溪,"怎么突然想到去见夏月荷?"


        

他可不相信季溪是为了去巴结。


        

季溪告诉顾夜恒,上午她跟顾谨森通过电话,"顾谨森在电话里跟我说他也怀疑袭击你的人是魏清玉。"


        

季溪说到这里看了看四周。寻了一处无人的区域继续说道,"他还说夏月荷那里有可能有相关的证据。"


        

"他怎么会给你打这个电话?"顾夜恒并不是生性多疑,他只是想了解一下顾谨森的真实目的。


        

还有顾谨森在魏清玉这件事情上的立场。


        

季溪说道,"因为顾谨森并不喜欢魏清玉。你也说过外界有传魏清玉跟夏月荷两个人之间不清不楚,我相信顾谨森也听到了这些传言,有甚者他还目睹了一些事情,例如自己的母亲为了他能到帝都去找魏清玉……当然这只是我的一种猜测,但不管是那一种,生为顾家二少爷的顾谨森在安城过得并不舒心,有时候还可能要看魏清玉的脸色。"


        

"你能了解这种感受吗?"季溪问顾夜恒。


        

"我可以理解他的感受,不过夏月荷并不会这么认为,因为她跟魏清玉之间有其它的牵绊,所以夏月荷可能会认为只要有魏清玉在恒兴,顾谨森才会在恒兴站稳脚。所以她不一定会把自己收集到的证据给你。"


        

季溪也是因为这个才犹豫要不要去,但是现在不去又不行。


        

她把魏一宁给她打电话约她吃饭的事告诉了顾夜恒,也把自己去看夏月荷是因为拒绝魏一宁。


        

"没想到他说他也要去。"


        

"他也要去?"


        

"是呀,他说好久都没有见夏月荷了,很是想念。"


        

"他为什么会给你打电话?"顾夜恒这才意识到自己漏了一个关健点。


        

季溪就把自己昨天去魏一宁的KTV应酬的事告诉了顾夜恒,当然也说了自己去的目的,就是想让薛茹清观察一下魏一宁这个人在某些事情上的反应。


        

"季溪。你现在都学会擅自行动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顾夜恒有些生气。


        

季溪开始耍浑,她反问顾夜恒,"怎么,刚结婚你就开始了霸权主义,我做什么事还要通知你?"


        

顾夜恒不说话了,沉默良久他说道,"那今天我也要去拜见一下夏月荷。"


        

"你去干什么?"


        

"我马上要回帝都了,过去打声招呼人之常情,你不是说了吗,她也算我的半个继母。"


        

"你去了让我怎么演?"季溪不同意,"外面所有人都知道你失忆不记得我,而我也为了避开你拉叶枫出来挡灾,我们两个是彼此都不愿意理彼此的。"


        

"那你就不理我,不过我倒是可以理你。我跟你透露一个信息,郭耀辉第一天到安城来的时候,魏一宁跟他接风,在席间郭耀辉把我到安城来是为了找你的事说了出来,当时温婉亭也在场。"


        

"所以我现在对你应该是又愧疚又无奈又生气的心情。"


        

季溪听完忍不住笑了,"顾夜恒,你这是准备往演戏方面发展吗,这么复杂的人物设定你都敢演?"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顾太太,希望晚上的时候你能演出你看到我时即不愿意见面又甚是相念的样子。"


        

"我给你一记大白眼就行了,所有演技都在白眼里,你慢慢体会。"季溪说完先行挂了电话。


        

这个顾夜恒,不是添乱吗?


        

季溪嘴上虽这么说,但是心里对今天晚上去见夏月荷时还要演一出戏有些打鼓。她决定把薛茹清带上。


        

一方面薛茹清敏锐的观察力可以随时提醒她,让她不至于在魏一宁面前露出马脚。


        

另外一方面有一个人陪着,关健时候还可以救场。


        

没想到的是顾夜恒也带了一个人过去,这个人自然是郭耀辉。


        

顾夜恒拜访夏月荷的理由非常充分,是带郭耀淘辉过来认门的,郭耀辉是章慧玲的丈夫,而章慧玲是顾老爷子的养女。也就是顾权恩的妹妹,从关系上来讲郭耀辉要喊夏月荷一声嫂子,夏月荷要喊郭耀辉一声妹夫。


        

虽然没血缘关系但也是亲戚,郭耀辉理应过来拜访一下。


        

他对安城不熟也不知道夏月荷住在哪里,让顾夜恒带过来认个门也是合情合理。


        

只是顾夜恒的到来,让想追求季溪的魏一宁有些始料未及。


        

他来可是为了跟季溪套近乎的,顾夜恒在这里算什么事?


        

幸好季溪跟顾夜恒两个人互相都没有搭理谁。各自说着各自的话,这让魏一宁心里好受了一些。


        

他想,只要顾夜恒回到帝都,他就可以公开地追求季溪了。


        

顾夜恒想要得到却没有得到的女人,以后要是成了他魏一宁的老婆,那他魏一宁就是人生赢家了。


        

顾家,也就不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