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季溪顾夜恒 > 第一百七十五章:尘埃落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溪是在帝都自己的房子里看到魏一宁被抓的新闻,跟她一起看这条轰动性新闻的还有秋果儿。


        

是的,秋果儿也跟季溪到了帝都,不过她到帝都并不是听从了季溪的话到帝都来发展,而是担心季溪一个人带着孩子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出行不方便,她就买了一张飞机票把季溪送到帝都。


        

季溪很是感动,像秋果儿这样的朋友,她人生还是第一次遇到,她想这段友情一定能延续一辈子。


        

秋果儿以为季溪回到帝都后会暂时住在酒店,当季溪跟她说她之前在帝都有一间公寓,然后带着她拖着行李打开公寓的门时,秋果儿忍不住对季溪感叹。"姐,你原来就是富婆呀,帝都这么好的房子不得几千万?"


        

"这房子不是我买的,是顾夜恒帮我买的。他买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后来我没地方住简碌才告诉我这套公寓写着我的名字。"季溪回答。


        

秋果儿頻頻砸舌,"做男朋友做成顾夜恒这样还真是没话说,名牌包包名牌珠宝随便送,房子也是随便送。"


        

"他确实很大方。"这一点季溪十分认同,但不知道他是只对她大方还是对其它的女人也大方。


        

改天问问,季溪调皮地想。


        

两个人把行李搬进卧室,季溪让秋果儿先坐一会儿,她去厨房烧点水泡点茶喝。


        

听说她要回帝都,简碌一早就给她打电话,说这间公寓顾夜恒一直有让人打扫,床上用品什么的也是定期换。


        

言下之意就是让她安心入住。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季溪洗好杯子,将水壶灌满水放在烧盘上。


        

她打开冰箱发现里面放着水果跟饮料,日期都很新鲜。


        

她把水果拿出来在秋果儿面前晃了晃,"简碌准备的。他这个人心比女人都细。"


        

"你确定不是顾夜恒?"


        

季溪摇头,"我跟他这么多年,什么事他会做什么事简碌会做还是分的清的。顾夜恒是做大事的人不怎么注意小节。"


        

季溪说着又把水果洗了,两个人坐在客厅里一边喝茶吃水果一边聊天。


        

这时,倍感无聊的小宇珂吵着要看电视。


        

季溪就把客厅的电视打开了,在调台的时候她和秋果儿就看到了魏一宁被抓的新闻。


        

当然,新闻肯定不是摇魏一宁被抓,而是报道安城市捣毁一起特大制独贩独(毒)案,而魏一宁开设的洗浴中心与KTV为安城市最大的独品销售网。


        

新闻还报道魏一宁涉嫌一起谋杀案。


        

季溪跟秋果儿默默看完新闻,谁也没说话,随后季溪帮小宇把电视调到少儿频道,这才想起来顾夜恒今天还在公司召开经理级以上的大会。


        

这个时间点他正在开会。他知道安城那边的情况吗?


        

顾夜恒想给他打电话,仔细一想又觉得自己多此一举,叶枫跟郭耀辉都在安城,这么大的事他们肯定要比新闻报道上知道的早。


        

现在可是信息时代。


        

想了想季溪给魏一一打了一个电话。


        

魏一一明显是处于惊慌之中,她可能也从其他渠道得到了消息。


        

听到季溪的声音她直接就哭了。


        

"这是怎么回事?"季溪问,"新闻上怎么说你哥涉嫌一起谋杀案?"


        

"我也不知道!"魏一一抽抽泣泣的在哭,"我妈给我打电话我都懵了,她说我爸的手机怎么都打不通,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你赶快回安城吧,清和那边我会再安排其他人过去。"季溪想,可能这个时候魏一一已经在赶往安城的途中。


        

但她赶回去有什么用,顶多只能抱着她妈妈一起哭。


        

魏一宁涉嫌这么大的一个案子,如果情况属实可能进去了没有出来的。


        

那接下来就看叶枫那边怎么提供证据把魏清玉搞进去。


        

当然,这些都不是季溪该操心的事。


        

她想顾夜恒既然在安城蛰伏下来盘算了那么久,肯定不会放过任何一条漏网之鱼。


        

所以她现在该做的就是当自己是个局外人,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她先给袁国莉打了一个电话,把自己这边的情况跟她说了,让她跟钟素的团队说一声,工作上的事多提醒一下她这边的团队。


        

至少清和的工作人员,虽说走了一个魏一一,但还是有两个助理在,一个是管行程的一个是管宣传的。


        

季溪也给她们交待了一下,除了让她们在工作上多上点心外还把两个助理的工资给提了一级。


        

除此之外她还给其中一个人打了一笔行动经费。


        

"有任何问题直接给我打电话,记住一点清和是一个新人。新人就要有新人的态度。"


        

两个小姑娘倒是十分听话,老板说什么就是什么。


        

处理完工作上的事,季溪就跟秋果儿出去给小宇珂找幼儿园。


        

季溪住的公寓小区就有配套的幼儿园,入园倒没有什么复杂的手续,提供了体检报告,问了几个问题就给小宇珂做了登记。


        

秋果儿见季溪这边没什么事决定第二天回安城。


        

季溪让她再留两天。


        

"你难得到帝都,不能就陪我帮小宇报个名,总得多待几天我带你四处逛逛。"


        

"现在恒兴这边还不知道什么情况,我们逛街合适吗?"


        

"现在这个时候我们更应该四处逛逛,要不然注意力老在这些事情上会忍不住给顾夜恒和简碌打电话的,此时此刻他们肯定没时间给我们解答任何问题。"


        

季溪说的很对,这个时候顾夜恒确实没时间跟任何人解答问题,因为他正在向一个人问问题。


        

这个人就是魏清玉。


        

公司大会上,顾夜恒拿出安城分公司近十年的财务报表,然后一张张分析一条条询问,把那些暗藏在这些报表后面的巨大窟窿露出来让魏清玉,这个曾经的安城分公司总经理给个解释。


        

当着顾老爷子的面。


        

魏清玉微笑不语,良久他反问顾夜恒,"你这是秋后算账吗?安城分公司每年的报表都送到总部来,为什么以前不说现在说。"


        

"因为你帐目做的漂亮。"顾夜恒在投影仪上放出了两份表格,一份是魏清玉每年交上来的相关合同上的人员名单,一份是顾夜恒在这家公司拿到的实际名单。


        

"一般漂亮的东西都经不起细敲。"顾夜恒扬了扬嘴角,"当然我所指出的这些问题并不是说魏部长私吞了我恒兴集团的钱,恰恰相反所有有问题的资金往来不仅没让我恒兴集团亏钱还小小的盈利。"


        

"那你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问我又是为了什么?"


        

"为什么?很简单,为了让我们恒兴集团在这次危机中能全身而退。"


        

顾夜恒说着朝简碌点点头。


        

简碌拿起摇控器按开了会议室的电视机。


        

电视上自然播的是魏一宁被抓的新闻。


        

顾夜恒给自己点了一支烟,在烟雾中他看到魏清玉越来越白的脸。


        

魏清玉想起身,站在他身后的两名保安马上上去按住了他。


        

顾夜恒说话了,"今天我请大家过来就是说这件事,魏清玉这么多年来利用安城分公司帮自己的儿子洗黑钱,而这么多年来我们恒兴集团一直没有发现这个问题。如果执法部门指控我们恒兴集团也参与其中,这锅谁背?"


        

会场没有一个人说话,包括顾老爷子。


        

顾夜恒摊了摊手,"现在没人说话了?当初我进行重组的时候你们不是都很能讲的吗?什么把十三家分公司的财务大权全数移到总部太麻烦,什么影响工作进度,这就是你们所说的进度?拿我恒兴集团的钱涨自己的实力。最后还不愿意出来背锅,天下那有这种好事?"


        

"所以我郑重地告诉大家,我到安城不是去寻找自己的女朋友,我是去处理这件事,我要清除掉我们恒兴集团的害群之马,我要让那个造锅的人自己背锅。"


        

"所以魏清玉。你老实回安城配合调查吧。"


        

"还有一件事情我要告诉大家,这次能揪出内鬼顾谨森副总裁功不可没。"


        

魏清玉是在魏一宁被捕的第二天被安城执法部门带回安城的,郭耀辉做为113案特邀的刑侦专家自然是要留在安城把这案子给结了。


        

薛茹清圆满完成使命第二天就回到了南城,回南城的时候她给季溪打了一个电话。


        

她对季溪说顾夜恒有打电话给叶枫问他愿不愿意回来帮他。


        

她说叶枫的回答是不愿意。


        

"她可能还会回南城做他的老师,"薛茹清说道,"幸好这个案子是在开学之前,要不然他还真不好处理南城跟安城这两边的工作。"


        

"那么你呢?"季溪问薛茹清,"你愿意给他一次机会吗?"


        

"我不知道。"薛茹清说道,"就算我是一个学心理的,但是现在我也无法了解自己的想法,可能一个人最不了解的是自己。"


        

隔了一天,叶枫也给季溪打了一个电话,他还没有开口季溪先对他说了一声谢谢。


        

"干嘛要跟我谢谢!"


        

"因为你这么努力地去帮顾夜恒,我是真的很感谢你。"


        

"要感谢也应该是顾夜恒来感谢,除非……"


        

"除非我现在是他什么人,你是想这么问吧?"季溪笑了笑,"之前因为不方便跟你联系所以一直都没有告诉你,我跟顾夜恒领了结婚证。"


        

"哦。什么时候的事?"


        

"有些时间了,但我们并没有公布,我也不打算公布。"这是季溪的心理话。


        

叶枫却对此表示不解,"为什么,现在魏清玉的事情已经解决了,而且我听说顾夜恒在公司大会上公开表示魏清玉被查顾谨森出了不少的力。这样魏清玉那边就算有余党,夏月荷为了保证顾谨森的安全也会想办法把那些余党全数供出来。"


        

季溪却笑了,"叶枫哥,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想公布是害怕有人为了报复顾夜恒而来找我的麻烦?"


        

叶枫笑了笑表示默认。


        

季溪却说道,"并不是,我不想公布是因为我现在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处理,魏一一八成是不会再回公司上班了,而我答应要捧红陆阿生就必须要四处找资源,还有小宇的事情,家庭跟事业我都忙不赢我才不想因为当了顾太太而跟一些不相干的人整天斗法。"


        

"你是指云慕锦夫人?"


        

"是的,这次顾夜恒公开表示清除公司内鬼的事情有顾谨森一份功劳,他这么做除了让夏月荷配合外其实也帮顾谨森在公司树立了威信。起码外人看来这次大行动顾谨森也参与了其中,这表示顾谨森也是恒兴集团的核心。"


        

"夏月荷怎么想我不清楚,不过云慕锦肯定会担心这一切都是夏月荷的阴谋,夏月荷一直在安城对魏清玉的事情肯定了如指掌,而魏一宁呢早不出问题晚不问题正好是在顾谨森行使代理总裁期间被执法部门给抓了,依她丰富的联想力。她一宁会担心夏月荷母子是在谋取顾家的家业。"


        

"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季溪对叶枫说道,"我听说顾老爷子已经松口,夏月荷下个月会被顾谨森接到帝都来。"


        

"那你们之间关系确实有些微妙!"叶枫想到季溪的母亲跟夏月荷曾经还是好姐妹,他突然觉得季溪说的不公布也是一件好事。


        

进可攻,退可守。


        

"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希望你跟顾夜恒两个人能幸福,加上你们都有孩子了,所以且行且珍惜。"叶枫是真的希望他们两个人能在一起。


        

这是真心话。


        

"那么叶枫哥你呢?"季溪问他,"你愿意给自己的幸福一次机会吗?"


        

"你是说薛茹清?"


        

"是的。"


        

叶枫在电话另一端笑了笑,"昨天我妈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她说薛家给茹清安排相亲了。"


        

"哦。"季溪很想知道叶枫的反应,于是问他,"对方是谁你知道吗?"


        

"我高中同学。"


        

"什么?"季溪觉得这也未免太扯了吧,薛家居然给薛茹清安排的相亲对象是叶枫的高中同学。


        

"叶枫哥,我劝你马上给薛茹清打电话,让她把这个人给推了。这以后要是你们结婚了,你让你那个高中同学还来不来喝喜酒?"


        

叶枫听完愣了一下,季溪这是什么脑回路?


        

不过,她的这个脑回路倒是可以成为一个借口,一个跟薛茹清联系的借口。


        

"谢谢你,季溪。"


        

"谢我什么,说具体点?"季溪故意问,其实她知道叶枫在谢什么,这表示他已经开始了他新的人生规划。


        

叶枫没有回答她而是说了一句,"我结婚的时候会给你寄请柬的。"


        

"我备着大礼等着你的好消息。"


        

结束完跟叶枫的通话,季溪在秋果儿面前给叶枫做了一个评价,"他是我最好的一个前任,也是我唯一的前任。"


        

"所以……"秋果儿看向她,想知道她评价过后的感悟。


        

"所以我不会再去打忧他的生活,这是对前任最好的尊重!"


        

季溪回帝都的第四天,顾夜恒终于能脱开身请她跟秋果儿吃顿饭了。


        

对于顾大少爷好不容易的现身,秋果儿一见面就进行了调侃,"要不是我看过你跟季溪的结婚证,我都差点忘记了季溪还有一个老公,姐夫,见你一面好难!"


        

顾夜恒连忙跟她致歉,"真的不好意思,这几天要处理的事情太多,而且我还是安城跟帝都两边跑。"


        

这些季溪自然是知道。为了配合安城那边的调查顾夜恒有时候都是连夜飞安城,然后第二天早上再回公司跟公司高管们一起商讨恒兴集团股票大跌的问题。


        

是的,魏清玉这颗毒瘤虽然除掉了,但这对于恒兴集团来说也是一次重击,顾夜恒其实也明白这些,所以他才用了几年的时间再做准备。


        

"问题不严重吧!"季溪问。


        

"你放心。没问题的。"顾夜恒伸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季溪的脸,让她别担心。


        

秋果儿看看季溪又看看顾夜恒,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多余,"我是不是该回避一下?"她笑着打趣道,"把空间留给你们夫妇?"


        

"我有些过分了吗?"顾夜恒问。


        

秋果儿冷哼了一声,"你说呢。我现在都不想喊你姐夫了,这样子虐狗你们不觉得残忍吗?"


        

"对不起!"顾夜恒一边笑着道歉一边从身边拿出一个礼品盒,"为了赎罪也为了表示对你来帝都的欢迎,我特意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


        

他说着把盒子递给了秋果儿。


        

秋果儿连忙接过来,双眼放光地看向顾夜恒,"给我的礼物?这是真的吗,姐夫?"


        

想想顾夜恒出手送的东西不是宝石耳环就是名牌包包,他居然给她买礼物,那她这次到帝都之行岂不是挣大发了。


        

秋果儿满心欢喜地打开,但是瞬间她的喜悦消失了。


        

她从礼品盒里拿出顾夜恒送给她的礼物,不敢相信地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顾夜恒睁大眼睛,这么显而以见的东西秋果儿为什么要问,这是根雕呀!


        

她该不会没见过根雕吧。


        

季溪在一旁问顾夜恒,"你怎么想到要送根雕给秋果儿?"


        

"因为她在帮你打理种植园,整天跟树木打交道,根雕符合她的气质。"


        

秋果儿无奈地叹了口气,感情她是木头气质?


        

所以她就不配拥有漂亮的珠宝跟名牌包包?


        

不过下一秒秋果儿就喜笑颜开。


        

因为她看到根雕包装盒上的鉴定书,顾夜恒送给她的根雕居然是用上好的紫檀木树根雕的。


        

就这一巴掌大的东西要二十几万。


        

顾夜恒还是顾夜恒,出手就是这么阔!